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今野秋一x咚兵卫】冬日暖狐

Work Text:

冬天来了,老婆不见了,今野着急地外出寻找。
他在白茫茫一片雪地里着急地喊老婆的名字,喊了两声,忽地一丛雪升起,一个毛绒绒的脑袋冒出来。
是老婆。
今野赶忙走过去,想将老婆抱在怀里,老婆却先一步蹦跳到他身前:“你怎么出来啦!外面冷,快进去!”
老婆拱着嘴推着他的大腿、臀部让他往回走,一股热源从接触的部位传来,也不知道是心暖还是皮肤暖,没等走到家,他就感觉自己的下身有了奇怪的感觉。
支起的帐篷随着走路磨擦着,等到走到家、拉开阳台的门进到客厅,今野已经喘起气来。
他坐在沙发上,老婆才看见他糟糕的下身,眼睛一转:“今野酱色色!”
今野红着脸嚅嚅地说:“……对不起,一被你碰我就……”
老婆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耳朵抖了抖,浑身也跟着抖了抖,几片残留在皮毛上的雪花飞走,老婆变成了人。
老婆膝行两步,到他腿间,伸出手摁着他的裆部。今野呻吟了一声,但还是抓住老婆的手:“亲、亲爱的,窗帘还没拉……”
“这么大雪没人来的啦!”老婆咋咋呼呼地,一下子把他的裤链拉下来,低头含住已经完全勃起的性物,又抬起眼尾红红的双眼看他。

冬天,外面风雪呼呼地转,室内即使开了暖房,也还是潮湿地寒冷着。被温热口腔包裹住的感觉分外绵软,今野忍不住抬头“啊”了一声,手抓上老婆的头发,又忍耐着张开、用手指探进发根里,尽量温柔地触碰着。
但比起黏糊的他,老婆的动作果断得很,一个深喉,又把他吞进更深的地方。“啊……唔、呜……”今野不自觉绷紧了大腿,用敏感的内侧皮肤磨蹭着老婆的侧脸,而老婆的口舌已经埋在他的阴生茂密里,看起来色情得很。
性物在老婆的喉咙里变大了。纵然是狐狸也吞咽不住,乖乖地将粗茎吐出来,用水光润滑的眼神看着今野。
“亲爱的……坐上来……”今野的眼神迷茫着水气,动情地抚摸着老婆的腰身,轻轻恳求。狐狸听了,主动脱下已经湿答答的内裤和外裤,嫣红的肉穴在半躺着的今野眼里一览无遗,随后狐狸张大腿坐上他的腰,一只手扶着他的性器,努力地用正流着淫液的肉穴抵住头部,随着“…呼………嗯……❤️”的声音,将粗大的柱体毫无障碍地吃下去了。
“啊…………呜嗯、……”
“哈啊…………哈啊………………❤️……”
交替的喘息声从沙发上升起,要是外面路过有人,很快就能将这一幕白日宣淫的画面尽收眼底。可是时间一长,两具肉体交叠的热气在窗玻璃上染上一层薄薄的水雾,便再也分不清你我、分不清情景了。
狐狸先扭着腰软倒在今野身上,吐出粉红色的舌头,下身一片水渍,显然刚去了不知几次,将今野的耻毛浸得粘腻,又随着狐狸软倒,蹭在他自己的小腹上。今野抬起上半身,将狐狸搂在怀里,一边亲吻着他的鬓发,一边压着他的腰身,自己挺起下体往里顶弄:“哈啊……呼……亲爱的、再陪我一下…………”
狐狸发出甜腻的尖叫,仰起脖子,今野就将吻密密地落在他的侧颈,吸吮着,狐狸动情地缠上他的腰肢,肉穴随之夹紧粗物,今野嗯唔地一声,又重重地擦着狐狸的敏感点压擦了几下。
肉穴里一股淫浪扑出来,淋在他的龟头上,热乎乎地,爽得今野腰肢一颤。穴肉因为高潮紧绷,又被粗茎擦弄肿了,狐狸紧紧闭着眼睛,几滴泪水从眼睫毛里颤出来,今野看得心头像有毛爪在挠,一个挺身抱着狐狸压倒在沙发上,一边缠着狐狸的舌头吻,一边又快又狠地操弄身下像要把自己吸进去一样的穴口。
狐狸带着哭腔地喊:“不……不行了……别、别操了……要、啊、呜……要去了…………”然后哀求地摇着腰肢,像是平时哀求人时摇动着尾巴的动作。可是那动作在现在,只是迎合着粗物更快更狠地操中自己的敏感点,狐狸像个荡妇一样尖叫着又喷出水,白白的手臂主动缠上今野的脖子,弓起上半身,想在高潮里贴近自己的老公多一些。
今野摁着他的腰射在里面,狐狸还是尖叫个不停,泪水一道一道从眼尾流下来,穴肉一波一波颤抖着,足足过了一分钟,狐狸才晕厥一样松开紧紧缠着今野的手,脱力地坠回沙发上,肉乎乎的大腿敞开,装不下的透明淫液夹杂着一丝丝浊白,从还没来得及分开的交合处溢下来。
今野着急了,赶忙俯下身亲着狐狸:“老婆、老婆,你怎么样了……”
狐狸深深地喘了两口气,才睁开颤满泪珠的眼睛看他,神色里都是埋怨:“你……你操那么狠干嘛啦!呜……”
今野这才放心下来,抱着狐狸又安抚地亲了两口:“对不起……我拔出来了好吗?”
狐狸慢慢点头,今野抬起身体,慢慢地将楔在狐狸穴内的阳物拔出,却听见“啵”一声,一股浊白从穴里涌出,狐狸娇叫了一声,又着急地:“哎呀!要弄湿沙发了!”
今野看着狐狸的媚态,忍不住痴了,他低下头俯在狐狸腿间,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那仍在翕动的穴肉,狐狸呀呜了一声,腰身不受控制地一挺,将整个蚌肉送在他脸上,他又伸出舌头往里舔弄了两下,狐狸就呜呜地叫着,像是猫挠一样扒弄着沙发和他的身体。
他忍不住将狐狸白白的大腿掰开,压在柔软的沙发坐垫上,又舔了两下,才抬起头来看着狐狸问:“亲爱的,这样好吗……?”
狐狸早就只会喘了,一脸痴态地看着他,今野高兴地又埋下头,好看高挺的鼻子埋进两片穴肉里,鼻息喷着狐狸的阴蒂,狐狸尖叫着想夹腿,却被牢牢地摁着,又被今野舔咬起两片批肉。
穴里很快冲出一股又一股的热液,挂满了今野的鼻子、睫毛、嘴巴。他仔细地伸舌一点一点舔走,终于在狐狸又尖声颤抖着失去力气后,阖身贴上狐狸的整个身体,吻起狐狸的双唇:“……亲爱的……你的味道,好好吃……”
狐狸呜呜地叫着,把头埋进他的肩颈。今野的下身还硬着,却一边亲狐狸一边说:“别怕,我们不做了……”
狐狸变出大尾巴,啪地一下打在他尾椎上:“呜嗯……快、快插进来……要、要和老公一起舒服……”

冬日的下午还漫长,室外一片白雪,漫照出晴光万里。室内暖意氤氲,仍正是一人一狐的好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