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夜晞

Chapter Text

[銀雨]鮮衣怒馬年少狂 獨守江山為一諾

生而為王,這是某個道士在銀雨出生那時候觀察天象,對這位皇女下的結論。先帝聽到後,命人將道士殺掉,然後把銀雨保護在宮中,為了大楚的延續,從小,她就不配擁有自由。
後來,先皇派了一位太傅過來,仙風道骨,傲然絕塵,這是她對自己老師的第一印象,當然,那層濾鏡並沒有維持太久,不過那都是後話了。接著是葉霜的到來,相仿年紀的女孩之間似乎很有共鳴,她們常蹺掉太傅的課,有時坐在某個宮前的台階談天,有時跑到角樓看來來往往的人們。但是太傅每次都能把她倆抓回來,至今,銀雨還是不知道為什麼每次都在正要回去時被發現。

五歲那年,京兆尹發動叛變,平常嘴上不饒人的太傅抽出佩劍,化身修羅;總是溫和有禮的葉霜一反常態,堅定的擋在她面前。隔天,她成了大楚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皇太女,葉霜成了她最信任的親衛,可太傅卻不見了。
無暇顧及太多,她馬上投身到朝廷事務,穩固身份的同時也在尋找賢臣為己所用。十歲時,她正式在朝中站穩腳跟,眾臣不是傻子,對她那天命之說也略有耳聞,更何況那樣小的孩子,在朝廷上已經能提出一些見解和建議,雖然沒有完善的計畫或後續的想法,卻也足夠令人驚艷。

這些年來,她不斷提升自己,習武、騎射、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十五歲,她不管在民間還是朝廷,都有一定聲量與威望。朝廷上,有夜晞為首的重臣擁護:在民間,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在助她一臂之力,雖然不知道幕後推手是誰,但此時此刻她最需要的就是這種幫助,便也就任它去了。
本來她會安分的坐在皇太女的位子,可隨著她母皇的身體每況愈下,開始聽信二皇女、三皇女親信的話,說她這麼大一股勢力,分明就是要起兵而反,不能讓皇太女繼續擴張下去。

她本就非良善之人,再加上從小到大的半軟禁,她對自己的母皇恨多過於愛,於是她秘密派人將兩位皇妹弒去,並開始在母親原本的藥裡加入會產生毒性的藥。
不過在中途出了點意外,她派去的人沒能把兩個妹妹拿下,就在她思考要不要換個計畫時,兩名黑衣人躲過了所有護衛,站到她面前。她能感受到兩人沒有敵意,卻也反射性的防備,畢竟她的護衛實力也不低,面前這倆實力不容小覷。
黑衣人隨意的行禮後拿出兩袋滴著血的麻布袋,不用說她也猜到了,裡面裝的十有八九是她親愛的妹妹們的項上人頭。她忍不住開口詢問他們是誰派來的,對方不答,只告訴她,她們主子建議她多跟夜丞相的妹妹接觸。半信半疑的以莫家么女的身份和角落結識,前幾個月和對方的交流就是看在那晚的一句話,可一年後她已徹底沉淪。
理智告訴她不該把人帶進危險重重的皇家,可佔有慾最終佔了上風,即使她隱約知曉對方並不甘於當一隻籠中鳥,她仍是用一道聖旨,把愛人關進皇宮高牆,從此不見天日。

唐王起兵,她的直覺告訴她似乎會發生什麼事,便想阻止角落出戰的想法,但身邊的老師、夜相,全都是默許狀態,甚至夜晞還上了奏摺給她,然後事情就這樣被敲定,軍隊浩浩蕩蕩的出發。
當她知道她中計時,為時已晚,她恨著自己,為甚麼不相信直覺?為甚麼不執意阻攔?哪怕被怨恨、被討厭,她也要抓緊對方的一條命不放,就讓她做個壞人,替她打造個烏托邦,就算對方不領情,她也認了,只要她活著、只要她活著……

一封信,一把佩劍便是愛人留給她的全部。
她記得,這把劍還是她替角落請鐵匠打的,作為角落的生辰賀禮,那大概是過去一年裡她唯一一次看到角落對她笑,對方的笑是發自內心,不像往常待人接物的公式笑容,抱著劍久久不願撒手,很是喜歡。而這信的信紙是只有她在用的,曾順手給角落幾張,沒想到角落保存了這麼久,還隨身攜帶在身邊。
她在走神,她很清楚自己的狀況不對,心臟像是被撕裂一樣的痛,她想乾脆的衝到對方陣營把虛炎拖出來給宰了。可是穩重的丞相看得透徹,最終她敗下陣來,打開信封,那信字裡行間都是令人喘不過氣的濃烈愛意,讓她快要不能呼吸,椎心刺骨的疼從心臟一路蔓延到胃部,她痛到幾乎彎下腰來。信的倒數幾段告訴她紀太傅的事,還有她們之間的緣分。
最後,她寫,願來世相會,不負相思意。角落,絕筆。

信息量大到她有一瞬間的當機,接著是懊惱喪氣,她完全沒想到自己以為的運籌帷幄,事實上全都是笑話,有人站在比她高的地方靜靜俯視、操弄,而她全然信任,造就了如今局面。
冷靜下來過後,她想找紀筠,對方卻像是知道她要找自己一樣先一步到來,這讓她更為失落,原來她的一舉一動都被徹底預知。接著就是上神的出現,事情的還原。紀筠最後跟她說,有問題還想問的話,到羽洛閣找她。

她斬殺唐王後,坐在主帳裡發愣。一切來得太突然以至於她什麼都沒來得及準備,就這樣被動的走著別人替她鋪的路。大抵是心力交瘁,她完全沒發現主帳潛進來一個人,而那刺客現身要刺殺時,好巧不巧,葉霜走進來要關心她的狀況,情急之下先是舉起劍鞘替她擋下一刀,隨後反擊,但刺客武力高強,竟是硬生生壓著葉霜和她打,當刺客擊退葉霜往她刺去時,葉霜直接擋在她面前,那刀直接穿透了葉霜的心臟,刀尖上是溫熱的血,葉霜身體一僵,跪倒在她身前。

她還沒反應過來,略微無奈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小傢伙,取錯靈魂啦,沒想到你來得這麼快,先前你在夜晞身上放了一部分意識,以為能躲過上神的眼睛嗎。」
是紀筠。紀筠拿出一條金色的繩子,隨手一丟就捆住刺客,刺客臉上沒了剛剛的得意,而是驚慌失措,隨後,隨著繩子越勒越緊,身體竟是一點一滴的化成灰隨風飄散。
「抱歉啊銀雨,我失算了,沒想到他來的那麼早……葉霜的死不在我計畫之內。」
「他本來要的是我的靈魂吧。他是誰?」
「『世界意識』。因為我跟上神來是為了修正這個世界偏移的軌跡,而世界的自我意識大概是不滿我們的插手,為了奪取妳們兩個人身上的命格,想方設法要將妳們殺掉拿走靈魂。角落的靈魂我已經帶走了,他拿不走,情急之下就化為實體來殺你,卻沒料到葉霜替你擋住了。」
「……葉霜,能救嗎?」
紀筠抿著唇,到底是看了很多年的孩子……要救也不是不行。
「可以,但只有一種方法,就是回朔。讓時間倒回葉霜被殺害之前,然後我抓住世界意識。但他剛剛灰飛煙滅了,要強制召回意識不容易……成功率很低。」

最後沒救成,紀筠沒能召回世界意識。紀筠看她沉默,拍拍她的肩。
「和夜晞一道回京城吧,這個國家還需要妳。」
她點點頭,轉身要走。
「等等。」
她停住腳步。
「妳下一次看到我,便是妳壽命將盡之時,我會來迎接妳前往下一世的。所以不要沮喪、不要退卻,因為妳只有前進才能走向終點。」

十年後,她在角落的墓前,當年的畫面仍在腦中徘徊,只是不再清晰。
輕到幾乎聽不到的腳步聲傳來,她回頭看發現是夜晞,便一如往常的要和她討論政務,沒想到對方打斷她的話,柔聲提醒她,紀太傅也來了。
她深吸一口氣,終於……她終於走到終點了。

那個人已經在下一世等她了對吧?

-

[角落]天罰降下卻釋然 傲骨不折終殞落

十四歲以前,她只是京城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乞丐,從未想過自己以後會成為一國之母。她永遠忘不了那一天,那輛馬車只要再往前幾公分,就會將她撞得支離破碎,這時,一名女子從車廂出來推開車夫,伸手抓住韁繩,用力一拉,馬車即時改變了方向朝著一面牆撞去,再一拉,終是在撞上前停了下來。
女子蹲到她面前,語氣擔憂的問她有沒有受傷,確認沒有後鬆了一口氣,可對方的隨從們卻走了上來,質問她為何擋在路上。那人面色一冷,出言訓斥,喝退隨從後溫和的帶著她上了馬車,她一直到跟女子回去後才發現,這人正是在朝廷上風頭正盛的丞相夜晞。從此,她成了丞相非親非故的妹妹。

後來,她有幸認識了莫非雨,對方有時成熟的過分,有時卻十分孩子氣,就像是百寶袋一樣,每次都能展現新的一面,可她並不討厭這樣的莫非雨,甚至在朝夕相處中逐漸被吸引。
不久,民間有傳聞她將會被選為皇太女妃。她心底是不願意的,因為她曾經是京城一個四處流浪的乞丐,雖然不知曉皇宮內部彎彎繞繞,卻也知道那不是一個自己能住得舒服的地方,比起拘束的生活,她更喜歡在大街小巷悠閒的散步逛街,偶爾買點小點或飾品,在丞相府住下來已經是她能承受的極限,雖然夜晞並不管著她,但她仍感受到了朝廷的暗潮洶湧,她不敢也不願捲進去。

奈何事與願違,新皇一紙聖旨奪走了她所有自由,她不僅要被關進牢籠,還要失去那個讓她心心念念的女孩。
沒想到當新皇到來,她朝思暮想的那個人就騎著馬出現在她面前,開口說了一聲落落,原本懷著最後一絲幻想、以為純粹兩人長得太像的她終於認清現實。
那個帶著她肆意奔跑的人是莫非雨,也是銀雨。
那個用聖旨強逼她入宮為后的也是莫非雨,更是銀雨。
不可置信後是憤恨怨懟,她想都沒想的出言諷刺,卻見對方一臉難過,她想,銀雨又在這演給她看呢,她能理解銀雨出宮需要隱藏身份,可她不能接受幾乎要戳破窗戶紙的那一晚,就連她揣著希望問銀雨時也不告訴她答案。
別告訴她那是驚喜,驚嚇還差不多。
最後她還是於心不忍在眾人面前拂了銀雨的面子讓銀雨難看,畢竟是新皇帝需要立威,便自己翻身上馬和銀雨一道回皇宮。

這一年間她想了很多。
說不恨是不可能的,她始終沒有釋懷,愛得越深傷得越重,欺瞞是她最不能原諒的,於是她在躲銀雨,而對方自知理虧,沉默的配合著。當然也還是有愛,銀雨時不時送來的禮物她就算不用也好好的收藏了,銀雨寫給她的信也通通被放在一個木盒裡保存的很好。
唐王反叛,鑒於紀筠說過的話,她認為這大概就是上天給的機會,便請求出戰。本以為和夜晞那邊溝通會有點阻礙,沒想到挺順利的,對方完全支持,還說要上奏摺給皇上建議此事,她有些懷疑的望著自己姐姐,最終倒也沒多想,謝過夜晞後就回宮等消息。
再次騎上馬時她有種重見天日的感覺,又像是囚犯被解除了身上的枷鎖,全身舒暢,她用力的吸了一口氣,久違的感受到自由的味道。

飛箭先是刺穿右肩,然後是左腹、大腿、小臂,最後是心臟。
很疼,她想,原來這就是鮮血的氣味嗎,有些腥啊。周圍的人喊她她聽不到,腦袋昏昏沉沉,只是在失去意識前隱約想著,這次倒是她對不起銀雨了,瞞著她以己身靈魂為代價護她一世健全……下一世有機會的話,一定要跟她說聲抱歉,還要緊緊抱住她,更要牽著她的手再也不分開。
她意料之中的看到紀筠朝她走來,手上一本簿子薄薄的,紀筠站定後,抬手施法抹去了她身上的傷,接著拍拍她的肩示意她與自己並肩而行。
「後悔嗎?」
「不會,再來一次還是會這樣選的。」
「嗯,沒有遺憾就好……替妳開門了,下一世,別讓我們失望噢,我們會在天上照看妳們的。」
「不會讓妳們失望的,畢竟……」

「無論經過多少世,無論她換了多少個面孔。」
「在茫茫人海之中,我仍能一眼看見她,然後再次愛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