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从前慢

Work Text: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广东的回南天,仿佛世界都浸泡在水里,湿答答的。阳台挂着一件不新的外套,还有几件背心和短袖上衣,衣服下摆都哩哩啦啦滴着水,尹正端了个盆放在地板上接着,转身回到书桌前。

桌上乱七八糟堆着一叠报纸,中间勉强刨出来一块空地,放着一封未写完的信,开头名字的墨迹已经因为潮湿的天气糊成一片。尹正叹了口气,将信团了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狭小的出租屋里,破旧的风扇有气无力的从老化的插座中汲取电流,吱吱呀呀地吹出一点并不凉的风;整个房间只有一张上下床可以供人坐,下铺的床头放了两本散文集,上铺相比下铺更整洁,但明显能看出,上铺并没有人睡过;墨绿色的大铁门摇摇欲坠,锈渍一块一块裸露在插销上。

尹正戴上黄色的安全帽去了工地,今天没什么忙的,于是又早早的离开了。湿热的空气吸进肺里,并不能缓解空虚的感觉。尹正走进街边的小商店买了一盒廉价的香烟,蹲在门口的屋檐下摸出火机准备点燃,心里盘算着剩下的钱还能不能撑过开支前的这个星期。

微弱的火苗被风扑灭,尹正有些懊恼,用手挡住火机准备再次尝试点火,只听见一声清脆的“叮当”,一束热烈的火苗在眼前燃起。尹正只在高档餐厅打工时,在那些衣着华丽的顾客手中见过这种打火机。他愣了一下,还是凑过去点着了烟。

“谢了靓仔。”

尹正吐出烟雾,眼前人的脸有些模糊。

“这么多年了,你还好么?”

尹正听见熟悉的声音,想到刚刚拿着打火机的手,内心狂喜又有些不敢相信,他猛地站起身,黄晓明就站在他面前。

“哥……”

尹正很想去抱抱他,想问问他这几年是否像信上写的那样好,想将心里的思念一点一点的讲给他听……但一只脚已经踏出了一步,又收了回去。

眼前的黄晓明身着笔挺的西装,刚刚那个打火机也不是普通人随便买得起的。再看看自己身上沾上灰尘破旧的工装,手里捏着的那支廉价的香烟,尹正突然感到十分局促不安。

黄晓明主动抱住了他。多年未见,尹正被生活打磨的瘦了很多,眼中也是满是沧桑……黄晓明落下泪,颤抖的说:“我很想你。”

 

几年前的广东刚刚开始开放经济,黄晓明尹正两个人穿梭于一切可以打工的地方。尽管收入很少日子很苦,但一盘菜,两只碗,加上三餐四季,足够让这个小小的房间充满欢笑与爱意。

傍晚他们都会去街上逛逛,尹正喜欢看书,喜欢散文与诗歌,他们就经常去书摊蹭书看。

尹正最喜欢木心的一首诗,叫做《从前慢》,他看了很多次,多到可以背下来。他总是给黄晓明说很喜欢的那几句:“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哥” 尹正合上书:“我觉得这句话真的很浪漫。”

这样的浪漫并不属于他们,但昼长夜短的夏日,似乎也很完美诠释了这句话。黄晓明穿着一件洗到松垮的白色背心,拨弄刚洗好的头发,点了点头。

有些时候兴致到了,或者喝了点酒,他们就在这个房间里做爱。可怜的小木板床承受着两个人成年男性的重量,摇摇晃晃的发出几声床板与钢筋挣扎的声音。黄晓明的很大,每每进入尹正身体时都会惹得他发出闷哼。

“哥,好疼……”

“忍一下昂,等一下就舒服了……”

黄晓明总是这样安慰他,可是操开后又会捂住他的嘴不让他叫出来,伴着尹正呜呜嗯嗯的声音,黄晓明俯在他耳边,小声的喘息:

“乖,邻居该听见了……”

尹正泪眼汪汪,自己狠命捂着嘴忍受着快感的侵袭。黄晓明搂抱着尹正不停抽动,最后射进去。

两个人身上都是黏糊糊的汗渍,并肩躺在床上。黄晓明去打一盆水帮尹正擦身子,尹正瘫在床上喘息,一脸满足。

日子一天一天过,后来,黄晓明紧跟着下海浪潮去经商,他们真的成了诗中写的那样。邮件辗转来到手中,告诉彼此的近况,传达思念。尹正喜欢给黄晓明写信,也喜欢收到他的信件时,那种期待的感觉。

黄晓明对尹正说:他的生意有了起色,生活也变得好了些;他卖的东西慢慢从国内卖到国外;他有了属于自己的办公室;他的公司做大了,开始招募员工……

他还对他说:他很想他,也会一直爱他。他想回家看看他,他怀念两个人在小出租屋里的日子。

可是时间也在慢慢磨着两个人的感情。黄晓明的生意变好,他的收件地址变化无常,有时候变成了上海,有时候又变成了香港。甚至有一次,他说他要去国外一段时间,可能很久无法给尹正写信,尹正有些失落,却只是安安静静的等着下一封信的到来。

尹正也曾想过,如今身价倍增的黄晓明是否还会喜欢自己,于是尹正也很努力的试着向上爬。但老天似乎对他有些不公,每每在他生活有些起色时予以沉重的一击,这么些年下来,尹正好像也有些看不清自己前面的路该怎么走。

某天,在工友的报纸上,尹正看见经济板块刊登着黄晓明的专版,灰白的大头照掩盖不住眼神中的犀利。那天晚上他又给黄晓明写了一封信,信里将分手的想法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可惜他写了很长时间,还没来得及写完,黄晓明就回来了。

他回来了,将尹正分手的想法打了个稀碎。

 

尹正第一次坐上高档小汽车,他上车前害怕把座位弄脏,还专门拍了拍裤子上的灰。黄晓明注意到了,让他放心的坐,以后这个位置都是他的。关门前,还帮尹正系好安全带。

尹正有些无措:“哥,我们去哪里啊?”

黄晓明发动汽车:“哥哥带你回家。”

这些年广州变化也很大,黄晓明绕了一大圈都没有找到出租屋,还是尹正提醒,才把车停在了离那里不远的地方。

傍晚,黄晓明打包了些吃的,又提了两瓶酒,回到出租屋。

饭菜摆在一把椅子上,两个人一人坐一个小马扎,和之前一模一样。绿色的酒瓶相碰,清脆的撞击声终于让尹正觉得,这一切不是梦,他的爱人真的回来了。

尹正只觉得眼睛有些湿,猛地抹了一把,然后仰起头往嘴里灌酒。冰冷刺激的感觉滑过咽喉,之前的局促不安也烟消云散。

“哥,你这些年怎么样?”

“挺好的,都挺好的。”

黄晓明给尹正夹了菜:“但每次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我一个人,睡在那么大一张床上,是,那张床很软很舒服,但我依旧怀念我们两个人挤在小木板床上的时候。”

“我先去了深圳,又去了长江三角洲那一带,最后我做了茶叶生意,那些茶大陆的人喜欢喝,香港人,还有那些老外,图个新鲜,所以也受欢迎,我确实赚了不少。”

“那些大单子来的时候我很开心,可更让我开心的是收到你写的信。”

两个人都有点泪目。

“正正,你当时给我说,你最喜欢木心的那篇《从前慢》,我现在体会到了。”

“是啊,我也是。”

尹正揉了揉眼睛,其实他不必掩饰,那眼圈已经红了。

“我总是盼着你的信,我在想,如果车子快一点,信件送到的快一点,会不会思念就少一点。但我后来也想,慢一点好,也许慢一点,刚好在思念最深的时候收到信,那样的话,或许会更开心。”

尹正又举起酒瓶:“哥,辛苦了,弟弟敬你。”

晚上,黄晓明脱掉了西装,洗完澡后换上了一套尹正的衣服,尹正又感觉好像一切都没变,他还是他。

两个人面对面躺在一起,黄晓明轻轻的拨弄尹正的头发,指尖抚上柔软的唇,凑上前去亲吻,他搂住尹正的后脑,愈吻愈烈。

身上古龙水的味道深沉,尹正软绵绵的推了两下,被黄晓明摁住。当他压到尹正身上的时候,被剧烈的挣扎打断了动作。

“哥……”

黄晓明知道自己鲁莽了,翻了个身重新躺好,给尹正盖好了被子:“对不起正正,我知道今天见面实在有些突然,没关系,我们以后慢慢来。”

尹正脸红了一片,把自己埋在薄薄的夏凉被里,小声的“嗯”了一声。

黄晓明犹豫了一下,又问道:“我可以抱着你吗?” 尹正抬眼看了看黄晓明,慢慢的蹭到他怀里。

久别重逢的夜,尹正只觉得格外安心。

 

回忆总是美好。

这次是陪着黄晓明来国外洽谈业务,尹正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对面公园的景色,心头一动,自己乘坐电梯下楼了。

只是进了个公园,出来就找不到路了,尹正有一点慌,站在原地试着查找回酒店的路。

黄晓明临走前嘱咐过尹正,在国外人生地不熟的不要到处乱跑,有什么想转的地方等他回来会带他去的。结果等他回来后一开房门,发现还是让尹正跑出去了。

这可把黄晓明急坏了,赶紧放下签好的合同,掏出手机和尹正打电话,又指导他打开了实时共享定位,绕了一圈终于找到了他。

“怎么答应我的?嗯?”

两只手十指轻扣,黄晓明温柔的“质问”尹正。失而复得的喜悦早已冲散了刚刚焦急的情绪,尹正不好意思的说:“呆在酒店不乱跑,等你回来。”

“那你还跑出来啊?” 黄晓明笑着刮了一下尹正的鼻子:“刚刚怕不怕?”

尹正实话实说:“有一点点,不过我知道你肯定会来找我的,所以也不算害怕。”

两个人沿着石子路慢慢的走,黄晓明突然问他:“正正。”

“嗯?”

“你还记不记得,木心那首诗?”

“记得啊,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黄晓明看着树影间缓缓下沉的落日,开口说到:“可是如果是真的喜欢,车马变快,只会让一对有情人的心连的更近。”

尹正眼睛亮亮的,扭头看着黄晓明。

“我的一生,有你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