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春水

Work Text:

0
“我们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呢。”
他问,然后听见被黑暗氤氲开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
“这很重要吗?”

 

1
张若昀永远都记得大侦探录制时那突然“电压不稳”的几十秒。
乱作一团的会议室里,一个大大的怀抱伴着一句轻巧的“我忘了这里面最怕的该是你吧”环上身来,瞬间便将如同无形的玻璃一般压得他难以动弹的黑暗隔绝在外。
隔着何三好的毛衣与张不可的西装,何炅的体温丝丝缕缕渗得像雾像雨又像风。片刻之间,会议室里面所有那些嘈杂便已与他全然无关。

 

3
他听到了自己的皮肤融化的声音。

 

4
极度的社交冷淡和重度的皮肤饥渴原来是可以同时存在的。
——这是多年以来张若昀终于悟出的一个道理。
也是他对很多东西放弃了追寻的原因。

 

5
就这样吧,也挺好。
他不止一次站在人群热闹的边缘,又或是蜷于卧室夜灯的暗光,将双臂紧紧抱在胸前,如此对自己说。
人生嘛,终归是有得就有失。
只要生活足够顺利,那么选择性地无视掉自己的皮肤发出的阵阵悲鸣,倒好像也不是一件什么难事。

 

6
可何炅的出现偏偏让这件事变成了一件难事。

 

7
最开始好像是天台公寓那一案。二搜的时候何药药的空间搜出了重要的证据,何炅就跑过来找还在别的地方搜证的他让他过去听故事。
那个时候,何炅轻轻拽了拽他的衣角。布料的晃动在皮肤上留下细微感触,他回头便看见何炅弯着纹路的眼角。
皮肤发出想要靠近的指令只需一秒。再下一秒,他便已经跟着何炅回到了何药药的空间,甚至已经忘记刚才自己到底在搜些什么证据。
痒。
他状作抱胸的姿态,将手掌暗自抚在刚才布料摩挲过的腰间。
掌心之下,一种带着莫名暖意的瘙痒随着何炅不断将故事娓娓道来的嗓音,不经意间便爬遍了全身。

 

8
那之后,他对和何炅的接触便在意了起来。
灯光明暗,镜头内外——他们相碰,他们擦肩。一点一点的瘙痒聚少成多,零星暖意逐渐汇成涓涓细流。
何风口勾着张马特脖子上的颈圈问他勒不勒的时候,他便已经很难咽下那指尖在他颈间留下的热源。

 

9
而何三好在黑暗里的那一抱,让张不可不再害怕,同时也让张若昀溃不成军。

 

10
他不得不承认,他在——他的皮肤在渴望。

 

11
渴望一些他不敢、也不该继续渴望的东西。

 

12
就像是在蓝雾中生活久了的病人偏偏只想吸一口根本不可能吸得到的98号珍贵空气。
张大嘴侦探坐在绿洲棚内,在何好气双手抚上了膝头的瞬间僵直了身体,完全顾不上去接对方“外地人怎么来这儿买房”的梗,脑子里只有银色的气罐儿在来来回回打转。

 

13
他假装没有看到对方投来的疑惑目光。

 

14
但他却终究拒绝不了在他休息室门外伴着轻柔的敲门声响起的那声,“若昀”。

 

15
“若昀,”
何炅反手将房门小心带上,却只站在门边,不走进来。
他看着对方刚刚解除定型的头帘软软地趴在额前,盖住了对方在卸完妆后看起来明显了些的额头细纹。
98号的空气到底该有多么地醇与净呢。
他的脑子里面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无厘头的话,恍神之间便差点没听清对方抛来的那个问题:
“我是有哪里让你觉得不舒服了吗?”

 

16
他想,也许炸炸炸烟花厂的烟花炸出漫天蓝雾的那天晚上,抬头看的人们就都是和自己此时一般的心情。

 

17
凭空之间便见证了世界坍塌的,不知道该是什么心情的心情。

 

18
“……何老师,您这是、”
他吞咽,却感到何风口当年在自己颈间留下的热度偏偏在此时如火烧一般冲上了脑门:
“您这是……什么意思……?“
何炅眨了眨眼睛,眉宇间当真写着一些他完全看不懂的歉意:
“如果是我多想了,那我提前说声抱歉……”
对方的声音短暂停下,而他觉得自己的心跳也几乎在这短暂的几秒钟跟着停摆:
“……但我总觉得,今天你好像很不喜欢我和你有肢体接触?”

 

19
“——是因为我之前总是一开玩笑就碰你,让你觉得不舒服了吗?”

 

20
明明没有节目组刻意设置的电压不稳,但他却感觉到自己周身的世界开始明灭。

 

21
“……何老师,您这话怎么说的……”
他在舌尖尝到自己的声音留下的苍白回响,回响中何炅脸上的歉意却愈发深刻:
“就是,之前几期录制的时候,我发现你好像蛮喜欢和人有些接触,所以后来我就没太在意,一有什么事情就喜欢摸摸你抱抱你什么的……”
“……我、”
“但刚才我跟鸥打听了一下,她说你其实很不喜欢跟人有直接的触碰,我就想说那大概是我之前做得有些不妥了,所以就想来跟你道个歉。”
何炅说,看起来确实对自己之前的行为感到愧疚万分:
“若昀,如果之前我的行为让你不舒服了,你就直说,我以后也就再也不那样做了。”

 

22
身上所有的温度和脑中所有的思绪都在这一瞬间被吸进了虚空。
突如其来的天旋地转中,他唯独只能回想起那天会议室里面那个大大的拥抱,以及灯亮了之后对方笑盈盈地在他耳边留下的三个字:
——他怕黑。

 

23
“……何老师,”
他听见自己张口,一句他自己都没能完全理解的话带着颤儿地便往出落:
“您能把灯关一下儿吗……?”

 

24
突然降下的黑暗里,他绷紧了身上的每一寸皮肤,连声音里都带着些崩裂前的摇摇欲坠:
“……何老师,我怕黑。”

 

25
然后——也许是几秒后,又也许是几辈子后,他有些辨别不清——他收获了一个比张不可获得的那个还要紧实而充盈的拥抱。

 

26
“何老师,不是你,是我——”
他不顾两人的体型差,努力把自己塞进对方的怀抱里,让更多的皮肤能够获得来自对方身上的温度。
他想,春江水暖带来的冰雪消融,不过也就该是这样的感触:
“对不起,是我不知道……不知道该怎么——”
最终,语言也被超越了容量而最终从眼眶中涌出的暖流冲得七零八落。
他只感到自己在融化,融化在对方轻轻抚在自己后颈的掌心里。

 

27
98号的空气,是洗发水、啫喱水、卸妆水混在一起的味道。

 

28
后来,他和何炅便进入了一种很难用语言形容是什么关系的关系——一起录节目时,他们会有意无意地互相触碰、拥抱;而在节目之外,在两个人的行程都能对得上的时候,他们也会去到对方的家里,或是窝在沙发上看看电视,聊聊闲天,又或在床上手足相缠,相拥而眠。
他跟何炅说了他的社交疏离和皮肤饥渴,也说了他在对方怀抱里感受到的从未有过的安心与舒适。
而何炅。

 

29
“……我真心地喜欢过他,但同时也真心地祝福他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我从未和任何人说起过这些心思,但也从没有觉得后悔,或是遗憾。”
何炅说,声音被他们拥在一起的体温蒸得软软糯糯:
“但我就是有的时候,也会觉得有些寂寞。”

 

30
“那,我会让你不再寂寞吗?”
“你要知道,我也不是对什么人,都会如此大方地提供抱抱的。”

 

31
所以,就是这样了。
他们的生活一切如常,却又已经天翻地覆;他们的距离没有改变,却也已经全然不同。
他们之间没有性,却比有性更为亲密;他们之间有爱,却比别人眼中的爱更为淡漠。
他们分享彼此的过去,与每一个现在一期一会,并且不谈论未来。
他们从未惧怕过阳光。

 

32
而他也不再惧怕黑暗。

 

33
“……何老师,你说,”
一天,他在黑暗里,把脑袋蜷在对方胸口,说出口的话语都晃荡在半梦半醒之间:
“我们到底是一种什么关系呢。”
他问,然后听见被黑暗氤氲开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
“这很重要吗?”
“……”
他又把身子向对方贴了贴:
“对我来说,不。”
有轻笑落在他的耳后,呼应着他皮肤上的每一个呼吸:
“睡吧,若昀。”

 

34
“——晚安。”

 

35
梦里面,他是一汪春水,头顶上是融融的晴空。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