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狂凤周雨】929号直播间

Chapter Text

 

“好累,我觉得我可以暴睡二十四小时。”画面中的周深关掉直播后摊在沙发上,“明天这个点醒来还可以继续睡。”

 

刘凤瑶的手指在键盘上敲了两下,以关闭直播为节点切割视频,删掉了多余的部分。“深深,我粗剪剪完了,你来看下。”他转头看了看一旁捧着手机与金主爸爸斗智斗勇的主播,“有些地方两个机位拍得都很漂亮,你看看留哪个。”

 

“嗯……”周深的眼睛还黏在自己的手机上,“那个,饕餮家想请我们两个一起出镜一个视频,还私信问我现在算不算你老板。”

 

“什么视频啊周老板?”刘凤瑶顺着他的话问道。

 

“试用他们家的倒模——你试用。”

 

“什么东西?”

 

“幻想系杯子。”

 

刘凤瑶皱着眉看了看墙边透明展柜中一排排的玩具。跟着周深工作久了,他也能认出那些玩具的牌子。那些纹路和尺寸最大胆的几个八成都是饕餮家的。

“那个……他们知不知道我以前只是个演纯爱片的啊……”他的表情变得有些怪异,“那些演硬核片的是真的有那个爱好和耐受度的。”

 

“凤瑶老师!男人不能说不行!”周深将手机举到刘凤瑶面前晃了晃,“你自己跟他们谈哦!”

 

“我还没说不行……”

 

“好~我来继续剪片子,你去谈工作~”周深起身将刘凤瑶坐着的转椅推开,又拉着自己的椅子坐到了屏幕前。

“啊啊啊啊可恶啊他们以前从来不给我吃倒模的饭一定是因为觉得我条件差啊啊啊啊啊啊啊好气啊!!!”

 

刘凤瑶抬眼看了看对着电脑唧唧歪歪的周深,点进了微信顶部弹出新消息的群聊。

在上一次的直播中完全暴露身份后,对面的销售对他的称呼已经从“刘先生”改为了“刘老师”。而现在他也不再是代替周深与他们确认细节的助理,而是他们想要谈合作的对象。可这毕恭毕敬之下又是另一套利益关系。卡着这样的时间找他合作也不过是贪图他的名声和已经交涉多次的人情。

 

 

键盘与鼠标的声音不断响起,时不时还混着周深对视频中自己表情的吐槽。当刘凤瑶终于从群聊页面抬起头时,视频编辑软件的画面定格在了他们紧紧相拥的那一刻,嘴碎了近半小时的周深正盯着这一幕出神。

 

“怎么了?抱着太拖时长了吗?”刘凤瑶带着转椅挪回了电脑前。

 

“不是……我只是在想,”周深喃喃道,“我好像很久很久都没有被这样抱过了。”

 

“嗯……那,抱一下?”

 

周深看了看向自己张开双臂的刘凤瑶,被逗笑了。“不是啦,”他将目光转回屏幕,“就是你那样抱我会让我以为你很爱我——开玩笑的,我说不上来。”

他按下了保存的快捷键,“怎么样,你打算接吗?”

 

“接。”刘凤瑶放下了手机,“挑战一下。反正现在不需要我维持人设了。”

 

周深夸张地调侃道,“啊,你不会其实是那种喜欢被服务的类型吧?哎哟,好吃懒做的渣男。”

 

“……人要有梦想。”

 

“啊啊啊你真是啊!”周深忽然一笑,“那你完了,我保证你不会觉得自己在被服务的。”

 

“把我榨干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

 

“怎么会把你榨干呢?当然要更过份一点啊。”

 

“……那我要是说停你会停吗。”

 

“会,”周深的表情认真起来,“但是不要害怕叫停。”

 

刘凤瑶忽然意识到自己戳到了周深的死穴,“对不起。”

 

“不要道歉,这很重要。”周深让出了屏幕前的位置,“我差不多剪好了,你看看没问题的话结尾加点音乐就可以发了。”

 

“嗯。”刘凤瑶接过鼠标,在略微紧绷的气氛中对直播录像的剪辑做了收尾。一旁的周深静静看着他工作,思绪却似乎在别处。

 

“我好像明白他当时为什么那么做了。”周深见刘凤瑶将视频上传完成后开口道,“但是还是很恶心。”

 

“你要是有同样的想法也很正常。”刘凤瑶没有转头看他,“但是他不关心你,这是区别。”

 

“你很自信嘛。”

 

“你有原则,而且我有能力反抗。”

 

“好吧,”周深叹了口气。“但是我不是真的要这么做的意思,也没那个兴趣。”

“毕竟我们凤瑶老师只是个纯爱片演员。”

 

“我懂我懂。”刘凤瑶见周深的状态渐渐松弛下来便也开始满嘴跑火车,“就是那种反差萌,让一直以纯爱top形象出现的我被一个小个子狠狠拿捏。”

“话说你上次直播跟我做不也是反差萌。”

“从根本上来说以你的形象用那些玩具也是。”

 

“开始了开始了凤瑶老师的编剧魂又在熊熊燃烧。”周深将手伸到面前比了个手势,“拿捏了,就听你的了。”

 

“我说什么了?”

 

“说要被我狠狠拿捏。”

 

 

 

 


 

 

 

 

周四的下午来了一个品名写着“硅胶摆件”的快递。刘凤瑶熟练地将快递拆开,按照内附的指南给玩具做清洁。

快递中的倒模有两个,一个可以正常使用,另一个则已经从侧面切开,展示出内壁起伏的纹路。这是他第一次拆倒模,手感要比周深的那些假丁柔软不少,纹路也细腻得多。不过如果不是它克苏鲁系的触手外表,或许刘凤瑶会更喜欢它一些。

他将手指伸进狭窄的通道内轻轻搅动着,指腹痒痒的摩擦感几乎能让他想象出正式使用时的刺激。

 

“啊那个,有些东西录的时候要记得说。”周深忽然拿着快递箱中的小卡进了浴室,奇怪地看了一眼不知为什么僵住的刘凤瑶继续道,“这个卡片上的总长度、可用长度、外部直径之类的读就好了,但是要评价一下它的抓握感……”他又转头走了出去,“笔……笔……”

 

周深拿着纸笔回到浴室时,刘凤瑶已经准备将暗粉色的倒模丢进锅里水煮高温消毒了——用周深被摔断了柄的汤锅。周深也是边说边写跟着人进了厨房,“这个杯子是贯通类的,没有非贯通类气压产生的吮吸感,所以要专门评价一下它的包裹感和挤压感。这给你写上了,其它的我到时候直接cue你,要不然太不自然了。”

 

“这个功课我做了。”刘凤瑶的视线从刚刚开始冒泡的水上移开,“但总觉得使用感很难说得不生硬。”

 

“没关系,我帮你带节奏。而且一次不行的话多录几次就好了嘛,又不是直播。”

 

“我好像一直都没有问……我们什么时候录?”

 

“择日不如撞日,反正你都在煮了。”周深指了指锅里的倒模,“今天录吧。”

 

“但是今天不是要录下周三的……?”

 

“你这个就直接下周三放出来嘛。”周深笑眯眯地看着他,“你应该不会失误多到反复重录直到被我榨干吧?”

 

“我……我尽量……”

 

 

 

……

 

 

 

笼统的介绍在周深幼师一般的指引下一遍就过了。但在那之后气氛急转直下,感觉到尴尬的两人忽然就僵住了。

周深双手举在胸前,想要学着刘凤瑶直播时做前戏的样子触碰他,却怎么都下不了手。对方是以技术出名的top,而自己则是第一次尝试主导另一人,一想到这点周深就感到压力倍增。他抿着嘴抬眼看了看刘凤瑶,发现对方也有些手足无措,正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他。

 

先前夸下海口说要狠狠拿捏刘凤瑶的气焰这时倒是烟消云散,周深忘了自己对这样的性事根本没有经验。他试探着将手搭上了刘凤瑶的肩膀,凑上前去啄他的嘴角。刘凤瑶像是注意到了周深的不自在,伸手揽着他的腰引导他坐到了自己的一条腿上。

鼻息交织间周深渐渐大胆起来,舌尖轻松从刘凤瑶的唇瓣间探入。他这副仿佛是强迫着自己主动的样子,在刘凤瑶眼里无异于生涩的讨好。但刘凤瑶的游刃有余也只持续到周深将这个吻草草结束的一刻。亲吻落在他的脖颈上,每一次都像是有意地发出暧昧的“啾啾”声。衣服下摆不知什么时候被掀开,温热的手指一路向上搭在了他的胸口。

 

刘凤瑶其实并不常被这样亲吻。他几年的演艺生涯中似乎总在给他人做陪衬。因此刘凤瑶自身的感受很难对作品有所增色,便理所当然地被所有人忽视了——其中也包括他自己。但是周深似乎是真心想要给他一个值得享受的体验,用亲昵的动作循序渐进地挑起他的欲望。

半勃的性器蹭在周深大腿上,没多久便被发现了。周深从刘凤瑶堆起的衣服下抽出手来,转而隔着裤子揉搓他腿间的鼓胀。

 

房间内像是起了蒸汽一样,一切都变得湿热、朦胧。刘凤瑶收紧了环住周深的手,将下巴搁在他肩上轻轻喘息着。怀中温暖软和的身体让刘凤瑶总忍不住想要贴近。他用嘴唇蹭了蹭周深的耳廓,灼热的呼吸扑在他的皮肤上。

 

“不要……”周深躲开了他的亲吻,又抱歉地将脸颊贴在他颈上,“今天有任务……”

 

有任务……没有任务的话就可以继续下去了吗?

刘凤瑶混沌的思绪不足以让他多想,只得又闭上眼,任由情潮淹没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