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戏烬】不存在的亲密

Work Text:

仙族围攻,烬受伤很重。

视线内已经一片血红,十凶几人站在他身边,想要扶他去休息,烬抬了抬手指,“滚。”

华丽的纱幔在层层叠叠地垂下,他平躺在床,缓慢地呼吸着,人类之躯在法力的攻击下不堪一击,他只能咬着牙忍,忍到死。

有人进来了。

戏拽着过长的衣摆,缓缓地走向烬的床榻。她在烬面前曾怀揣很多心思,只有今天的最要命。戏看得出来烬快死了,她想……

想多看他两眼。

烬瞟了她一眼,见她穿了一身曼妙的裙装,将原本遮掩的身材尽数勾勒,满目春色。他笑了,强忍剧痛起身,屈膝坐在榻上,微微撩起黑袍,露出那只正常的眼睛,“我都快忘了你是女人了。怎么,你想跟我玩点刺激的?”

戏时耸了耸肩,“夜城快沦陷了,我当然要跟着烬大人保命了。我来看看你的伤。”烬毫不掩饰地打量着她的胸前,“不会吧,我还以为你终于想通了,打算投怀送抱了。”戏看了看自己新涂的指甲,“我从前,一心想着站的更高,所有多余的东西都会被我舍弃掉。可惜,夜城快要走到尽头了,我再不穿这衣服,就没有机会了。”戏时说罢一步步逼向床榻,到了一种危险的距离,烬的眼睛眯了起来,滚进床的内侧,“有屁快放,我最烦你婆婆妈妈的样子。”

戏时当真上了床榻,“别躲了,我给你上药。”烬笑了,散开袍子的束带,又挑开腰带,凌乱的中衣正在渗血,修长的手指指了指腹部,“伤在这里,你来上药。”戏时剥开他的上衣,涂上一层药,随后轻轻触碰他的胸口,无数狰狞狂暴的伤痕横在少年的胸肌上,轻轻一碰,她反倒颤了一下。

烬似乎是看不下去了,揽住她的腰将她推到床上,柔软的肌肤在他掌下隐隐发烫。烬一脸阴郁地望着她,“我讨厌你现在的眼神,怜悯,还有那种甜的发腻的感情……”戏时支起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在害怕。”烬饶有兴趣地说,“你想死?”戏时挑了他的下巴,“是不是非要我说,这只是求欢,你才敢让我靠近你。别的更重的东西,你没有勇气接住。”烬的一双鸳鸯眼蓦地露了出来,杀气尽显,“你是真的不想活了,我成全你。”手上黑雾起,戏竟然真的握住他的手,如握住刀锋,在他胸前落下一吻。戏时的手在黑雾下飞速被腐蚀,白骨隐现。烬怔神,突然撒开了手。戏用血肉模糊的手扶上他的面颊,铁锈般的腥气越发浓重,戏的眼睛在黑暗中不甚分明,“让我看看你。”夜色渐深,轻纱垂下,静悄悄,黑沉沉,就算有偷心一吻,应当也不会被人发现。那身黑袍不知何时被褪下了,灼热的吐息喷洒在赤裸的身体上,戏只是抚摸,用手指丈量他身上每一寸伤痕。烬用尽了所有耐心,自认已经是这辈子做过最久的前戏,他托起戏的胸脯,在那双柔软浑圆的团子上画着圈,挑逗碾压着敏感的红豆,手指向下,耐心地诱惑着。戏的每一块肌肉都在慢慢松弛,情潮像涟漪般扩大,隐秘的幽穴一寸一寸接纳着那个又硬又粗的魔物。好疼。烬终于耐心告罄,直捣黄龙,挺到最深处。太甜蜜,像是饮鸩止渴,水乳交融,怎么够?戏时死命地掐着他的腰,“你想疼死我吗?”烬咬破了她的锁骨前的肌肤,“对,我要你陪我一起疼。温暖潮湿的甬道紧缩,分泌出滑腻的精液,庞然巨物被嫩肉包裹吮吸,飞快抽插,带着股不要命的狠劲,反复碾过敏感点,炸开了盛大的烟花。戏时紧紧地扣住他的背,又痛又爽,血顺着少年的头发落下,他贪婪地吮吸着她的唇瓣,像是行将渴死的人在喝露水。他所有伤口都在爆开,一身汗说不清是为了情热还是痛不欲生。戏狠狠地咬了他一口,“要是咱们没死在床上”,烬眨了眨眼,“那就继续做,等着明天再死,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