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戏烬】熟烂的桃

Work Text:

戏曾经想过,她无论到什么境地都活得下去,迅速寻找生路重振旗鼓。但是她没想过今天这般情景。她变成了那个鸣蛇族的芊芊,正在被烬操。
她盯着天花板,感受到麻痹的下半身传来的阵阵快感,酥酥麻麻的电流刺激着神经,酸涩肿胀的软肉被肉棒不断摩擦,像是熟透软烂的桃子,反复地被戳烂,爆出滑腻的汁液。她微微低眸,就能看见烬撑在她身上,墨绿色的卷发随着他的动作前后摇晃,灼热的汗珠从他的脖颈垂落,精瘦的躯干覆在她的身上,肌肤紧紧相贴,热得发闷。那双猫儿似的鸳鸯眼凝视着她。两个人视线相缠,好像较着一股劲儿,等谁先认输。
烬吻了下来,先是舌头,舔舐着她的唇瓣,撬开嘴,舌尖勾了上来,翻搅挑逗,吮吸啃噬,灼烫的呼吸融在了一起,津液粘连出亮晶晶的白丝,戏觉得自己正经历一场搏斗,因为烬不肯停,他亲吻的方式,像是要夺走她肺里最后一丝氧气,极尽缠绵。她推开烬,烬冷然地俯视她,腹肌上都是晶莹的汗,他掐住戏的面颊,胯下巨物却冲撞得更猛烈了,“怎么?不愿意?”戏被更狂暴的快感冲垮了防线,只觉下身有无尽的吸力,在诱她堕落臣服。烬笑了,捏了捏她的乳头,低声说,“你该看看自己的样子,你现在就是被我操烂了的婊子。”烬懒洋洋地站起身,托起她无力的身子,把她抱到一处镜子前,戏闭紧眼睛,不愿看镜中糜烂的女人。烬蹲下身,亲吻她的小腿,一路往上,吮吸她柔软的小腹,含住她的乳珠,修长的手指伸进她的幽穴,勾扯她的甬道,戏闷哼一声,开始断断续续地喘息。烬留恋地亲了亲她的乳沟,缓缓仰起头,嘴唇碰上了锁骨,一寸一寸地咬,照顾到每一寸肌肤,激得她一阵瑟缩,像是过了电。烬咬上了她的喉结,很疼,像是要咬断她的脖子一样,然后是吮吸,细碎的亲吻,温热的手指摩梭着她的后颈,他又进来了,这一次的抽插很温柔,缓慢地扩张着幽穴,一点一点耐心地开拓。戏几乎觉得自己失禁了,白色的浊液不断分泌,她手指颤抖,小腹都在痉挛,每一次抽插都在把她顶上高潮。她整个人都挂在烬身上了。戏失神地仰头望他,烬的手稳稳托住她的背,吻了下去,戏被他温情旖旎的眼神震住了,有那么一瞬间,她竟希望这荒谬横暴的关系,再久一点。“在这种时候,你还有力气想那些漂亮的谎话糊弄我吗?”戏骤然僵硬,她不顾一切地想要起身抽离,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软得像一滩肉泥,没有任何逃离的力气。烬的手指碾着她的唇瓣,轻笑,“戏,你就是你。世上没有第二双这样的眼睛,藏进什么样的皮囊,我都能凭这眼神认出你。”戏凑上前,轻轻一吻,“你猜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