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有生之年

Work Text:

00
从公众的视角来看,张远和苏醒的故事从07年的盛夏讲起就可以了,但是张远自己认为,他跟苏醒发展到如今这步黏糊糊的田地,还得从08年借钱开始说起。
张远找苏醒借的钱,借了三千,还了半年。
三千块钱不算多,但张远拼拼凑凑还了半年,属实是一笔扯不清楚的烂账。
一笔把自己都赔进去的烂账,张远几次都说不提了,但还是会被最初的悸动影响,15年里他跟苏醒拉拉扯扯到如今,情感纠葛其中,哪里是三千块就还得清,算的明白的呢?
01
张远仍记得23岁的苏安娜,桀骜自信,不可一世。被苏醒吸引是件很容易的事情,那人在舞台上的种种,凭着家世和阅历,在生活里的谈吐,游刃有余地游走在圈子里,张远的目光被苏醒牢牢吸引着,苏醒一招手,他就跟着走了。
只是比赛时尚且年幼,不懂那样的感情叫爱,只是觉得这个大他一岁的哥哥是强者,自然地慕强,自然地喜欢。
刚出道的日子不好过,他是第九名,成绩不上不下,话题不高,资源不好,日子过得紧巴巴,没活的日子就吃泡面,还是苏醒代言的那个,他给每个兄弟都发了三四箱箱,豪横得不要不要的。
找苏醒借钱那天,张远吃完了最后一桶泡面,看着手心一张二十块的人民币,委屈地一个人哭了一场。他倒是有想过回家吧,继续读商科,按家里安排好的路去澳洲,去欧洲,然而转念一想又觉得不甘心。
站在舞台上唱过歌,听过万人欢呼的人,怎么会甘心就此回归平凡。
他犹豫着给苏醒打了电话,想着要是苏醒不借钱,就当做是告别吧。
那人好像刚睡醒,鼻音很重,听到借钱没有一丝犹豫,让他把账号报给他,张远鼻子一酸,说我很快就还你的。
苏醒不在乎这个,等张远报完卡号,就麻利地给他转了钱。然后他问张远在哪儿,张远说在家。
那你等等。
张远没想到苏醒还会带着一千现金来找他,进了他家门看见空了的泡面箱皱了皱眉,恨铁不成钢地问他为什么不早点借钱。张远不敢说话,只觉得委屈,小声说能扛就扛一扛。
苏醒叹口气,摸摸他小肚子,饿了吧?带你去吃饭。
苏醒一路上没说话,张远跟着他上车,也没敢说话。
后来苏醒拉着他的手,要他以后没钱就跟自己说。
张远低着头说我很快会有钱的。
苏醒带他去吃大排档,但两个艺人也不敢坐在路边吃,要了个包厢,张远喝多了趴在苏醒怀里哭,说自己不想离开,说自己就想唱唱歌,怎么就这么难。
苏醒给他擦眼泪,低头是不是喜欢自己。
张远拉着他的手苦涩地说谁会不喜欢你。
然后苏醒就吻了他,小心的触碰,张远止了泪,傻傻地就加深了吻。
半夜苏醒带着他回家,在苏醒的大床上张远被疼爱被贯穿,苏醒灼热的鼻息喷在后颈,烫得张远一股脑地把头往枕头里埋。
第二天清晨张远看着身上的吻痕沉默不语,苏醒搂着他继续给了几个安慰的吻,他跟张远商量要不这钱就不换了吧?
张远横空生出不小的勇气,推开苏醒说这钱我不是还不了。
他几乎是落荒而逃,没看见苏醒眼里同他一样的苦涩。
02
用着债主的名义拉着张远上床,这事儿是苏醒干得不地道,他只是,太渴望张远,太喜欢张远了。他以为确认张远喜欢自己就够,两情相悦的事情,哪里还会横生变故。
他干得最大的错事就是打击了张远的自尊心,把小鸟推得远远的。
张远躲了苏醒很久,苏醒很忙,他就索性躲起来当鸵鸟,三千块他很快就攒齐了,只是舍不得马上还完。
于是苏醒账上隔几天就收到五六百的入账,打钱的是张远。苏醒自那天张远逃跑后就开始反思自我,也不敢太逼他,只是偶尔会发简讯问他钱够不够花。
宛如一个合格的金主……
张远对这些短信爱搭不理,报复性地花钱买泡面,还是苏醒代言的那款,包装上苏醒挂着公式笑,疏离又礼貌。
张远看着包装的苏醒自慰,在深夜,发出低低的哭泣。
他告诉自己,不还完钱,不准见苏醒。
同在一个圈子里,跟苏醒见面是避无可避的,公司开会商量演唱会的事,张远刚从一个活动上回来,来的时候苏醒已经挨在陈楚生身边聊开了。
张远余光远远瞥见他在大哥身边笑得开怀,默默地跑到陆虎身边坐下。
陆虎一贯的贴心,问张远是不是心情不好,张远说刚下活动比较累,休息一下就好。
然后眼前就出现了一杯水,是苏醒递过来的,张远碍于兄弟都在,不好意思不接,就道了句谢谢,结果听见苏醒冷哼一声。
张远内心的火腾一下就起来了,他扭头问王铮亮有没有四百块钱的现金。
王铮亮说有,张远说能不能借自己。
老大哥好说话,没问他要干什么,从钱包里点了四百块给他,张远让苏醒跟他出来。
他一个人气愤地往卫生间走,苏醒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
进了卫生间,他把钱往苏醒手里一放,我们两清了。
苏醒把钱往裤兜里随意一放,拉着他的手腕进了厕所的隔间,他把张远抵在门上亲,舌头在他的口腔里肆虐,张远最开始还要挣扎,苏醒小声说会被人听到。
张远软了下来,任由苏醒亲他。
远远,我想你。
苏醒进入他的时候这样说,张远又想哭,他怎么老在苏醒面前哭,太不争气了,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他说我也想你。
苏醒安慰地亲他,夸他乖。
所以张远想不通,分明才认识一年,他们怎么就可以像认识了一辈子那样熟稔。
03
那天回去之后他们的气氛很微妙,但幸好兄弟们都是粗线条,只有陈楚生意味深长地看了眼苏醒,张远在他探究的目光里不自在地移开了眼。
虽然他俩没有一个人开口说我们在一起吧这种确认关系的话,但是情感在飞速地升温,正好巡回演唱会开始,他们多了更多的机会在一起。
眼神交缠,手指触碰,22岁之前张远没想过自己会爱上一个男人,他之前给自己规划的是结婚生子,22岁张远遇到23岁的苏醒,爱如潮水,侵袭他,淹没他,吞噬他。
他挣扎在名为苏醒的海洋里,如鱼得水。
但是张远也不是同性恋,他真的只是爱苏醒而已。
有生之年张远爱上一个叫苏醒的人,愿他三冬暖,愿他春不寒,愿他满是荆棘的路上能够开满鲜花。
他在歌曲里唱过所有的爱情,都是他跟他的过去现在与将来。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