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冰粉

Work Text:

【晚宁,我回来了。】

伴随着呼唤声,一位墨衣男子推开了房门,仔细看去,身后的还背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背篓,里面盛满了矿石。

【先去洗洗手吧,等下先吃几个抄手垫垫肚子。】

屋内的白衣男子听到呼唤声后边起身迎了过来,帮着男子放下身后的背篓。

【好呀,等我一会。】

墨衣男子正是那前不久消失了的“墨宗师”,神采奕奕的脸看上去完全不象是已经从魔界走过一遭的人。墨燃走到后院的水井处先是洗了洗手,随后又打了盆水洗去脸上的灰尘——重生后虽然法力还在,但他总想干干净净的的陪在楚晚宁身边。

【今日有寻到哪些材料吗?】

这边楚晚宁拿来墨燃擦脸的巾子,在墨燃洗好脸后递了过去。

【嗯,今天去的那座山上有几块挺特别的石头,不知道是什么矿石,我捡了几块不大的拿回来,晚点一起试一试吧。】

 

没错,他们在试图将碎裂了的龙城重新淬炼。

 

【嗯,你如果累了一定要说... 别逞强...】

待墨燃坐在了餐桌前,晚宁才轻轻的说出自己心里所想。即使已经相处了这么久,楚晚宁仍无法改变自己的一些习惯,小心翼翼地关心让墨燃的心像是被羽毛拂过,痒痒的,却充满了欣喜。

【放心吧,我没事的。】

墨燃拉过楚晚宁的手,将脸放在手的一旁轻轻的蹭着。

【希望能赶上薛蒙的生日...】

【嗯... 此番回去,该叫尊主了。此一战,他也成长了许多。】

【伯父和伯母...对他来说打击可能真的有点大。】

【墨燃,你想回死生之巅吗?】

【嗯?为何这样问?】

墨燃抬头看了看还站着的楚晚宁,拉过椅子让他先坐了下来。

【我只是想,如果你想回去,我们便回去吧。】

墨燃张了张嘴,他心里神仙一般的人,如今在为自己思考着,哪怕可能会收到令人不舒服的眼光,他也愿意为了自己去做那些事。

【不用的,我觉得现在这样,很好。】

楚晚宁看着墨燃温暖的笑,也悄悄地勾起了嘴角,随后看着墨燃吃掉所有的抄手,这才起身。

【我去看看那些矿石,你也累了一天了,先休息。】

【无事,你放心。】

墨燃走过来陪楚晚宁一起坐下,轻轻揽着楚晚宁的身体。

【更何况... 今晚子时之后是他,辛苦的可是晚宁你...】

楚晚宁的手在听到这句话后停了一下,算了算日子,是啊,今晚之后便是身为“踏仙君”的墨燃了。想到前几次那人醒来后对自己的“折腾”,楚晚宁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怕是两日后自己又要躺一天腰才能好些。

 

是夜,“踏仙君”睁开了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才找到自己的晚宁。

【三日未见,晚宁可有思念本座?】

此时楚晚宁正坐在地上研究墨微雨今日带回来的材料,一时间陷入思考,并没有听见踏仙君的话。

而楚晚宁这样的表现也成功的让这位前任人界帝君点燃了怒火,他一把揽过楚晚宁,逼着人不去坐椅子而是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墨燃!】

【晚宁好大的本事,现在已经不愿理本座了。】

楚晚宁这才听出来,原来踏仙君是在吃一堆矿石的醋,只得笑着顺了顺踏仙君垂下来的发髻。

【总是要看看今日的这些能不能助龙城重新淬炼,你若累了便早点休息,我再看看。】

【哼,不愧是本尊的“好师尊”,为了大徒弟真是费劲了心思。】

踏仙君阴阳怪气的说着些刺耳的话,楚晚宁却毫不在意,靠在他的肩膀上,拉过一只手。

【陪我一起看看,好不好。】

【哼。】

踏仙君虽然脾气臭的不行,但还是用魔气挑起一块石头试了试,一只手不老实的游走在楚晚宁的身上,没过多久两人便交缠在了一起。

 

通过墨微雨和踏仙君的共同努力,墨燃和楚晚宁终于重新淬炼出了龙城,于是二人便计划早写收拾行囊慢慢向死生之巅出发,路上逛逛市集,热闹一番。

蜀中的吃食多为辣,尽管如此二人一路也吃了很多美味,墨燃总会想着法子带自己吃些不辣又好吃的东西,自己也在潜移默化中习惯了这种照顾——无论是墨微雨还是踏仙君,即使二人语气、习性不同,但墨燃总是把自己放在了第一位。

这天二人走在街上,周围都是小贩们的吆喝,突然楚晚宁听到了一种自己不曾知道的东西。

【走一走瞧一瞧嘞,新鲜的红糖冰粉,保证好吃!】

【墨燃...】

【嗯?晚宁怎么了?】

【无事,就是...何为冰粉?】

墨燃眼睛眨了眨,让楚晚宁在原地等着自己后便跑到冰粉铺子那里买了一碗冰粉。

【怪我,我竟忘了冰粉这这边的特色,晚宁快来尝一尝,你应该会喜欢的。】

楚晚宁不解的看着碗里的“食物”,因为有红糖的渲染,整个碗底都是褐红色的,但从上面看去又是透亮的,好不神奇。轻轻舀上一勺,连着汤汁一起放入嘴中,下一秒墨微雨觉得自己的晚宁眼睛都变凉了几分。

【这是这一带的小吃,不同地区上面还会放些不同的东西做点缀,这次没让掌柜给你加,你喜欢的话下次可以尝试着吃点别样的。】

看到楚晚宁吃的开心,墨微雨心里是真的很高兴,他喜欢吃着甜食的楚晚宁,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自己的喜好,但却在吃的瞬间会露出非常满足的小表情,自己无论看几遍都会很满足。

【倒也不用特意...好了,继续走吧。】

楚晚宁被墨微雨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耳垂悄悄红了,便急忙拉着墨燃向前走着。

 

日月更替,今日又是踏仙君驾到的日子。为了能按日程顺利感到死生之巅,楚晚宁严令要求踏仙君不能折腾的太狠,总算是让自己能按时起来赶路,路上哄着拉着的也算是按原计划到了新的镇子。找到可以下榻的客栈时天色已晚,与往常非要一起沐浴不同,今日的踏仙君让楚晚宁自己先去收拾洗漱,自己则不知去处。

楚晚宁想着这么大的人了总归是找得到回来的路,自己便先去沐浴了,却心里仍是放心不下。没过多久便听到踏仙君开门回来的声响,楚晚宁这才放松下来。等到楚晚宁沐浴结束出来时,便看到踏仙君坐在桌子旁,桌上放着个小食盒。

见人坐过来,踏仙君才打开食盒,里面放着一个小碗,盛着的正是前几日自己吃过的那种冰粉,只不过这一碗上面还盛着很多其他的东西。

【你和他说你没吃过,来这的时候突然想起以前还在死生之巅时出来游历,本座在这边吃到过一家不同的,你尝尝。】

踏仙君一边说着,一边拿过楚晚宁身上的浴巾,为楚晚宁擦着还没干透的头发——他今日心情很好,比那个墨宗师先一步让晚宁尝到了不同的冰粉,也算是胜了一局。

楚晚宁看着眼前的冰粉有点出神,上面的葡萄干和山楂糕摆的板板正正,也不知踏仙君究竟是从哪里带回来的这一碗冰粉。楚晚宁不由得想着,不可一世的踏仙君,真的把仅有的温柔都给了自己,一些喜悦悄悄在身体里化成丝,融入自己的识海。他笑着一勺一勺的吃着,眼里的笑意藏不住。

踏仙君没有使用法术将楚晚宁的头发弄干,就只是一边擦着他的发,一边看着他的笑,仅仅是这样他也觉得很好。

夜里,楚晚宁没了睡意,睁开眼睛看了看搂着自己的墨燃,确认对方睡着了之后他抵着墨燃的胸膛轻轻地说。

【冰粉很好吃,我很喜欢。】

说着便又阖眼睡去,没有看见墨燃悄悄勾起的嘴角...

 

一夜好梦。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