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王劲松x张晞临】【松临】意外事件

Work Text:

【松临】意外事件

*梗来自城山醒老师

他的晞临儿哥硬了。

王劲松还坐在藤椅上摆弄道具夜灯,余光下意识地寻找亲近之人,往常的张晞临,都会坐在自己对面的沙发上,讲着马云波冷冰冰的台词。可现在,那里空空如也,于是他转头,一下瞥见了张晞临隆起的裆部。

而后者正靠在林耀东会所的天台边,毫无察觉。

张晞临正聚精会神地听导演讲戏,突然感觉到脸颊灼热发烫,他四处找寻这束捣蛋的目光,然后对上了王劲松的视线。片场人很多,即便是夜戏,也显得喧闹。工作人员来来往往,还没有人注意到张晞临的失态。

你看下面——

王劲松朝他努嘴,张晞临没听明白,王劲松又重复了一遍,依旧是做着口型。

他庆幸自己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发现张晞临勃起的人,他眼见着张晞临就要倾身过来问他说的是什么人,很快抓过茶案上的手机,手指快速敲打。

放在裤包里的手机震动,张晞临低头拿手机的瞬间,看见了自己绷紧的裤子。他以更快的速度背过身,面朝着天台外,微信弹窗提示着有一条来自王劲松的消息,他面红耳赤地打开——哥,你硬了。

天台上海风吹过,却更添燥热。王劲松若无其事直起身,缓缓踱步至张晞临身后,让外人看来不觉有异。

他几乎紧贴着张晞临后背站着,甚至能清楚看到棕色衬衣上沁出的汗迹。“我陪你去洗手间吧。”

张晞临仍旧沉默,他没说答应,也没有拒绝。王劲松发现,晞临儿哥的耳朵尖红了。他喉结动了动,以往日俩人熟悉的姿势,怀拥着张晞临向洗手间走去。

等到经过了嘈杂的剧务,来到会所里幽暗的走廊,空调终于送出一阵清凉。后背的衣服却被冷汗润湿,紧紧贴在肌肤上。

王劲松搂得更紧一点,“哥你怎么硬了啊?”

四周无人,张晞临一手肘不轻不重击在王劲松胸口,“闭嘴!”

王劲松愈加放肆,他甚至偏过头,让自己的鼻尖擦过晞临儿哥锃亮的发丝,“我帮哥解决。”

等到张晞临被抵在窄小隔间时,他的耳朵边也全是王劲松的轻笑。“刚刚傅导讲什么啊你听那么认真。”

张晞临不打算回应,他光是忍住到唇边的呻吟已经就费劲气力。可是王劲松是一定要讨到答案的人。骨节分明的手指很轻易地拉开皮带,探入内裤。

那处早已经饱胀挺立,带有老茧的指腹挂擦过铃口,便能激起晞临儿哥一阵颤栗。他上下撸动两下,又问了一遍相同的问题。张晞临有些忍不住,些微京骂溢出口腔,而王劲松却只当是火上浇油。

他不愿意承认,当他透过摄像机间的间隙,看向王劲松时,难以名状的热流就汇集到了下腹。

王劲松那时的目光停留在剧本,得以留给张晞临一个完美的侧脸。他不自觉地回想起几个月前的初次见面,烟雾缭绕,劲瘦好看的手指夹着烟吞云吐雾。此时也如这般,张晞临望进烟头的火星里出了神,鬼使神差地想象那手指做其他事的样子。

甬道有点深,有点软,手指微曲便能刮擦内壁。他时常被劲松两根手指捣弄到高潮,精液混合着尿液齐齐喷洒在床单,然后在自己失神的目光中,换上真枪实弹,粗大的孽根直捣黄龙,将自己送上再一波的巅峰。

刚才在天台,他就这样想着,身体却出卖了自己。

“晞临儿哥这么敏感啊,看见林耀东三个字都能勃起。”

“你他妈、闭嘴。”

“那我们一会儿对戏怎么办啊?”

呻吟终于从唇瓣泻出,张晞临咬牙切齿,身体却控制不住瘫软在王劲松怀中。王劲松讨好地去亲吻他哥泛红的眼尾,“现在怎么样,舒服吗?”

张晞临真的很想堵住王劲松的嘴。平日里不苟言笑,清高自持的王老师,此时此刻撕开伪装,在张晞临面前袒露出不加掩饰的欲望和话唠。

孟浪轻浮之词仍旧喋喋不休从君子口中冒出,张晞临忍无可忍,一巴掌拍在王劲松脑袋,叫他少废话快一点。

王劲松笑眯眯,连声答应,五指收拢快速套弄,在张晞临即将释放的前一秒,堵住了铃口。张晞临一个没留神叫出来,他将嗔怒的目光甩给王劲松,而后者不以为意,单手开始拉下自己的裤链。

“晞临儿哥,我们一起。”

然后那刚撸过他性器的手五指张开,温柔附上他的后颈,将他按压在墙壁。

王劲松的阴茎在身后抽插着。那人还穿着林耀东的中山装,全身上下体体面面,只是露出暗红的性器,一半还埋在张晞临的体内。而张晞临却浑身狼狈不堪,裤子早就褪至膝盖,像绳索一样禁锢住双腿,衬衣被王劲松卷起来,乳首摩擦在厕所隔间冰凉的大理石瓷砖上。

王劲松头靠在他的颈窝,鼻息喷在他耳边。龟头精准撞击在前列腺,逼得张晞临叫出好听的呻吟。他双手游移在柔软的腹部,晞临儿哥进组前减了肥,此时那里堆积着脂肪不多不少,十指微微用力,便能将软肉聚拢,松开又留下红印。

两个人在半隐秘空间做爱,急促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情欲旖旎。张晞临被王劲松拿捏要害,至今都还没得到释放。他的肠肉急促收缩着,渴望着那一刻的到来。王劲松也被他吸得难受,他晞临儿哥内里每一寸肌肉都在向他臣服与祈求,每一次抽出与插入,肠道绞得更紧。

王劲松叹息在他耳边,“哥,放松点,太紧了。”他话音未落,卫生间厚沉的大门突然被推开,其他人的交谈声猛地灌入情欲满室的狭小空间。俩人同时一怔,晞临儿哥的后穴夹得更紧了。

淅淅沥沥的水声传来,身后劲松的手悄无声息地摸到张晞临两肋下方,将他上半身揽过来,更加贴向自己胸膛。腰身逆弓,弯出更漂亮的弧度。接着他再腾出一只手,擦过他晞临儿哥的鬓角,轻轻盖在他嘴上。

张晞临在一瞬间觉得不妙,却为时已晚,外厢的人还没有离去,那孽根复又在体内抽动。猝不及防的呻吟被严严实实捂在口腔。王劲松坏心眼故意向那一点发起猛攻,深入浅出,每一下都顶撞在晞临儿哥的致命点,引起他浑身痉挛。

甬道温热潮湿,花蕊般包裹着王劲松,他感受到性器上每一条青筋脉络都被软肉热情吸附,他愈加迷恋,竟有了刹那失神。

空着的另一只手掌正按压在张晞临胸前跳动的心脏,俩人的前胸后背紧密相贴悸动。张晞临被他操得手脚发软,仰头将脑袋搭在王劲松肩膀,脆弱的颈部得以暴露,涎水正从捂着嘴紧闭的指缝中流出。

掌控者的身心得到巨大满足,他像猛兽交配般咬住了伴侣的后颈,力道不重,却足以留下印迹。

性器抽插早已带出白浊,过多的肠液分泌出来,经过张晞临大腿内侧,最后滴落在脚下。紧实浑圆的臀肉正贴合着王劲松的囊袋,随着撞击漾起肉浪。

隔间外寒暄的声终于要离去,在声音消失在洗手间的前一秒,王劲松腰胯发力,狠狠将自己钉在晞临儿哥体内,两股白浊同时释放,一股喷向墙壁,另一股灌满甬道。张晞临颤抖着呻吟,叫声中都染上哭腔。

王劲松在身后紧紧抱住他,肠道收缩正延长着高潮的余韵。外来之客的脚步声早已远去,他们才像大梦初醒。张晞临身前挺立着的性器已软软塌下去,王劲松就着阴茎插入的姿势翻过他,让俩人正面相对,鼻尖轻碰。

最后,他在晞临儿哥嘴角落下浅浅的一个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