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没有名字

Work Text:

“…我喜欢你…”

“不行…你…这样”

“…我注意你很久了…”

“你这样…”

 

今天是刘志宏的生日,恰逢周末,在宿舍绕圈圈许久的刘志宏还是决定鼓起勇气邀请易烊千玺和自己一起庆生,如果顺利的话还可以借着酒劲表白,成功了自然是令人欢喜,如果不成功倒也可以说只是醉话,只不过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刚走到学长的宿舍门口就听见了学长那令人酥麻的声音在表白,而且回应的那个声音也并不陌生,就是学长的舍友王俊凯,所以说他这算是还未说出口就已经被扼杀的感情么,刘志宏虚握的手无力的放了下来,一不小心接触到了门板发出了“叩”的声音,里面的人回了一句“马上就来”无法面对俩人的刘志宏低头跑开

 

走到门口开门的王俊凯还在纳闷打开门没有人,是哪位同学的恶作剧,一边关门还一边对着千玺说“我说你这样表白不行,和跟踪犯似的,你射手座的把妹技能点哪去了”

“我对着刘志宏紧张啊…”

“可是你明明是对着我练习”

“那不一样我一想到他还是紧张”

 

等了许久,易烊千玺还是没有等到刘志宏的消息,他不禁有些着急,自己连生日礼物都已经准备好了,就打算趁着这个机会至少二垒,可是刘志宏现在一点动静也没有,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手机屏幕被摁亮了一次又一次,可是专属的铃声还是没有想起,以至于手机震动的时候差点把手机扔出去,平复了一下心情深吸一口气打算先祝福一下生日快乐,电话一接通易烊千玺瞬间就无法平静了

“刘…”

“千玺你快来吧刘志宏在天台上喝得一塌糊涂死活不肯回来,哎哎哎刘志宏小祖宗诶别往天台边上爬”

 

易烊千玺赶紧套上外套往宿舍楼上赶去,电梯还在楼下缓慢上爬,戳了好几下数字依旧没有变化,扭头就跑向安全通道冲上了楼,一打开门就看见王源跟在刘志宏后面捡拾着他扔下的东西,外套、手机、钥匙还有钱包,唯一不离手的居然是一罐啤酒,不出意料果然在门口发现了一箱子喝了一大半的啤酒,月光下撒着酒疯的小傻子拎着酒瓶子在天台边上跑来跑去,摇摇晃晃的步子看得人胆战心惊的,害怕刘志宏真的一不小心滑了出去,易烊千玺赶紧上前抱住刘志宏

“宏宏”

熟悉的声音环绕在耳边,刘志宏怔愣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似乎想要将自己不切实际幻想摇出脑袋,易烊千玺现在怎么可能会管喝得烂醉的自己,他又何曾这么亲密的叫过我的名字,刘志宏抬起小臂打算把剩下的酒倒入口中再去开一瓶,刚接触到嘴唇就被打开,酒瓶在水泥地上翻滚了一会便隐入了黑暗之中,他没有心思再去管其他的,双眼覆盖上了带有薄茧的手,他曾经幻想过被这双手牵着走过校园的每一个角落,嘴唇也被堵住,如果说眼睛上的感觉是温柔的保护,那唇上的感觉就是肆意的掠夺

 

易烊千玺看着刘志宏被自己抱住依旧不愿意放开手中的酒瓶,只好用最直接的办法把人制服,不过亲吻的感觉太过美好,本想只是亲亲的触碰变成了不可抑制的深入,刘志宏口腔中的酒气似乎把自己也熏醉了,沉溺在亲吻的欲望之中无法自拔

 

安静了下来的刘志宏这才感受到夜间的凉意,单薄的衬衣被溢出的酒水染湿,就算怀抱再温暖也无法烘干身上的水渍,迷迷糊糊的刘志宏这才想要寻找自己的外套,可是早已被王源带离了天台,挣脱开圈住自己的怀抱,刘志宏踉踉跄跄摸索着走向了楼梯

 

看着脚步虚浮的人在前面晃悠,舍不得他再摔倒,易烊千玺打横抱着刘志宏走了出去,怀里的人似乎已经过了闹腾的劲,埋头蹭了蹭便理所当然的窝在了人的怀中,看着毫无防备的刘志宏,易烊千玺害怕如果来的不是自己是不是他也会跟着那个人这么乖巧的离开

 

公主抱着另一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人不是一件轻松的事,饶是易烊千玺这个常年锻炼的人也折腾得喘了气,帮人掖好被角印上了一个晚安吻,易烊千玺准备找点蜂蜜给刘志宏泡蜂蜜水喝,手却被拉住

“千玺…我喜欢你…你不要走好不好…”

难道刘志宏认出了自己?

还未做出反应易烊千玺就被拉上了床,宿舍的床小,易烊千玺只能是叠罗汉似的叠在了刘志宏的身上,为了不压到刘志宏的胃,易烊千玺赶集撑了起来,不料这个动作却让刘志宏更加固执的圈住了自己的脖子,呢喃时呼出的热气把皮肤蒸出了一片红色,而易烊千玺听见的话则是让他哭笑不得

“千玺,我会对你负责的”

迷蒙之中刘志宏对着身上的人就开始上下其手,完全是凭着手下的感觉在拉扯衣服,因为他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不知是不愿意知道身上的人是谁还是已经醉的不省人事

 

很快俩人就赤裸相对,易烊千玺不知道喝醉了的刘志宏战斗力还能这么强,本是不愿意在刘志宏不清醒的时候做这些事,可是刘志宏突然对着自己眨巴眼睛的样子似乎自己不顺从是一件罪大恶极的事情,这个时候易烊千玺突然发现床头居然放着润滑剂和套套,旁边歪歪扭扭的写着【千总,该下手时就下手】这狗爬的字一看就知道出自王俊凯之手,至于是谁放进来的,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王源了

 

身下的小家伙居然也学着亲吻自己的下巴和耳垂,一口一口小小的轻嘬在自己身上留下不少口水印子“宏宏,不是这样的”说罢低头咬住了裸露在外的肌肤吮吸,留下浅浅的红印,亲吻一路向下在刘志宏的腹部轻轻的咬了一口,便感受到刘志宏的身体自然的蜷缩

想要缓解难耐的感觉,伸手把润滑剂涂抹在了后穴为他轻轻的扩张

 

不知道是不是酒精麻痹了疼痛的感觉,易烊千玺并没有感觉到刘志宏过多的反抗,不过为了不让刘志宏难受,他把人翻了过去趴着背对着自己

 

紧致的后穴让易烊千玺的进入并不是很顺畅,刘志宏也有些想往前面躲避,都已经做到了这一步易烊千玺也不会让刘志宏躲了过去,扣住刘志宏的腰一咬牙全部埋入,内里的肠壁紧紧的包裹着自己的分身,易烊千玺尝试着缓慢的动作等待着刘志宏适应,可是身下的人似乎根本不满足轻柔的动作,自顾自的摆起了臀部迎合着自己的深入,想要占有刘志宏的心思烧乱的易烊千玺的理智,在狭小的空间做着隐秘的事情有着别样的束缚却又带来了不一样的快感

 

床上交叠的两人遵循着人类的本能释放着欲望,被压在下面的人脊背弯折出诱人的弧度,肌理分明的背部将中间凹陷下去的脊柱衬托的尤为明显,圆润的臀部被身上的人紧实的腹肌拍打着而泛出了粉色,静谧的夜里只留下断断续续的呻吟和一室旖旎

 

第二天醒过来,除了头疼欲裂的宿醉必备反应,刘志宏还发现自己是在易烊千玺的怀中醒来的“卧槽昨天难道不是梦我真的睡了易烊千玺?”“诶可是不对啊为什么我觉得腰酸背痛的难道我才是被睡的那一个?”刘志宏的碎碎念还没有结束易烊千玺便醒了过来

“早,宏宏”

“千千…千玺…我俩这是…你…男朋友…”

“说什么呢我男朋友难道不是你?”

“你不是对王俊凯表白了?难道是他拒绝了?”

“傻啊你我是在练习向你表白”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