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狂凤周雨】929号直播间

Chapter Text

 

“大家晚上好!工作一周辛苦了!”周深赤身跪腿坐在床上,冲着显示屏上方和侧边的摄像头依次摆手。

他从桌上拿起一个束口袋,边说边将袋口拉开,“今天收到了饕餮家的新品!哦,不是新品,是还没开始发售的……样品?忘记对接的姐姐怎么说的了。”

“我一直特别喜欢他们家的丁——这句话不是恰饭哦,家里大部分的丁都是自费买饕餮家的。他们幻想系的设计很对我胃口啦。”周深从束口袋中抽出一根墨绿色的物什,圆钝的柱体上布满了鳞片状厚实的凸起。

“这次的好像也是龙丁唉,”他从束口袋中掏出一张卡片,“嗯……它叫凯琳,哦,是个姐姐。最大直径6厘米,可用长度22厘米……”

周深将硅胶玩具立起放在身前比划着,顶端的高度已经到了肚脐以上。“这个尺寸身材小只一点的朋友用起来可能比较辛苦,玩的时候要小心一点哦。”

 

周深跪立起来,这时没入他下身的蓝色玩具才进入了镜头画面。他握着玩具宽大的底座将其抽出,露出章鱼触手一般的柱身。

“这个好像也是饕餮家的唉。”他看了看泛着水光的蓝色玩具,“我一直拿这个扩张的,它由细到粗的形状特别适合……不对啊饕餮没给我吃这口饭啊,多嘴多嘴。”

触手状的玩具被放到一边,周深从身后拿起润滑液,随意地淋在“凯琳”上。

 

尺寸可怖的玩具没什么困难便被周深吞到了底。他一手捂着小腹挺了挺腰,“唔……这个纹路好舒服,就算不怎么动也很有感觉。”他将双手抬起捂在胸口,骑在玩具上缓缓起伏着。

“哈啊……好满……”他看向侧边的镜头,“能看到吗?在肚子上顶出形状了。”

 

电脑屏幕上的实时评论以人眼看不清的速度刷新着,收到礼物的特效也从未断过。也不知网络另一头的观众是对欣赏周深纤细的身体吞吐与他体型不符的巨物感兴趣,还是想要看他用身体与声音毫不遮掩地表达自己正在承受的欢愉。

快感冲刷下的身体变得有些不听使唤。周深双手支在床上,身体不住地颤抖着。燃烧的欲望催着他继续动作,但只是被凸起的鳞片随意碾过敏感点都能抽空他的力气。

周深躺倒在床上,手从双腿间穿过扣住“凯琳”的底座。余光扫到相机支架后的某个角落时才想起来要向镜头露出穴口。

 

 

镜头外的男人似乎对周深的这么一番自娱自乐不为所动。他低头检查手机上的直播画面,向床上眼神迷离的周深比了个“ok”。

房间重新响起呻吟声,刘凤瑶却是自顾自为某个机器插上了电源。他见多了周深的这副样子,爽过头时永远没有精力继续,最后还是要靠这台任劳任怨的炮机。

炮机在周深扩张时便被调到了适合他躺着的高度,遥控器也已经提前摆在了床头。刘凤瑶自认完成了准备工作,便坐回了他相机后的小沙发。

直播间的实时评论还是像以往一样,是对周深声音与身材的夸赞,以及一些代入式的污言秽语。刘凤瑶总是想,周深是因为不想看这些才把自己请来当助理的吗?

 

呻吟声渐渐减弱,从评论中抬头的刘凤瑶毫不意外地对上了一双带着委屈的眼睛。他戴上口罩,打开炮机滑轮的锁扣将它推到了床边。

口罩只是误入镜头的防护措施,实际上直播的观众连他的手都没能看到。然而评论中还是出现了“果然旁边有人”一类的话语,紧接着又是一大波的酸水和对他的恨铁不成钢。

 

周深已经将“凯琳”接上了炮机的吸盘,仰躺着重新吞下那抹浓重的墨绿色。炮机被开到最低档,响起了节奏的马达声。这样的姿势下周深小腹被顶出的形状变得更加清晰,很难想象他是如何纳入这个尺寸的物什的。

这大抵是刘凤瑶见周深用过最凶狠的玩具了。若是平时用上炮机的周深总会在开着低档时情不自禁地摆腰,腾出的双手最终也会用来摆弄胸前的乳粒。可现在他绷直了双腿微微颤抖着,双手紧攥着身侧的床单。炮机的遥控器还在他的手边,怕是刚打开便已经被刺激过了头。

不过刘凤瑶倒是一点也不担心他——每次发展成这样的局面,周深最后的感想都是“好舒服好舒服就是希望阈值别变高了不然以后就没这么爽了”。

能怎么办呢,他的主播还真是小身子大胃口。

 

 

糟了糟了糟了糟了。周深受不住地大声呻吟着,下腹像是过了电一般的酸软。肠道被不容拒绝地反复撑开,碾过前列腺时带来成片的酥麻。鳞片的触感在饱胀下变得无比清晰,来回拉扯摩擦着敏感的软肉,每一下都让周深忍不住颤抖。安上炮机后补充的润滑液此时被捣得发出了淫靡的声响,多余的水液浸得他腿间一片泥泞。

肠壁已经开始不自觉地绞紧,炮机缓慢的挺动却一直不能给周深一个痛快。这样的刺激在平时完全足够将他送上高潮,但身体似乎固执地想要让这场激烈的快感持续得久一些。可周深已经等不下去了,再这样下去连意识都会被捣成一团浆糊,高潮后还有没有力气继续直播也未可知。

 

盖过一切的快感在再次按下遥控器后几秒内便淹没了周深。高潮中痉挛收紧的肠道不由分说地将前列腺向玩具凸起的鳞片上挤压,激起一波新的快感。炮机并不会在痉挛结束后放过他,高潮后变得敏感的软肉根本受不了这样快速的顶弄,被强行延长的快感让周深小腹都有些发紧发疼。周深拼着最后一丝力气去够遥控器时偏偏失手将它推下了床。

鳞片的纹理不断研磨着脆弱的软肉,大尺寸玩具对前列腺的压迫比高潮前只增不减。周深崩溃地呜咽着,声音中带上了哭腔。

“啊……凤瑶,凤瑶,哈啊、啊……救救我……”

 

 

早在遥控器落地时,刘凤瑶便已经警觉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没有选择绕过相机支架替周深拾起遥控器,而是直接拔下了炮机的插头。摇杆抽送的速度肉眼可见地慢了下来,墨绿色柱体起伏的表面磨过穴口的过程变得清晰又暧昧。刘凤瑶本还担心周深会没有力气继续直播,在看到他含着逐渐停下动作的玩具下意识摆腰时还是放下了心。

 

“呼……让我休息一下。”周深软在床上,依然没有将玩具从体内抽出。他强打着精神说道,“如果不是老司机的话这个要慎用……有点太厉害了。”

“哥~”他歪头看向自己的助手,“能不能帮我把炮机推走哇?”

 

刘凤瑶对这个称呼抿了抿嘴。他知道周深只是不想在直播时念出他的名字,但现在补救显然已经晚了,实时评论中有不少人已经打出了这两个字。

 

玩具随着炮机被推离从周深体内退出,润滑液附在鳞片状的纹路上显得格外色情。填充消失后的穴道不舍地收缩着,却只能吐出一股股温热的润滑。

“今天的提问箱里都是些什么呀?”周深的声音有些沙哑,却还带着些媚态,“我懒得过去看了,能读给我听嘛。”

 

刘凤瑶无奈地拿起了手机,他的主播似乎也没打算遮掩自己的存在了。“嗯……润滑液是什么牌子的怎么都不干的。”

 

“不能说不能说,这口饭我没吃咧,”周深嘟囔道。“就是最普通的水基润滑,只不过用得多而已。”

 

“经验人数?”

 

“啊?我想想……反正是个位数。我不喜欢男人,他们一上头就弄得我不舒服。还是假丁好!”

 

“能不能给小姐妹推荐只丁?”

 

“嗯!五乐家唯一那个带导管的!朋友里那个评价很好。”

 

“一直在……”刘凤瑶犹豫了一瞬,“一直在旁边的那个人是谁啊?”

 

周深抬眼看了看刘凤瑶,“唔……是我的助理。拍摄和直播的时候他都在的。毕竟我容易玩脱嘛……像刚才那样的事情平时录视频的时候也有,要靠他救我的!”

“最后一个问题!”

 

“能……能不能看助理出……”刘凤瑶的声音越来越小,“能不能跳过这个啊?”

 

“啊什么什么?”周深忽然来了精神,“要看你什么?”

 

“看我出镜……呃……帮你……那个……以任何方式……”

 

“哦我知道了,”床上的人不怀好意地笑了笑,“我完全ok哦!是你的话肯定不会上头的吧?”

 

“你还是快下播吧,”刘凤瑶催促道。

 

“啊?怎么了?这么着急要帮我以任何方式……”

 

刘凤瑶局促地打断他,“下下下下播了深深老师!”

 

“下播,下播,”周深妥协到。“好啦!希望大家有个愉快的周末,以全新的状态迎接下一周!下周依旧是周三更新视频,周六晚十点直播~喜欢的记得点个关注哦。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