Actions

Work Header

跑堂靓仔

Work Text:

我带着三个小弟上门收保护费,没想到这家跑堂自己一个人在家做瑜伽。

我问他,老板不在吗?他抱着腿不理我,小弟们上下搜了搜回来报告没别人,我对他们使了个眼色,他们架着无力挣扎的跑堂扔进了杂物间。

“装模作样”我笑着评价道,“你家这个月又没按时上贡,就这么盼着我上门来吗?”我打开杂物间的门耀武扬威地指使小弟把他捆好了再来通知我。我去门外抽烟,一根烟的功夫,我回想了一下上次在这里享受的盛情款待。

我的小弟也是心急了点,捆个人能捆到太阳下山吗,进去半天不出来,我知道他肯定不守规矩想先上了,气势汹汹的推开了门。

入眼就是跑堂跪在小弟面前被抓住后脑强迫地抬着头,小弟的勃起被他含住一小部分,脸颊红肿,被自己的口水搞得湿漉漉的,半闭着眼皱着眉头,哀求地看向我。

我有点不爽,“干什么呢?”小弟哆嗦了一下把他的东西收回裤子里,低着头不敢看我,我走过去捏着跑堂的下巴,一只手伸进去捉住他舌头检查,好在小弟还没射。

但是看到他嘴唇被磨得那么红,眼角湿润气喘不上来的样子,我就知道那小子没少费力气捅他。

“胆子不小,我还没来你就爽上了”,小弟心虚的道歉,我没怎么样他,毕竟出门前确实答应过今天可以让他们都尝尝新鲜。小弟把杂物间的垫子摆好,把跑堂推倒在垫子上,刚要侧身出去,我叫住了他,“你把他们两个也叫来,我教你们怎么玩。”

我把手伸进跑堂宽大的T恤里,捏着他的rt指导小弟,碰他这里,身体会很快软下来,还有这里,我扒开他领口舔了一口肩窝,他在我的动作下颤抖着红了脸,头侧向一边不想配合的样子。

“你不要得寸进尺”,他小声说。“怎么会”,我摩挲他的脸颊,揉了揉他脑后的乱发,“兄弟们今天来是想让你【得寸进尺】,一会儿会让你爽得想死,可别太激动哦。”

“这骚货还在装贞洁烈女”,小弟们哄笑起来,我每次从这家收完保护费回去都会给他们讲我是怎么上他的。

跑堂有三个情人,我第一次上门催贡时就见识过他怎么独享三个男人的浇灌,后面已经吞不下还要贪婪的吮吸,身后的男人一边插他一边将流到大腿上的精液抹在他嘴巴上,他被顶得起起落落,但依然努力伸出舌头来舔干净,还作势要去含男人的手指。

“当时脸上,胸口,小腹,大腿,都让人射过了,玩儿挺大啊,怎么,现在不给碰了吗,你有一天不吃男人的jb就会很空虚吧。”

他好像快被我说哭了,眼眶通红,轻轻摇头,讨好地挤出两个酒窝,哀求我,“哥,我可以让你搞,多少次都可以,不要让他们搞我好吗?”

那明亮的双眼真诚极了,好像我真的是他唯一的情人。

 

“这样,我班兄弟也不能白跑一趟,你去做点东西给我们吃啦。”

小弟们落座,我见跑堂还衣衫不整地瘫坐在杂物间,上前踢了他一脚,催他快些下厨。

“喂,厨房那么热,你穿一件T恤系一条围裙足够啦……”他没反应过来我说什么,我搂住他的腰将手伸进松松垮垮的牛仔裤,“又真空?这么肥的裤子是不是很方便做事?”

熟门熟路地探入臀缝,触手一片滑腻,我瞬间感受到怀里的身体异常僵直,一动也不敢动,跑堂的脸颊连同后颈都红了起来,我笑他,“你这是早就做好准备等人来搞?还是已经有人比我先到?”没等他回答,我将这条可怜的牛仔裤一把扯了下来,堆落在跑堂细瘦的脚踝处,把他按趴在墙上,给他做起了检查。

左手掐着腰侧,右手并拢两指在他身后抽插了几下,轻松地摸到了他的敏感点,很快把他捅得惊喘连连,他头埋在双臂中间,塌着腰,翘着臀,被我玩得双腿发软的样子真是赏心悦目。

看样子今天没人上过他。果然跑堂在客人面前温驯有礼只是做做样子,私下如此饥渴难耐,大白天含着润滑剂走来走去随时准备骑在男人身上扭腰摆臀。“涂这么多,练瑜伽不怕流出来吗?”我抽出手指随意在他腿根处抹了两下,使劲儿拍了拍他的屁股“夹紧了,别忘把围裙系好。”

他如获大赦,被我玩到有点站起来的东西突兀地将围裙顶起了一个小圆弧,摆脱纠缠他脚踝的牛仔裤,捂着那里快步从我身边跑去了厨房,我看着他光滑白皙的大长腿在围裙后面晃来晃去,又有点不满意T恤太长把屁股盖住了大半。

没过多久他端着一个大托盘走过来,摆了四例甜品上桌,还不忘挂上职业微笑,“您的漏奶华,慢用。”一副毕恭毕敬的姿态,高腰围裙配白袜子白鞋倒是有点日式人妻系列小电影的味道了,我在心里嘲笑他又爱装纯又憋不住浪,拍拍大腿示意他坐上来,他颇为扭捏了两秒,在发现小弟们都盯着他背后看的时候终于放弃僵持,转了个身,背冲着我跨坐在我大腿上。

我很快把完全硬起来的阴茎释放了出来,在他湿润的臀缝间拍打刮蹭,他没给太大反应,低着头双手规规矩矩地交叠在身前。我命令他抬腰伏在餐桌边上,方便我的进入,省略了前戏,一插到底的瞬间我舒服得喟叹出声,这婊子的屁股一如既往的又紧又热,痴缠地咬住我下身,好像在催促我快些满足他,我从善如流,大力往他身体深处狠顶,他痛得只能咬住小臂压抑呻吟,“看见了?他真的很擅长这个。”

小弟们一边笑着把甜点往嘴里送一边忍不住站起来看得更清楚一些,他埋着头只露出红透的耳尖,被我撞得直抖,连带着餐桌也晃得厉害,我盯着桌上那盘漏奶华,朝离我最近的小弟使了个眼色,那小子腿间的帐篷实在显眼,得我准许兴奋的把甜点端起来,我一手揽住跑堂的腰,一手抓着他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身子后仰,他被我顶得坐不稳,改变姿势更是让他突然紧张得要命,身下猛地夹紧,我爆了句粗口,扯掉他的围裙,命令他抱住自己大腿,把身下结合处展示给小弟们看。

跑堂又开始他一贯的把戏,眯着含泪的双眼轻轻摇头,羞耻地小声啜泣,却在小弟们兴奋地盯着他看,掏出性器撸动时抖得更厉害了,端着漏奶华的小弟用他那玩意蘸了炼乳在跑堂大腿上写写画画,“欢——迎——”“光——临——”另外一个边看边用夸张的语调读出来,随即三个人哄笑起来,我懒得计较,只同他们讲,还有三间铺未收,要做快做。这会儿跑堂已经顾不得别人怎样取笑自己,我持续不断顶着他的敏感点,于是这副敏感的身体就自然给出最诚实的反应,他憋不住呻吟得越来越大声,软舌搭在下唇上,半张着嘴,瘫软成水一般,我鬼迷心窍地侧过头去舔他的耳廓,竟然躲都不躲,没舔两下就被我生生操射了,精液顺着他性器流下来时小弟们已经挪不开眼了,我在他高潮后的小穴里没坚持多久,狠顶几十下也射在里面。

“三刻钟够未?”我不耐烦地把跑堂推到小弟怀里,整理好被蹭皱的衣裤,看着小弟们把他又拖又抱的弄进杂物间,他通红着双眼迟缓地努力朝我这边看,或是想越过我看我身后的大门被其他人打开。

再次掏出烟点上,我将他们店里的留声机打开,把椅子摆在杂物间门口,坐下来慢慢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