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You Smell Good

Chapter Text

Xxx

加州的夜晚依旧热闹,窗外的霓虹灯透过玻璃散射出一圈圈七彩的光环,酒吧门口的人们跳着闹着,五颜六色的夸张服饰让人眼花缭乱。
车内安静的只能听到空调送风的声音,暖气逐渐起了作用,Alpha感觉到自己冻得通红的手指终于不再那么僵硬。
“你想和我说什么。”塞隆拧开前面小桌板上的一瓶苏打水,抿了几口。
“这话应该问你。”基德曼侧过身,直勾勾地看着眼前这个拿着苏打水的女人。
“什么?”水瓶被重新放回原处,alpha听不懂对方话里的意思,她皱着眉,车里混合着几种不同的信息素味道——这有点让她分了心。
“是你先逃走的。”
“逃走?”
“那天晚上。”基德曼摊手,车里的气温逐渐升高,omega脱下了身上这件银闪闪的西装放在一边,她扯松领带,靠在了柔软的真皮座椅上,“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软弱了。”她说着,发现对方根本不敢看自己。
“我没有。”年轻alpha的辩解显得十分无力,她依旧冰凉的指节紧紧扯着黑色外套,“是你不想……”
“我不想?”音调提高了一些,基德曼不可思议地挑起了一边眉,“Charlize,这不是过家家,这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决定——永久标记——至少对我来说,这是非常重要的事。”
“可有的是人愿意帮你做临时标记。”眼神依旧低垂,塞隆盯着车里铺着的地垫,缝线精致,一丝不苟。
本来还想解释的基德曼这会儿被塞隆气得闭了嘴,她自顾自摇了摇头,叹了口气,“CT……”可是话说完,她越想越恼,“我不会做那样的事,你知道的。”她不喜欢被人污蔑——特别是在这件事情上,“我不会为了临时标记和别人滥交……”
“但你身上明明有别的alpha的味道。”这下子,塞隆看回来了,她自以为抓住了omega的弱点,浴室紧追不舍,“这不是你以前用的那个味道。”alpha的鼻尖凑到了基德曼的身前,她拾起对方的手腕,放在自己面前,“很年轻,很青涩……”
手腕被冰冷纤长的手指钳制住,基德曼不悦的皱眉,她扬起下巴,非常不满意这个小狮子现在和自己说话的态度。但她没有开口,决定等着对方把话说完。
“她吻你的手了?”塞隆的语气听起来像是在质问,不大的车厢里,alpha信息素的味道变得强烈,“还有哪里?”alpha凑到omega的脸颊边,“她还吻了你的脸?”她能嗅到,一个热情的,饱满的,重重的吻——她猜测基德曼用了抑制剂,在这位alpha的信息素之下,她只能隐约嗅到那个熟悉的omega的气味。
“精彩啊,侦探,推理完了?”基德曼扬起一边眉毛。
塞隆索性也不作回答。
“这是我侄女的味道。”基德曼说罢扯回自己的手腕,“我妹妹不在家,我让她在我脸上亲了一口——青涩,这你倒是分析对了,她确实还在上学。”omega想到自己可爱的侄女,不由得心头一暖,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抱歉……”道歉倒是挺快,alpha伸出一半的手最后又收了回去,“对不起。”
“倒是你……”深吸一口气,基德曼闻着空气中混乱的信息素,口气平平,“你不是照样跑夜店吗?”她半眯着眼睛,“好几个omega,三个?四个?”
脑海里马上就出现了昨天晚上包厢里,快要挂在自己身上的两个omega对自己上下其手的画面。“没有,我没……”塞隆急忙为自己辩解。
“易感期吗?”omega的指尖划过alpha的鬓角,停留在她的下颌骨边,“还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她的指腹划过对方的修长的脖子,停留在西装外套夸张的衣领上。
“不是的,只是庆祝开幕式,他们找的陪酒omega……”锁骨边传来静电般酥麻的感觉,塞隆歪了歪脑袋。
“陪酒?”基德曼挑眉。
“我是喝了点酒,可能酒里也是混了omega信息素……”
alpha的嘴唇就这么被omega温热的唇瓣覆上。基德曼轻易便用舌尖撬开对方的牙齿,但她却只是试探性的、在轻触到对方柔软的舌头后便退了出来。薄唇有些不舍的离开了塞隆的唇,基德曼习惯性的咬了咬下唇,“嗯,人工合成的信息素,倒是没有撒谎。”
唇瓣闪着晶莹的光,查理兹塞隆冰凉的手扶住基德曼的腰,将她拉向自己,她伸着脖子想要吻她,omega却向后仰去退到了座椅的角落。
“我们可是在车上。”感受到腰上的手逐渐向下滑去,包裹住自己的臀肉,基德曼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只是接吻而已。”alpha感受到脑后穿过自己金发的手指,眼前这双蓝色的眼睛让人迷惘。
“那就只是接吻。”
四唇相依,神不附体。
“操……”
“嘘……”
语无伦次,身不由己。
“Hmmm……”
“喜欢吗?”omega炙热的的鼻息尽数喷洒在alpha的耳边,她隔着衣料握住了alpha的下身,指尖微微用力。
“Nicole……”alpha努力控制住自己的音量,鼻息逐渐沉重。塞隆舔了舔干涸的唇,仰起头望向车窗外飞速掠过的街灯,眼神不敢向自己的身下看去。
“那些omega也这样摸你吗?”拜抑制剂所赐,基德曼的omega信息素被乖乖的封在了身体里,所以她这会儿还算清醒。
“没有……”急于摇头辩驳,alpha金色的短发垂落眼前,“她们不敢。”
“那是我冒犯你了?”干脆利落的收回了手,omega说话的语气故作轻佻。
“没有,不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才好,塞隆只是捉住对方溜走的手腕,两人的手就这么僵在空中,“Nicole……Please……”alpha的眼神迷离,眨着漂亮的眼睛望着对方。
alpha信息素的味道缓缓刻进omega的肺里。
她是在求饶吗?
双唇微启,基德曼叹了口气——她怎么忍心她的小狮子伤心。
“Please……”alpha将脸侧了过来,埋进了omega的脖颈,她低沉的嗓音再一次在基德曼的耳边响起。
“只是接吻而已。”omega的语气相当宠溺——因为她的脑海里,自己早已是衣不蔽体。

Xxx

确实仅仅只是接吻而已。
Alpha迫不及待的捧住了omega的脸,她的指尖撞到对方银闪闪的耳饰,她生怕弄疼对方,便赶紧换了个角度把对方拉向自己。唇瓣再次相依,但这次,两人都热烈了许多。舌尖逗弄着舌尖,齿峰轻滑过肉唇。基德曼的手从衣领向下,悄无声息地探进了对方敞开直至小腹的领口之间。
Alpha在喘息中颤了一下,而后用自己身体的重量向omega施加压力。基德曼说的不错,她确实在易感期里,一切omega的气味都让她魂牵梦萦。浅金色的短发被对方揉开,口中湿热的柔软让人沉溺,塞隆被omega的信息素撩拨的情难自已。
她将基德曼吻得再次退到角落,并试图用手拽出对方揶进腰里的把白色衬衫——她再也等不及,她想要将omega揉进自己的身体。
“等等,宝贝。”
alpha被omega握住了手腕,将手送了回来。
“怎么了?”塞隆的眼神迷离,从对方湿漉漉的唇瓣游走到腰间有些褶皱的衬衫边,“不舒服吗?”
“刚才说好的,只是接吻而已。”基德曼歪了歪脑袋,舔了舔下唇。
“我知道。”alpha的声音窝在喉咙里,含混不清,“我只是想……感觉到你。”她还没来得及再次吻住眼前这位omega,下半身传来的是若有似无的触碰让她轻轻倒吸一口气。
“就快到家了。”基德曼假意看向窗外,轻轻地拍了拍手下的隆起。
“Please……”alpha却经不起这样的玩弄,抬起头来苦苦哀求。
“嗯?”这回基德曼的手没有移开,她用力握住了对方的隆起,五指相继用力。“现在感觉到我了?”
“emmmmm……”控制不住的信息素在狭小的空间里让空气变得浓重、闷热了起来,alpha扬起下巴,她的喉头颤动,口腔干燥得连喘息的声音都变得沙哑。
车子突然开到了一段颠簸的路段,基德曼的手上的力道也因此变得忽轻忽重,她明显感觉到手里那个东西变得比刚才更加坚硬。
“我们到了。”勾起嘴角,基德曼抽回了手,将自己的外套扔给对方,“遮好它。”

Xxx

查理兹塞隆披着黑色外套,用基德曼的银色西装挡在腰间,就这么下了车,逃命一样的钻进了别墅的大门。她刚踢了高跟鞋,便被身后的基德曼拉过手腕,扑进了柔软的沙发里。
在车上没有得到发泄的欲望傲然挺立,理智像是洪水决堤,加之omega的指尖如同带了闪电的荆棘——细吻,像火星子,烫的alpha脊背发硬。
下身的衣物很快就被褪去,衬衣的扣子也被粗鲁的扯开。基德曼的领带松垮的系在胸前,而她的小狮子,正埋着头,衔着她的锁骨,抹过她的胸部,指尖直抵她腿间早已湿润的秘密山谷。
双手再次被钳住,塞隆抬起头望向这位跨坐在自己腿上的金发尤物,本就暴露的裙子很快被基德曼脱掉扔在一旁。亲吻热烈的像是山火蔓延,连底裤都被剥去的alpha早已不再腼腆。
分开了二人的身体,基德曼退至身后的单人沙发里。
“继续,你自己,别停。”
她低头从小桌上摸出一盒香烟,抽出一支,点上轻吸,“你的烟。”她吐出甜腻的白雾,又深吸一口,“忘了?”
怎么会忘,这是塞隆之前被没收的、那包加了omega信息素的催情烟。
白色的烟雾慢慢散开,甜味夹杂着omega信息素的味道在房间里弥漫开来。指尖的香烟再次被送到嘴边,基德曼深吸一口,感受着信息素在肺里扩散开来,缓缓浸入血液。 她故意将白色的烟雾往alpha的方向吹去,欣赏对方被雾气缠绕的身体。
“我看着你来。”基德曼的声音再次响起。
真的太过甜腻。
Omega信息素像是一剂毒药,就这么随着她的声音钻进七窍,搅的查理兹塞隆的脑袋像是抛了锚。她看着基德曼的身体,揉了揉自己凌乱的短发。
烟灰被抖落在玻璃桌面上,化为粉末,烟圈被吹到脸颊边,令人烧灼。Alpha的荷尔蒙盖过了理智,令人狂妄。她就这么当着年长女人的面,慢慢悠悠,描绘起下身的形状。
“快一点。”omega的声音黏糯的令人发慌。
可半晌过去,那家伙毫无动静,塞隆手上的动作越来越慢,急得基德曼心里痒痒。
“老天……”
Omega再次跨坐上alpha的身体,她就这么让炙热缓缓被吞进蜜里,她就这么看着对方双眼迷离。
肉体纠缠,痴云騃雨。
情潮泛滥,娇喘旖旎。
“Nicole……”她把她当做神明。
“hmmmm……”她把她当做马匹。
湿滑的黏稠如同潮汛一泻千里。
温热的血液在口腔四散,满是铁腥。
心悸之后还是心悸。
亲吻还是那么的令人着迷。
但后脖颈上的伤口,那便成了她们之间永远的秘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