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站街

Work Text:

于和伟也没想到他已经这个年纪了还会遇到如此窘迫的境况,五十岁的中年男人,或者说是中老年男人也并无不妥,穿着一身不太厚实的棉服站在北风中瑟瑟发抖,连回家的路费都掏不出来。
他年轻时曾经幻想说不定他会有大器晚成的那一天,然而他始终也没有等到那一天,在各大剧组里演着一名小配角,他戏好,又便宜,总有人找上门,可因为那张脸越发的苍老,所收获的薪水也寥寥无几。这次拿到钱以后他立刻转给了女儿,女儿的补课班急用,等他想起来还没给自己留出路费时,手机已经没电了。

 

他以前不是没这么干过,非要走演戏这条路时,吃过不少苦,没有经费了就会穿着一件薄薄的白色衬衫,很透的那一种,若有若无的显出些粉红色的皮肤,会搭配一双带跟的鞋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出来卖春的。只是现在天气太冷,他又没想过会有这样的情况,他睁大那双眼睛正在寒冷的的街道上疯狂捕捉可以请求帮忙的人。
张晚意是早就注意到他了的,剧组杀青了他还没走,在离于和伟不远的地方点燃了一支烟,天气冷的很,呼出去的不知是烟还是哈气,凉的张晚意浑身一哆嗦。

 

他踩在雪里靠近他。

 

“于..没记错的话您是姓于是吧。”

 

于和伟对他有印象,长得很精神的一个男孩,可以做他儿子的年纪。
他点点头,有点尴尬的抿抿嘴,他嘴唇很薄,他想这个年轻人对他有印象,或许可以直接请求他帮忙。
还没等开口,准备好的那些话便被硬生生咽了回去。

 

“500一晚上可以吗?”

 

左右也不过是嫖客与妓女的关系,这些年哪个导演的床没有爬过,骗了他就跑的,下次就装不认识的,认可他的演技的,下次还记着他的最多也就给他一个小配角,那些导演拍拍他的肩。
“现在是流量小鲜肉的天下,我相信你能懂。”

 

两个人从酒店走廊一路亲到了房间里,张晚意的吻有些粗暴,他还冰凉的手一面掐于和伟的后颈,一面用滚烫的吻把他的嘴堵的严严实实,于和伟有些不能呼吸,整张脸憋的通红,拿手去推张晚意也不动,等到整个人快要瘫软下去才又被张晚意一手捞回来。

 

“我叫你于老师可以吗,我看过你演戏。”

 

于和伟还处在懵的状态,光点点头,也没听清他说什么。
脑海里唯一残存的就是年轻人体力真好,光是一个沉重的吻就叫他受不了。

于和伟躺在床上歇了一会儿,等张晚意洗完了澡才叫他去洗。

他被落下来的热水一包裹,才恍恍惚惚的回过神来,张晚意说看过他的戏,他在片场等待的时候也看过这孩子的戏,没记错的话身边的人喊他晚意,这名字实在好听,他就没忘记。

出来的时候张晚意不知从哪弄来了两碗泡好的泡面,他正吃着,招呼着于和伟也过来。

 

“攒点体力,于老师刚才在外面冻坏了吧。”

“你年轻轻轻的,还挺懂得疼人。”

于和伟笑着也坐下来,就在他身边,刚换上的浴袍隐隐约约露出那双细而白的腿,张晚意打量了一眼没说话,又抬头去看他的湿发,还沾着两粒水珠。
张晚意觉着自己是被迷了心窍了,这样一个年老色衰的男人,他怎么偏偏从眼角眉梢里看出好看来。
怕是叫人发现他盯着他不放似的,又慌慌张张的找话说。

 

“于老师,这还有火腿肠你吃吗?”
“来一根吧,你叫晚意..”于和伟顿了一顿“你演的不错,像你这种年纪的孩子现在大多不太琢磨演技了。”

张晚意对于他知道自己的名字并且还很认可这件事很开心,露出了点于和伟之前没看出来的害羞劲,说实话张晚意刚过来问他500块钱行不行的时候,于和伟真叫他给震慑住了,让他以为这是个年轻的老手。

 

“你..是第一次找男人?”于和伟实在没办法直接说出卖春或者嫖娼这两个字,如果此时面前是一个年纪相当的男人也就罢了。

 

张晚意点点头:“我只想和你做。”

“我看你好久了。”他又补充一句,势要将纯情男孩的形象表现的彻底。

其实和谁都无所谓,不过一个干净的男孩会更好一些。

 

张晚意欺身上前的时候又像变了个人,于和伟说不好,他有股压迫人的气势,他勾住于和伟的手帮他一点点脱了个干净,盯着那处有点发红的穴口。
“于老师,你先自己揉弄的软一些,我怕你疼。”
于和伟有一点尴尬,要在他人面前抠弄小穴他拉不下脸来,偏偏面前人又装作很心疼的模样哄骗他,他想着今天过去明天就回家了,和他做了以后也不必再见了,一咬牙,就弯曲的手指塞进去大半根,的确是很久没做,异物的闯入痛的他头皮发麻。
张晚意看着那白净的指节探了进去,于和伟整个人呈现出一种勾引的魅色,他凑过去吻他,用身体轻轻顶他下面,那根手指就随着进出,看于和伟适应的差不多了就替换成自己的,张晚意从床头柜里掏出一瓶润滑油来,朝着于和伟的穴口倒了大半瓶,于和伟叫他用着手指肏的射了一回。
那处被弄的水光淋漓,像呼吸一般翕张着,张晚意又插入三指,见于和伟只是轻轻哼了一声便知差不多了,替换成自己的鸡巴抵在小口处磨蹭了两下,被不知是淫水还是润滑油滋润了一番,就径直肏了进去。
张晚意看于和伟那双手揪住床单,像要抓住什么救命稻草一般。

 

“痛吗,于老师?”
他的呼吸拍打在他的耳侧,又沿着下颚舔到锁骨,于和伟被他肏的酥酥麻麻的。无意识的想起了许多久远的回忆,厕所的隔间、私人的电影院、或者是某导演的家里。但他通常不必为这些而感到痛苦,做自己的时间并不多,当进入戏里,他就是另外一个人,他可以高谈阔论的演讲,也可以是阴沟里肮脏小人,抑或者是郁郁不得志的古人。

 

这些都可以是他,也不是他。

 

现在他的身份是扮演好一个妓,仅仅是为了一点路费能够回家去看女儿。

 

况且在身上驰骋的是一个年轻人,一个称得上漂亮的年轻人,流畅的肌肉线条,会被年轻女孩说是能够滑滑梯的鼻梁,有些阴郁又渴求的眼神。

 

像是察觉他在走神,张晚意一个深深的挺入,将他整个人搂进怀里。
“于老师,虽然没见过你年轻时候,但肯定不如现在漂亮。”
于和伟这辈子听的话多了,什么都只听几分,他还是笑,笑着应他。
张晚意像是知道他不信,又急匆匆去吻于和伟。

“我养你好不好。”

这让于和伟想起周星驰的电影。

而他的反应也和张柏芝相差无几,心漏了几拍。
“先养好你自己吧,晚意。”

 

那天夜里于和伟数不清他们做了多少次,张晚意絮絮叨叨的和他说了很多很多话,第一次注意到于和伟的情形,第一次看于和伟在不多的戏份里仍然发挥的很好,第一次发现人老了也能笑的那么好看。
但是他没说他是特意留在这里没走的,他是愣的傻住了才会去问于和伟一晚多少钱。
事后想要解释也来不及,早上一起来,于和伟就不见了踪影。
那500他没全拿走,拿了300,应该是刚好够了路费。
张晚意要是急,他现在就可以去求求导演要来于和伟的联系方式。

他没那么做,时机还不对。

 

但他是真心的,剩下那200他收好到皮夹里,心里默默计算着下次再见面,要在顶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