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聪狂】春よ、来い

Work Text:

聪实没用多久就适应了大学生活,在新的城市遇到了新的朋友,一切进展都如此顺利,连他自己都感到意外。而这样危险的念头一旦萌芽就会被命运之神捕获,揉进混乱的线头,又一股脑塞回平淡的日常生活中,突兀得可怕,好比走在街上随意扔一颗石子却砸中了罕见的三花公猫。
不过,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毕竟连外星人都砸中过。
提着行李箱坐在长椅上时他如是想道。
房东两小时前告知他房屋不再出租并要求立即腾退,全然忽略了眼下正是寒冬腊月的夜晚十点。原以为能因此得到豁免,却忽略了房东为毁约所作出的努力,等聪实交完便利店的夜班,面对他的已然是换了密码的门锁和楼道里胡乱收整的两大箱行李,一切都像夏末的骤雨,来得突然走得仓促,哗啦啦只余一地狼藉,和结束打工后无处可归的大学生一名。
他试图寻找住处,都市午夜硕果仅存的空房出现在闹市区的情人旅馆,不适合学生,退一万步讲,根本不对未成年人开放。他在寒夜里痴痴等待一阵春风吹过,自然不了了之。解决问题的方法隐藏在手机通讯录的最后一页,而他很少划到那里。
黑色轿车停在聪实跟前,鸣笛两声以作问候。
“狂儿哥什么时候换的车?”聪实瞥见沃尔沃的车标,心想大阪黑道的排面到了东京莫不是也要打折。
“租的啦,不是我自己那辆。”狂儿合上车后盖,催促大学生坐上副驾。
一路上聪实幻想了很多,全都有关狂儿在东京的居所。总不见得是占地面积令人咂舌的大别墅,等下,还真有可能。轿车停在三层的公寓楼门口,意外很普通,不如说对狂儿来讲朴素得过分。
聪实原先幻想的内容还包括夜宵,但狂儿家的冰箱里除了矿泉水和啤酒什么也没有。狂儿得知后甩给他一包方便面,并非他喜欢的口味,而且还过期了。但聪实依旧烧水倒进塑料碗里,咕嘟咕嘟冒着泡的沸水仿佛在给已死的面饼和调料做心肺复苏——当然是徒劳。聪实只尝了一口就把泡面贡献给了厨余垃圾桶,房间里弥漫着调料包的气味,蛮横无理。
聪实洗漱过后发现被褥已经铺好,虽然只铺了一床。难道要和狂儿哥睡在一起吗?他无厘头地想。事实证明狂儿根本不困,对他而言现在才是正午,距离晚安时间还有足足八个小时。聪实入睡时还能看见狂儿在客厅里抽着烟玩手机,屏幕的光亮映照在他脸上,看起来有点滑稽。
醒来时狂儿已经出门了,冰箱里不知何时多出了生菜和冰激凌,多少显得有些幼稚。“好歹买些别的东西啊,总不见得光吃生菜……”聪实自言自语,“我又不是兔子。”于是狂儿回家后发现冰箱里又多出了鸡蛋、面包和培根,当日晚餐是三明治,好像吃剩了的早饭。吃白食的狂儿自然没什么怨言,虽说谁吃谁白食或许还有待商榷。
当晚狂儿罕见地铺了自己的那床被褥,说是偶尔试着健康作息一回好像也不算太糟。狂儿的睡衣是穿旧了的T恤,大块印花logo看起来和平时不太一样,或说颇有反差,与他不太相衬。黑夜里野生动物一般的目光倒是一如既往,聪实注视着的同时也被注视,无声的对峙消失在狂儿的笑声里,“真伤脑筋,这样可睡不着吧。”
“那试试看戴墨镜睡觉?”聪实在睡意的边缘摇摇欲坠,或许现在正进行的对话也是梦境的一部分。
“哈哈,很像黑道吧?”狂儿笑着问。
“嗯。”聪实难得坦率地点点头,用分不清是否为梦呓的声音嘟囔,“也像模特……”
直至失去意识前聪实都只是呆呆地望着狂儿,对方已经是成年人了,所以数年过去外貌依旧没有什么变化。笑的时候眼角会浮出浅浅的纹路,这倒是原先从未注意过的。唯有这一部分像是人类,他没来由地想。
醒来后聪实终于迎来不用打工的周末,可供他消遣的娱乐项目却屈指可数,尤其是在排除卡拉OK之后。
“不应该去游乐场之类的地方吗?”狂儿一手托腮,另一手的指间夹着烟,烟灰附在烟蒂上摇摇欲坠。
聪实接过那支烟,摁熄在烟灰缸里:“还以为你只知道夜总会……”
“虽然对普通的娱乐方式不是很精通,但我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的哦。”这次狂儿笑得脸颊边都浮出酒窝来,眉眼弯弯的样子让他想起某种狞笑着的动物——是狐狸吗,还是灰狼——不,哪一种都不是,这个人兼具了狐狸的狡猾和狼的恶劣,世上再没有比他更差劲的家伙了。
“谁要去游乐场,我又不是小孩子!”聪实忽然感到愤怒,若是三年前的话可能已经哭了。眼泪总不听他差遣,一向如此。
而狂儿只是笑着揉揉年轻人的头发,说着“哎呀小狗崽长大了呢”,诸如此类的玩笑话。
那些雨滴却接二连三落下来,在榻榻米上洇出悲伤的水渍。
“你哭个什么劲呀。”狂儿手忙脚乱地拿来纸巾,“哎呀,以前都不知道聪实小朋友内心这么纤细呢……”
说这话的时候狂儿仍然笑着,而自己则不知何时哭了起来,好像他们两人总是这样没什么道理可言。浑浊的感情混杂在一起,倒升腾出一股无以排遣的哀戚来,仿若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又像是迟来的叛逆期。十指收紧,抓皱了狂儿衬衫的前襟。被扼住咽喉的一方温驯得像是草食动物,总是这样。

最终还是去了游乐场。
聪实拿着排队买来的冰激凌蛋筒走近坐在长椅上的背影,狂儿回头望向他,脑袋上甚至还戴着米奇耳朵。
“那是什么?一点都不适合。”
“诶,我觉得还蛮可爱的耶。”
冰激凌是草莓味的,在当前的时日咬一口还是冻牙。他垂下眼,看到蛋筒边缘融化的甜水。而那细小的恋心依然停留在此地,等待春天的来临。

Fin.
2022.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