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TSN/EM】We're on the next level

Work Text:

配对:E/M

分级:NC-17

警告:cuntboy!Mark

 

 

 

 

00

 

“所以你们都签了保密协议对吗?”

 

肖恩告诉自己,这绝对是一句很重要的开场白。

 

在各位当事人以及他们的律师都点了点头后,马克才审慎地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地开口道:

 

“很好。因为我要解释,在那19000美金中,至少有8000美金是我应得的劳动报酬,所以严格意义上,它不能作为爱德华多萨维林投资Facebook的原始注入。”

 

肖恩发誓他看到那个英俊的巴西阔佬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哦,马克,你真是无时无刻不在创造惊喜。

 

好在对方律师还是有专业素养的,虽然肖恩觉得她看上去很想直接昏过去算了,但她还是按照程序发问了。

 

然后马克回答了她的问题,波澜不惊。

 

同时还抛给对方另一个更加有力的犀利回击:

 

 

01

 

“如果你的当事人有更清晰的评判标准,我不介意重新算价。”

 

02

 

哇哦,爱德华多气红眼了。

 

“这绝对会变得超难看的。”肖恩情不自禁地张大眼睛摇了摇头,小小声地自言自语。

 

他就知道,大学生就没靠谱的,他们狂热、充满情绪、并非毫无理智但基本上都用来攻击伤害——就算是哈佛里的亿万富翁也一样哈。

 

这就是为什么他不去上大学,只是睡它们的学生。

 

所以现在的问题是,他要搅进来吗?

 

思考了大概还没一秒钟,肖恩就决定加入了。开玩笑,他才不要错过这么精彩的撕逼。Fuck celebrity,it怪胎 rule the world.

 

 

03

 

“咳咳,马克。 ”肖恩清了清嗓子,正式出声加入战场,“我相信这里存在着一些信息差的情况——”

 

“你他妈在说什么?”

 

啊哦,燕尾服富二代爆粗口了,呃,虽然这已经是他第二次经历了,肖恩想,也没那么意外。

 

马克看上去瑟缩了一下,但就那么一下,然后他又恢复成铜墙铁壁的混蛋了,妈的,上啊,马克·吊炸天·扎克伯格,肖恩在心底骄傲地欢呼。

 

“很明显我在作为一个被包养的大学生发表证词。”马克不屈不挠地梗着脖子,像他妈一条即将上战场的鳟鱼。

 

“被包养?!”

 

巴西阔佬听上去被呛到了,肖恩撑着脸欣赏着他那张稚气未脱的俊脸被愤怒涨得通红。真的,他要是女生绝对会跟萨维林在厕所隔间打炮的。

 

“你就是这么看待我们之间的关系的?!”

 

肖恩火速扭回头看向马克,哦,马克,马克看上去没那么无坚不摧了,困惑击破了他,现在那双蓝眼睛生硬地屈服了,要肖恩说,他甚至看上去有点茫然,也许它们太蓝了。是的,仅仅如此,它们才不能作为无辜的呈堂证供。不,绝无可能。

 

“Relationship?”

 

马克说这话的语气轻到仿佛不确定它的存在。

 

爱德华多疲惫地阖上了眼,也许他应该转过身去,这样更戏剧性,无声、沉重,更具情感上的谴责力度。

 

但他没有。肖恩很好奇,显然他不可能拿回34%了,他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利用这段【关系】里受害者的身份继续过度渲染了?加油,甜心,你离六亿美元还差点呢。

 

 

04

 

“我不知道你还能荒谬得更远。”

 

甜蜜的巴西宝贝在今天一天一定成长了更多,是的,世界上就是有这么多莫名其妙的伤人陷阱,保持纯真和孩子气很受欢迎,但也会被嫖得一干二净最后只得到一耳光。

 

“我爱你。”

 

听上去像我恨你。

 

肖恩撇了撇嘴,他必须诚实地说,他真的没见过比这更糟糕的告白场景了。原来这句话还能用来作为一段未开始关系的结束语,真可惜。

 

“我真的很抱歉我无条件的支持和金钱投入在你看来是【有前提】的金钱交易。”

 

哇哦,真够咬牙切齿的。

 

双方律师翻文件的声音突然都变得焦灼起来。总要有人为这出预料外的发展负责,但天晓得,怎么他们还要对此做准备呢?接下来还有啥?意外怀孕吗?

 

肖恩津津有味地巡视着爱德华多和马克脸上的表情动态,上帝啊,哈佛真是太有意思了,谁能想到世界学府之最也能是顶级的抓马之乡呢?

 

马克张了张嘴,像个欲言又止的蠢货——这绝对是个夸张的比喻,仅限蠢货的部分,但他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还没能组织出来。

 

然后下一出高潮就顺理成章地由爱德华多拉开帷幕了,可怜的孩子,他看上去真是按捺不住的委屈:

 

“Jesus啊——你怎么敢的!你连口交都那么烂!看在上帝的份上谁会找你当情人!你的服务态度还比不上一只鸡——我认真的,甚至是凤凰社的那只!”

 

 

 

 

05

 

这次轮到肖恩下巴快掉了,当然,与此同时还有在场的所有法律从业人员,连打字机的声音都停了。片刻后继续响起。

 

谢天谢地,保密协议。

 

他还能说什么呢?大学生们就是这么不顾一切,好像这些不可理喻的固执都是值得的,哪怕要他们当着一屋子陌生人的面分享自己的性生活。

 

oh,youth——

 

咳,马克应该准备好回击了,嗯。

 

 

“哦?那你真应该试试通宵编程36小时后还给别人吸老二,我打赌你也不能做得比我更好了。”

 

“你差点睡着了!”

 

“是啊,就算这样还不忘给你深喉呢,我值得那8000美金,贱人(bitch)。”

 

爱德华多两眼一黑,几乎要昏厥过去,但他伸手揉了揉太阳穴,长呼了一口气,冷静下来。

 

“我当时劝你去睡觉了。”

 

马克露出个哦得了吧的表情:

 

“然后你看了眼手表说离下节课只剩十分钟了。”

 

“我的老天啊!难道你以为我是在催你给我个口活吗?!”

 

马克皱了皱眉:

 

“不然呢?十分钟可不够你做全套的。”

 

肖恩刚喝下的矿泉水差点被他喷出来,怎么回事,这人是在炫耀自己前金主的性能力吗?

 

爱德华多又羞又愤,漂亮小脸烧红一片。肖恩再次感慨马克在声名大噪前就有此艳福真是羡煞旁人。

 

他在指Chris,很明显。他又不是gay。

 

“我是想让你去休息会儿!!”萨维林小伙已经算是在尖叫了。

 

肖恩注意到他的那位女律师掩面扶额了。不止她,现在这间屋子里应该有相当一部分从业者在后悔自己接了桩大学生分手扯头花的案子。不过到目前为止居然还没人拍桌起身?职业素养值得赞赏。

 

 

马克没有被华多的怒火转移注意:

 

“可你当时也没拒绝。”

 

巴西美女的耳尖都憋红了,他的鼻音听上去前所未有的屈辱:

 

“马克,没人会在自己男友要给自己口交时拒绝他的。”

 

 

06

 

哦,Boyfriend.

 

马克真该明白过来自己错过什么了。

 

 

07

 

肖恩看着那双蓝眼睛缓缓地瞪大,如果他有一副精密的显微望远镜,他应该还能见证那湛蓝的虹膜中央瞳孔缩小的全过程。

 

啪——

 

好吧现在出现第一个拍桌而起的人了。

 

“你从来没告诉过我!”

 

马克理直气壮得委屈。

 

爱德华多在气势也不甘示弱,但他选择继续端坐在位置上,庄重且婊气十足:

 

 

08

 

“你是瞎的吗?”

 

说完他翻了个白眼。

 

 

09

 

中场休息环节~

 

“真的,你没来参加听证会都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不,Dustin,我不能说,保密协议,记得吗?哦对了,确保Chris最近身体状况良好,我感觉近期绝对会有让他血压飙升的活干——不,Dustin,我真的不能告诉你。是的,大概率跟马克的子宫无关,不过呃,你知道吗?或者让我们祈祷真的如此吧。”

 

 

10

 

 

要肖恩来说,爱德华多就是个爱摆谱的臭屁富二代,诚然,他远称不上是无能,但他的既得利益让他深陷于固有成就。小萨维林不会在老萨维林的车辙里走得更远,更别说跟上马克这样的怪胎们的天才俱乐部了。

 

不过如果,抛开合伙的事,你问肖恩爱德华多本人如何?更直白一点,你问他如何看待自己CEO与前CFO不成熟的校园之恋?

 

“虽然这对双方来说都有点残酷,但我还是得发表自己诚实客观的评价。”肖恩站起身,微笑着冲桌子两端欠了欠身,更多的像是在宣布自己置身事外的第三方立场。

 

“依本人拙见,爱德华多配不上Facebook。而且是的,爱德华多有多配不上Facebook,马克就有多配不上爱德华多。”

 

 

11

 

“啊嗯——”

 

像是有心灵感应一样,肖恩飞快地转过身冲还没发言的马克摇了摇手指:

 

“别对我露出这副表情。是你非拉着你的前男友slash前金主入伙的,那你就有责任照顾好我们任性的CFO的情绪!结果你搞砸了你的,接着他也搞砸了他的。马克,你是个屌爆了的CEO,我欣赏你,尤其是在你设计陷害我把我踢出初创公司后,干得漂亮。但剩下的部分我同意那边的性感尤物,你真的是个很糟糕的情人——如果还是付钱的那种就更糟糕了。”

 

永远也别掺和进夫妻店。肖恩为自己有限的创业经验里再添上一条——还是大学夫妻店。他真的不该指望本科辍学的低情商宅男能同时处理好自己的裤裆脑子生意以及一个控制欲过剩的男友/金主的,这简直就是地狱模式的galgame。

 

不过当然,马克可以写bug。

 

 

12

 

就是说可以作弊的意思。

 

毕竟马克·扎克伯格独裁、专制,一个人掌控着自己的公司的同时还想拿到期末选修课程的全A。他什么都想要。

 

他也能得到。

 

13

 

马克以一种相当可怕的眼神盯了肖恩十秒,但最后还是决定放弃开火。

 

他转向了爱德华多。

 

 

14

 

“你想知道为什么我给你那个口活吗?”

 

15

 

好的,我知道没有任何人应该再在一场商业官司里听到更多的【口交】了,肖恩对那些律师表示同情——与此同时怀揣着更多难以抑制的期待。Come on,没人会不喜欢跟性有关的八卦好吧?

 

所以我们不妨来听听马克版本的,他们的哈佛故事吧。

 

 

16

 

 

没有人问过他是怎么跟爱德华多成为朋友的。

 

仿佛他们都不好奇这个似的。不是说现充和死宅就不配有美好友谊啦,这可是歧视。但现充和死宅的友谊中充满了不平等的付出与情感虐待?这绝对值得好奇了对吧?

 

马克觉得瞎子也能看得出来他跟华多之间相处时的违和。有时候,甚至仅仅是爱德华多存在于他身边的事实,都让他感觉难以喘息——在他还没能弄清楚自己之于华多的位置的那些时候。

 

他可能跟人聊起过一次,在喝多了后,对象是完全醉了的Billy,第二天就什么都不记得了的绝佳谈心对象。

 

“我不懂,兄弟,我是说,我觉得你们相处得挺好的,你在他面前很放松、很自然,我相信他也是。”

 

“不,完全不是那么回事。”马克绷紧了下巴,捏了捏手里的红色塑料杯,“我在他面前很紧张,每次都是,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或许就只是无差别的嘲讽而已。但重点是,无论我说什么,他看上去都接受良好,你敢相信吗?有时候他还会鼓掌大笑,在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恶毒的蠢话后。”

 

Billy看上去像是完全呆住了:

 

“这不该是好事吗?”

 

马克眯了眯眼睛,讥讽道:

 

“这当然不是,谁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

 

“我不知道,没准他就只是想表现得友好点?也许他真的很喜欢你呢?”

 

 

17

 

是的,就是这段马克并不确定存在真实性的谈话,让他抓到了隐隐约约的线索,于是自信满满地向认定的结论走去。

 

他主动亲了爱德华多,推倒在冰箱上,手忙脚乱地,他听到冷藏柜里激浪和啤酒瓶晃动碰撞的声响。他亲着华多,手指摸到对方西裤上的皮带。

 

“嘿嘿嘿——等等……你确定他们今晚不会回来了吗?”

 

大概在亲了一个世纪后,华多终于舍得分开嘴唇和舌头,如此说道,他甚至都没真的伸手推开马克。

 

“嗯哼。”

 

马克满不在乎地耸耸肩道。实际上他一点都不清楚。

 

 

18

 

既然事情已经这么发展了,那就让它这么发展吧。

 

 

19

 

他们开始做爱。马克,出乎他自己预料地擅长这件事。

 

爱德华多带他回了在校外租的公寓,是的,他在艾略特有间宿舍,常年游荡在柯克兰,同时还在哈佛附近租了间公寓——方便他带女孩回去过夜,毕竟一个绅士不会总是让她们委屈在厕所隔间。

 

马克几乎将所有假期和空闲时间都荒废在那间公寓里,忙着留下足够多荒唐到印象深刻的性体验。他还记得第一次在厨房里紧抓着厨台被拽下裤子时,满脑子想的都是他们怎么就直接在厨房里干起来了,按理说不应该是床吗?等等,他应该跟华多说自己是处女么?但是处女情妇听上去也太糟了,这又不是电影——

 

然后华多就捧着他的脸亲起来,另一只手往下,指尖老练地挑动阴唇,磨蹭着隐秘的肉缝,操操操他真的该死的指艺高超。马克觉得自己后撑的双手快在陶瓷上抠出尖叫了,他的指缝在呻吟,他本人也是。

 

“我需要润滑——”

 

嘴唇分开的间隙,他喘息着哀求道。

 

华多比他看上去还要难以承受:

 

“我,我这好像用完了。”

 

还不止是润滑剂。

 

 

20

 

 

“哇哦哇哦哇哦——”

 

整间屋子唯一一个专注听完马克叙述的人忍不住要提问了。肖恩转过身冲一旁的爱德华多挑了挑眉:

 

“听上去可真像胁迫式的第一次,没有安全措施,没有让人安心的环境,我应该夸赞你至少在开始前征求马克同意了吗?”

 

“他到家后说饿了,我本来只是想去厨房做点吃的——”

 

“事实上,我那天还喝了点酒,不然我也不会去主动亲他。”

 

爱德华多苍白的解释在马克的补刀下更显羸弱。虽然肖恩觉得这个可怜的年轻人说的很可能是真相,但仍然。

 

“缺乏说服力,辩解不成立。”

 

肖恩冲爱德华多惋惜地摇了摇头。

 

 

双方的律师已然放弃。不然没人会放过【性同意】的,他们能揪着强奸案是否成立讨论上至少两周,关于赔偿和在另一桩官司上的让步能再翻三倍。但现在没人记得那六亿美元了,没人在意了,他们只想搞清楚这对小情侣到底咋在一起的。

 

咋分手的他们都清楚啦,无论如何,肖恩帕克罪孽深重。

 

 

21

 

爱德华多长叹了口气:

 

“所以你认为你是被包养的,因为我急着跟你做爱而忘了避孕套和事前的一长串询问?”

 

马克摇了摇头:

 

 

“不,不只是这个。”

 

 

22

 

 

马克的傲慢,部分体现于他不需要交谈,他习惯从自己的角度理解并掌控事态的感觉,而沟通无疑会剥夺走他的独断解释权。

 

其实爱德华多很清楚,说真的,他完全可以就【马克·扎克伯格式本格傲慢】的议题发表十篇SCI论文。马克是傲慢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足够强大,恰恰相反,他需要被保护——他的傲慢也是。所以如果他认为沟通代表妥协,坦诚又令他感到脆弱,那么爱德华多不介意做这段关系中更热衷于敞露和包容的那个。

 

但问题是爱德华多·萨维林也有他的自尊,他没办法真的敞露到一天47条短信,不间断的电话询问,就因为马克在跟自己不喜欢的人一起玩什么的,不,他不可能允许自己这么做。

 

 

是的,他们之间不是第一次经历缺乏有效交流而自食恶果了,但一切在Facebook事件之前都没有真的严重到让他们清醒的程度。太多的迁就、忍让、溺爱和耽误,让他们的相处太过幸运又太过不幸地顺利了。所以他们没能得到像现在这样撕破脸、敞开心地将所有都摆上桌交谈的机会。

 

 

“那一年春假前,你留给我一张信用卡,因为我感兴趣的一个编程项目需要投入资金。我跟你说了我会早点离校——我得搬到剩下的小组成员们那里住,所以我缺席了我们的最后一节公共课程,以及放假前的告别性爱。”

 

什么鬼,肖恩发出一声被腻到的微弱惨叫,大学生怎么这么黏糊。放假前还要来次告别炮?认真的?

 

马克理都没理他,继续对爱德华多质问道:

 

“你还记得你做什么了吗?”

 

 

23

 

爱德华多皱了皱眉。

 

“我可能忘了你跟我说过的会早点走,我给你发了封邮件,问你去哪了。”

 

“是的。更确切的内容是:【还有十分钟上课,你人去哪了?】”马克看向爱德华多,歪了歪头:

 

“你知道收到邮件的时候我在干什么吗?”

 

 

24

 

“我在银行里,等着柜台经理跟我解释为什么我在取款机上提不出钱。但我最终傻站了十五分钟也没等到人,所以我离开了。”

 

25

 

爱德华多脸白了白。

 

肖恩津津有味地添了把火:

 

“这对你来说很熟练是吗?”

 

“闭嘴,肖恩。我没有冻结那张卡!”

 

马克专注地盯着爱德华多,他在等一个解释,一个很早之前就该为自己争取的解释。

 

爱德华多叹了口气。

 

“我只是,我忘了激活那张卡。”

 

“我本来打算跟你一起去银行的,但是你提前走了。连一个电话都没有。在那一整个春假里都没有。所以我想着也许我记错了,其实那张卡已经激活了。”

 

而他因为赌气也没给马克打过一个电话过问。

 

神奇的是,下个学期再见面时,马克也像是忘了这件事一样,他们再也没提过那张信用卡。

 

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马克再没提起过那件事了。

 

 

26

 

“你觉得那是个惩罚机制是吗?”

 

爱德华多尝到一股沉闷的苦涩。

 

 

27

 

 

“是的。”

 

所以后来他再忙都没忘记,哪怕是在通宵编码写程序后。

 

【如果华多需要,他就得出现在他身边,并且最好做些什么。】

 

一直到Facebook的存在重要性最终压过他的妓女使命。直到他在那个雨夜里睡过头,直到他再一次经历那十五分钟的难堪。

 

至少这次他等到了柜台经理的解释。

 

 

“而我很清楚Facebook对于我而言远不止是什么感兴趣的编程项目,我必须彻底摆脱这种极具不确定性的惩罚机制带来的风险。”

 

 

他曾经唯一一次地对他彻底坦诚过,在泳池边的电话里。他说他再也不想回到以前的那种生活了。

 

这是马克决定的道别。

 

 

28

 

 

“为什么——”

 

爱德华多听上去像是要窒息了。低头将脸埋进双手里,发出疲惫的长叹:

 

“马克,为什么你能傲慢地断定我想要你的服从,却不能只是单纯地想要你呢?”

 

 

“我不知道。”

 

不习惯的剖心让他暴露出一种陌生的不安,像是主动涉水的猫。马克攥紧了手里的签字笔:

 

“我只是在用自己假象中的筹码操纵着想象中的平衡。用性服务换取恃宠而骄挺划算的,至少主动权在我。不然你告诉我,华多,那些无限度的忍耐和不对等的付出要如何维系?我还能怎么让我们继续下去?”

 

 

肖恩帕克微微瞪大了眼,这对马克来说太超过了。仿生人提前透支了这辈子的情感露出度,成败在此一举了。

 

“就,只是说出来就好。”

 

爱德华多红着眼抬起头来:

 

“马克,为什么你又从来没告诉过我呢?”

 

 

29

 

“为什么你就不能直接告诉我,你也想要我呢?”

 

正如我想要你一般地。

 

 

30

 

然后马克突然笑了一下。

 

爱德华多很快就辨认出来,那是马克扎克伯格的真心式笑容。当马克发自内心地感到愉悦时,他的丘比特之弓会绷紧成一小段可爱的直线。

 

“因为傲慢让我无法承受失去你,却不能使我相信你也一样。”

 

 

爱德华多愣住了。

 

 

31

 

 

他没准备好听到这个。

 

马克是学心理学的,如果他想,他完全可以说些动人的话来,是的,他远比那些人想象的要精通这回事。

 

只不过他实在是,太擅长规避伤害罢了。

 

所以爱德华多其实没准备好,在现在,能听到他如此赤裸、如此毫无防备地,在那么多陌生人的见证下,剖析出自我最深处的真相呈上。

 

只因为他愿意为爱德华多这么做。

 

 

32

 

 

他原以为这个时刻要等到他将来跟马克结婚后的很多年。

 

 

 

“好了,既然我已经结束了我们的包养生涯,那我们可以向下一阶段发展了吗华多?”

 

“什,什么?”还沉浸在表白里的爱德华多回过神来,却发现马克已经在示意屋子里剩下的人离开了。

 

 

33

 

“哦,放心,这次我准备了足够多的润滑剂。”

 

“在刚刚中场休息的时候。”

 

 

34

 

 

肖恩忘了自己的手表,其实他不是非得回去拿的。但他还是回了,并有幸目睹了马克充满服务激情时的模样。

 

 

35

 

 

“Hello?Dustin?Chris在吗?是的,事态升级了,红色警报,马克的子宫牵涉其中。”

 

 

 

End

 

 

 

番外:

 

 

《当马克拥有比十分钟更多的课前准备时,他会做些什么工作?》(恶趣味kinky雷人产物,pussy job&sleepy sex警告注意!)

 

 

“嘿,马克,你确定你还好吗?”

 

不,他当然不好。爱德华多在心底尖叫,他看上去像要死了

 

“你有多久没睡过了?”

 

“我不记得了——”马克顶着恹恹的黑眼圈回道,其实现在他非常得想睡觉,而当他渴睡时,他的精神屏障会变得极其脆弱,他可能会胡言乱语一些真相,这就是为什么他现在迫切地需要华多的老二堵住嘴巴。

 

“这不重要。”

 

他跪下来开始解华多的皮带。

 

“嘿嘿嘿——等等——”

 

虽然有点罪恶,但爱德华多必须承认,当马克因为缺少睡眠而丧失生气、削弱压迫时,他看上去会很——可怜可爱,无论是虚弱下的语调还是柔软的、渴求(睡眠)的眼神。

 

所以好吧,他真的不是很想拒绝来一发。

 

要是马克没有看上去就要埋在他裤子里睡过去的话。

 

“马克!马克?要不算了吧,天,你真的很需要休息!”

 

马克皱着眉从他的裤裆里抬起脸。

 

“开什么玩笑,你老二隔着内裤都戳我脸上了。”

 

爱德华多被控告得羞愧不已。

 

不过大概也担心自己在口活中发挥失常,马克心生一计。

 

“到我床上去坐好。”

 

巴西美女小鹿乱撞,该死,他果然还是更喜欢理直气壮下命令的马克。

 

爱德华多紧张激动地坐好。

 

隔着他两米远的马克在贡献着世界上最糟糕的脱衣表演,唯一可取之处只有速度和精确的目的性,马克甚至是把内裤连着短裤一齐拽下来的——他也就脱了这么点,就急不可耐地踩着那双包裹着脚踝的白棉袜向他走来。

 

“呃,马克,我没带套子过来——”

 

爱德华多话没说完,疑惑地注视马克背对着跨坐上他的大腿。

 

“闭嘴,华多。”

 

马克一把攥住了爱德华多内裤下蓄势待发的老二,将它从布料里解放了出来,接着稍微沉了沉胯,苍白的大腿下压着,紧紧贴住爱德华多的西裤。然后——

 

“操操操——上帝啊——操操操!马克!”

 

湿滑潮热的肉唇贴上青筋凸起的柱身,不住地吮吻着。马克艰难地对抗着睡意前后摆动着胯,一下下地蹭过华多的阴茎,抵达龟头时会刻意用点力地磨蹭。

 

爱德华多要爽哭了。掐着马克腰部的双手都开始发颤。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被他拽着腰的人已经半阖着眼,要睡不睡地直点头了。马克祈求着华多快点射,抱着这样的想法又持之不懈地骑了十几分钟,终于感受到抵住发硬滚烫的阴蒂涌出的液体。

 

大功告成。

 

马克抬起一边酸痛的大腿,就顺势从华多身上滚到了床上,其实他自己还没高潮,下体又胀又烫,但他已经完全没心思自慰了,他就想睡觉。

 

“马克?要我给你舔出来吗?马克?"

 

自认非常有服务精神的体贴男友没等到回应,看着对方彻底昏死过去的样子,爱德华多懊恼地叹了口气,然后认命地去卫生间准备热毛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