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宇丞】灭火

Work Text:

作为即将要出道成团的练习生,范丞丞常常独自一人在舞室待上一整天,最近几个月,他的生命里除了睡觉,就是练舞,有时候连饭都不怎么吃,硬是把一起"金刚不坏"之身搞出一身病。

"来,把饭吃了,别空腹喝冰美式,伤胃。"王安宇提了一盒糖醋排骨递给他。

范丞丞看了一眼,强忍住了拿起筷子暴风吸入的想法,摇了摇头:"太油腻了,我得保持身材,只能吃清淡的。"

"开什么玩笑,你每天练十几个小时舞,消耗的是我身上的能量?你这运动量,每天得吃十盒才能补回来吧。"

见范丞丞依旧无动于衷,王安宇便直接扳开范丞丞的手指,把塑料袋套在范丞丞手上:"你这样身体会吃不消的,我是你舞蹈老师,又不是你竞争对手,我还能害你不成?"

后来,范丞丞的饭是王安宇蹲在地上,一口一口喂范丞丞吃完的。

 

"不吃了?"

范丞丞点点头。

"我记得你以前挺爱吃肉的啊?"王安宇便收拾边嘟囔着,"诶,你什么时候换口味了?"

范丞丞起身下意识地照了照镜子,还行,下颚线还在,腹肌应该也还在。

"都说了,保持身材,控制体重嘛,王老师,我们什么时候继续?"

王安宇看了眼时间,对他说:"我去上个洗手间,回来就继续。"

"嗯,好"

 

看着王安宇的背影从舞室离开,范丞丞突然有点无所事事。"一会还练舞吗?但这支舞已经练了一个多月了诶······要不然给王老师发个微信?去健身房练会儿?"

想起刚刚自己吃了不少糖醋排骨,范丞丞内心更坚定了"我现在必须要去健身房锻炼"的想法,于是给王安宇留了条微信,便走向不远处的健身房。

 

"王···王老师,这是我特意为您买的饮料,您拿着喝吧。"一位姑娘突然迎着王安宇跑来,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也是公司的练习生。

"谢谢你的好意,你是······"

'我是新来的,前两天上过您的课,不过王老师可能还没记住我,我叫叫我刘婉就行。"女生似乎不太好意思,低着头不敢直视王安宇的眼睛。

"嗯,刘婉同学,谢谢你的好意,水我就不收了,你的名字我记住了。"王安宇说着就要离开,却被刘婉拽住了手腕。

"王老师,您就给我个面子,喝一口吧,求求您了,不然我给老师送水老师都不要,一后我这面子往哪搁啊?"

王安宇挑了挑眉,确实,话都被刘婉说道这个地步了,他不喝一个刘婉的水也确实会让人家小姑娘在朋友面前丢了面子。于是再三思索后,他还是拧开瓶盖,喝了一口刘婉给的饮料。

液体刚刚流进口腔时,王安宇差点就没把嘴里的饮料吐出来——太甜了,不是一般饮料的甜度,他仿佛是喝了小时候的那种止咳糖浆,满口都是甜腻的味道,他发誓,他表情失控了只有那么一秒,然后就硬生生地把饮料咽了下去。

见王安宇咽下饮料后,刘婉就也没再继续纠缠王安宇,反倒是自己兴高彩烈地与王安宇告别后就走了。

 

王安宇看了看远处的刘婉,又看了看手里的饮料,他毫不犹豫地把饮料扔进了垃圾桶里。

 

"怎么样?"刘婉笑嘻嘻的和另外一个姑娘说,"告诉你,三分钟保证见效,帮你搞定王老师。"

那姑娘看上去有点心虚,额角微微冒汗:"这···这······真的要这样吗······可是我不想······"

"诶呀,想什么?这样你的王老师才不会离开你啊?她要是敢,你就说他侵犯你,他总不想身败名裂吧。"刘婉镇定自若地说,甚至还安慰起旁边的女生来,“三分钟,王老师就是你的了,不对。还有两分半。”

 

王安宇进厕所后的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刚才咽下去的那口饮料吐了出来。

不知道是药效太大,还是催吐不到位,至少王安宇觉得自己快把胆汁都吐出来了,但身体还是发生了一些立竿见影的变化。
"卧槽······"王安宇心里暗骂一声。他感觉全身都无比燥热,热到他现在恨不得就把衣服扒了躺到凉席上,然后把冷气调到最大档吹着。

药效发挥出来的时候,王安宇脑子里充斥着"嗡嗡"声,他有些头重脚轻,晃晃悠悠地推开厕所门,跑去找范丞丞。
"我大概得和他说一声,我得提前走了"他心想。

"王老师?你怎么了?"刘婉上前拦住王安宇,"要不要晓小带你去医务室啊?"
刘婉说这就从身后拽出另外一个女生——那女生比刘婉矮一点,身材比刘婉看着要娇弱些,一双水灵灵却还没完全长开的眼睛看了看她的王老师。

"嗯"王安宇晕乎乎地说道,他似乎都忘了自己是因为谁才被下的药。

一路上,王安宇就跟着女生的脚步往前走,直到到了杂物间的门口,王安宇才意识到不对劲:"李晓小,你带我去哪儿?"

李晓小脚步一顿,大概是没想到王安宇在这个时候还能有这么高的警惕心,干脆直接深吸一口气,对王安宇说:"王老师,我喜欢你,我们可以······"
她边说边用手指了指杂物间。

虽然药效让王安宇不能思考,但他还是凭着本能摇了摇头,对女孩说了声:"对不起。"

 

一路跌跌撞撞,王安宇最后是扶着墙才走到了舞室,却发现房间里空无一人,他连忙开始摸手机,但把口袋翻了个遍手机也不见踪影。
他瘫坐在舞室门口,一脸难受的样子让人心疼。

这一幕被刚从健身房回来的范丞丞撞到了,差点没给他吓一个激灵。
"王······老师······王安宇"范丞丞试探这叫了叫他。

药效达到了顶峰,王安宇早就没了什么意识,他被范丞丞一双冰凉的双手拉起来,他现在热得不行,本能地往范丞丞身上靠。

"王安宇,王安宇你怎么了?"范丞丞有点害怕王安宇这种反常的举动,下一秒,他就被王安宇直接推进了舞室,按在了镜子上。
"你······是谁?"
"范丞丞"
"嗯······丞丞,帮帮我,我难受,我热"

范丞丞一愣:"我怎么帮你?"
"嗯······给我···给我上······"

"嗯,嗯?"范丞丞惊愕不已,他从未想过这些荤话有一天能从王安宇嘴里听到,而且还是对他说,"你······不行"

"帮帮我吧,丞丞······你最好了"

范丞丞刚锻炼完,刚出过汗的脖子王安宇滚烫的脖子贴住,他依旧被王安宇锁在镜子前,动弹不得。
"嗯······好······我帮你"

 

王安宇有些困难地亲吻了范丞丞。

"唔······唔,王安宇你别······亲我”
范丞丞有些害怕地推开王安宇,甚至有些后悔自己一分钟前说的话。

松松垮垮,靠着腰带缠了一圈半才勉强不掉的运动裤已经被王安宇轻松褪下,一双白白嫩嫩的大腿随意地搭在了地上。

王安宇又开始伸手扒他的上衣。

范丞丞实在是丢不了这面子,干脆自己直接把上衣利索地脱了下来。
"我自己可以"

范丞丞几乎是一丝不挂地在王安宇面前,王安宇心砰砰砰地跳,但确实还是有点害怕,害怕伤到范丞丞。

 

"你真的······确定?"王安宇用仅存的理智最后再问了范丞丞一遍。

"嗯···啊"
范丞丞应了一声,紧接着就连全身上下仅剩的内裤也被拔下。

范丞丞从未经历过这般羞耻的情|事,甚至从四岁之后,就没在当着其他人面前脱光过衣服。他羞得不敢看向王安宇的脸,只好扭过头去忍受着王安宇身下的撩拨。

"嘶······嗯·····你别······耍流氓"
范丞丞感觉身下有一根手指在随意游走,突然,那根手指碰到了未经开拓过的庭口。

王安宇的手指先是在周围轻轻按压,待范丞丞略微放松后,却没有直接进入。

范丞丞感觉好像有两瓣又湿又软的东西贴在了他那处,刚刚还有点走神的人边立马回过神来,朝下身看去——王安宇在······亲他最敏感的地方。
范丞丞倒吸一口凉气,瞬间收紧括约肌,怕的想往后退,两只脚腕却被王安宇一把按住。
'刚才给你反悔的机会了,你没拒绝,现在可不能跑了"

“嗯……嗯啊……王安宇……你别……别这样……痒……”
对于初经人事的人来说,这个前戏确实有点过于刺激,当王安宇的唇瓣再次贴上时,呻吟就不断地从范丞丞口中流出,双腿也开始不老实地胡乱挣扎。

王安宇朝庭口轻轻吹了口气,冷的范丞丞不禁打了个哆嗦。

 

"嗯······不······别······呜呜······不要了"

王安宇停了停身下的动作,看向了身下脸上布满红晕的范丞丞。

范丞丞眼圈大概是哭红了,感受到身下的动作逐渐停下,才夹着依旧在身体里的东西不太适应的半撑起身来。
"安宇······我疼······出······去求······你"

对于药效还没过去的王安宇哪能看范丞丞这般模样,偏偏范丞丞身体还在这时候开始收缩,夹的王安宇头皮发麻。

王安宇心生一计,开始揉捏范丞丞的臀。
"乖,放松,不然我怎么出去啊"

范丞丞听话地点点头,试着放松了下身。
"嗯······啊!王·····安唔·····宇你个······大嗯······骗子"

趁着范丞丞放松,王安宇直接把自己全都送了进去。

范丞丞被这一顶弄的又疼又痒,现实双腿连带着臀拼命加紧,然后又开始不停蹬腿,企图让王安宇退出去一点。

王安宇直接按住了范丞丞的腰把他固定在了自己身上,甚至又往深处顶了顶。
"舒服吗?"

范丞丞拼命摇头:"我好疼······呜呜呜"
他勾住王安宇的脖子,试图牵制住他进攻的速度。

王安宇也没大开大合,而是一直在最深处那个凸起九浅一深地慢慢磨。

"嗯······哈······啊哈······嗯······"
范丞丞逐渐适应了王安宇的节奏,身体也开始流出水来。

"怎么样?还疼吗?"王安宇渐渐加快运动的速度。

"疼······但······很舒服"

范丞丞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和王安宇,觉得无比羞耻色情,他恐怕以后都不能再在这间舞蹈室练舞了。

他被王安宇抱起靠在镜子上,后背的冰凉和体内的炙热刺激得他又直接高潮,身体不断夹紧王安宇,让王安宇赶忙放下他,交代在了外边。

 

事后,王安宇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干了件多么罪恶的事。

"你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王安宇有些心虚地问道。

范丞丞摇了摇头:"我没事"

王安宇更心虚了,又问道:"怎俩······那个啥都干了,那······现在我们,什么关系?"

范丞丞扶着腰站起来,想了想,反问道:"你说呢?"

"我说?"王安宇疑惑地指了指自己。

"对啊"

"要我说的话······范丞丞你······可以做我男朋友吗?"王安宇深吸一口气,还是吧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这个嘛······你其实应该在事前说" 范丞丞扶着腰站了起来,"不过,看在你是我老师的份上,勉强原谅你了。"

王安宇上前吻了范丞丞的嘴唇,甜甜的。
'等等,我还有个问题。"

"什么?"

"你说咱俩这样,算不算师生恋啊?"

"算啊,但谁叫王老师太有魅力了,让他的学生欲罢不能呢?"

刘婉:我拼命撮合我姐妹和我老师,结果让师哥捡了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