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等待

Chapter Text

「還記得工程部不久前一個中級主管那件事嗎?」
洛博君頓了一下,旋即點點頭。

那事才過不久,記憶猶新呢,那時她不在,正處理手上剛得到的資料,卻也將事情聽了個八九分。那段時間偵查部很忙,因為顧琉翊那次帶隊去學校,收穫了不少東西,同時幾個月前派出去的偵查小隊也正好歸來,一時之間需要整理的資料多得能疊成一座小山。

「喪屍進化應是人為,我猜測,跟郭教授脫不了關係,就連喪屍的出現也是。」
「……!」
「所以我要將偵查部的小隊全部調回,整頓一下,全軍連同偵查小隊朝醫學院那邊出發。妳是偵查部部長,所以特別來告知妳,況且妳應該比我了解偵查部實際狀況,妳去做調度……雖然平常不怎麼靠譜,但我想正經事還是能相信妳。」

洛博君張了張嘴,欲要開口,又被顧琉翊堵了回去。
「好了就這樣,沒什麼事了,妳去忙吧。」
洛博君:???
她覺得現在的顧琉翊有點不太對勁,不似以往的從容淡漠,而是有一點急躁,伴隨著不安,卻又極力壓抑,和她不熟悉的人基本上感覺不出來異樣。
「呃……琉翊姐,妳還好嗎?」

她和顧琉翊的互動交流其實不多。
洛博君本質上是一個活潑好動還有點嘴賤的人,奈何這姐姐生性高冷,第一次遇見還是在學務處那種正經嚴肅的地方,她就不怎麼敢跟顧琉翊開玩笑打嘴砲。
簡單來說,就是慫。
但是成為朋友這麼多年還是多多少少瞭解對方的個性的,她明白顧琉翊一向是個冷靜、理性的人,此時此刻說話的語氣很不像平常的她,所以難得的多嘴問了一句。
「沒事。……多多照顧妳書夏姐。」
什麼意思?
她那顆稱不上靈光的腦袋開始抽絲剝繭。
這時她恨不得罵自己怎麼不長聰明一點,畢竟她們五個人包含白澪瀟在內,就她成績最差。
其實在一般人眼中也算不上差了,成績中上游,在年級排名前五十。問題是另外四個是怪物等級的,其中三個大一點的姐姐穩居高三前三,高二的嬴書夏更是厲害到學校開會討論是否要讓她跳級。
相較之下,洛博君就遜色許多。

她右手摸著自己的下顎,略帶不解的望著顧琉翊,同時大腦瘋狂運轉,這個多多照顧到底是讓她怎麼個照顧法?
「呃,琉翊姐,我會的。倒是妳們……」
顧琉翊被她盯得忍無可忍,原本低下去看文件的頭抬起來。
今天的洛博君穿了一件白襯衫,黑色西裝褲,臉上迷茫不像作假,迎著從窗戶照射進來的陽光,看起來竟年輕了不少。就好像穿越到了她們回不去的學生時代,那個拿著教科書苦讀、體育課還得跑八百公尺的高中生活。
顧琉翊眼神暗了暗,不可否認的,那是她活到現在,感到最快樂也最舒適的時光。

她還記得初見洛博君時,她走在陸梓溪後面,右邊和她並肩而行的人是白澪瀟,嬴書夏則和陸梓溪走在一起,她們跟著陸梓溪進了學務處,說是要處理一件高一新生打人的事情。
她本來毫不在意,白澪瀟卻也有插手的意思,便跟著其他人前來一探究竟。
陸梓溪先開口問了名字,隨後自家女友柔柔的朝那據說打了人的高一生微笑,她目光便也掃了過去。只見對方抖了抖,似乎被她嚇得瑟縮,白澪瀟很明顯也注意到了,在她掌心輕刮了下,無奈撇她一眼,讓她別嚇到小學妹。
後來她聽見陸梓溪說的話,便將事情猜測了個大概。她有點意外,剛剛那畏畏縮縮的樣子,可不像是個願意給自己惹上麻煩的人。她知道洛博君不是不明白出手打人一定得付出代價,雖然是做對的事。
因此當洛博君逐漸融入她們四個人的團體時,她倒是挺樂意的。
因為她曾經就被這樣類似的善意拯救過啊。
無畏的、不妥協的,像是熊熊烈火要把所有齷齪燒個一乾二淨,然後繼續向下一個地方進攻。從未退縮也從未放棄,是黑暗中踽踽獨行的一抹光亮。

「不用擔心,我們會處理好的。」

那年踏出學務處時,陸梓溪是這麼對洛博君說的。
而現在,顧琉翊對洛博君說了同一句話。
不知道是不是被回憶裡的情緒影響,顧琉翊放緩了聲線。這句話將十年的光陰重疊,將所有破碎,都歸至完整。
她們未曾變過,改變的是世界。

洛博君顯然也想起了當年場景,一時之間兩人沉默,幾秒的時間被拉得漫長。
「……那是自然,我一直都很相信琉翊姐的。」
顧琉翊嘴角微微勾起,很快消失。
「嗯,去忙吧。」

-

「梓溪姐,不覺得現在的我們已經很幸福了嗎?」
「怎麼說?」
「末世當道,眾人四散潰逃,我們花了六年的時間將聯盟建起、鞏固,成為末世裡唯一一個至今屹立不倒的基地。平凡的人們每天工作,試圖生存下去,每天都在跟命運搏鬥。還沒加入我們的人甚至在跟死神搶自己的靈魂,在深淵中掙扎,在無盡道路中跌跌撞撞地走著。而我們卻能為自己的情情愛愛苦惱,這對其他人來說,是不可奢望,是妄想。」
「……是啊。可是這份幸福是我們值得,不是嗎?」
嬴書夏一愣。
「雖然不可否認的,是澪瀟給的東西讓我們更加強大,可是書夏,縱然起跑點不一樣,不努力的兔子依然會被烏龜追過。妳仔細想想,我們有停下腳步過嗎?答案是否。琉翊、博君、妳和我一直都很努力啊,我們從默默無名的四人小隊,到今日是末世最大基地的掌權人,我們花了多少氣力?
我們值得。但書夏,問問妳自己的心,妳真的幸福嗎?」
陸梓溪指尖輕點她胸前,心臟在的位置。

眼前的女孩消瘦得肉眼可見。蒼白的皮膚、黯淡的棕眸,黑色長髮安靜的披在肩後,一直以來習慣帶著溫和的笑也不見蹤影。
身上套著的白色軍裝原本應該頗為合身,軍裝一向挺拔,但她穿起來就是沒有那種感覺,身子跟度量尺碼時比,應該又瘦了不少。
陸梓溪想,她追逐顧琉翊追得太久了,在還沒得到答案之前就已經懷揣不安,六年,她不知道這六年她是怎麼走過來的。現在被拒絕,那種頹喪、衰敗感便更為明顯。
「書夏,就像琉翊找尋澪瀟一樣,妳是不是也把琉翊當成了執念,而不是愛情?」

愛情是什麼?這個問題從來沒有正確答案,就像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大家各說各話,各持己見。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愛情價值觀,有的轟轟烈烈有的平淡如水,而最終有些人找到了真愛,有些人沒有。
愛情替妳漆上彩色,又潑上黑色。是調味劑,卻也是終生大事。
執念和愛情又有什麼差別呢?
坦白說,嬴書夏不是很清楚。可是問問題的陸梓溪,也不清楚。
她只是單純的、認真的,想問嬴書夏,妳知道妳的感情是什麼嗎?

「那不重要。」

陸梓溪一怔。

「執念也好,愛情也罷。」
「是她就行了。」

是了。
柏拉圖、蘇格拉底、尼采……他們探討哲學,探討人生意義,探究生命的奧妙,可是他們終究化成了一杯塵土,風吹即散;化成了課本上的幾行課文,是學生要背誦的考點;化成了銀河裡的渺小星芒,偶爾忽然被提起,又很快逝去。
所以人生在世,需要思考這麼多嗎?不需要。
敢愛敢恨,即為我道。

-

她還記得自己打了一通電話,送了一個快遞。
將四顆藥丸送到顧琉翊手中之後,她安下心。
她想,如果未來真的出事了,她不能免責,只能用自己這條不怎麼有價值的命賠給全世界,全當贖罪了。
那藥是她秘密研發的,可惜原料不夠,只能做出四顆。但她很知足了,剛剛好,四個摯友一人一個。而她……她就沒想過要活下來,她不能也不敢。
快遞裡還有一本日記本,她做好了周全準備,如果自己不能完成任務,顧琉翊看過之後也會替她完成吧。
她穿著白大褂,內搭高領毛衣,下半身則是較為休閒的長褲,她推了一下和顧琉翊同款的眼鏡,不過顧琉翊的是金色,她則是銀色。黑色的長髮尾端稍稍捲起,側顏優越,一雙淺棕色眸子清澈剔透,眉間卻有驅之不散的憂鬱。
一旁的中年男子見她恍神,幾步走到她面前。
「怎麼了,還好嗎?要不要休息一下?」
「謝謝您,那我去外面透透氣好了。」
男子點頭,她吐出一口氣,手插在白大褂的兜裡,踱出實驗室。

她神情仍然有些恍惚。教授的實驗她無疑有參與其中,而且還是核心人員。一開始她不知道這份研究的目的是什麼,只知道這對教授來說非常重要,是拋棄吃飯拋棄睡眠也要完成的重要項目。她敬重這位一直以來很提攜她的恩師,因此想要多努力一些,來幫助老師完成這個對老師來說不能不完成的實驗。
然而研究到現在,她明白這個實驗是什麼了。

病毒序列改造兼新人類研究計畫。

她教授的目的,是將研發出來的病毒打進人體內,產生反應後,注射過病毒的人們會進化到新的境界,體力、智力、反應力都會大幅增強。
可是她很清楚,優點要有這麼多,副作用一定不少。
她看著教授一步步將人造病毒做出來,然後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宣傳,找到自願者,將病毒打入那些人體內。
她也看過那些自願者注射病毒後的狀況。
失去自我意識,喜愛鮮血,甚至會吃人肉。皮膚潰爛,四肢扭曲,眼珠子融化,五官猙獰可怖。
這是個錯誤的實驗,“新人類”連優點都沒有展現出來,只有一大堆副作用,很明顯的,病毒研發很失敗。
跟她在科幻故事裡看到過,被稱為「喪屍」的生物並沒有太大的不同。

她覺得這個實驗需要終止。不過在她之前,已經有學長先她一步向教授反應。然而教授眼神大變,平時溫文儒雅的氣質不復存在,喝退了學長,並聲稱誰要是敢臨時退出這場實驗,誰就得死。
走到這地步,所有參與的學生都知道不對勁了,而教授也知道自己這麼說必定會暴露些什麼。他怕學生反抗,於是給他們的脖頸植入了晶片,要是說出了一些關鍵字,晶片便能感知到,就會浮出黑色紋路,一步步的把你勒死。
所有人不敢不從。
但是她是例外。
她拒絕了教授植入晶片的行為,並露出一個堪稱嗜血的笑容。
「教授,我不需要這個東西,我必定會協助您完成這個實驗。」
她從過去到現在都是教授的得意門生,也一直都對教授言聽計從,教授非常信任她,所以也就沒有強迫她。
畢竟適當的給屬下一顆糖還是相當有必要的,對吧?

於是她成功成為了所有學生裡最自由的人,私底下她也跟學長姐學弟妹說好了,她一定會盡自己所能去阻礙教授完成實驗。
她揉揉額角,很是苦惱。雖然那麼說,但她並沒有找到合適的時機點去破壞。
今日……倒是個很不錯的時機。
她繞著實驗樓走了幾圈,最後重新踏入實驗室。

踏進去之前,她輕輕一笑。
永別了,琉翊。
我祝妳一生安康,平安喜樂,無憂無慮。
……然後祝自己,下輩子還能遇見妳。
不要記得我,不要想念我,不要緬懷我。
因為我是那麼的可恨,丟妳一人繼續活在這世界上。

我愛妳。

那白大褂上,繡了三個字。

白澪瀟。

-

「瀟瀟!」
顧琉翊從夢中驚醒。
她夢見她的女孩在她面前慘死,一遍又一遍,殘忍的在她面前播放。
她拿起床頭櫃上的時鐘,揉揉眼睛,仔細一看。
半夜三點鐘。
卻是怎麼也睡不著了,索性下了床,煮了杯咖啡,打開光腦看看有什麼消息。
一切平安無事,仍然和平。
她抿唇,關掉光腦,打開書桌抽屜,有一下沒一下的翻找,沒有目的,純粹只是無聊的翻著抽屜裡的東西。
這一翻可翻到了陳年往事,她找到了一本日記本,上鎖的。
她蹙眉思索,在腦海裡尋找這本日記的來源。很快的,她想起來了。
是白澪瀟在六年前寄給她的,白澪瀟在上面貼了紙條,說如果出事了再看,但真的出事後她情緒就不是很穩定,為了讓自己冷靜,就沒有打開,怕裡面寫著什麼遺言之類的東西,她真的會承受不住。
六年啊。
六年的沉澱,一個失眠的夜晚,她狠下心來,決定開鎖。
她正想著密碼是多少呢,就發現鎖上頭有一行很小很小,用正楷刻下的字。

“那天是彩色的起始”

她明白了,臉色卻黯淡下來,鼻頭一酸,向來以無情無欲出名的顧總司令就這樣落下一滴淚。淚水緩緩劃過臉頰,無聲無息。
白澪瀟曾經和她說過,從和她在一起的那天開始,她的世界就被塗滿了各式各樣的色彩,因為有她,世界可親了起來。
所以密碼……是她們的交往紀念日。
她怔怔的擦去掉下來的眼淚,順道抹掉了眼眶裡的濕潤,顫著手,將密碼鎖轉到了“1024”。
那是她想忘也忘不了的一天,不僅白澪瀟的世界成了彩色,她的也是。

鎖開了。

“7/23 教授說要開一個大項目,問我要不要幫忙,我想,教授一直以來都很幫助我,這次我一定要不遺餘力的去協助教授,好不容易有的機會,我當然不會放過。”

“7/24 是有關於病毒基因序列重組的實驗,我雖然不明白這是什麼大項目,但教授對這個實驗很看重,我絕對不能失誤,讓教授失望。”

“7/25 陸陸續續又有學長姐學弟妹加進來,參與的人數應該是近幾年來學校的實驗中最多的一次吧”

“7/26 有個學弟將數據紀錄錯了,教授大發雷霆,我再一次感受到了這個實驗對於教授來說的重要性,所有人兢兢業業,就害怕再次出差錯。”

“7/27 有點不太對勁,教授大肆宣揚著這個改造過的病毒的好,並開始招募自願者,問題是我們的實驗根本還沒成功。”

……

很厚很厚一本,從第一頁書寫的幾個大字“實驗記事”來看就知道這是專門替這個實驗寫的日記,可能這對白澪瀟來說很重要吧,還特地拿了個本子來寫。
顧琉翊一頁一頁慢慢的看,認真的讀,生怕錯過任何一個她不該放過的細節。

“4084 1/18 學長想阻止教授,卻被教授轟出實驗室。這個實驗不人道,甚至是非法的,不阻止肯定會出事。”

“1/19 小翊,我下定決心要阻止教授了,其他人都被教授限制行為,只有我用過去的師生情逃過一劫。我寄了藥給妳們,那是增強對抗病毒的能力的,一定要吃。我自認有罪,就算用自己一條命去換大家的平安我也願意。對不起,我好像沒辦法實現那個共白頭的承諾了。”

“1/20 小翊,如果我死了,而病毒依舊擴散,妳一定要幫我完成我沒能完成的事,好嗎?替我走下去,替我看看未來的太陽,是否仍然耀眼。”

“1/21 小翊,終究是我對不起妳,我可不可以求妳一件事,如果下輩子我們有緣再碰面,拜託妳再喜歡我一次好不好?”

日記就到這裡結束了。

啊,好難過。
這是顧琉翊現在內心的想法。
難受、苦澀、胸口悶悶的,像是被槌子捶中。
裡面寫的東西不是遺言,勝似遺言。顧琉翊現在慶幸自己沒有在六年前開,否則會發生什麼事,她也不知道。

淚意再度湧了上來,她這次沒有壓抑自己,難得的放縱一回,眼淚一滴又一滴的掉,無聲的哭泣,在書桌前久久不能言語。
“終究是我對不起妳”
為什麼要說這種話啊,為什麼要讓我這麼難過。
妳哪裡有錯呢。縱然妳拋下我,可是妳明確的知道自己的目標,離開也是為了更重要的事啊。
哪像我,六年了,還是沒有替妳收拾這場妳不願看到的末世,多麼失敗,一事無成。

又瞧了一眼時鐘,距離她翻開日記已經過了一個半小時。
她終於平靜下來,將日記最後一頁撕下來放在抽屜裡,打開光腦給她們的四人群組傳了消息。

[琉翊]:起床看到這條消息,打理好自己後來我家一趟。
[梓溪]:我現在就可以到。
[琉翊]:起了?
[梓溪]:沒睡。
[琉翊]:了解,妳就先來沒關係。
[書夏]:我也沒睡。

於是當唯一一個睡得很安穩的洛博君起床看到消息,匆匆忙忙抵達顧琉翊家時,顧琉翊一打開門,就看見另外兩個姐姐已經坐在那圍著一本看起來像日記還是隨手札的東西在討論不知道什麼東西。
見到她,陸梓溪就朝她招招手讓她過來,還問她吃過早餐沒有。
「啊……」
陸梓溪了然,將桌上餐點其中一盤推給她。
「我們也正要吃,多準備了一點,就怕妳沒吃,沒想到還真的沒有,就一起吧。」
洛博君默默的點頭,她知道這三個姐姐向來想得很全面,便也心安理得的坐下來開始吃早點。

顧琉翊關上門,不急不徐的落坐。也不急著吃飯,而是就本子內容說了一些自己的看法。其餘三人時不時點頭附和,出聲應著,還會提出自己的意見。
這是她們的日常,每當有比較重要的事情發生,她們就會聚在顧琉翊家這張餐桌上,四個人交流信息,各自有各自擅長的領域,她們在溝通間便能互補不足的地方,最終得到最好的結果。

「所以說,確定不是天災,那就有解決的可能。」
「嗯。關鍵就在醫學院,我們勢必得走一趟。」
「琉翊姐,可這日記怎麼有殘缺頁?」

四人同時沉默下來。
洛博君意識到自己踩雷了,訥訥低下頭。
其實陸梓溪和嬴書夏很早就注意到了,知道是白澪瀟送給顧琉翊的本子,兩人稍稍思考便猜到多半是白澪瀟單獨跟顧琉翊說的什麼話,因此沒有多問。可洛博君顯然沒有想到這層上,也沒有多去想些什麼,便脫口而出。
最後還是顧琉翊屈指敲了一下桌面,打破寧靜。
「那沒有什麼重要的。總之,先擬定作戰計畫吧。」
她們分析過後,決定兩人帶一支隊伍,從前十大隊裡調出兩隊,剩下的隊伍留守聯盟總部,而零號大隊則是自成一隊。
顧琉翊和陸梓溪一隊,嬴書夏和洛博君一起。在這種關鍵、不能掉鏈子的時刻,沒有人會對這種分組提出意見,因為這樣子是實力最平均的,在四個人裡,陸梓溪的武力值最低,顧琉翊最高,是客觀且明智的分法。
同時,這也讓關係有點微妙的顧嬴兩人能夠喘口氣。

計畫成形,她們沒有拖沓,四人前往聯盟總部,宣布三日後出發。

-

她踏入實驗室。
「澪瀟,好多了?」
「的確是舒服許多,果然實驗做久了就是要出去透氣,放鬆一下。」
她朝著男子笑了下,垂首開始手上的動作。
男子也回以一笑,繼續沉溺在他「偉大」的實驗當中。
她趁著男子低下頭,四處張望,發現實驗室裡只有一個學姐。於是她用眼神示意學姐離開,而學姐也接收到她的暗示,隨便找了個理由便離開了實驗室。

「澪瀟,妳說實話,是不是也對我的實驗有所不滿?」
男子忽然沒頭沒尾的問她。
而她坦然應對。
「一開始確實是有的。不過最近的實驗體進步卓越,不是嗎?教授,我相信您可以做到的。您一直以來對我的照拂我銘記於心,您的實驗我絕對鼎力相助。」
這是個非常聰明的回答。
她對實驗的不滿不可能完全遮掩住,況且只要是正常人,絕對對這個實驗敬謝不敏。於是她先承認自己的確有那種情緒,可是因為過去的恩情她還是會為教授做事。
這樣顯得真實許多,可信度也高得多,比起一昧的否認,適度的坦白是一種戰術。
教授果然相信了,即使到了中年也依然俊俏的眉眼溫和不少。
「妳果然是好學生。」

白澪瀟勾起嘴角。
「承蒙老師照顧啊。」
她拿起裡面充滿病毒的注射器,朝教授走去,教授以為她要問問題,直起身子來準備傾聽。

「既然您這麼照顧我,那麼您能不能再幫我一件事?」
「妳說,妳幫了老師這麼多忙,我不可能不幫妳。」
「謝謝老師。」

「請您,為了全人類,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