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Ogus

Chapter Text

苏远到底还是来大学军训的地方报道了,校方原本想让他在家多陪陪生病的母亲,但苏远本着不搞特殊,勤勤恳恳度过四年大学生活的心态,和医生交流了一下母亲的状况,还是来了。

负责自己班的教官叫伏煜,看上去年纪和自己差不多大,平时凶巴巴的让人实在不好在训练的时候嬉皮笑脸。

某天午休,苏远吃过饭后在营地里随便走走,突然看到伏教官一个人蹲在地上,凑过去看发现他在喂营地里两只并不好想出的猫….嘴里虽然不耐烦的对他们说

"快点吃,我等下还有事。"

手却十分温柔的为他们顺毛。画面实在是过于违和,苏远忍不住的笑出了声,伏煜回过头,皱着眉看着这个自己负责的学生,"啧"发出了很明显不高兴的声音,

"是觉得训练不够累吗,午休还要到处乱走!"

苏远赶忙收起了笑,

"报告教官,没有!刚吃完饭想溜达溜达,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教官您…"

"行了知道了,不要说出去,快回去吧。"

伏煜打断了苏远的话,拍了拍身上的土,把手里的糖扔进了苏远的手里。

"就当是封口费,夏天中午太阳毒,赶紧回营地。"

说着自己先大步朝前的走了。苏远在后面愣了愣,没有想到这个教官…意外的很…可爱(?)抬头看前面这个高大的男人,发现教官的耳朵有点红,苏远笑了笑,也回到了营地。

军训生活渐渐过半了,苏远在这些日子的相处中发现其实自己的教官是个很温柔的人,于是开始尝尝在午休去"老地方"找伏煜,伏煜一开始还会露出不耐烦的表情,慢慢的也习惯了身边有这么个人的存在。偶尔也会在训练的时候看到苏远的表情变得虚弱就叫停训练,或者安排大家在阴凉处稍作休息…种种行为让苏远自己的内心里觉得两个人的关系可能超过了"师生"的层面。

无论什么时候都不缺八卦和嘴碎的人,不知何时起班级里传出了伏煜和苏远的谣言,越传越过分,范围越来越广,终于传到了正主的耳朵里。苏远听到后先是脸红了大半天,发现自己的内心其实…并不讨厌,甚至还因为这些留言微微窃喜。随之而来的就是害怕和恐惧,害怕伏煜厌恶自己,对自己可能再也不能看到他的另一面而恐惧。

当天训练结束后苏远便开始寻找流言的传播者,想要断绝这些传闻,不久便得到了这些传播者已经被叫到伏煜那里单独谈话了。天色已经开始变暗了,苏远手脚冰凉的往教官的休息区奔跑,想要阻止这些人污秽的言语脏了伏煜的耳朵,跑到伏煜门前的时候那些人已经到了流言来由的收尾阶段。

【还是让他知道了啊…】

苏远这样想着,在侧面的墙壁上捂着脸蹲了下来,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是什么样。悲伤?绝望?愤怒?他不知道。他一想到自己明天可能就要失去这个人就开始心痛。

过了不久,伏煜训过他们让他们领了罚便打发走了,天已经彻底暗下来了,苏远在确定人都走光了之后,推开了伏煜的房门。

"你们这些家伙是还嫌罚的少吗?还有脸回…"

伏煜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以为还是刚才那些臭小子,张口就开始训,不料一回头看到的是一双泛红的眼睛。

"你怎么来了?"

"不要讨厌我!"

两个人异口同声,伏煜先是愣了愣,突然"噗"的一声笑了,

"大晚上就因为这个事来找我?"

苏远看着他的笑,攥了攥拳头,

"恩…教官您…知道了…?"

"恩"

伏煜转过身,给苏远倒了杯水,碰到手的时候皱了皱眉,

"怎么手这么冷?"

说着就拿自己的手回握。

"不要讨厌你是怎么回事?说说吧。”

"我以为…你会因为他们的话,讨厌我…不再理我了…"

苏远越说声音越小,恨不得把自己的脸埋起来。

【就连这个时候,自己都会因为他牵了自己的手而感到开心,这样的自己实在是太…丑陋了…】

"为什么怕我讨厌你,看着我,告诉我。"

伏煜沉默了一会,望着他问出了这个问题。

"我…我…我对你………………"

"声音太小了我听不清。"

伏煜并没有催促苏远,但却十分耐心的我这他的手,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

"喜…欢…"

"什么?"

“喜欢你!所以…所以不想…"

苏远自暴自弃的说出来自己的想法,突然感觉自己被拉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里。

"真的?"

伏煜用脸蹭了蹭苏远的头发,属于伏煜的气息充斥在自己的周围,苏远做梦都没想到这个人竟然会做出这种事。

"真的?"

伏煜又一次开口问了一遍,

"恩…"

苏远脸开始变红,恨不得埋在伏煜的胸口。

"巧了,我也是。"

说着伏煜把苏远拦腰抱起,惊的苏远只能环住伏煜不好撒手,始作俑者毫无歉意,反而额头捧着额头,含着笑意看着自己怀里的人,走到了床边才放开他。

伏煜的眼神深邃,牢牢的吸引住苏远的注意,泛红的眸子让人怜爱,伏煜知道自己要忍不住了。

"天太黑了,你睡这里吧。"

说着转身就打算离开让自己去冲个凉水澡冷静一下。

"不要…"

苏远下意识抓住了伏煜的衣摆,

"不要走…就…一起…"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伏煜强迫自己不要回头,忍住自己想要撕破心上人衣服的冲动。

"恩…我…和你…是乐意的…."

苏远的声音越来越小,但邀请的话早已被听到。

"你自找的。"

紧接着高大的身躯便将苏远压在了身下狠狠亲吻,温热的舌头撬开了唇齿,细细的品尝着每一寸城池,苏远不一会眼睛里就充满了情色的泪水,眼神迷离着,除了环紧身上的人之外仿佛没有其他的方法…两幅身体交织在一起,逐渐的赤裸相拥,衣服已经被扔的满地都是,屋里只有苏远控制不住的呻吟。

扩张的过程只能算是马马虎虎,身边也没有能用的膏体液体,伏煜让苏远先射了一次后便"自产自销"的对甬道开始润滑,准备插入的时候,伏煜大幅度掰开苏远的双腿放在自己的腰上,

"听话,自己夹紧点"

末了又趴在身下人的耳边——

"里面也是。"

听的苏远耳红心跳,自己从没想过能听到这人说这些话。

"啊…."

突然身下进来了一个炽热的东西,大小惊人,

"嗯…不行…好涨…嗯…痒…"

苏远被撑得不知所措,他害怕,但是又想接纳这个人的一切。

"宝宝,放松,太紧了。"

伏煜咬着他的耳朵,诱哄着他慢慢放松自己,不一会苏远吃进去了全部。

"你…嗯…动一动啊…."

身体里仿佛有蚂蚁在东奔西走,苏远感觉自己的身体叫嚣着不够,想要更多…更多…

"这是你说的!"

随即伏煜开始抽插,苏远抑制不住的呻吟声越来越大,破碎的声音更像是索取更多,两腿加紧了伏煜的腰,

"啊-----!"

突然,苏远仿佛被戳到了某个点,开始不控制的颤抖,

"嗯.刚才…好奇怪…嗯…!"

”这里吗?"

伏煜说着又顶弄了几下,

"嗯…不要…不可以…恩…一…一直这样的…话…我会…"

伏煜一只手握住苏远的前面,安抚着苏远,

"乖,再等等,我们一起,夹紧点,别松。"

说着另一只手拍了拍苏远的屁股,让苏远瞬间又痛又爽。又过了一会,伏煜才肯放过他,送开了前面,苏远射的伏煜腹肌上沾满了白浊,而伏煜则是直接射在了苏远的体内。

一夜无眠,两个人折腾到了天蒙蒙亮才入睡。

一觉醒来后还要训练才是最恐怖的,苏远满身红痕,醒来之后昨晚一起翻云覆雨的人已经不在了,但床边的温度证明这不是梦,充满情欲的身体穿好伏煜给他放在床头的衣服,然后来到了训练场。伏煜看到他,勾起了嘴角,开始了今天的训练。说不难夜不容易,今天要站军姿,伏煜在这方面要求十分的高,一定要全员标准了才能休息…苏远瞪了伏煜一眼,结果后者却十分受用,看到苏远的手没有贴紧裤缝也没有戳破,走了一圈后才慢悠悠的走到苏远的身边,带着笑意说,

"昨天晚上刚交会你夹紧,今天又忘了?"

紧接着又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小声说了一句。

"晚上来我放房间加练。"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