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乡村一夜

Work Text:

  冬天的夜晚来的特别早,特别是在农村,失去太阳照射后显得尤其冷。崇明岛信号不多好,录完这一天的后采之后商单也没录成,彻底无所事事了,明天还要早起,只能早点上床。
  某幻洗完澡,躺在床上勉强用流量刷着不太丝滑的小视频,突然就有一只热哄哄的人拱到自己被窝里——用只好像对劲又不对劲的,毛茸茸的脑袋钻出来,问他:“搞不搞搞不搞?”
  “妈的,老子商单没搞成还要给你搞,白搭的是吧。”
  中国boy手已经伸进他的衣服里,黏黏糊糊地贴上来,“就搞一次,还这么早呢。”
  他的手热乎乎地在某幻后腰摩挲。倒也不是心动了,就是正常男人对于自己的对象会有正常性欲。他知道中国boy钱包里常备着避孕套那一套东西,丢下手机,很认真地望向中国boy的眼睛,“不许内射。”
  “好嘞!”中国boy一骨碌下床,拿了东西后“噔噔”地跑回来,钻进被子里,如梦初醒般说,“啊,把人家床上弄脏了不好吧。”
  “王瀚哲,老子都答应了别告诉我你不想搞了。”
  “不是,你那儿不是有换下来的衣服吗?垫一下。”
  “我他妈那是衬衫!”
  “没事的,回头我给你送去干洗。”
  “妈的,我自己不会让阿姨洗吗?”某幻咬牙切齿,“拿去!”
  中国boy嘿嘿一笑,很迅速地把他那件可怜的衬衫拿了过来,铺在床上。他身上穿着的衣服下场也不怎么好,很麻溜地被中国boy剥掉,甩在地上。
  就他妈专心脱衣服了。他从下午就开始想了,“鸡和鸭都打啵了,你不能和我打个啵?”
  中国boy很听话地贴了上来。厚嘴唇亲起来真的很爽,又软又弹。他的舌头又很灵,在唇齿间游荡,而后深入口腔搅弄,挑逗着黏膜的每一处。任是石头做的人也要被吻得湿淋淋,某幻双腿缠紧他的腰,热情地回吻,感觉到有一根湿滑的手指在隐秘处揉按,顶入紧闭的穴口。
  他忍不住“唔”了一声,中国boy试图抬头,被勾着脖子按了回来,“再亲一会儿。”
  “嗯。”中国boy吮吻着他的唇瓣,手指缓缓动作,“比以前紧了。”
  “个把月没搞了都。”
  “有这么久吗?”
  “27天。”某幻冷脸,马上开始阴阳怪气,“哎呀,谁叫我谈了个大忙人呢,大明星。”
  “你不是也挺忙的嘛。”中国boy咕咕哝哝,空着的那只手牵着他,放在自己已经勃起了的性器上,“想这玩意儿了吗?”
  “想。”某幻看着他的脸微微变粉,忍不住调戏他,“你脸红啥啊,你自己问的都,我又没说什么想哥哥的大鸡巴了。”
  “我焯。”他整张脸唰的一下红透了,一下栽进枕头里,“我焯,妈的,某幻,我要是阳痿了你要负全责。”
  “不是你说骚话的时候了?”某幻侧过脸,蹭他火热的耳朵尖,“哪那么容易萎,硌得我肚子都疼。”
  中国boy这下不吱声了,趴在那儿头都不带抬的。手上的动作反而更激烈了,手指分开撑开潮热的内壁,指尖在敏感点打转,按得某幻臀尖打颤。刚刚拉住某幻的那只手从腰际往上爬,覆上胸部揉捏着,乳头在掌心渐渐变硬。
  “报复是吧。”某幻按住胸前那只手,“我那衣服明天磨得难受。”
  “没事儿的,”他这会儿抬起头来了,“有创口贴呢。”
  “操。”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迷恋胸部,弄得某幻现在很敏感。乳头被手指撩拨得酥麻,连着后穴也收缩,被玩弄的一边明显比另一边肿大,某幻咬着嘴唇,“你别只弄一边。”
  “啊?好。”他低下头,含住了另一边。
  你妈,舌头比手可刺激多了,湿热的气息喷在胸口,带着颗粒感的舌苔扫过乳晕,舌尖弹弄乳尖,把那里变得挺立,电流般的快感传遍全身。某幻实在有点受不了,抱紧自己的爱人,“boy,你插进来吧。”
  “再扩张一会儿。”中国boy偏过脸来,亲了一下他的脖子,“我怕你疼。”
  某幻感觉自己从嗓子到牙都在发抖,手背遮住眼睛,“我不想,呃,被手指操射。”
  这话还挺有用的。中国boy一挺身,拿过避孕套来,熟练地带上,“我慢一点,疼了你就说。”
  都操过多少次了,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疼。某幻吐出一口气,“好。”
  炽热的前端抵上穴口,很有压迫性地慢慢深入,撑开紧致的肉壁。还是有点疼的,高估自己了,某幻试图把自己更加展开,中国boy揉揉他皱着的眉头,“疼吗?”
  好像还是爽占大多数,特别是看到面前这张脸的时候,铺天盖地的快感溢到大脑里。“没有。”他张开双臂,“亲我一下就好了。”
  中国boy非常响亮地啵了他一下,继续缓缓把自己全部送进去,被柔嫩的穴肉紧紧缠裹着,发出一声细长的喟叹,蹭了蹭他的鼻尖,哑声问道:“可以动吗?”
  某幻抬臀往他的胯上撞,“快点儿的。”
  他的动作还是很小心,和某幻交换了一个缠绵的吻,深入浅出地操干着。虽然动作轻柔,但是好像每一下都能压榨出汁液,抽插百十下后下半身变得腻腻乎乎的,黏膜都像要融化,严丝密合地嵌在一起。
  中国boy和他贴得很紧,每一次进出小腹都压着他膨胀的性器磨蹭着,中国boy腹毛长的又多,说不上是痒还是什么,有点奇特的刺激感。
  某幻半喘着,往他小腹上摸,那里已经被自己弄得湿漉漉,“你这,肚毛该剃了。”
  他有点怕痒,往后躲,“剃过,长的更多。”
  某幻夹了夹他的腰,“磨得我受不了。”
  中国boy眨了眨眼,反应一秒,来了劲,又压了下来,故意让腹毛和他的性器接触,前面后面,两边都碾磨着。某幻腰间酥麻的很,但始终没到最高潮的那一点,快感绵长得几乎是甜蜜的折磨。
  倒霉孩子就喜欢搞这种。他搂着中国boy的脖子,从下巴往上亲,“我真受不了了,快点。”
  中国boy稍稍用了些劲,戳弄穴心的软肉,“就搞一次,你让我多弄一会儿。”
  身下的黏膜一再纠缠,穴肉抽搐着寻求更粗鲁的对待,他似乎终于厮磨够了,“我听说之前慢一点,高潮的时候会更爽。”
  他挺直上身,把某幻的两只手往自己的方向拉,用力把自己的性器往更深处挤。“不行,”他的生物本能警铃大作,大概能预想到中国boy要干什么,“不行,boy,不行。”
  “试一试,就试一试。”中国boy把性器往外退了些,又狠狠一撞。
  某幻听见了很明显的“咕啾”一声,完全忘记自己想说什么,大脑完全空白,全身的骨头发软。中国boy没有继续动,等着他的反应。
  “还好吧?”中国boy小心翼翼地问,抚上他已经软掉的性器。
  “啊……”淫荡的快感从接触到的部分扩散开,瞬间翻涌至四肢百骸,甬道不停收缩,绞紧体内的肉棒。中国boy闷哼一声,也射了出来。
  中国boy脸上汗津津的,表情因为快感涣散了一会儿,很快又恢复活力,有点兴奋,声音的气息还很不稳,“是不是比普通的爽,这是那个吧,干性高潮。”
  “什么干的湿的。”某幻身体里还残留着刚刚快感的余韵,好不容易喘匀气,捏了捏他的脸,“明天,这次是利息,明天回去把这个月的都赔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