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转生成为勇者?我无法当公主><;!

Chapter Text

  前辈死掉了。

  那天,我结束了社团活动,和雏一前辈走在回家的路上。作为指导的回礼,我给前辈买了草莓牛奶,她狠狠地用手刀击中了我的腰部,我们注意到站在桥上的那个女生。

  前辈个子很小,身体也十分敏捷,她把盒装的牛奶塞回我的手里,瞬间就冲了出去。那个女生已经越过护栏,抱在柱子上往下看。

  “等一等——”

  女生嘲我们看过来,她哭得很伤心,前辈小心翼翼地安慰她。我趁机拨打警察局的电话,女生在那个时候松开手。

  “谢谢。”

  “喂!”前辈灵巧地翻过去,抱住了她。

  我无数次感到悔恨,我太相信前辈了,如果我陪着她跳下去,这件事会不会就不会发生。

  “罗纳德!”前辈喊,她把那个女生扔了上来,“稍微等我一下!!”

  雏一前辈从桥上掉了下去。

  这座桥也好,这条河也好,前辈都是十分熟悉的,警察来得很快,我把女生交给他们,去河边找前辈,但是,前辈迟迟没有上来。

  一周后,我参加了前辈的葬礼。

Chapter Text

  少女对着夜晚叹了口气。

  这里是埃尔德大陆的北部,多图兹王国永不停歇的暴风雪区域。这样的夜晚,实在是没什么好看的,然而红发的少女站在窗边,呆呆地望向窗外,城堡里灯火通明,德拉尔克叫她:“雏一君?”

  “在…!”她慌张地转过身,约翰从德拉尔克身上跳过来,钻进她的怀里,德拉尔克摸了摸她的脑袋:“去厨房吗?”

  “去!”她和怀里的犰狳都举起手。厨房的桌子上摆着冻住的死鹿,德拉尔克厌恶地退到一旁。

  “又给你拿了这么多珍珠啊……”

  雏一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因为我很喜欢……”

  与其说喜欢,不如说。

  会让她想起以前的事情。

  

  距离雏一来到这个世界已经14年了,多图兹王国很久没有新的血脉出生,雏一的出生得到了所有领主的祝福,虽然魔物的祝福并不会有什么效果。

  「加起来又有18年了啊……」

  在现在的她出生之前,再往前204年,雏一曾经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生活中发生的意外使她出现在了200年前的埃尔德大陆。

  那个时候还是人类啊,雏一怀念地想。作为雷班王国的骑士,她怎么也不能想到自己死后会变成魔物的公主。

  「不过现在两个国家被大森林隔开,已经很少发生争斗了……」

  香味充满了厨房,雏一和约翰挪到了德拉尔克旁边。

  “可以吃了吗德拉尔克?”

  “奴呦?”

  厨房空荡荡的,侍者被叫去了宴会上,雏一蹲在灶台边,观察里面跳动的火焰。

  「这样也挺好的。」温柔的火光让她产生一种怀念的感觉。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北风毫不留情地拉开门,诺斯汀开口,“宴会马上开始了。雏一,淑女不应该那样蹲着,你的裙摆不能拖在地上!”

  “对不起……”雏一低下头。

  “啊,原来你在这里。”依希卡纳从诺斯汀背后探出头,他利落地卷起披风,把女孩从地上抱起来,雏一有些无奈,“哥哥,我早就不是小孩子了。”

  「不知道哥哥他们怎么样了。」

  

  ★☆★☆

  

  罗纳德从地上爬起来,地面上魔法阵的刻痕闪烁着红光。

  “怎么回事⁉”他的脑袋很痛,身体也不轻松,浑身快要散架一样,他记得自己是从树上摔了下去,公园里应该没有这样的地方。

  “这里是哪里……”魔法阵四周长满了杂草,图案部分的藤蔓似乎被火焰灼烧,散落在他的周围。罗纳走进了杂草里。芦苇一样地植物没过他的腰部。

  “请问有人吗?”他大声叫到,“有人吗——⁉”

  不远处能看到一栋白色的房子,罗纳德朝那个方向趟过去,一座雕像吸引住他的视线。

  “呀——!”在房子外打扫的少女看到了他,转身跑进房子里。

  罗纳德改变了方向。

  方正的石块上站立着一名娇小的女性,她的手按在腰间,双目注视前方。

  “雏一……前辈……”

  

  “请问,您是从那边过来的吗?”打扮得像修女一样的人指向魔法阵。

  “是的。”他把目光从石像上收回来。

  修女打量了一眼他的高中制服,她的语调像唱歌一般:“欢迎来到雷班之国,第二位勇者。”

  罗纳德抓住他想知道的内容。

  “这是第一位吗?”

  “是喔,”修女点头,“200年前,她来到了这里,成为这里最强的骑士,从魔物手中守护了这座国家。”

  “……”罗纳德沉默了一会儿,修女耐心地看着他,他闭上眼,又问,“这位…我的前辈后来呢?”

  “据说,骑士大人把魔物赶退到边境。魔物不甘心这样离开雷班,深夜袭击了我们的队伍,骑士大人带领同伴杀光了所有的魔物,最后体力不支身亡。”

  “……”

  “勇者大人,您没事吧?”

  他握紧拳头,手指止不住地颤抖。

  “为什么……

  「我一直在等前辈,前辈却没有等我。」

  “为什么……”罗纳德捂住脸,“前辈为什么再次死掉了啊!”

  

  修女端上茶和点心,罗纳德的肚子适时地叫起来。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不起,刚刚吓到你们了。”

  修女把点心推到他面前。

  “哪里,”她温柔地笑着,回应他的道歉,“我明白的,勇者大人也是人类。是我们的同伴。”

  “咔嚓。”咬碎饼干的声音,罗纳德停住,“请叫我罗纳德就行,能告诉我更多关于上一位勇者和这个国家的事吗?”

  “好的,罗纳德大人。”

  “……”

  修女不能理解高中生的不自在,继续解说他想知道的东西。

  “由于上一任勇者,雏一大人,将魔物赶出雷班,原本处于雷班与多图兹直接的峡谷迅速长成了森林,将生与死彻底隔开,现在只有边境的一些地方偶尔会遭受魔物的袭击。”

  “这样……”从窗口望出去正对着雏一的雕像。

  「那个时候的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没有人回答他,他一口气喝光杯子里的红茶。

  “我也能够成为那个……骑士吗?”

  “当然。尽管魔物的袭击并不频繁,然而缺少知觉的它们一年四季都会出现,每一次出现都是灾难性的。请继续守护我们吧,罗纳德大人。”修女行礼,“您吃饱了吗?接下来我带您去见国王陛下吧。”

  年幼的孩子们趴在窗户上打量他,一路上充满着宁静祥和,看起来像是附近的居民同修女打招呼,顺便对他投来好奇的眼神。

  「我没能保护好前辈,那么一定要保护好前辈守护的东西。」阳光下他叹了口气。 

Chapter Text

  月光被挡在乌云后面。

  少女双手抓住绳子,她抬头向上望着,红色的长发在黑夜中格外显眼。

  “别再把这件衣服弄坏了。”

  德拉尔克趴在窗台上,一只圆圆的动物从他的怀里探出头。他摩挲着犰狳的肚子,暗暗给自己打气。早应该习惯了,在这样美好的夜晚不得不陪这位大小姐出门。

  被他称为“大小姐”的雏一松开手,灵巧地顺着绳索下滑,布料碎裂的声音清晰地传入德拉尔克耳中。

  “雏一!”他忍不住探出身子。

  雏一在地面回应他。

  “德拉尔克,你可以下来了!”

  到了死的时候了,他翻过窗台,瞬间化为了尘土。

  一簇簇泥土落到雏一的斗篷上,而犰狳稳稳地落进她的怀里,那些泥土聚集在一起。

  这是德拉尔克复活后的第一句话。

  “你知不知道我做这件衣服花了多少时间!”

  “奴呀。”犰狳想要赞同它主人的话。

  “虽然是给约翰再顺带做的。”

  “诶~”雏一用手抚平被刮坏的袖子,“有时候我觉得德拉尔克真像仙女教母。”

  “嗯?”男人并不懂她的意思。

  她摇了摇头表示没什么。

  

  然而,雏一并非灰姑娘,德拉尔克也不会把南瓜变成马车的魔法。她之所以穿得如此朴素,完全是为了从依希卡纳的宠爱中释放出来。

  作为多图兹国近百年来唯一新生的高等魔物,雏一从破壳的那一刻起,就过上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

  若不是诺斯汀用德拉尔克作为反面教材劝服了依希卡纳,他可能还要溺爱她一百年。

  就算是这样,她也只需要每天跟诺斯汀学习一下如何控制魔力,剩下的时间用来挑选她成堆的裙子。

  剑术、弓箭等体育活动都是不可能的,才十几岁的小姑娘怎么能累着。

  “现在可不是我们那个时代了。”

  对不灭之炎的观点深表赞同的是被拉来批评的家长德拉乌斯。

  

  所以雏一才会偷偷跑出来,她努力想适应新的生活,可“女孩子”的对待方式让她不知所措。

  「第三段人生,第一次穿上公主裙。」

  “直接说你不喜欢就可以了。”她还未被放弃的师兄德拉尔克劝她。

  “可是……”

  “你在顾虑什么啊,小不点?”

  

  言归正传——

  “不过出来玩也挺有趣的。”

  是的,诺斯汀不在家的夜晚,雏一会拉着德拉尔克偷偷溜出来。

  “喂,德拉尔克!快看!”少女绿色的眼睛像狼一样在黑夜中闪烁着光辉,“那里好像有个人!”

  不远处,在断裂的树枝和藤蔓之间有一团黑影。

  雏一打燃手心的火焰,同风一样跑了过去。

  “真是的……”

  少女惊人的身体素质让德拉尔克忍不住抱怨。

  火焰照亮了黑影,雏一又跑了回来。

  德拉尔克面对着她。

  “怎么了,这副表情?上辈子的仇人吗?”

  “不不不不是的!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雏一想。

  这一定是巧合!

  那是存在于她记忆中的,属于她上上一段人生的脸。柔软的银色头发,像外国人一样的脸。

  这一定是巧合……吧。

  德拉尔克问她:“要救吗?”

  “要!”

  雏一闭上嘴,她表现得如此不自然,口腔里好像漫过没来得及喝的草莓牛奶的甜味。

  她陪德拉尔克走上前。

  青年伤得很重,幸好德拉尔克的愈疗魔法勉强过关。诺斯汀说是托了再生能力的福。

  雏一蹲在青年的面前,感受死亡在空气中游走。

  她一遍又一遍地确认那张脸。记忆已经很模糊了。

  是一样的。

  感觉是一样的。

  在她端详的时候,被夺走死气的青年稍微恢复了意识。他抬起头,睁开蓝色的眼睛。

  “……雏一前辈?”

  “啊啊啊啊啊。”少女发出意义不明的叫喊声,吓得翻了个跟斗。

  “怎么了⁉”

  德拉尔克不受控制地变成了灰尘。

  雏一捂住脸坐在地上,她没有听错……

  “神啊,怎么会发生这种事……”距她上次祷告已经过去二百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