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howta歌|金三角

Work Text:

位于东南亚的泰国、缅甸和老挝三国边境地区的一个三角形地带,被人们称为“金三角”,因这一地区长期盛产罂粟等毒品、是世界上主要的毒品产地,使得“金三角”闻名于世。

showta是当地最有名的毒枭,有军阀和警方的势力,有强大的武装力量,还有大片的罂粟种植场。泰国、缅甸和老挝的中央政府曾经尝试对他们的毒品交易进行打击,但均以失败告终。

周欢歌经人介绍到了showta麾下,那天阳光十分毒辣,刺得欢歌快睁不开眼,上车前他被蒙上了一块黑布,那人推推搡搡的把他押上车。欢歌仔细感受着行车路线,大概开了十五分钟,车子停了下来。

“头儿,这就是新来的。”

欢歌眼睛上的黑布被扯掉,突然一亮让他有些不适应,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他知道这就是showta了。

嗯,很有毒枭那味儿。

一件豹纹衬衣,外面是白色马甲,头发捯饬的挺像样。showta翘起二郎腿,拿了一根雪茄叼在嘴里,旁边的马仔很有眼色的帮他点上,淡蓝色的火苗舔舐着烟草,showta满意的吸了一口,目光穿过缭绕的烟雾,落在欢歌身上。

“底细查清了么?”

“干净的,而且是明哥那边推来的人,应该不会有问题。”

“应该?” showta放下腿,慵懒的看着手里的雪茄,淡淡的说:“你知道我最讨厌应该。”

欢歌感觉到身旁的人已经吓得有些发抖了,想到传闻里描述showta手段狠绝的一个个例子,心里也不免有些紧张。幸好showta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又吐了口烟雾:“滚吧。”

那人似是得了赦免令,像兔子一样跑走了,在门口的时候还不小心摔了一跤。showta这时才正眼看了看欢歌:“多大了?”

“28。”

“嗯,然后呢?为什么来这儿?”

“我爸欠债了,就想多挣点钱。”

showta清了清烟灰:“在这儿,要想拿钱,就得好好办事,记住了?”

“记住了。”

showta招了招手,欢歌看见旁边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男孩走了过来。

“阿正,带他走吧。”

“是。你,跟我过来。”

欢歌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他发现这里虽然“送货”频繁,但大部分时间不会见到showta的身影,每次听说他的行踪都是在一家私人会所。恰巧这天那个叫阿正的小头目也要去凑热闹,便带着欢歌一起,美名其曰让他开开眼。

酒瓶一箱一箱的放,showta左手搂着的是一个穿着开放大秀黑丝的小姐,还不停的给他灌酒,右手搂着的是一个戴着兔耳头箍的青涩男生,此时怯怯的抚摸他的胸口。桌前还有四个不同风格的小姐握着麦克风,一边扭腰晃屁股一边唱着艳俗的歌曲。欢歌第一次看到眼前这种淫靡色情的场景只觉得一阵反胃,借口放水想离开这里透透气。

“那个……就你!新来的,过来!”

门口两个大汉立刻拦住欢歌,他扭过头,看见showta醉醺醺的看着他,眯着眼睛朝他招手。

欢歌心里暗叫不好,奈何这个屋子全都是showta的人,门外还有持枪守卫。他求救似的看向阿正,谁料阿正漠不关心的说:“能被showta哥看上也是你的福气,还不赶紧过去?”

欢歌只得慢慢的走过去,showta撇了一眼那个兔耳男生,一脚把他踹开:“没趣,不会伺候人在这儿干什么?滚!”

男生被人带走,showta扯着欢歌的衣领把他拉进怀里亲吻,另一只手还揉捏他的屁股。欢歌瞪大了眼睛,他这辈子都没想到会和一个男的做这些事!欢歌小幅度的扭动挣扎,却被showta以为是欲拒还迎,狠狠打了一下他的屁股,吻的更深。

欢歌觉得过了很久才被放开,还没缓过神,只见showta骑到他身上脱下马甲,两只手开始解纽扣。showta对旁边的阿正一行人使了个眼色,他们会意的带着几个小姐退下了。

“showta哥,你别这样,我不会……” 欢歌快急哭了,努力的尝试推开他,showta随手从旁边拿过兔耳男生落下的领带,熟练的绑上欢歌的手腕,喷着酒气在他耳边说:“今天之后就会了,你乖一点,我会轻的……”

showta玩这些小男生很有一套,先是灌酒,再是上一些小玩具,最后才用自己下面那个物什亲自上阵。欢歌被灌了不少,脸颊通红,脖颈上黏黏糊糊的泛着光,有他的汗液,也有从嘴角落下的酒液,一头长发就粘在上面,好不狼狈。showta上手扒他的裤子,他只会支支吾吾的说些听不清的话,用虚软的双腿做最后的挣扎。showta费劲的脱掉他的裤子,把他一条腿支在沙发上,拉开桌子下面的暗柜,满是润滑和各式各样的小玩具。showta挑了一根震动棒,拿上润滑就准备开始,柔软的硅胶制品塞进去的那一刻,欢歌死死咬住下唇,头脑稍微清醒了一点,他只觉得又疼又胀,手上使劲抓着showta的肩膀,挠了几道红痕。

“哟,小家伙劲儿还不小,等会儿我进去之后不许哭哦。” showta慢慢把震动棒推得更深。欢歌被刺激的眼角落下生理泪水,showta更来劲了,手指抹掉他的眼泪含进嘴里:“还没开始就哭啦?你很不禁操呢……”

showta伏在欢歌身上动,又快又狠,欢歌被操的全身都成了粉色,叫声带着哭腔,娇软诱人,眼神迷离朦胧,showta被他这眼神勾走了魂,抽插的更狠。欢歌哭着射出来,甬道紧紧包裹住showta的下体,showta喘了几口气,更努力的动作,射在欢歌体内。

showta缓了很久,显然对这次性爱的体验很满意,欢歌一直在哭,哭的showta产生一丝怜悯,帮他清理一番,裹上衣服。

“老大!不好了老大!”

showta皱了皱眉:“什么事儿大惊小怪的?”

“警察,警察来了!”

showta“嗤”的笑了一声,慢条斯理的拿起马甲准备穿上,却突然听见了枪声。

“怎么回事?怎么就到开枪的地步了?”

“不知道啊老大,这批人不像是咱在警察局的关系,您还是赶紧走吧,这次对方感觉来者不善啊。”

“都他妈开枪了还用你说来者不善?!”showta一把把欢歌拽起来吩咐那个马仔:“去开车!”

他们刚到门口,几个警察就过来了,其中一个举起枪瞄住了showta,欢歌下意识的从后面替showta挡住了那枚子弹。

几个人撤退到车上,车子快速发动离开了包围圈。欢歌哼了一声,showta这才看见欢歌肩膀上的伤口。

“忍一下昂……”showta随手撕掉衬衫的一块布,捂住欢歌的伤口避免他失血过多。

这件事过去后,showta大发雷霆,做掉了许多人,而欢歌因为那天他们被人偷袭的时候舍命保护showta,所以成为了他名义上真正的手下。

成为showta的手下,接触的毒品交易也变得更多。showta培养他去和对方谈判,运输毒品,甚至在欢歌生日那天还送他一把枪并且手把手教他用。欢歌倒也一点就通,好奇的拿着枪乱挥,被showta一把握住手腕。

“枪口不能对着自己人。” showta拿走枪警告欢歌,欢歌点了点头,showta又将几枚子弹上了膛。

“叛徒除外——”

“砰!” 子弹精准的穿过靶子的最中间。showta目光深邃的看着欢歌:“记住了吗?”

后来的日子,showta让欢歌接触到了更多买家资料,白纸黑字,一笔一笔的写出那些瘾君子为了一口毒品,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悲剧。欢歌默默的感叹金三角毒品交易的规模之大,默默的帮着showta提着一箱子一箱子的毒资。

闲的时候,showta和欢歌会去一些水上集市。欢歌年纪小,骨子里还是对这些美好的事物有着强烈的喜爱,他告诉showta,看着各式各样的水果就会很开心,于是showta就会给他买。临走前欢歌还捧了一盆鲜花走,偏偏他还要求放到showta的办公室,showta觉得这种东西虽然好看但对毒枭来说根本没有必要,推搡着想拒绝,被欢歌一句话堵住嘴:

“你看,你也觉得它好看。”

于是那盆花被放到沙发旁边的柜子上,showta也不管,最后还是欢歌每天来浇水,这盆花才得以存活。

偶尔,欢歌会被叫到showta的办公室,做些苟且之事,有时候在那个雅致的红木茶几上,有时候在柔软的沙发上。欢歌问showta为什么会将中式茶几和欧式沙发放在一起,showta一边操他一边喘着粗气回答:“非得要求一样的装饰,太无趣了,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组合起来,也许会产生不同的化学效应……” showta狠狠的顶了一下欢歌的敏感点,激得他发出一声浪叫:“欢歌,你说对不对?”

showta上手堵住欢歌的射精口,把他抱起来走到沙发旁边的柜子那里站好,又抽插几下,把着欢歌的下体让他射在花盆里,然后自己也抽出来射了进去。

“我的花!” 欢歌脱了力窝在showta怀里,软绵绵的打了他一下:“变态!”

showta也不恼,亲亲他的额头:“就当施肥了。”

几天后,showta带着欢歌去做交易,这次的买家是个大客户,交易地点是一个废弃的仓库。showta怕欢歌招架不住,决定亲自出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交易前一晚,showta拿了欢歌平常浇花用的壶,仔细的给花浇了水,欢歌好奇的问他:“你怎么突然想着给花浇水啦?”

showta说:“我怕我下次再见它就已经枯萎了。” 他放下水壶坐到沙发上,冲着欢歌伸开手:“过来,让我抱抱。”

欢歌过去抱住他,showta亲了亲他的耳朵。

第二天来到交易地点,谁曾想他们刚进去就被警方包围,说好的买家也消失不见,showta知道这是个圈套,拿出枪准备火拼。

他们这次面对的是泰缅老三国联合打击毒品犯罪的队伍,装备精良,人数众多。一时间枪声响彻这个破旧的仓库,他们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倒下,showta带着欢歌一路射击一路逃跑,在这中间showta腿部中枪,最后两个人被逼到仓库顶楼的角落。

“showta哥,你的腿……” “没事……”

showta痛苦的低吟一声,忍着疼痛对欢歌说:“听好了,办公室保险柜的密码是1113,里面有张银行卡,写了密码的条子也在里面,你拿着。以后好好的活着,别再沾这些危险的事情……”

showta一把扯掉脖子上的一条项链交给欢歌:“一会儿我把你当人质,你就跟着警察走,到时候他们问你什么你都说不知道,你是被我绑架的,记住没有?”

showta突然恶狠狠的用手臂环住欢歌的脖子,另一只手拿着枪对准他的太阳穴,一步一步走下楼梯。欢歌被他勒的有些喘不过气,下意识的挣扎,果然警察停了手,为首的命令他立刻放开人质,缴械投降。

“放人可以,给我准备一辆车我就把他放了,要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他!” showta故意把枪口紧贴在欢歌头上,威胁对方。

警方派出谈判专家,但无论怎么说,showta的要求就是一辆车。为了保证人质安全,无奈之下,他们协调了一辆车开过来。

showta带着欢歌慢慢往车的方向移动,靠近车门的时候,showta在欢歌耳边小声说:“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是卧底,他们这次也是你给的信吧……”

还未等他惊讶,一个手刀就劈了过来,欢歌晕在他怀中。失去意识前,他好像听见showta近乎喃喃自语的说了一句:“我爱你。”

再次醒来,一切都结束了。

这片区域最大的毒枭showta被击毙,连带着这条分布甚广的毒品交易链断裂。欢歌立下大功,期间局长问他有什么需要,他呆呆的看着那盆花沉默了很久,最后提出想看看showta的遗体。

雪白的被单掀开,冷光灯的照射下,showta的面容更显冰冷苍白。欢歌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胸前挂着的项链。

“我也爱你。”

欢歌仰起头,眼泪顺着眼角落下。

“可是我们终究不是一路人,就像中式茶几和欧式沙发,它们注定是不般配的。”

“下辈子别当毒枭了,我们好好的在一起。”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