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夜晞

Chapter Text

8.

半年前。

「我可以給妳妳想要的生活,但不是在這世。」
一身白衫的女人手拿一卷書卷,語氣溫和而誠懇。
角落知道,這是銀雨和葉霜幼時的老師,紀筠紀太傅。可這話,怎麼聽,怎麼奇怪。
「您非常人?」
「不錯。」
只見她打開書卷,金光乍現,銀雨和角落的名字赫然出現於其中。
「妳們本該是天作之合,受上天庇佑,七世良緣。可誰叫妳們一腔孤勇,認為我命由我不由天,在第一世破壞了姻緣。記得坊間流傳的那有名的話本《君語》嗎?那是妳們第一世的小世界的名稱。第二世是另一本,《解緣》,第三世《畫》,第四世《聚,離》,第五世《花雨》,第六世《在一瞬間》,而第七世……名為《夜晞》,是黑暗過後升起的曙光,也就是這一世。過了這七世,妳們的姻緣便會修復完全,得以繼續走下去。」
「那麼這一世,我們該怎麼做?」
紀筠原本掛著的職業笑容慢慢消失,轉而嚴肅淡漠。
「一命,救另一命。」

-

9.

夜光推著一車的鯊魚玩偶進入皇宮,最後被迎進御書房。
「朕今日讓你進來,不只因此物。」
銀雨神色淡淡,氣勢強壓跪在地上的人。
「草民若有幫得上皇上的,自然十分榮幸。」
「草民?你低估自己了。」
「草民愚鈍,不懂皇上何意。」
唰的一聲,有一塊木製令牌被從銀雨懷中抽出,扔到夜光膝前。
「需要朕清楚地告訴你這是什麼嗎?」
夜光直愣愣的盯著令牌,許久未言。半晌,勾起詭異的笑容,不顧禮儀的站起身,抖了抖身上不存在的塵灰,沒有回答,而是反問。
「皇上,您知道人在危急時會做出什麼事嗎?」
銀雨似乎早就料到他的反應,眼神連一個都沒有分給他,只是審閱桌上的奏摺。
「朕只知道,就算是被豢養的狗,情急時也會狗急跳牆。」
語畢,側身一閃,閃過了一把匕首,那匕首直直朝後頭屏風而去,嚓,輕微的聲響,竟是穿透了屏風,釘在牆上,入木有三分。
「好身手。」
抽出腰間軟劍,雙方下手都沒留情,一面防守,一面尋找破綻進攻。
刀光劍影,利器在兩人間閃爍奇異的光芒,銀雨劍若游龍,夜光劍法刁鑽詭譎,霎時難分軒輊。
接著,見龍袍被一分為二,掉落在地,銀雨竟是一劍割袍,露出白色中衣。而這一劍毀了龍袍,卻也解了束縛,她揮擊速度越發快速,快得留下了殘影;而夜光這邊愈是吃力,接連敗退。
「朕雖非秦王,可你的下場將會和那荊軻沒有不同。」
劍氣由左下朝右上劃去,夜光沒能抵擋,衣服被劃開一道裂痕。但他沒有放棄,劍鋒一轉,又是進攻姿態。銀雨一劍再起,直朝他心臟而去,夜光不躲不閃,迎著劍尖,反手也來了一劍,目的地一樣是銀雨的心臟。
劍刃沒入體內的一瞬間,夜光彎起嘴角,心中在和那唐王道歉。
主子,抱歉,屬下……盡力了。

銀雨面無表情的抽出劍,瞟一眼臉朝下、趴在地上,死不瞑目的刺客。剛剛,只差一寸,對方的劍刃同樣也會刺進她身體裡。不過她就算被刺傷了,倒也有七八分把握能活下來,畢竟她擁有的是全天下的名醫,刺客卻只能躲躲藏藏,比較起來,她絕對不虧。
在他身上翻了好一會,就是沒能找到有用的東西,她嘖了一聲,在屍體上面撒了些許白色粉末,頃刻間,屍體化為血水,後消失不見,御書房就像是沒接待過這個客人一樣,完好如初。

默星這時才匆匆忙忙帶著一隊暗衛進來,一見到她,慌忙跪下。
「臣救駕來遲,請皇上恕罪!」
銀雨垂眸掩下所有情緒,手一揮示意他們平身。
她不會告訴他們,是她故意引開她自己的暗衛的。畢竟有些事情,就連暗衛,也沒有知道的權利。然而她本來想談的事情被夜光的激進給毀掉了,本想跟這個人好好談,沒想到對方不講理,出手就是殺招,逼得她不得不反擊。
「無妨,朕毫髮無傷。去皇后宮裡請人,說朕有事找皇后。」
「是。」

-

10.

「臣妾見過皇上。」
銀雨見她這樣禮貌疏離,雖然已經過了半年,心卻還是會忍不住抽痛。
為甚麼她們會走到如今的地步?
她抬手整理衣襟,掩蓋方才的分神。
「不必多禮。皇后天資聰穎,自是明白朕今日找你來是為了何事。」
「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紀太傅認定皇后武功足以抵擋敵軍,朕沒有不應下的道理。」
聽到紀太傅這個稱呼,角落僵了一瞬,品了一口茶,愣是沒讓銀雨發現異常。
「那就,多謝皇上……成全。」
角落微微福身,就要告退。卻眼尖瞄到銀雨臉上來不及收起的失落的神情,到底是愛人,還是有幾分心軟,退後的動作硬生生被她停住,她坐回椅上,周身氣場變得柔和。
一想到接下來戰場上會發生的事,她就有點不捨現在這樣的歲月靜好。
這樣子,兩個人坐著,相視而靜默,就很好啊。
書上是這麼寫的:星光璀璨,青雲直上,不敵在你身畔,虛度平淡。(註)
細水長流,安穩而幸福的日子她何嘗不想過?平淡雖無奇,卻總比轟轟烈烈,到頭來卻一無所有好。
可她要先走一步了。
「皇上……莫非雨、銀雨。」
銀雨驚訝的抬眸,撞進她眼中,那裡盛滿了溫柔和光芒,是她的安樂鄉。角落的語氣讓她感受到莫名的安定與平和,好像只要有角落在,世上萬物都可以被她所包容。
她的名諱……這是第一次聽見角落親口說出。

可她不知道,這也是最後一次。
很久很久以後,她記得這是角落和她最後一次的見面。
皇后逆著光,笑容柔軟,向她走來,然後給了她一個擁抱,一個蜻蜓點水的親吻,淺嘗輒止。
然後,她靠到皇帝的耳邊,對著小自己一歲的少女說。
我走啦,不要太想我。
以後,不要再試圖銬住我了,我會陪在妳身邊,但不會被妳抓住。
妳要平平安安的,當好一個皇帝,將國家治理好,創造太平盛世。
這樣,我會更喜歡、更喜歡妳的。

那時,她只認為是角落釋懷了。沒想,竟是遺言。

-

11.

角落率領的東部偷襲的軍隊最早出發,而幾天後,銀雨、葉霜相繼隨著計畫的路線帶兵而行。
東部峭壁道路崎嶇,軍隊行走緩慢,一日,行至一山谷中,角落細細感知,察覺有些不對勁,出聲攔下要繼續往前走的軍隊。定睛一看,兩側竟有密密麻麻的弓箭手藏於岩石後,要不是她瞥見了凸出來的箭矢,還真要栽在這。於是忙喚軍隊撤退,可這令一下,上頭敵軍便知自己已經暴露,也不躲藏,開始放箭,一時之間,她帶的軍隊失了鎮定,慌亂起來,你踩我我踩你,就這樣,有些士兵甚至是死在自己的戰友腳下。

角落身邊自是有不少人暗中保護,而出狀況後,第一時間就有一人脫離隊伍,馬不停蹄的到了銀雨的軍營。
「怎麼回事?」
「皇上,敵軍在東邊!」

茶杯在她手中碎裂。
想到夜光死前那意味深長的笑,她後知後覺的想起來,這個人不是第一次進宮,之前也有好幾次以玩偶的名義……計畫,被他洩漏了。
原來夜光和雨寒的親近不只是好友,而是埋在京城的奸細……她疏忽了,是她低估了一切,她以為老師給予的訊息就足夠扳倒叛軍。
「全軍聽令!敵軍改道,現下出現在東邊,立即朝東部行軍!」
同時,她發消息給葉霜,命她也一同調頭,改向東邊行進。

角落看了一圈周圍,士兵死的死、逃的逃,她神色複雜,眼裡情緒千變萬化,最終什麼也沒做,只仰天長歎。
她那時還在想,銀雨的計畫算得上萬無一失,自己怎麼也不會丟了命。可原來在神明眼中,這條命想取,便有千百種方法奪去。
她抽出劍,揮開射來的箭矢,試圖凝聚殘餘部隊,嘗試突圍,卻不小心分了神,沒注意到朝她飛去的一隻毒箭。
「主子。」
隨著一聲輕喚,黑衣的女子胸腹就這樣被刺穿。
默星神色平靜的望著胸前的箭羽,她本來想用劍擋,可沒料想這箭射出時竟用了十分力,飛行速度極快,逼不得已只好用身體擋住。雖然知道這必死無疑,可她生來做暗衛,本就該保護自己的主子平安,她並不覺得自己的生命消耗在這很浪費。
她勉強抬頭,卻看見皇后一臉驚慌,眼裡水氣氤氳,她覺得有些好笑,明明他們這些做奴僕的,是死是活主子都不會那麼在意,可到了皇后這,似乎每一個人的命都是平等的,沒有貴賤之分。那大概也是她願意將畢生所學都教授給皇后的原因吧,這樣的人,你如何能拒絕,如何能討厭?
「主子,要活下去啊。」

角落抱著懷裡逐漸失去溫度的默星的身體,淒涼一笑。
我命不由我,我本該隕落,失去生命,是必然,可默星,妳不該啊。
妳可以逃,妳可以裝作沒看到。
可妳還是那樣的盡忠職守。

她將默星的遺體安置好,然後投入戰局中。
她想,默星,我沒有辦法答應妳最後的期許。
我還是,會死的。

-

12.

銀雨趕到了。
但,晚了。
她到的時候,血流成河,到處都是屍體,有唐王手下的,但更多的是她皇家軍隊的士兵的。
當然,她帶領的是最精銳的部隊,和葉霜合力打贏後,生擒唐王。
她盯著眼前被捆的結實的唐王,思緒發散。

她沒有等來角落平安的消息,而是拿到了一封信和角落的佩劍。
她不敢相信,前幾天在自己面前活生生的一個人,現在沒了。
沒了。
她抬眸,眼裡盡是狠絕殺伐,血液的躁動、失去的憤怒、惶恐的不安,她理智漸失,拔劍就要單槍匹馬衝到唐王陣營。
還好,夜晞在此時趕到。
夜晞本來留在京城替銀雨處理事務,沒想發生這麼大的事,連忙留了人手後趕往現場。

「皇上,切莫著急,不妨先看看信裡究竟留了什麼?」
銀雨緊咬下唇,咬到都流了血,劍被用力插進地上,她克制住自己,坐回桌前,手指顫巍巍的打開信封。
一目十行,她看完之後,渾身氣勢弱了下來,片刻後,她冷著一張臉,恢復成那個理性睿智的皇帝,一如最初模樣。
「備好軍隊,夾擊唐軍。另外,葉霜,替朕去尋紀太傅,說朕有事想與她一談。」
「不必找了,妳的手下效率太慢,我自己來便是。」
只聞門口一道聲音傳進來,緊跟其後的是紀筠氣定神閒的走進,站定在銀雨面前。
「大勢已定,想問什麼,直說無妨。」
「角落為何而死?為誰而死?朕和角落的關係究竟是什麼?老師半年前又和角落說了什麼?」

紀筠搖搖頭,神情頗為無奈,怎麼就如此焦躁,一點沒有帝王之相。
「第一個問題,角落不為何而死,這是過不了的劫,她注定命喪於此。第二個問題,為妳而死,命中帶鳳,死了以後,因為結為連理,故鳳命會加諸於妳的真龍天命,有助於國家安定……她就是妳的命。第三個問題,妳們是七世伴侶,某些原因需要渡劫,這世是最後一世。最後一個問題,我跟她解釋了前因後果。以上,有回答到妳嗎?皇帝?」
說著說著,一道身影忽然出現在紀筠身後。
「欸?陌緣上神,您親自跑一趟?」
上神略微頷首,轉而看向銀雨。
「妳得苟活,得贖罪。」
「不知閣下何意?」
銀雨神色冷淡,她聽完前面的解釋再加上角落的信,心中理出了個大概,她知道了自己老師不是一般人,而能讓老師喚「上神」的八成也是不簡單的人物,所以雖然不滿,卻也沒有很明顯的表達出來。
「妳們毀了第一世的姻緣,所以這七世都要還債,而這第七世,角落走了,那妳便得留在人間,嚐盡孤獨滋味。」
上神瞥見她抽出暗藏的匕首想隨角落而去,也沒有出手阻止。隨後,紀筠補上的這句話,擊碎銀雨最後一絲希望。
「很遺憾,冥界那邊,生死簿上妳的名字已經被拭去,等妳壽終正寢、陽壽盡了的那一天,才會再次出現於簿子上。」
「所以,妳要活下去啊。」

-

13.

她斬殺唐王後,回到京城。
時間飛快,已經過了十年,夜晞在這段期間全力輔佐,國家的經濟飛速成長,軍事實力大幅提升,有一占卜師曾道,他觀測星象,發現國運昌隆,且還有繼續往上的趨勢,接下來的幾百年內,大楚王朝皆會平安度過。

有時候,銀雨會看著身後本該是葉霜站的位子,看得出神,那個人也在那天離她而去了。
身邊朋友,好像就剩夜晞還陪著她了。
而後來她也從紀筠口中知道了,夜晞是「平衡」,不可能死去,嚴格來說也不算一般人。
所以,角落、葉霜、默星死在了戰場;紀筠早已不是她當初認識的紀太傅,夜晞同理,轉眼間,就剩她這麼一人。
那天,她失去了好多,卻也長大了好多。
老實說,活著太痛了,她想死,可上天不允,說來好笑,無數男女老少渴求長生不老,但無一能永保青春;她渾渾噩噩度日如年,對世界失去希望,卻求死不能,閻王不能也不願收她這抹孤魂。
所以她拖著殘破不堪的身體踽踽獨行,用靈魂僅存的光亮去照拂這個國家。

她打了傘,走到皇家墓園。
皇后的墓前,年少有為的皇帝一身黑袍,沒有隨從、沒有護衛,隻身一人。
她輕聲詢問,說,落落,朕錯了,朕不該讓妳當皇后。
朕錯了啊,妳回來好不好?這個世上只剩黑色,一片黑暗中,朕好孤單、好無助。
夜晞聽到手下報告,也拿了傘到了皇家墓園,卻只是站在門口,對著黑色的背影靜默不語。
夜晞想,她成了一代賢君,卻始終孤身一人。
那該有多麼難受。

皇帝轉過身來,發現她的身影,踱步走到她面前。
「丞相,南部水災一事……」
「皇上,紀太傅來了。」
銀雨一頓,果然望見紀筠手拿一本簿子,自遠方走近。
她笑了,神色間是夜晞從未見過的溫柔。
沙啞的聲線一如往常的冷漠堅定。
「走,上朝。」

-

夜晞未至,愛人已逝。
大楚盛世,因妳而始。

-

《夜晞》全文完

 

註:出自《餘情可待》by閔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