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狂凤周雨】929号直播间

Chapter Text

 

“凤瑶今天辛苦了~还好有你救我。”周深在退出直播后趴回了床上,全然不顾床单会被身上乱七八糟的稠液弄脏。“唔啊啊啊啊但是好难受啊完全没玩过瘾就强行结束了唔唔唔唔……”

 

“你比较辛苦。”刘凤瑶没有理会他的抱怨,只是将相机搬到墙边,腾出了供人行走的空间。“喝水吗,深深?”

 

“我等下自己拿,先躺会儿。”周深歪过头看了看依旧有些窘迫的刘凤瑶,他宽松的运动裤已经被顶出了一个难以忽视的小帐篷。“嗯……要不我还是把这里留给你解决一下?或者我来也可以。”

 

“不……不用了。”

 

“我每次邀请你你都不要唉,榜一大哥想让我给他做我都不愿意的。”周深佯装委屈道,“而且你也不是不会玩的人,就这么讨厌我嘛。”

 

“不是的,”刘凤瑶赶忙否认。

 

周深抬眼看着他,“就复出一下。就一下。”

 

“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我们在讲我既不需要现在自己来一发,也不需要你帮我来一发。”

 

“你明明待过生产线的,技术那么好不出镜也太可惜了。”

 

刘凤瑶叹了口气,“我们跟你不一样。你是在取悦自己,我们是照着剧本取悦观众。”

 

“那你来取悦我怎么样?”周深用手托着下巴,“有你出镜的直播和视频的收入对半分。”

“要正视自己的欲望啊,别以为我看不出来。”

房间陷入了沉默。周深一脸正色地看着刘凤瑶,“刘老师我很想跟您合作的。”

 

“可是你不喜欢跟人做,我个子太大了你也害怕。”

 

“嗯?”周深笑道,“你是在委屈嘛?”

 

“没有……”

 

周深从床上站起来,带着水液的湿迹便凑到了刘凤瑶面前。“我很相信凤瑶的,别不敢啊。”他伸手捧住了自己助理的脸,“你从来不对我乱来,跟其他人不一样。”

“你一定不甘心一直戴着口罩躲在镜头后吧?”

“我看过你的片的花絮,你明明演得很开心也很为自己骄傲。”

“可是那个骄傲的刘凤瑶现在成了一个主播的助理,这是我从来没有想到的。”

 

“我……”

 

“不行,我这样好像个变态。”周深收回了手,“但是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嗯。”

 

“考虑一下?”

 

刘凤瑶还是放弃了挣扎,“我可以出镜。”

 

“哦?”周深笑道,“那就是下周的直播咯~”

 

“……连退路都截断了吗。”

 

“看直播的观众追求的是刺激和真实反映。你作为新的不确定因素能带来更大的效果提升。”周深转身将粘着稠液的床单扯下团成一团,抱着它径直走出了房间。

“另外我也是很期待的哦?”

 

 

 


 

 

 

 

这一周提问箱内的高赞问题有一半都有关周深的那位助理,甚至已经有人通过“凤瑶”二字找到了刘凤瑶上岸前参与的作品。不管是周深方面还是观众方面,刘凤瑶都处于骑虎难下的状态。

可是复出并不坏,有周深作为搭档也是有趣又难得。

 

对于直播,周深的要求是不用玩具,其它完全由他策划。

刘凤瑶对于这种甩手掌柜的行为甚是无奈,更何况周深的人设便是专拿夸张的玩具和机器自嗨,就这样“返璞归真”未免有些自砸招牌。

周深似乎没有这样的顾虑,在围观刘凤瑶布置直播环境的时候只在意自己一两年没收起的沙发床到底还能不能行了。

 

“它不会嘎吱嘎吱吧?”周深跪上沙发摇了几下,“居然是好的。”

 

“行了,”刘凤瑶将周深赶下沙发,将新床单盖在了坐垫上。“你扩张去吧,这里好了。”

 

周深站起身来向电脑走去,“我扩张过了,现在就能给你掏出个穿戴式来。”

 

刘凤瑶僵硬地指了指周深身上那件盖住一般大腿的白T,“你下面不会又没穿吧?”

 

“对啊?”见刘凤瑶偏过头做了个深呼吸,周深笑眯眯地凑上前去,“怎么啦?”

 

“我叹气。”

 

“哦,凤瑶老师讲讲今天是怎么安排的?”

 

对于周深不仅不穿裤子还屁股里塞着东西,却跟没事人一样走来走去这件事,刘凤瑶怎么都没法习惯。他又叹了口气,指向桌上架起的相机,“我坐着,你在上面面朝这个镜头。如果一定要背过来的话就多照顾一下这边的。”他又指了指被架到沙发一侧的副机位。

“今天的直播算是让那些对你有想法的有个能代入的对象了,但是内容的主体还得是你——但是你不能跟原来一样游刃有余。”

 

“怎么说?”

 

“嗯……就是迷糊一点可怜一点,放弃主导地位。”刘凤瑶忽然心虚地减小了声音,“有点反差比较有感觉。”

 

“哦~不愧是凤瑶老师。但是我迷不迷糊可不可怜不需要我自己演吧?凤瑶老师这么厉害能把握好的吧?”

 

刘凤瑶抿了抿嘴,“我尽量。”

 

“不行不行,要说'我可以'!”

 

“我尽量。”

 

“好吧~那我开播了哦!”

 

“嗯。”

 

 

刘凤瑶坐上了沙发,看着撅着屁股凑在桌前捣鼓电脑的周深。宽松的上衣在这样的姿势下被拉起一大截,露出了他的腿根,以及中间凸起的异样轮廓。

他认得那个底座,那是周深前一年为了粉丝福利视频塞玩具上街用的穿戴式,也是周深为数不多的“正常”玩具。把这用来维持扩张到也算是没浪费买它的百来块钱。

 

“开咯!”周深放下鼠标,倒退着坐到刘凤瑶身边。“大家晚上好呀!这周过得好吗?”

他隔着刘凤瑶凑向沙发另一侧用支架固定的手机,看了看自己直播的实时评论。“哇!今天刚开播就有这么多人唉!都看到我发的预告了嘛!”

“哦!有人证书考出来了!恭喜!”

“上周的录播和周三的更新都有看吗?那只丁已经是我的新宠了,真的好喜欢。”

 

为了给周深腾出位置看实时评论,刘凤瑶不得不刻意后仰靠在沙发背上。挡在身前的人散发着淡淡的马鞭草洗发水的气味,随意吹过的头发乖顺地搭在额前。这样的形象说是高中生也不为过,就连宁可看不见也不愿戴眼镜这点也像个麻烦的青春期少年。可就是这样一个人花了两年时间将自己经营成了色情网站主播的榜首。

不过叛逆也是麻烦高中生的一部分。

 

“好~ 既然人数差不多了那我们就开始咯!”周深终于不再挤压刘凤瑶的地盘,坐直身子对着他摊开手。

“今天要正式介绍一下我的助理凤瑶!我视频的策划、布景、剪辑、直播的设备调试和安全保障他都有帮忙!”

“然后他其实是一个很厉害的GV演员!不过大多数工作还是在幕后。我特别推荐大家去看他前些年出演的'隐秘世界'系列,看得我心脏狂跳,太蛊了。”他夸张地用双手捂住胸口,被刘凤瑶投去了无奈的视线。

 

“你还真好意思在我旁边这么说哦……”

 

“怎么不好意思!”周深用肩膀顶了顶刘凤瑶,“我就是这么想的嘛,但是谁知道你现在变成这个性格了。”

“总之就是!上次直播不小心把他暴露了,为了响应群众号召和让我们凤瑶老师再做一次幕前,今天由我们两个合作直播~”

“我其实有点紧张唉,”周深转头看身边的人,“很久很久都没跟人做过了。”

 

“我肯定比你紧张。”刘凤瑶叹了口气,“我是第一次直播。”

 

周深微微前倾凑向刘凤瑶,“开始吗?”

 

“嗯。”

 

 

刘凤瑶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示意周深坐上来。周深像是忘了先前说好的面朝镜头,跨坐在刘凤瑶腿上,将下巴搁上了他的肩膀。

周深勾着刘凤瑶的脖子在他耳边悄声道,“我紧张,等下再转过去。”

他重新直起身来,双手搭在刘凤瑶肩上。“来。”

 

周深凑近耳语的那一瞬,刘凤瑶从面前电脑屏幕上的直播画面中清楚地看到了自己与周深的轮廓。对比之下以自己的体型看起来确实能轻易将他纤瘦的搭档弄伤。周深的身子薄得有些不真实,扶在他腰上的手仿佛已经罩住了他一半的腰身。

重新遮住电脑屏幕的面庞拉回了刘凤瑶的思绪。坐在身上的周深已经与自己差不多高,嘴唇因为紧张抿了起来。刘凤瑶凑上前去用鼻尖蹭过周深的脸颊,最终落在耳廓。温热的呼吸划过周深的皮肤,扑回他面上。他抬起一只手捧住了周深另一侧的脸颊,指尖触到颊边的绒毛后缓慢向下,抚着他脖颈处细腻的皮肤。悬在耳侧的唇也终于在耳垂落下,顺着微凉的软肉细细亲吻着。周深的腰在这一瞬塌了下来,原本按在腰间的大手便顺势不老实地探进了衣服下摆,撩起白色布料露出来圆润的股瓣。

 

“嗯……”周深扬起了头,却是将脖颈上敏感的皮肤送到了刘凤瑶唇边。习惯了冰冷木讷又常常直捣黄龙的玩具后,他对这样带着温度的暧昧触碰变得格外敏感。贴着皮肤肆意游走的手带起了一阵阵酥麻。他抓着刘凤瑶肩膀处的衣服轻喘着,不自觉地将自己的身体往刘凤瑶掌上贴。

 

刘凤瑶拉着衣摆继续往上,周深配合地抬起了双手由他替自己脱下衣服。本以为终于能进入正番的周深却是被一只大手捂住了半边胸脯,敏感的肉粒被手指打转把玩。他软软呻吟着,欲望被勾起后浑身仿佛都在发热发痒,但不管什么样的触碰都只能让他在欲望中沉得更深。身体变得愈发敏感,用来维持扩张的按摩棒连震动都没有开便已经随着他下意识的动作勾起一片酸软。

 

被刘凤瑶凑上前索吻时,周深已经快要坐不住了。他的小腹贴在刘凤瑶身上,挺立的性器被双方的身体微微挤压着。征得同意后的刘凤瑶倒不再像是请求的那一方,柔软的舌尖扫过周深下唇后便哄骗着他张开了嘴。

 

唇舌被触碰激起新的酥麻,周深难耐地加深了这个吻。可这还不够。变得昏沉发热的头脑再也忍受不住这样的撩拨,他轻咬一口刘凤瑶的下唇,“快点。”

 

刘凤瑶转而舔吻着他的耳朵,腰胯模拟着交媾的动作一遍遍摇晃顶弄着周深。“小深老师平时不是胃口很大吗?怎么今天摸一摸就受不了了?”

 

“哈啊……平时是……自己……唔……”周深的腰身被压着固定在刘凤瑶身上,后者的每一下动作都能让按摩棒在他体内搅动,更别提被迫反复蹭在对方小腹的性器。此时乳尖被轻轻一拧已经让他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因为是我摸所以很有感觉吗?”刘凤瑶找到了按摩棒的底座,用指尖按压画圈。

 

“嗯、嗯……”周深仰头再次催促道,“啊……快点……”

 

按摩棒被缓慢抽出,在快要完全退出时又被坏心眼地快速推入。周深被这一下刺激得软了身子,趴在刘凤瑶身上呜咽着抱怨,“唔……不要吊着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