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庆睿]自渎

Work Text:

李云睿偶尔也会自慰。

不过这都是极少数的时候,不想唤来面首,可偏偏情欲像悬在鼻尖的一片羽毛,心痒又难耐——不过是勾引皇兄未果罢了,自己却先有了反应,李云睿有些气不过。

回手重重地甩上木门后,赤足走回帷幔后的卧榻,她身上只有一件薄衫,倚在榻上时便顺着肩头滑落了一半,她分开双腿,手指便径直向腿间湿润地带探去。

并非是心急至此,而是这里其实略带玄机。

纤长两指拨开嫩肉探入,摸索两下才抓住什么似的用上了点力气试探性地拉了拉,原来这一方小小天地早就被物什塞满。那是一个倒放的白玉葫芦,外面这端细长,里面那处却是浑圆的,足有幼女的粉拳那样大。李云睿先前费了好些功夫才将其填入,这会儿她已捏着葫芦柄前后试探了好几次,疼痛和快意轮番向她袭来,非但没能拿出,反而搅得呼吸渐沉情欲翻涌。

她索性放弃,沾湿了的手顺着腰间肌肤寸寸抚过,她开始幻想那是一双带着薄茧的有力的手,从肩头落到胸口,而后将她握在掌心打着转儿揉捏,略带线条的腰腹与自己肌肤紧密相贴,莫须有的炙热鼻息和温暖怀抱使得她面色越发潮红起来。

她继续想着,那该是怎样一副脸庞,是燕小乙、李承乾、或者随便哪个叫不上来名字的面首…,薄唇含住玉峰顶的一点红豆摩挲,忽然又带了狠劲儿地咬弄。李云睿指尖也跟着使了劲儿捏揉,蹙起了仔细描过的眉,口中失了顾忌,喘息里夹着点点呻吟,眼前浮现的却是庆帝的面容,她赌气不去想,可仍难挥之而去。

其实这并非是空想,哥哥那两瓣唇也曾吻过自己的颈间,齿尖划破皮肤留下的伤痕至今还有浅浅的印记。李云睿发髻散乱披落肩头,她眯眸将头微微向一侧偏去,仿佛真有柔软的唇瓣细密落下一样。

她另一只手又重新探索两腿之间,摸到那一处充血的嫩肉,用指腹慢慢摩挲。不过才揉了两下,快意就传遍全身,李云睿娇吟了几声,嘴里吐出一句。

“哥哥…”

李云睿又回想起了当时情形,庆帝握着挺立柱身,光裸前端渗出点点清液,拽着她脚踝扣于腰间,不由分说地便开始顶弄那块充了血的软肉。珍珠一般圆润精巧的脚趾蜷起,大腿的肌肉也都绷紧,李云睿手上抚弄动作又加快了速度。想着自己皇兄自渎的羞耻感和由此带来的舒爽快感一起冲上头顶,耳畔仿佛又响起庆帝挑弄时羞辱她的话语,她爽得头皮一阵发麻。

“李云睿,你个贱人。”
“妹妹真是个骚货。”

身下早就粘腻一片,蜜液顺着露出的一点葫芦柄流出,濡湿了床单。李云睿终是忍不住穴里的空虚,一手放弃了拨弄挺立乳尖,转而去摸那玉葫芦的柄,开始前后抽动起来。浑圆玉器不断将穴里塞满又抽空,她心里想着皇兄幅在自己身上耕耘的模样,眯眸锁眉身体向后仰着感受着快意,尽管四下里无人,李云睿也磨了半天才放下脸面,一副意乱情迷的样子唤着庆帝呻吟出来。

“皇帝哥哥…嗯…快点…”
“好哥哥…再快点…”
“啊…别…不行…”

抽送速度愈渐加快,堆积的快感让李云睿即将攀上顶峰,不过她并未完全失了理智,找准时机在最后一次深入顶弄时将那玉器抽了出来,内里跟着不断紧缩,泄出的津液顺着穴口不断流淌。

李云睿对此时突然而至的空虚略有不满,好在麻烦解决了,她也并未继续动作,躺了片刻胸口的起伏才平缓下来。

下次该换一个,她这样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