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小妈文学

Work Text:

1.
萩原的父亲娶了一个男人,一个只比他大四岁,小了父亲整整两轮的男人。
没有任何仪式,把人带回家的那天,父亲跟萩原介绍,“以后在名义上,他就是你另一位长辈。”
萩原冷眼看向一身白色西装,柔亮的头发分在两侧,低着头站在父亲身侧的人,嗤笑道,“怎么,还要我叫他一声小妈吗?”
那人听了这个称呼,几乎马上红了整张脸。
萩原不顾父亲的训斥,狠狠瞪了那人一眼,转身回了楼上。

 

那个人叫八木勇征,萩原不清楚他的身世来历,但是随着日渐相处,脸上越是厌恶,心里越是对低眉顺眼的美人儿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
是的,他长得很美,是那种不小心对上视线就会令人呼吸一滞,完全可以忽略掉性别的美。
长翘的睫毛,水亮的眸子,平时也会微微嘟起的唇,翘着脚躺在沙发上裤管滑下后无意暴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腿,洗衣服时卷起居家服的衣袖下露出的一双细白的手腕,洗完澡后被水打湿微微散乱的头发,泛着水光的锁骨。
萩原舔舔嘴唇,回过神来,坐在沙发上也能从洗手间半掩的门留下的缝隙之中看见他双手搓洗的动作。
水声哗哗地响着,他正在给自己洗内裤……
萩原觉得他有时候会故意做一些让人误会的举动,又担心是自己想得太多太龌龊。
父亲因为工作要长期出差,只剩下他们两个常常共处一室。
萩原拒绝跟他在同一个餐桌上吃饭,但他每次都会准备好两人份,最后再一一收拾好。每次洗完澡都只围一条浴巾出来,水珠会顺着头发肩膀缓缓淌下,划出一条细细的水痕,他却对此毫无知觉一般,从坐在沙发上的萩原身前倾身越过,去拿掉在沙发角落的手机,给萩原的父亲打电话,小声地提醒着他在外面注意身体之类的。
沐浴乳的香味儿萦绕在周围久久不散,见他一脸柔情蜜意的样子,萩原心生厌恶,按掉了最喜欢的足球比赛,转身回了楼上。

 

萩原没有锁门的习惯,趴在床上看球赛的时候,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打开。
他转过头,看见来人后,愣了一下。
八木勇征站在门口,下面只穿了一条灰色的四角裤,两条腿又细又长,短短的黑色背心欲盖弥彰地挂在肩膀,露出一截弧度好看的细腰。迎着萩原的目光,他抿抿唇,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手心里紧紧攥着什么东西。
萩原仔细看过去,透明的瓶身上印着“润滑剂”几个字样,目光向上,再次看向那张好看的脸蛋,似乎明白了他的心思。
“怎么,嫁给一个老男人,没办法满足你的需求了?”
萩原从床上爬起来, 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如此直白的话令八木的脸又红起来,局促地眨眼,不停抿着红红的肉唇。
他虽然紧闭着双腿,但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下的那一团东西,明显已有了抬头的趋势。
美人儿皱着眉头考虑着措辞,最后像是终于鼓足了勇气一般,抬起头来,可怜巴巴地看着萩原,柔软好听的声音里透着哀求。
“利久,好利久,看在我每天给你洗衣做饭的份上,帮帮我好不好?”
八木就那样站在那里,皱着鼻子抿着唇,如同受到了莫大委屈一般。萩原的房间只开了床头一盏小灯,有些昏暗,走廊的白炽灯光线从后将他白皙的,美如油画般的身体笼罩出朦胧的光影,又错觉似地映出他眼里的点点水光。
“我真的好难受……”

 

眨眼的功夫,八木已经走近,在萩原身边蹲下,柔软的手隔着裤子去碰他的性器。
萩原没有打断他。
像是得到了应允一般,八木将手中的润滑剂放在床边,动了动身体跪在萩原腿间,认认真真地拉下了他的裤链。
粗长的家伙直挺挺地弹出来,撞上八木的下巴,原来他早就硬了。
不知在心里想了什么,八木紧张地咬紧了下唇,缓缓把嘴巴张大,这才费力地将那物件含住。
“……”
萩原将呼吸放缓,低头看着男人小小的头在自己的胯间上下移动,湿热的口腔紧紧包裹着阴茎,不时吞吐着,小巧的舌尖偶尔舔舐骚弄,来不及吞咽的口水将性器淋湿。
“让我舒服了……我就考虑帮帮你。”
享受着一阵阵酥麻的快感,他伸手抓住八木的头发,把性器送得更深,甚至顶向了喉咙,听到了八木带着哭腔的呜咽声后,拉着他的头发让他抬起头来。
嘴唇嫣红,睫毛被泪水打湿,顺着唇角流下的分不清是他的口水还是自己分泌的液体。看着他凌乱可怜的样子,身下的东西又不自觉涨了几分,被吞吐后的性器变得鲜红狰狞,青色的血管突突地跳动着。
在心里暗骂一声,萩原重新将八木的头按下去,做了几个深喉,射了他一嘴。
八木乖巧地把他的东西咽下,望向他的目光带着渴求。
“我…已经做好准备了,利久……利久想帮我的话,可以直接进来。”
身下的性器完全没有软下去的趋势,萩原紧紧捏住八木的下巴,俯身拉近两人的距离,“你怎么这么骚?”
被直白的言语揭穿的八木羞耻地偏过头去,下一秒,忽然被人扯着胳膊起身,重心一偏,就倒在了床上。
“转过去趴着,屁股撅起来。”
面对萩原冷冷地命令,他乖乖照做,双手放在胸前,跪在床上,上半身和腿贴着床单,只有屁股撅了起来。
萩原连润滑液也没倒,扶着八木的屁股,就这么莽撞地一插到底。
随着八木忽然拔高带着泣音的叫声中,萩原急不可耐地动起来。没有经过润滑的肠道阻力不小,萩原无视肠道的拒绝,蛮横地一下下破开绞在一起的软肉,狠狠抽插着。虽然提前做好了扩张不至于受伤,但后穴还是传来阵阵难以承受的疼痛,紧致地穴洞也被萩原的大家伙撑满,整个身体都有一种不真实地飘忽感。
“呜呜呜…不行…太涨了…”
八木浪荡的叫声听得萩原血脉喷张,脖子和胸口因情欲泛起大片红色,他将这些情绪转化为更加凶狠的动作,双手固定住窄窄的腰,性器越发畅通快速地在甬道里狠狠抽动,紧接着两个人又换了姿势,八木躺在枕头上,被从正面干着。
萩原被夹得太舒服,忍不住要射,腰却忽然被两条细腿夹住。
“不,不要射…”
八木摇着头,似乎还没有得到满足。
萩原被夹得动弹不得,觉得自己快要断了,呼吸越发急促,汗水顺着额头滑下……

 

猛地睁开眼睛,入目是不甚清晰的白色天花板。
已经是深夜了,枕边的手机放着一些乱七八糟的广告,球赛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了,甚至没看到最终的胜方。
萩原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摸到不少汗水,心脏也以比平时快了不少的速度咚咚地跳着。
自己居然……做了这么荒唐淫乱的梦。
在被子里动了动身体,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下面有了反应。
对此懊恼并打算让身下的家伙自己冷静下来的萩原下了床,准备去客厅找点水喝,却在打开房门后停下了脚步。
斜对面就是那人和父亲的卧室,萩原没有打开走廊的灯,因此能瞧见有微弱的光从里面透出来,以及一些极其微小的,难以觉察的喘息声。
他做着吞咽的动作,喉结上下滑动,一步一步朝那间卧室走近,而后极轻极缓地转动把手,将门推出一道缝隙。
狭窄的缝隙,昏暗的灯光之下,他看见了浑身赤裸的八木勇征,一半身体被被子挡住,微微拧着眉,双目紧闭,半张着嘴破碎地喘息着,一只手快速地撸动着不停扭动的双腿间的阴茎,而另一只手一直紧握着抱在胸口的……

是他今天给自己洗的那条内裤。

 

 

 

2.
“你在干什么?”

萩原是故意开口的,心满意足地看到了八木勇征惊慌失措地爬起来的样子。
八木赶紧把那条内裤藏到身后,这才想起来拿起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而后就这样跪坐在床上,无措地盯着站在门口的萩原,一脸快要哭了的表情。
如果现在有办法从他面前消失,他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这么做。
“我,我只是…我没有…”
“搂着我的内裤撸,你想让我怎么想啊?”
萩原打断他,和梦里的场景相反,他自己长腿一迈,一步一步向卧室里走去。
“嗯?”
充满压迫的声音令八木的身体抖了一下,他抬头看着萩原,眼角湿润,脸上带着还未褪去的潮红。
他想要藏起来,萩原偏要抖落出来,伸手在他身后摸索一番,将那条内裤找了出来,挂在食指上,在八木的眼前晃。
“你就不怕我父亲……”
“不要!”
萩原原本想表达的是,万一父亲回来撞见了该怎么解释,但八木显然误解了,有些激动地抓住自己的手腕,摇头哀求着自己不要说出去。
因起身的动作,被子也从身上滑落下来,胸口粉红色的乳粒还挺立着,暴露在萩原眼前。
他目光一暗,把内裤塞进八木的手里,顺着他的话威胁。
“不想我告诉父亲的话,继续做给我看看,”他靠近八木的耳边,嘴唇几乎抵着他的耳垂,“让我看看我的小妈是怎么用我的内裤自慰的。”
八木没有拒绝的余地,在萩原的注视下,动作缓慢地掀开被子,露出干净漂亮的阴茎,继续撸动起来。兴许是因为萩原的注视,身体很快变得兴奋,随着动作逐渐加快,左手的内裤也被拿起摩擦胸口的乳粒。羞耻感尽数被快感替代,八木甚至开始张开嘴喘息,鲜红的唇瓣分开,吐出一声声娇吟。
这样香艳的画面,让萩原还没彻底软下去的阴茎又逐渐兴奋地抬起头,肿胀得难受。
什么憎恶讨厌,什么身份之别,萩原现在只想把他压在身下狠狠地操一顿。

八木在快要到极限的时候,忍不住抬眼看向萩原,忍不住叫了他的名字。
“利久…哈…利久!要到了!唔嗯……”
萩原就这么站在床边,看着他攥着自己的内裤喊着自己的名字撸射了,身体里的血液如同到达了沸点的水一样不停地翻滚着,阴茎也涨得发疼。

 

“后面,自己弄,用你射出来的东西。”
萩原看似淡定地站在那里,语气有多冷,身体就有多热。
八木的身下还乱糟糟的,明白了萩原的意图后,赶紧摇了摇头,眉眼染上一副支离破碎的样子,似乎想用可怜的表情为自己求情。
沉默片刻,萩原道,“好,我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但是我只给你这一次机会,你想好了到底要不要。”
八木似乎在犹豫,却迟迟没有动作,直到看见萩原转身,才终于一把拉住了他的衣角,说出了一直以来的想法。

“利久,想……我想要你。”

 

 

双手撑在两侧,萩原低下头,从八木的额头开始,到眼皮,到鼻尖儿,到饱满的唇,湿热的吻一个接一个落下。
一时心软,用纸巾替他擦干净了精液,去浴室里找来了那款经常闻到香味的沐浴乳,挤了一些在掌心里,边亲吻着他最敏感的脖子,手边向身后隐秘的穴口探去。
他不清楚父亲从哪里捞来这样一个香香软软的美人儿,但他无福消受的,由做儿子的来代享也不为过。
一开始还在控制着不发出声音,待萩原的东西顺着润滑过的穴口挤进去之后,八木的叫声陡然拔高,与淫荡的梦境重合。疼痛与不适感令他想要夹紧双腿,结果却被萩原抵住腿根,分得更开。
缓缓动作着等待肠道适应时,萩原又忍不住去咬吻八木肉肉的唇,边亲着边开始动作,边压低声音在他耳边问,“那个老男人有亲过你吗?有这样干过你吗?”
八木被撞得说不出话来,伸手环住萩原的脖子,湿着眼睛拼命摇头,好一会儿才断断续续地回答。
“没…唔…没有,我们什么…什么…都没做过…”
似乎听到了满意的回答,萩原更加卖力地耸动着腰,把硬热的阴茎送得更深更猛,肠肉刚刚咬紧,又被拉扯着向外,一层层包裹住阴茎又被更加迅猛的动作破开。萩原将每一下都楔入到最深处,只剩两个囊袋在外,啪啪地在白皙柔软的臀部拍打出红红的印子出来。
长度优越的阴茎很容易戳上了前列腺的敏感点,一阵阵难以言状的酥麻与热意扩散至整个小腹,八木的叫声越来越淫荡,难耐地扭动着腰臀,双手攥着床单,脚趾也蜷缩起来。
喘息着停顿片刻,萩原压低上半身,把人搂在怀里,粗硬狰狞的阴茎如同不知疲倦的打桩机一般不停地钉入甬道之中。八木重新环上萩原的脖子,听着他在自己耳边骚话不断。

“给我洗内裤是不是为了拿去自慰?”

“这里可是你和我爸睡觉的卧室。”

“爽不爽?”

 

“唔嗯……嗯嗯嗯~”
八木根本说不出话,被刺激得穴口不断收缩,粉嫩白净阴茎前端渗出透明的液体,眼角,指尖,胸口都变成了粉色。

两人几乎同时到了高潮。
察觉到热烫的液体一阵阵落在肠道内,处于高潮之中的敏感身体不停地抽动,八木的大脑空白了好一会儿,直到体内的阴茎又故意动起来。
“利久……唔,亲亲我……”
八木伸出的手被萩原握住,十指交叉摁在枕头两侧,紧接着温热的唇贴上来,舌头毫不客气地钻入口腔中攻略城池,吸得他喘不过气。

 

片刻后,萩原躺在枕边,大手环着八木满是红印的腰,往前一点就能亲到他的脖子。
“你说,”用手一一抚过他身上的吻痕和各种青红的痕迹,萩原问,“万一这些被我爸看见怎么办?”
面对他的戏弄,八木噘着嘴,忽然转过身去。
原本心里就已经够混乱了,和名义上的丈夫的儿子做爱,还哪里想一直听到这些近乎嘲弄的话。
“好了,我不说了。”
萩原的脾气也软下来,在八木光滑的后背上亲了一下。
“去浴室吧,我给你清理。”
“唔,不用了,我自己……”
“不要逞强,”萩原坐起来,“还是说你觉得我就是那种干完不认账的人。”

 

大号的浴缸里放好了温水,萩原把八木圈在怀里,一边亲吻着他,一边小心地将修长的手指探入后穴,把自己射到里面的东西一点点引出来,另一只手在他光滑的身上摸来摸去。
两个人黏黏糊糊的,清理又做了好半天,等折腾完,天也快亮了。
萩原又跟着去了八木的卧室,把他抱在怀里,两个人一觉到天亮。

 

自那以后,两人的关系就发生了变化,萩原会乖巧地吃完八木准备的饭菜,然后主动收拾洗碗,闲暇时要么一起窝在沙发里打游戏,看电影,要么做爱。
在沙发上,地板上,在厨房,在浴室,在八木和他父亲的卧室,在拉了一层薄薄帘子的阳台,有时候只是一个眼神,两个人的欲望就不谋而合地同时涌上来,如同磁铁紧紧相吸的正负极,如同烈火与干柴。

 

萩原的父亲足足出了一个月的门才回来,看到两个人终于能够融洽相处,欣慰地称自己也不必担忧了。
“父亲对不起,以前是我不对,总是对他有敌意,时间一久我才知道,他可以把我照顾得很好。”
坐在萩原父亲旁边的八木手上的动作一顿,听出了“照顾”两个字的深意,偷偷瞪了萩原利久一眼,把盛好的汤放在萩原父亲面前。
下一秒,那人的脚就从桌下蹭过来,在小腿处上下磨蹭着,威胁告诫他。
八木红着脸躲开。

 

深夜,确认身边的人已经熟睡后,八木轻手轻脚地离开,推开了斜对面卧室的门。
萩原根本没睡,靠在那里,眼里盛满了疯狂的渴望。

八木坐在萩原的身上。

昏暗的灯光之下,两道影子在墙壁上交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