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长公主在上】

Work Text:

没有剧情 为了战损而战损,但又不是很战损 

 

Ooc预警 地牢瞎写

幼儿园文笔致歉🥲

 

待李云贞入地牢时,顾玄清已经跪倒在地,手腕被铁链绑住。

 

李云贞问了话,转身命人动手。

 

不要哭,这是我应得的,第一鞭落下时顾玄清闭眼在心中对李云贞讲道。

 

时间推移,浑身力气与温度正随着血液一起慢慢离开他。

 

顾玄清依然一声不吭,既不叫疼、也不辩解,只有被压抑的喘息和拽着铁链、骨节分明的手上的青筋不断变得明显,一条条伤口狰狞可怖。

 

将痛呼锁在喉间的顾玄清有些感谢能让他借力的铁链,若是没有,只怕要更加狼狈。

眼前的景物愈发模糊,耳边原本清晰的鞭子呼啸声亦是渐行渐远。

 

嗅觉或是见到平日里被人依靠最多的两大感官不再“强势”,故而开始崭露头角,似要和越来越多的血一较高下。

 

一股顾玄清本来觉得若有若无的苦中夹杂着清香的味道逐渐明显起来。

 

分不清哪个位置疼痛,哪个位置麻木的顾玄清竟趁着两鞭间隙思索起味道来源。

 

苦味是李云贞随身佩戴的香囊。

 

她带的是一个通体镂空的鎏金桃形香囊,一面饰莲叶、一面饰飞鸟,巧夺天工。

 

而从中透出的味道也不似寻常香囊-----初闻给人以辛辣感,随之而来的是树脂香气、苦中带甘,最后则是顾玄清此时闻到的------淡却长久不散的苦味。

清香则是李云贞的气味,那日欢愉之时,他闻得真切。

 

又苦又清香,确实很味如其人。

 

游走于昏厥边缘又几次三番被剧痛和麻木拉回来的顾玄清真正向昏厥走去,鞭声已然消失,景物几乎不见,唯有两种交织在一起的味道、混着地上一滩血水的血腥味越发浓烈,好似一双看不见的巨手缓缓相合,将顾玄清裹在其中。

 

这种死法倒也不错,哪怕自己也不全是苦的,上天待他不薄。

 

带着几分庆幸顾玄清松开了紧紧拽着铁链的手,任由巨手合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