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Ogus

Chapter Text

苏远今年就要毕业了。

不同于其他类妖,他入学的时候是以人类的身份进入的奥格斯,即使现在已经觉醒了血脉,他也因做到了可以完全掌控自己的力量而被同意作为“人类”毕业。这时他才发现,人类的学习生涯其实是很短暂的。回望这几年发生的事情,不可思议却又深入人心,原来他和伏煜已经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事。

他们愿意为彼此付出自己的性命,愿意将自己的心揉碎了融入对方的灵魂。在走出幻境的时候用迫切的亲吻来确定对方的存在,也愿意在孤注一掷的作别前将对方的眉眼描摹在自己的瞳孔中。

从校长办公室出来后苏远一直想着刚刚校长对自己说的话,确实,作为【人类】出去生活可能会因为【魉】的血脉而引起不必要的是非,而且...自己在这里也有放不下的人...

“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留在学院里哦~ 毕竟门外的学院是需要老师的嘛~”

校长在送别自己时玩笑一般的话语仍在苏远耳边回响着,作为父亲的好友兼奥格斯的校长,苏远知道这句话是可以实现的承诺。毕竟自己也不想独留伏煜一个人继续在学校里生活,他也想陪着自己的恋人,哪怕前方面对的可能是更强大的敌人。

这么想着,突然撞到了面前的“一堵墙”,苏远捂着鼻子正想看看是谁,发现面前的正是自己的心上人。

在蜘蛛事件后,他们约定面对彼此时用真身,绝不再作任何隐瞒。

伏煜揽住苏远,检查被撞到的鼻子,轻声的问着。

【疼不疼,不专心走路在想什么?】

【没… 就是在想毕业之后的事…】

伏煜的手顿了顿,自己虽然不说,但是确实已经到了苏远快毕业的时候了,他不知道怎么能挽留住苏远,只能想着如果苏远去的城市很远,他就算强走也要离开学校一起走。

【那你… 怎么想的?】

苏远听着伏煜的问题,抬头看着他,明明那么冷静的问出了这样的问题,发问人的表情却是别扭得很———完全不看自己啊。

【唔… 现在还没想好,但是啊…】

【?】

【但是某人如果很舍不得我的话,我就在这里咯^_^】

伏煜有点吃惊的扭过头,想要辨别这句话的真实性。

【校长刚刚有找我说这个事,说是“墙外”的学院还是缺老师的,我可以… 唔!】

自己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紧紧抱住,苏远看着伏煜放大的脸,自己也悄悄闭上了双眼。

终于到了苏远毕业的这一天,苏远浑身酸疼的起了床,昨晚他们闹了很久,望着伏煜背后被自己咬的牙印,苏远的脸不禁红了几分,染的头顶的角颜色跟着一起红了。下床将满是痕迹的身体用毕业服包裹住,便起身去厨房准备早饭。正在煎蛋的时候突然自己被别人从背后抱住,苏远向后伸手拍了拍伏煜的头。

【你醒啦~ 换好衣服准备吃饭吧~】

即使伏煜还没有毕业,但是校长还是给伏煜准备了一套毕业服。当然,只是作为平息事件的“报酬”。

【啧… 我不想穿西装,好勒。】

【可是我想看诶,明明那么帅。】

这么长时间的相处,让苏远成功的找到了伏煜的弱点———只要自己想,只要他在,就一定能满足自己的愿望。

【知道了。】

亲了亲苏远的耳扣,伏煜起身去换了衣服。

毕业典礼总是快乐又伤感的,即将离开的人疆告别还在这里的好友,成为pal的人则会惺惺相惜。不是所有的pal都会和他们一样成为情侣,更多的是向友人一样去作别,然后一起交还约定的耳扣。

邱楠选择的路好像和自己相似,但不知道他最后要以何种方式留在老师的身边。自己… 望着伏煜的苏远悄悄想着,如果自己没有觉醒血脉,一直是个普通人,自己会怎么办呢…?

【在想什么?】

不知何时伏煜已经发现了望着自己的苏远,低下头轻轻询问着。苏远静静的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靠着伏煜的胸膛闭眼休息。

【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听完苏远的话伏煜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没什么,我就是…】

【你是笨蛋吗?】

伏煜打断了想要解释的苏远。

【黑狐天生三颗心脏,为什么你会觉得它们可以分开停止跳动?】

伏煜冷静的话让苏远猛然抬头,睁大眼睛望向伏煜。

【你… 你是说…?】

【虽然最开始只是因为你是第一个走进我的人才给了你心脏,但那时候我也有自己的私欲…】

伏煜低下头,亲昵的用鼻子蹭了蹭苏远的鼻子。

【从一开始就是你,也只有你… 宝宝,我们好一辈子…】

正午的钟声悄然响起,像极了那个下雪的深夜,学院的传说并没有骗人,有些人真的会相守一生。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