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今野秋一x咚兵卫】平日色狐

Work Text:

这是平常的一天,属于春天的暖风还没吹到岩手,今野秋一家的阳台还残留着冬的气息。
今野照顾完阳台的茉莉花,回到客厅,看见养的大狐狸和小狐狸翻着肚皮在打饱嗝,桌面上的乌冬面碗空空如也,忍不住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他捧起叠在一起的碗走到厨房,放进水槽,准备刷洗。因为平均身高的关系,这里的流理台高度并不适合他,他不得不弯着腰来洗碗,从后面看,浑圆挺翘的臀部就微微撅起来,浑似一颗诱人的水蜜桃。
“啊呜——”“啊!”两声截然不同的声音交叠在一起,狐狸是嘴馋的动物,看着看着今野的臀部就张嘴咬了上去,而一惊的今野差点打碎一个盆子!
“……等等!咚酱!”今野又急又羞地回头想阻止狐狸,无奈狐狸咬定屁股不放松,他怎么回头都看不见狐狸,无奈之下只好回身继续洗碗:“……你轻一点……”
狐狸不服气地开口:“我本来也咬得不重!”

这下可好,由于狐狸在奇怪的地方开口讲话,气息喷出来,今野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奇怪了,他隐匿地把臀部往前移了移,试图逃脱那种感觉,却被狐狸跟着凑了过来。
狐狸的嘴巴尖尖的,轻易地好奇地做出人类无法想象的姿势——他把头插进今野腿间,拱了拱还下垂着的东西顶端:“今野酱好色!有反应了!”
尴尬地,今野的小今野被狐狸嘴巴越拱越向前,如果不是橱柜顶着,已经撅起来了。

事情变得麻烦起来。今野偷眼看了一下客厅,三只小狐狸还在翻起肚皮抱着彼此大睡,他小声地阻止——或者是哀求狐狸:“别、别这样……!”
然而狐狸不闻不问,甚至伸出了舌头隔着家居裤舔了一口小今野,今野发出一声哀吟,知道狐狸大概不准备听话,只好满脸通红地继续洗碗。今野想着是洗完碗赶紧把狐狸拎起来,阻止狐狸继续干坏事。毕竟现在两手都是泡泡,蹭在狐狸身上狐狸一定会生气的。
可是狐狸仿佛也知道他的打算,正在和洗碗争时间,舔了两下形状已经完全露出来的小今野后,干脆张大嘴巴唔啊一声把小今野连着布料吞进去了。这下今野再也洗不下碗,呜嗯一声腿一软,就顶着橱柜分开了,上半身撑在水池上,狐狸顺顺利利地把小半根吞进了嘴巴里。
“呜呜嗯!唔嗯!”狐狸呱啦呱啦地说着什么,但被布料都堵着,完全听不清楚。今野满眼羞红和生理性泪水,忍着回头摁大腿上的裤子:“你……你别噎着自己了!”
狐狸把嘴里的布料和一大团吐出来,理直气壮地:“那你把裤子脱了!”
今野羞红着脸哀求狐狸:“我还在洗碗!”
狐狸翻了个白眼,又埋头下去:“哦那你继续洗碗,咕叽咕叽……”

咕叽咕叽,是狐狸又吃起已经被含湿成深色的面料和里面裹着的肉棒,今野又呜嗯一声,还好这次狐狸只是在轻轻地舔,他强撑着站直了腿,努力地保持头脑清醒,去洗剩下的三个碗。
好不容易把碗洗完了,今野总算是保住了尊严,还没被狐狸在水槽前脱了裤子。但帐篷已经顶得疼得不行了,一半是因为兴奋,一半是因为被柜门硌着,他用水洗干净手赶紧转过身来,想把狐狸抱去房间里,却不料狐狸更快,在他转过身来的一瞬间就嗷呜一声正面开吃好不容易有空间撅起来的帐篷。
今野腿一软,一声闷哼,被飞扑的狐狸撞在柜门上,但比起前面的快感都算不上什么。

但狐狸忘记了,人类转过身来解放了双手,就比还保持狐型的他有利多了。还没舔两口,狐狸就感觉自己被拎住了命运的后脖颈——被老公从几把上扒了下来,高高拎起再抱进怀里。
狐狸的头被摁在今野肩膀上看不见他的表情,但从匆匆的步伐上感觉今野有点生气。「坏了」狐狸眼珠子一转想。
被放在大床光滑的布料上的一瞬间,狡猾的狐狸就打算撒丫子逃跑,但今野熟知它的动向,没跑两步就被抓着尾巴尖压在床上,今野气呼呼地作势拍打狐狸屁股:“还恶作剧吗!”
狐狸一看,逃跑不成,立马改色诱,它耳朵抖了两下,耍赖地一翻身摊开爪爪巴拉在今野身上:“老公,疼疼!”

今野又好气又好笑,起来去关好了主卧的门,临关门前还再确认了一下沙发上三个小狐狸的状态。狐狸在床上来回翻了两下,就看见今野拿着平时绑窗帘的布绳回来了。
狐狸歪头:“为什么要拿布绳?”
今野抓住它被梳理得毛光顺滑的爪爪:“防止你再耍赖。”
被揉爪爪的感觉很舒服,狐狸忍不住张开肉垫,但还没被摁肉垫,下一秒两只前爪就被绑在肚皮上了。
狐狸:“嘎?”

意识到即将发生什么事情,狐狸忽然变得非常兴奋,主动张开两只后爪在空中飞舞:“绑我!绑我!”
今野被狐狸闹笑了,他脸上有点红,说:“嗯,绑你。”但手上却拿起一件狐狸人形时穿的衣服,轻轻盖在狐狸身上。狐狸又歪头:“嘎??”
今野却不做声了,他慢慢低下头,俯在狐狸被布料覆盖住的腿腿中间,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还不是很能准确分辨出形状的那里,然后向那里吹了一口气。

狐狸,感觉有些不妙了。

狐狸开始试图认真挣扎,但两个前爪只是徒劳地rua着自己肚皮,后爪被今野紧紧地抓住分开,毫无逃跑的余地!
狐狸开始试图讲道理:“今野酱不要试了啦!毛!我毛很多舔不到的!”
可是老公露出了一个有点腼腆的笑:“嗯……没关系,我们试久一点就可以了,毛可以舔湿的。”

狐狸的受难开始了。一开始的确是没有太多的感觉,只是奇怪的痒痒。但随着今野很细心、缓慢地用手指先确认出形状,然后用舌头在布料上慢慢描绘出湿意,狐狸开始喘起来了。
「呜……都、都是那张脸的错啦!怎么可以把好看的脸埋在批批里舔……呜……犯规……」狐狸这样想着,继续徒劳地蹬着越来越没劲儿的小肉腿。或许狐狸没有意识到,逐渐让布料濡湿的不是今野的舌头,而是自己身体里流出的热热的水。

过了一会儿狐狸就哭起来了:“不要了……好难受……好奇怪……把、把这个布拿开!”
可是今野没有停下,只是一边伸出舌头淫靡地舔弄着已经露出蚌肉形状的布料,用舌尖摁压着翻开的批肉,一边口齿有点不清地说话:“唔……咚酱知道我刚才有多难受了吗?”
“不要、不要讲话呜……”狐狸哭泣着,如果不是被今野抓住,它好想夹紧大腿,把帅脸紧紧夹在自己批上,用高挺的鼻子磨豆豆,可是现在只能被有一下没一下地舔下面,上面可怜的阴蒂没有被照顾,好痒。
狐狸的小口红已经伸出来了,支起一部分湿糯的布料,让下面的肉肉们离舌头更远了。今野看狐狸哭得实在难受,叹了一口气,拿出另一根绑窗帘的布绳,把一端系在狐狸肚子上的两个前爪上,另一端经过下体绕了个圈,系在尾巴根上,然后他怜爱地摸了摸狐狸的脸:“咚酱可以蹭蹭。”
隔着布料的布绳对于狐狸来讲也是折磨,但好歹比没有强。狐狸开始急切地抬着爪子,一边努力摇动尾巴,试图让布绳能粗重一点卡进批里,再前后拉扯着磨蹭。
“一抬一抬的小爪子好可爱呀……咚酱是在给我拜年吗?”今野看着狐狸的动作忍不住笑了起来,摸摸努力的肉垫,还帮忙抬了一下。
“啊、啊嗯!❤️蹭、蹭到了……老公,求求,求求……还要❤️”
发骚的狐狸因为被人类抬手手,布绳被狠狠拉了一下,终于蹭到舒服的地方,批里一大股水喷出来,忍不住眼睛变成心形,肉肉的屁股到处乱扭。今野伸手去揉它的尾巴根,揉得狐狸想撅屁股,但被床垫挡住了,只好难耐地左右摆屁股,大尾巴啪啪地打在棉被上,一看就是很想再要一些。
“哈啊……”看到狐狸动情的模样,今野也发出了难耐的喘息,他用还空着的手把自己的裤子拉下来,拿出已经勃起了很久的肉棒:“咚酱再帮我舔好不好?”
狐狸忙不迭地点头,被今野捞着腰翻了过来,骚狐狸终于可以如愿地撅屁股了,一边塌着腰把尾巴撅得高高地、两只前爪往上拼命伸,汁水乱溢的肉批抵在布绳上乱蹭乱磨,一边伸出舌头胡乱地舔着拍在脸上的大肉棒。

骚狐狸很快把自己操得一轮接一轮地喷,结实的布绳都被喷成只有卡在批里的一段是深色的,甚至黏黏腻腻的淫液透过布料把原本粗粝的布绳都弄光滑了,仔细看闪着淫靡的、淫液特有的光泽。但是狐狸这么高兴,一边还张着嘴吐出舌头乱叫,今野却没被多照顾到,他难耐地皱起眉头,伸手去摸——或者说在情欲的逼动下,去拉拽狐狸的头,往自己肉棒上压:“老婆……这边……”
狐狸眼里还转着爱心圈圈,浑然不觉老公的手在把自己往哪边引,只是因为快感惯性地张大着嘴巴吐着舌头。很快,已经能尝到咸味的肉棒压着舌头插进来了,慢慢地一点一点往喉咙里压。
“呜❤️ 呜嗯❤️❤️❤️”连喉咙都早就被操开的狐狸从嗓子根里发出淫叫,眼睛已经变成爱心的形状了,今野看了,就扶着狐狸的头,一边摸着它的耳朵,一边开始挺腰肏干狐狸的喉咙。
狐狸的嘴巴很长,恰巧能把今野粗长的性器全部吞咽进去,是人类做不到的,今野很喜欢狐狸的嘴巴。而现在,长长的嘴巴上面,狐狸嗅觉灵敏的鼻子被压着埋在今野的耻毛上,阴茎特有的味道混合着窒息感钻进狐狸的鼻腔里,狐狸兴奋地呼吸着,高高撅起的屁股中间又涌出一大股浪液。
压着狐狸的头操了十几分钟,今野呻吟着:“呼……唔…要、要射了……”
埋着头的狐狸边吞咽着几把,边发出呜呜的声音,显然是要吃精液的模样。今野听了,就手上一用力,恶狠狠地把狐狸的头又压下去一截,这下整根都捅进狐狸嗓子眼了,狐狸短促地呜了一下,浑身一颤,雌伏地失去了其他磨批的动作,乖乖软在今野身下。
狐狐的样子可怜又乖巧,今野本来不是这种性格,却每每升起奇怪的嗜虐欲,他闭着眼睛呻吟了一声,开始熟练地在狐狸嗓子眼里又狠又重挺腰进出。

过了一小会儿,房间里响满了今野充满情欲的呻吟声,随着最后一挺腰,又浓又多的精液都射在狐狐嗓子眼里,他才腰一软,从狐狸身上滚下来,搂着把狐狸抱到怀里,边喘气边问:“哈……呼……老婆、老婆?难受吗?”
狐狐满眼泪光,嘴巴里还流出没来得及全部喝下的白浊:“下面,下面难受,好痒呜呜呜呜!!”
“嗯、嗯唔……我知道,等一下……”今野呼了几口气后赶忙支起身体,给狐狸解开已经一塌糊涂的绑在爪爪和尾巴上的布绳,狐狸就嘤嘤嘤地滚进他怀里开骂:“坏今野!坏今野!”
今野有点委屈地抱着已经变成人的狐狸,往他额头、太阳穴上印了两个亲吻:“明明是你先闹我的……”
狐狸摇着头用毛耳朵甩他的脸:“不管!不管!”
“好,不管,不管。”狐狸太不讲道理,今野只好百依百顺地哄着它,一边亲着狐狸的脸,一边扶着还没完全软下去的肉棒抵着狐狸湿乎乎的肉批磨蹭:“等一下就进去好不好?”
狐狸一被蹭肉批就舒服得哼唧,张开变成人类之后也还是肉肉的腿:“不要等嘛,现在就进来……”
“诶?现在?”今野震惊,又马上可怜地撇起八字眉,看着怪像被压榨的小媳妇:“……我、我不知道行不行……”

但抵不过狐狸撒娇耍赖,今野还是扶着肉棒进去了,一进去狐狸就快活得扭腰摆臀,馋极了的肉批主动吃起肉棒来。没过一小会儿,今野忍耐地蹙起眉头,一滴汗从他额头上滑落,恰巧滴在狐狸小腹的痣上:“咚酱……好厉害,我没软下去又完全硬起来了……”
狐狸管不了那么多,用肉腿缠上老公的腰:“老公❤️人家要❤️”
今野咬着牙挺了两下腰,终于没忍住抓着狐狸的大腿根往床上一压,整个人合身把体重压上去:“骚…、狐狸,干死你…………哈啊、…!…唔、……”
腿被压到极致的狐狸骚批整个翻开,一点儿也合不上,被粗大的肉棒啪啪啪地责难着,最里面熟透靡红的媚肉随着肉棒进出展露在空气里,狐狸爽得没一会儿就源源不绝地喷了起来。
“哈啊…、…”今野用力动着腰,感觉热热的骚水一直在喷淋龟头前端,好舒服,好舒服,他在又热又紧的肉批里随着直觉挺动,忍不住不想让骚水流出来,索性埋在最里面快速深重地小幅度蹂躏媚肉。
骚水被堵住了,没一会儿狐狸就失声求饶:“老公、老公,不行了❤️饶、饶了我❤️❤️拿、拿出去啊呜被操烂了❤️❤️❤️”
“嗯?……、唔呜、”今野的声音在湿腻的空气里也听着鼻音浓重,他迷糊地伸手去摸狐狸的脸:“哈啊……咚酱不喜欢、这样……唔,哈啊……吗?”
狐狸再也说不出话来,翻起白眼,除了浪叫❤️❤️❤️什么声音也发不出,肉批又紧又馋地紧紧吸着蹂躏花心的大肉棒,一会儿最里面痉挛起来,狐狸挺直了白皙的小腿颤抖,脚拇指高高挺起,其他四个脚趾却在无意识地抓挠着床单。
被肉批那样不知道吸了多久,狐狸只觉得最后一股热浪射在花心上,射得他连大腿根儿都颤起来,翻天覆地的快感地狱终于结束了。

事后,顺过气来的两个人在大床上黏糊糊地抱着,狐狸又变出了尾巴,今野慢慢地顺着毛流、用手指梳顺沾染了黏液结在一块的地方。
狐狸有一搭没一搭地用脚戳着老公的大腿,过了一会儿说:“我又想咬今野酱的屁股了!”
狐狸很喜欢今野的屁股,也不是第一第二次咬了,但这次今野奇异地顿了一下,整张脸慢慢晕上好看的红:“……别咬了,我好像,经过这次之后,被你咬屁股会有怪怪的感觉……”
“诶???”狐狸发出大惊小怪的惊讶声,然后开心地扑进今野怀里:“今野酱!色色!”
今野红着脸把他抱住,亲了一口狐狸的嘴巴:“……嗯,色色。”

狐狸驯养了人类,人类也驯养了狐狸,他们幸福快乐地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