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爆处威士忌】审神者的女儿想要五个男友

Chapter Text

我叫三岛花音,真名早川阳菜,今年七岁。妈妈是能从刀剑中召唤付丧神的审神者,和其他灵能者同僚一起,被时之政府派遣至独立于时空之外的一座座本丸,带领手下一百个刀剑男士,随时准备出阵,和意图改变历史的历史修正主义者战斗,维护历史秩序。

而我,就出生在属于妈妈的本丸。

妈妈说刀剑付丧神和人类有生殖隔离,生不出小孩,所以虽然刀剑男士都很爱妈妈,但这一百个刃都不是我的爸爸。

不过没有爸爸不重要,妈妈很爱我,我也很爱妈妈。所有刀剑男士都爱我,虽然其中有些刃,爱我只是因为妈妈爱我。

午饭前,和妈妈吵架了。我冲出庭院,遇到了髭切。我有点怕髭切,他总是笑眯眯地说着恐怖的话,甚至在妈妈做错的时候——虽然这种情况很少——仍旧坚定地站在妈妈那边。于是在他叫住我之前,我迅速往反方向跑去。

……然后就来到了异世界。

 

走失异世界的第三个小时,跟着一个自称赤井秀一的陌生男人回了家。第一个原因是只有他会讲日语,其他过来攀谈的路人都说英语,而我只会几个单词。第二个原因是他出示了证件,FBI……是异世界的政府机关吗?第三个原因是最重要的,他知道我的真名。

“你家里有人叫早川阳菜吗?”他这样问我。

不可置信。名字是最短的咒,自有记忆以来,妈妈就无数次叮嘱我,灵能者的真名不能轻易告诉他人。

“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我询问他,但内心已经开始动摇。虽然是陌生人,但他知道我的真名……独身流落异世界,在街头茫然无措的那段时间,真的不想再体验了……

“我是你家里人的朋友。”他说。

“你怎么证明?”我盯着他看,并祈祷他说的是真话。

赤井秀一说出了一个生日,是我的,并说出了本丸这个名词。

于是就被他带回了住所,因为本丸没有地址,不存在于任何时间和空间,需要妈妈的灵符作为钥匙进入,而妈妈的电话、时之政府的紧急求助电话,在时之政府没有登记过的异世界,都是空号。

赤井秀一的手很大、很干燥、很暖和,被他牵着走路,手指摸到他指根的茧,感到十分安心,他就像最可靠的烛台切光忠呢。

“你叫什么名字?”回到赤井秀一的家,他打开冰箱,拿出一个纸盒子,把里面三角形的饼放进微波炉里加热。

真名是早川阳菜,但作为灵能者,因为和神明打交道,需要保密真名以防被心怀不轨的神鬼精怪神隐,所以证件上的称呼、被人记得的称呼都是三岛花音。他知道早川阳菜这个名字,或许是在问该如何称呼我吧,毕竟灵能者不轻易使用真名,于是我告诉他:“我是三岛花音。”

“花音,”他点点头,“你有姐姐吗?”

“没有,我是独女。”

“那你妈妈叫什么?”

“我不知道妈妈的真名。”我老老实实回答他,就算知道了,也不能代妈妈告诉他。

赤井秀一若有所思,把饼从微波炉里拿出来。

“吃吧,你应该饿了。”他把装着饼的盘子推到我的面前。

半天没吃东西,确实饿了,回来的路上,肚子咕咕叫了好几次,他是听到了吗?我感到有些羞赧,接过他递来的刀叉,开始切食物。

“你可以直接用手抓着吃。”他坐在我对面,提醒我,“这里都是这么吃披萨的。”

这种食物,原来是叫披萨吗?刀叉切起来确实比较困难,我改用手拿。热腾腾的饼底、柔软的口感,馅料填充味蕾,我的眼眶酸涩了。

迷路到异世界,能遇到知道一点底细的赤井秀一,真是太好了。雪中送炭,不仅把我带回他的家,还给我食物。呜呜,没有他,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太好吃了,谢谢你。”我偷偷擦了擦眼睛,之前一直忍住没哭,现在也不能哭啊。三岛花音,要坚强!

赤井秀一摸了摸我的头,让我安心去看电视,说他会搞定一切的。

于是他走进一个房间,开始打电话。

我坐在沙发上,抱着膝盖,他特意调出日语频道,但我并没有心思看动画,即使平常很少被允许看。

这里可是异世界诶,他能联系到妈妈或者时政工作人员吗?他知道我的真名和生日,应该是认识妈妈吧……我为什么会到这里呢?是灵力波动吗?以前妈妈灵力波动,就会有刀剑男士变成猫,或者和她灵魂互换。每次都是狐之助或者时政工作人员找上本丸,通知解决方案的,这次他们什么时候会来找我呢?

分针转了一圈又一圈,太阳落山,我在客厅里不安地走来走去,时不时瞄一眼赤井秀一的房间。

已经晚上了……他在房间里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我心里升起巨大的恐慌,跑过去,急促地敲起他的门。咚咚咚,咚咚咚,赤井秀一打开门,问我怎么了。

“你找到妈妈了吗?”我问他。

他苦笑:“我还在看监控呢。”

我瞪大眼睛,为什么要看监控?他不知道我是突然出现的吗?

“你不是认识妈妈吗?为什么不给她打电话?”

他愣了一下:“我确实认识早川阳菜,但是她的电话换了……”

“我就是早川阳菜!”我冲他吼道,“我来自本丸,生日你也知道!你是个骗子!你根本不认识妈妈,你找不到她的……”

有什么咸咸的东西从眼睛里掉了出来,我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呜呜,我被困在异世界了……”

过了一会儿,或许过了很久,我感觉到冷,感觉到力气在流失。

但一个怀抱落了下来,比妈妈要宽厚,比烛台切光忠要温暖。

“抱歉,”他蹲了下来,“我不认识你妈妈,但是我知道早川阳菜这个名字。所以我知道你会回去的,我向你保证。”

于是我就在他家住下了。

 

第一天晚上,我睡不着觉,抱着枕头去敲赤井秀一的门,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他终于来开门了。

“我想和你睡。”我眨巴着眼睛看他。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他家的柜子太可怕,总觉得有怪物藏在里面。呜呜,我好想回本丸。

他脸上的表情有些纠结,欲言又止,似乎顾忌着什么,想要拒绝我,但是我实在太害怕,软磨硬泡,还是睡上了他的床。

“你真是个好人。”我把被子拉高到额头,他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我睡不着,又小声地问他:“你睡了吗?”

“没有。”他的声音响起,“怎么了?”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真名的?”

过了大概半分钟,他才开口:“我认识未来的你,是你告诉我的。”

哇哦,原来是这样!那么一切就解释得通了!

“未来的我是怎么样的?”我激动了,越过他划下的三八线,把脑袋凑过去问他,“长得好看吗?高不高?有没有交到男朋友?交到了几个?”

“太晚了,你该睡了。”他背对着我,感觉到我的靠近,身体往外侧挪了挪。

“好吧,”感觉到他不想聊这个话题,我有些沮丧,“最后一个问题!我告诉了你真名,你是不是也该告诉我真名。”

“赤井秀一就是我的真名。”

哎?不会吧?但是我转念一想,可能他不是灵能者吧,所以不用和神明打交道,也不用担心被神明神隐。

“那你希望我叫你什么呢?‘赤井’?还是‘秀一’?”

又过了半分钟,他的声音传了过来:“叫我赤井,你该睡了,没有下一个问题了。”

好吧,我闭上眼睛,很快就坠入了梦乡。一夜无梦,睡得特别香。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抱着他的手臂。

我盯着他的脸看了几秒,确定他还在睡觉,小心翼翼地把手抽了出来,期间不小心压到他的长发,整个人都僵硬了几秒,但他没有任何动静,于是我继续挪动身体,直到回到三八线的另一侧,才彻底放松下来。

五分钟后,他似乎醒了,转了个身。另一边的重量消失,他起床了。

 

和赤井秀一相处的日子还是很快乐的。虽然他不会做饭,但会点外卖,是很好吃的汉堡披萨,还允许我看很多电视。不过,在知道我说不好英语后,他还是要求我学英语。

“可是本丸都不说英语。”我嘟哝着嘴,“学了也没用。”

“英语是国际通用语,”他说,“这里的人都说英语,你不会,就只能傻傻站在街头,寻求不到帮助。”

“但是你说我会回去的呀。”我眨巴着眼睛,看向他。

他叹了声气:“那以后万一再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呢?你又不是每一次都能遇到我,或者遇到说日语的人。”

我低下头。

 

没有妈妈的第三天,虽然有些难过,但是能认识赤井秀一,还是很开心的。

“你不上学吗?”他问我。

“家里有刃会教我。”我掰着手指,“学古文、方言、历史、礼仪、射箭、骑马、剑道、兵法、音乐、算数……”

啊,好多,我竟然学了这么多东西。妈妈做审神者,真的好辛苦啊,我以后真的也要做审神者吗?

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原来你是这样的家庭呀,在家里由家庭教师教导吗?”

“不算家庭教师吧?”我摸了摸头,该怎么介绍刀剑男士呢?妈妈的下属?不太准确哎,虽然确实是出生入死的战友,但是本丸里的大家,都是一家人啊。

啊,有了!

“是妈妈的男朋友!”

我对这个词语的选择感到很满意,洋洋自得起来。

“你妈妈的男朋友真的很全能啊。”他感叹道。

“也不是所有刃都全能吧。”我想了想,“有些刃会写俳句,有些刃就不会。有些刃擅长夜战,有些刃就不行。有些刃知识渊博,有些刃擅长公文,有些刃会理财,有些刃会做饭,有些刃喜欢种田,有些刃喜欢养马,还有些刃只喜欢打仗。”

赤井秀一瞪大了眼睛:“这已经有很多人了吧。难道都是你妈妈的男朋友?”

“是哦,”我很自豪,“妈妈有一百个男朋友呢。”

赤井秀一开始咳嗽,我担忧地望向他:“你没事吧?是呛到了吗?”

“怎么可能会有一百个男朋友啊。”他平复了呼吸,很无奈地看向我,“不是男朋友吧,你误解了他们的关系。”

“我才没有误解呢!”我有点不高兴,“男女朋友就是可以睡在一个被窝里的关系啊,他们轮流陪妈妈睡在一个被窝里呢。”

赤井秀一神色复杂,但没有继续说话了。我应该是说服了他吧?我开心起来,低头继续念英语单词。

就是嘛,赤井秀一不和我睡一个被窝,刀剑男士也不和我睡一个被窝,但是刀剑男士和妈妈睡一个被窝,就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啊!

单词念着念着,我忍不住开起小差,想起刚刚的话题,我一脸憧憬地对赤井秀一说:“我以后也想像妈妈一样,有好多个男朋友。”

赤井秀一又开始咳嗽了。

“念你的英语。”他说。

“I want five boyfriends.”我用英语对他说,然后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表达了,就切换回日语,“周一到周五一人陪我一天,周六周日我就自己玩。虽然妈妈有一百个男朋友,但一直陪她睡一个被窝的也就十几个,我不要那么多,五个就够了。”

“我是不是该夸你一点都不贪心呢?”他幽幽对我说道。

“是!”我大声说,等着他的表扬,但他却拿书敲了敲我的头。

“啊!你为什么打我?”

“重婚是犯法的。”

“没有重婚啊。”我眨巴着眼睛,“没有定婚契。”

他啧了一声,绿色的眼珠转了转,似乎在措词。

他真好看啊,黑色的长发,额角几撮卷毛,鼻梁也好看,眼睛也好看,犹如绿宝石,像出鞘的短刀一样锐利,可以和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三日月宗近媲美呢!

“他们心里只有你一个人,你心里却有五个人,不是很不公平吗?”

“可是他们只要爱我一个人,我却要爱五个人啊。”我盯着赤井秀一,“爱一个人是很累的呢,我要爱五个人呢。”

赤井秀一哑口无言。

 

第七天,我还是没有回家,也没有人来找我。我开始感到难过,晚上在被窝里偷偷掉眼泪。

眼泪越掉越多,越掉越多,一开始还没有声音,之后就忍不住了,开始抽泣,于是被赤井秀一发现了。他把我的被子拉开,把我的手掰开,拿来一条热毛巾,敷在我的眼睛上。

“别哭了。”他在我旁边坐下,床瞬间下沉了一块,因为我侧着身体蜷缩在床上,所以他拍了拍我的胳膊。

“唉,”他叹了声气,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我,“你家有那么多人,肯定全部出动来找你了。等他们出现,发现你在哭,还以为我欺负你,要来揍我呢,我可打不过一百个男人。”

他似乎想说点俏皮话逗我,但我一点都不觉得好笑。

“他们才不会为了我揍人呢。”我抱紧膝盖,“我和妈妈吵架了……他们肯定觉得是我的错……”虽然确实是我的错……想到这里,我更加难过:“妈妈一定也生我的气,她不要我了。他们喜欢妈妈,所以也不要我了呜呜呜……”

“怎么会呢?”他把掉到床上的毛巾拿起来,又盖上了我的眼睛,“天下哪有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吵架很正常,你这么小,你妈妈一定不会生你的气,她现在着急还来不及呢。我还和我妈妈打架呢,不影响我和她的感情。”

“我没有爸爸……”我还是很难过,于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他们是我妈妈的男朋友,不是我的爸爸。”

赤井秀一挠了挠头,他似乎非常不擅长安慰别人,过了很久,才又搜肠刮肚出几句话:“但是他们也爱你啊。你不是和我说,他们会给你做饭吗?晚上还会陪你睡觉,和你一起玩捉迷藏。我都不会做饭呢。”

看得出来,赤井秀一很努力地在安慰我了,我也感觉自己有些无理取闹了,但是人脆弱的时候,就是想要无理取闹啊!

于是我开始和他说一些心里话,一些从来没有和别人说过的话。

“其实我知道,是不一样的。”我说,感觉到赤井秀一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如果我和妈妈吵架了,在谁都有错的情况下,有些刃会先指出妈妈的错误,再指出我的错误;有些刃则是反过来的;有些刃不会管;还有些刃会让我让让妈妈,说妈妈生我很辛苦。”

“啊,你很敏感嘛。”赤井秀一又挠了挠头,“你们家情况好复杂,有点像皇帝和他的后宫,以及太子的关系。”

我垂下眼睛,不说话了。其实他的比喻不对,因为皇帝不会和后宫一起打仗,和太子也有竞争关系。

一片沉默中,我抓住了赤井秀一的小手指。他看向我,我也看向他。

“要是你是我的爸爸就好了。”我脱口而出。

他吃了一惊。

但很快我就反悔了:“还是算了,我不要你做我的爸爸。”

如果他是我的爸爸,他就要做妈妈的男朋友了。而现在,赤井秀一只和我有关系。

是什么关系呢?我还说不上来。

“明天带你去游乐园玩好不好?”他这样问我。

“好!”我眼睛亮了起来,我还没有去过游乐园呢。

 

就这样,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我吃了十天的汉堡和披萨,嘴角裂了开来。于是赤井秀一开始亲自下厨,做奶油炖菜、土豆牛肉和三明治。

第三十天,我从卧室里走出来,一推开门,发现自己回到了本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