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昨夜奔袭-白日梦想家

Work Text:

又名《白日梦想家》
01
忘了是16年哪场欧冠联赛,苏醒跟张远在自己家看球赛,梅西进了关键一球,他俩呜啦啦叫起来跟返祖的猿人一样。
当时房子的隔音不好,邻居来敲了几次门,彼时还算清醒的苏醒赔着笑脸,跟邻居解释是因为球赛赢了才这么高兴。幸好邻居也是看球的人,居然也跟着他们干了一瓶酒,张远已经喝得有点上头了,趴在茶几上对着苏醒唱我最闪亮。
邻居走前指着他们,一脸恍然大悟,喔!喔!你们,快乐男生!
苏醒喝得脸红彤彤,跟着张远一起对邻居唱了一首有缘千里来相会~
苏醒送邻居出门,回过头来,张远站在他身后,抱着胳膊,一脸严肃,Allen!
啊?
嘘!张远比了个安静的动作,我们要不要私奔!
他这句话说得很小声,苏醒那被酒精迷醉的脑子有点不太清醒,他也小声地问,什么!bird?私奔!
对!张远大声叫起来!我们私奔!
到内蒙去!
到科尔沁草原去!
张远站在沙发上,像个吟游诗人,又像个昂扬的骑士,苏醒拿着易拉罐就像拿着酒罐子,霸气又豪迈地仰头炫完了一瓶酒。
搞艺术的人,一半清醒,一半癫狂,现在苏醒和张远合二为一了,一半癫狂的张远还在沙发上吵着到西藏去!
一半清醒的苏醒……
到……
yue,苏醒胃里一阵翻腾,他跑去厕所抱着马桶吐个了痛快,然后坐在地板上缓缓接到,到布达拉宫去!
张远从沙发上跳下来,从门后探出个半个脑袋来,红扑扑的脸,眼睛亮亮的,Allen,我们现在就走吗?
谁能拒绝这样的张远!
苏醒一直很佩服张远能把少年气保持得这么好,天真和单纯在这个已经三十岁的男人身上并不显得突兀和油腻,反而清爽得让人心生欢喜。
苏醒清醒的时候拒绝不了眼睛亮亮的张远,喝醉了之后更没有理由拒绝眼睛亮亮的远远。
于是他们趁着夜色奔袭,没有行李和背囊,只有一身的妄想和会跳动的心脏。
02
两个醉鬼站在苏醒的奔驰前面面相觑,张远戳了戳苏醒,再次小声说,Allen,我们不能开车。
为什么不能?我苏世杰有什么是不能的!
苏醒皱着眉,跃跃欲试地想要打开车门。
我们喝酒了!Allen!
苏醒撑着脑袋想了一会儿,觉得张远说得对,难为酒精上头他们还存在一丝判断能力,苏醒在身上找了找,谢天谢地,居然带了手机!
他叫了个代驾,代驾来的时候就看见苏醒跟张远站在车头的两边,胳膊撑着车前盖在对着傻笑。两个人靠得很近,代驾觉得自己如果不出声打断的话,或许他就得目睹两个男的拿舌头狂甩对方嘴巴。
那么,先生们,我们去哪儿?
到内蒙去!
张远在后座伸长了胳膊,大声喊着。
到布达拉宫去!
苏醒比张远声音小一点,但还是很大声地接着张远的话,到布达拉宫去!
得!两个醉鬼,代驾先生小声嘟囔着,那么!我们先到机场去!
他也被两个感染了,深夜两点,在北京无人的高速公路上开出了风的速度!
03
那么,两位先生,你们需要购买到哪儿的航班呢?
张远两手撑着下巴,小眼睛眨巴眨巴,到内蒙去!
对,到布达拉宫去,苏醒抱着胳膊站在张远身后,他刚刚在车后座摸到了一副墨镜,好像是上次张远拉在他车上的,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把这副墨镜戴在了自己的脸上。
现在的他看起来更像张远的保镖。
机场的小姐姐并没有被苏醒吓到,她查询了到内蒙和西藏的航班,不赶巧的是,都没有最近的航班。
张远委屈地撇了撇嘴,扭头喊了句苏醒。
苏醒把唇抿得更紧,还有去哪儿的?
最近的航班是去云南。
到玉龙雪山去!张远在苏醒身后再次高举着双臂欢呼!
苏醒果断从兜里掏出了银行卡拍到桌子上,刷爆它!
请输入密码,先生。
张远从后面跑过来,高声说我知道我知道。
850602~我的生日,张远有些得意,转头嘲笑苏醒,俗,太俗了,苏醒,你的密码全是这个。
小姐姐迷惑地抬头看了眼他俩,苏醒不在乎这个,他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张远是他的,是苏醒的远远,是Allen的Bird!
祝您旅途愉快!
机票花光了苏醒卡里最后一点钱,但他们不在乎这个,他们没有行李和背囊,只有一身的梦想和会跳动的心脏。
04
上飞机张远就靠着窗睡着了,苏醒脑袋一歪靠在张远怀里睡着了。最后是空乘把他俩叫醒的,苏醒醒来的时候还很迷茫,宿醉之后的头很痛,但更多的惊恐。
哲学三问在苏醒脑海里一直蹦跶着蹦跶着,最后终于冲破层层阻碍,从苏醒的嘴巴里跳了出来:
我是谁
我在哪儿
我要去哪儿
……
眼前的美女为什么穿的像个空姐,这是什么该死的制服诱惑吗?
美女皱了皱眉,还是保持着良好的职业微笑,现在,这是前往云南昆明的航班,飞机马上就要降落了,麻烦您叫醒您的朋友,打开遮光板,收起小桌板,调直座椅靠背,再次祝您旅途愉快。
美女说完就扭着细腰走了,苏醒在她一大堆说辞里找到了关键的信息,云南昆明……朋友……
昨晚醉酒后的记忆像潮水一般向他涌来,是张远提出的私奔,是张远说要去的云南,是张……
不是,是苏醒掏钱买的机票。
张远!苏醒气急败坏地拍了拍还在睡觉的张远,快醒醒,我们马上要到了。
张远把头往苏醒身上一靠,你有病啊,多睡会儿不行?
不行,因为我们马上到云南了!
张远听到云南,一下子就醒了,睁着迷惑的小眼睛看着苏醒,云南?
昨晚的记忆再次像潮水一样涌进张远的脑海里,他痛苦地捂着眼睛,天啊,那个代驾,那个小姐姐,一定觉得我们是两个傻逼。
我们就是两个傻逼,苏醒面无表情,而且付钱买票的我是个大傻逼。
听到是苏醒买的票,张远一下子又开心起来,打开遮光板想看看外面的云海。
大概是早上五点左右,他们运气挺好的,正好能看见天空泛起了鱼肚白,太阳缓缓升起,金光洒向一整个云层,苏醒也凑过来跟张远一起看着太阳升起。
Bird,你想去哪儿玩?
不过是一场说走就走旅行,没有行李和背囊不是什么大的问题,他们还有一身的理想和会跳动的心脏。
05
他们辗转去了丽江,爬了雪山,没有带厚的衣服就租了那边的衣服,都是红色的,衬得两个人的皮肤越发的白,找了游客帮他们拍照,雪山顶上两个人抱在一起,笑起来格外好看。
张远在下山的大巴车上翻着手机里的照片跟苏醒说,据说两个相爱的人要是相约来到玉龙雪山殉情的话,会得到神灵的祝福,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会在一起。
苏醒跟他头低着头,那我们不殉情的话,神灵会祝福我们吗?
张远沉默地收了手机,默默地望向窗外。
苏醒左顾右盼,车上的人都在安安静静的睡觉或者玩手机,没有人会注意到他们,他让张远把头扭回来,两个人的嘴唇碰了碰,张远微微张嘴,苏醒就顺势吻他,毫不客气地掠夺他口腔里每一寸空气,直到张远喘不过气向下拽着苏醒的衣服,苏醒才松口。
远远,神灵会祝福我们的。
不信来生的话,我想跟你走好这一辈子。
张远微微红了眼睛,下一站去大理吗?
走过人挤人的古城,很比横店小一大截的影视城,他俩特地把洱海放到了最后。
大理这座城市气候温和,海鸥向南迁徙,如今都聚在洱海边上,游客一丢吃的就呼啦啦地飞过来,一个个都被养得膘肥体壮的。
苏醒看着海鸥就像看着他的Bird,Bird爱他依赖他,就跟着海鸥一样,苏醒招招手,张远就飞来了。
他跟张远安安静静地看海,看海鸥,张远照着暖洋洋的日光昏昏欲睡,迷迷糊糊见听见苏醒又在跟他讲情话,他说:
等我老了,
我会躺在一个长椅上,
就在海边吹着海风,
然后看着我
歌迷给我的每一封信,
那个时候,
我的身边应该有张远。
张远说,那我就给你念信,念完一遍就再念一遍。晚上我们一人一把吉他就唱歌,唱你跟我那些改红不红的音乐,Allen,我们做个快乐的人!
我们两手空空,我们饥肠辘辘,
但我们依旧歌唱,依旧心怀初升的太阳和高高挂起的月亮!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