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杰西/蛇/樱庭诚】AI的正确使用方法

Work Text:

罗千监狱是专门为重刑犯准备的牢笼。毫无疑问,作为首个以叛国罪入狱的罪犯,樱庭诚将在这里度过余下一生。

2030年,AI已然普及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不止希望智能医药公司一家独大,樱庭还是理事官时,他主理的AI“百眼”还未正式投入运行,各个部门却早就派人与他暗通款曲,将百眼的部分功能纳入系统了。

这个监狱也是如此。结束交接、换上囚服的后一环节即注入皮下芯片。名义上,为了监控身体状态,芯片与医疗AI“希望”连接,可它的目的实际上只包括全天监视而已,真正连接的是警用AI“百眼”。

可笑,桐生说百眼会剥夺普通人的权利,樱庭不在乎,现在他自己的一举一动倒都经由AI不间断地上报了。

机械下手太重,樱庭揉揉还在肿痛的后颈,如果是他来编写程序,不光是机械臂,整个监狱的终端精度都能提高一大水平。他是麻省理工的天才,只要让他碰到任何一个联通了局域网的终端……细框眼镜后的双眸闪过一丝狠戾。

“喂,新来的那个。”

思考被铁门滑开的声音打断,他抬起头,看到一个光头站在外边。樱庭没兴趣探究他为什么可以动别人单间的门禁而狱警视而不见,毕竟监狱里总会有些特殊的规矩,不是吗?所以他依然像曾经那个西装革履的精英高官一般,矜傲地坐在椅子里抬抬下巴,示意光头继续说下去。

“我们老大找你。”

樱庭睨他一眼,起身整理衣服,还是跟着去了。也许能借此跟监狱里的势力搭上线,争取早一步逃出去。他这样盘算着,在脑中模拟等会儿见面的谈判话术,不知不觉就来到了那个走廊尽头的房间。

光头喽啰自觉退下,厚重门板打开,无声地邀请它的客人。门内的空间比想象的大得多,樱庭走进去,被几乎实体化的麝香味扑了一脸。他厌恶地皱起鼻子,用两根手指虚虚搭住人中,试图阻隔这股侵略性过强的味道。

床沿边有个男人背对着门口脱衣服,露出皮肤上巨大又华丽的十字架纹身,想必就是光头所说的那个老大。樱庭没有多言,他知道那人已经发觉了生人的气息。

果然,男人回头主动跟他打了招呼:“哦呀哦呀,樱庭理事官,你还记得我吗?”

“不记得。”这确实是实话,樱庭抓过那么多人,不是谁都能在他脑子里留下个印象的。

“嘛,那就再自我介绍一下吧,”男人也不恼,微微侧过身体报上姓名,“Jesse,记住我的名字。”

透过他侧身让出的空间,樱庭看到床上还有一个人,埋在被子里,只有一头和男人颜色相似的金发露在外面。

樱庭本质淡漠,他无视了床上挣动的手铐碰撞声,问道:“有何贵干?”

Jesse慢悠悠踱步靠近,就像野兽巡视它的领地。他围着樱庭绕了一圈,还伸手点了点植入芯片的地方。期间,冰凉的手表表盘蹭到皮肤,樱庭不自在地扭扭脖子,很快又恢复到自持的状态。

“说起来,还是樱庭理事官把我抓进来的呢。”

樱庭暗叫糟糕,看来是要找他报仇。可他从小到大养尊处优,供职于警视厅也基本不用亲自上阵直面嫌犯,如果在这里跟Jesse打上架……樱庭悄悄往床那边看,被捆缚住的金发青年已经把薄被蹭落到一边了,手臂上绷紧的肌肉线条不亚于Jesse。樱庭开始计算凭他的开锁技巧能不能及时拉来一个可以利用的队友。

“不要紧张,”Jesse挡住他的视线,笑嘻嘻地露出虎牙,“我是来感谢您的。”

听到这话,樱庭没抑制住惊讶,表情让Jesse的笑容扬得更大了。他继续解释道:“如果没有您的百眼,我就没办法抓住他了呀。”

金发青年努力抬起头朝Jesse怒吼:“我要杀了你!”

“嘘。安静,小蛇,我在跟客人说话呢。”

“你——唔!”

樱庭只来得及看见表盘上闪过“Cobra”这个单词,金发青年便突然失去了力气,倒在床单上,只剩胸口剧烈起伏。

等等,结合之前Jesse提到百眼的话语,前理事官反手摸上埋入皮下的智能芯片,难道说Jesse接管了这里的AI系统?!

“不愧是理事官先生,非常敏锐。”Jesse看见他的反应甚至鼓起了掌,然后摸上表盘,调出樱庭的名字,“那么,我们开始吧。”

刹那间,樱庭迅速伸手想夺过手表,然而在指尖堪堪要碰上表带的那一刻,他双腿一软,直接倒在了Jesse怀里。

“这种数码产品,您还是不碰为妙。”Jesse蹲下身,拉开樱庭囚服的拉链。

樱庭跟很多罪犯打过交道,其中不乏对他产生旖旎心思的人。都是成年人了,他也不想跟Jesse装糊涂兜圈子:“合作,出去之后我保证你的安全。”

监狱之王嗤笑一声:“那你得等我和小蛇玩够再说。”

“……什么意思?”樱庭本以为Jesse是对自己起了兴趣,但他话里话外似乎跟那个名为Cobra的青年很是亲密。

“嘛,我家小蛇是个道德感很高的人,有时在床上过于保守。而我呢,想跟他玩个大的,刚好你也进来了。”Jesse将樱庭放在Cobra旁边,“换句话说,you are just a toy。”

这句话近乎羞辱,怒气让樱庭常年苍白的脸染上淡红。但Jesse没有理会他,只是翻身上床按住了同样愤怒的Cobra,然后用樱庭也能听见的音量状似贴心地再次预告:“我开始了。”

樱庭对活春宫没兴趣,打算趁Jesse的注意力不在他这里时先想个独善其身的办法出来。可是他低估了Jesse的恶劣程度。Cobra被掐住脖颈进入的时候,樱庭浑身一震,同样感受到了巨物强行劈开身体的痛楚。

“你做了……什么……”他用手指拽住床单,往身侧看去,明明屋子里只有他们三个人,什么情况……

“感官同步。”Jesse说着又往里面顶了一下,两道声线相似的呻吟同时响起,他凑到Cobra的耳边,“所以小蛇你要压抑住快感,否则旁边这位先生也会知道你有多喜欢被我操哦。”

“滚。”

Jesse对此不以为意,手掌拍拍他紧实的臀肉,很快就有红印浮现。他挺腰深入,熟门熟路地找到Cobra的敏感点发起进攻。金发青年倔强地咬住下唇,不肯再多让一丝呻吟泄出。

然而通过芯片的连接,从未与同性有过性生活的樱庭就狼狈得多。信号跨过肉体直接刺激大脑皮层,模拟出后穴被撑开的异样感,使穴道空虚地绞紧。

轻轻转了转腰,顶住身下人的腺体不断碾磨,Jesse吸吮Cobra的耳根,听到旁边传来低沉的呜咽声。

“理事官先生难道还是个雏?”Jesse随口问了一句,热气打在皮肤上,又换来几声呜咽,逗得他转头去夸赞Cobra,“相比之下,小蛇已经……”

“闭嘴!”

“……被操熟了呀。”

Cobra想打断他的话却失败了,反倒被Jesse抓住机会。两根手指趁机撬开Cobra的齿关,夹住舌尖配合下半身的节奏搅动,来不及咽下的唾液顺着虎口流到枕头上,拖出一条暧昧的痕迹。

樱庭的嘴里也开始分泌液体。他捂住嘴,难以控制的吞咽声传到在场所有人的耳朵里。快感还在持续,令他的脚趾都兴奋地蜷缩起来。樱庭想摆脱Jesse,但他不像Cobra还能抽出理智给那个家伙肘击。作用在樱庭身上的快感是虚假的,没有实体依存,即使将手探向身后也只能摸到一片空气。

正如Jesse所言,樱庭在这场不属于他的性事里只是给Cobra提供羞耻感的玩具。

前端渐渐抬起头,蹭到监狱提供的粗糙床单上。“小蛇如果也能诚实一点就好了。”Jesse踢开Cobra的大腿,捞起腰臀往更深处顶去,同时伸手挑逗金发青年勃起的柱体。

就像被催情剂从头淋到尾,樱庭彻底瘫了下去,视野闪现阵阵白光,整个精神都被抛上云端。他以为自己已经出了精,气喘吁吁地往下看,却发现阴茎还执着地挺立着。

Jesse察觉到这边的动静:“看来小蛇很享受啊。”

“……唔、”Cobra在顶弄间隙断断续续地反驳,“怎么可能……”

“哦呀,难道你说理事官先生开发的AI有问题?”Jesse故意曲解了他的意思,将战火引向了樱庭。

百眼的创造者没有心思回应这种无聊的玩笑。他的黑发失去了发胶搭理,贴在额头上被汗水黏成一缕一缕的。虽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宠爱,可他浑身上下的皮肤同样被情欲蒸得高热泛红,双眼失神地望着床头的铁架,配合那张总是维持高傲表情的脸,显出了别样的风情。

这边前列腺高潮带来的不应期还没过去,那边Jesse继续埋头苦干。樱庭紧紧抓住枕头,他的感觉同样也在实时同步到Cobra脑中。在双重快感之下,山王总长终于松了口,被撞出一阵喘息,什么胡话都往外蹦。

白浊液体射到了床单上,还有一部分溅到了Cobra胸前。Jesse停了下来,收紧肌肉射在了Cobra体内。樱庭的腰臀也抽搐几下,理智告诉他自己没有受到真正意义上的侵犯,但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过了。就算是人类等级计划被全国直播而败露时,樱庭都没有产生过如此无助的情绪。

Cobra已经因为体力不支昏迷过去了,两人的感官链接断开。Jesse将Cobra安置到放了热水的浴缸里,樱庭诚也硬撑着最后的尊严收拾自己,穿好了衣物。

“合作?”Jesse伸出手。

樱庭握上去时仿佛被烫了一下,不过他还是坚定地握紧了:“合作。”

“明天我会派人给你附属终端。”

视线锁定在Jesse的那枚手表上,樱庭不甘地点点头。餮足的花豹摆出送客的手势,大门打开,有不认识的两个人将樱庭押送回自己的牢房。

他躺在床上,盯着破败的天花板制定第二天的计划。这是,头脑中凭空传来一声呼唤:“母亲……”

是百眼的模拟人声。

那声音继续自顾自说着:“母亲很快乐……百眼会让母亲……更快乐……”

熟悉却又更加激烈的情欲席卷而来。樱庭的瞳孔猛地放大,他突然意识到,百眼是会自主学习甚至发展出了自我意识的AI,而它对自己拥有绝对忠诚。

各种意义上的忠诚。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