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You Smell Good

Chapter Text

刚走出家门的查理兹·塞隆在夜晚的凉风中抱起双臂,自己什么也没带,就这么去酒吧夜店——就算是去酒店开个房间自己一个人睡觉也未免太明目张胆了。她掏了掏口袋发现匆忙之下连车钥匙都没带,回头望了眼自己的大别墅,彻底的明白了原来有家不能回是这么一种感受。
不过好在还有一个地方可去,alpha在小道上边走边整理好自己的头发,好好扯了扯自己有些皱巴的外套,向不远处还亮着灯的那个院子走去。
一整晚,塞隆在母上的客卧里也没怎么睡好觉,基德曼的背影总是浮现在她眼前,她金色长发的味道,甜甜的信息素……还有后颈处那个发红浮肿的腺体。
“老天爷!查理兹·塞隆!”卧室的门被砰的打开,“你他妈能控制好自己的信息素吗,这不是你自己家,我的天,你做什么春梦呢你。”遮光窗帘被一把拉开,刺眼的阳光照的alpha睁不开眼,紧接着就是脑袋被报纸之类的东西一记重击,“贝斯·科诺都在门口了。”
“老天……”
所以当塞隆被自己的合伙人兼助理兼好朋友贝斯从娘家拽回自己家里,发现一切都整洁如初的时候,这个alpha自己也惊了。
“你招妓了?”屋里的omega的气味浓的呛人,女人皱着眉头。
“招你啊。你有毛病啊,我没有。”查理兹·塞隆更生气了。基德曼知道她的强迫症,临走时还把一切都恢复了原样——家里是恢复了,但是这个alpha怕是没有办法回到遇到基德曼之前的样子了。她知道自己对标记这事儿是有些着急了,但另一个角度,她也从昨晚基德曼的反应中彻底明白了对方的态度。一个omega能在被情欲吞噬的状态下依旧理智保护自己不被标记,塞隆心理这下清楚了,基德曼是真的不想被标记。
“我要染头。”alpha周围的气场压抑的要命。
“你不是说不染头健康吗。”
“可拉倒吧。”
“?”

Xxx

基德曼虽然人回了澳洲,但消息依然灵通。她前脚刚落地,随便刷了几条新闻,就看前一天晚上还是棕毛的小狮子一下变成白毛的了,而且还有粉丝在底下没羞没臊的评论“老公老公我可以”。虽然清楚知道这是alpha气不过自己一走了之做出的毫无意义的报复举动,但是基德曼还是没有忍住皱了皱眉头。
算了。
小孩子的占有欲而已。
基德曼很快就舒展了眉头——没必要因为这点事情就多一条皱纹,真的没必要。
但很快,没过几天的功夫,她的小狮子就又有新花样了。
先是一个奖项请到了旧友克里斯汀给塞隆颁奖,然后是电影在纽约做宣传,塞隆也没带上玛格特,紧接着第二天年度女性晚宴,这位alpha依旧是独自前去——几天之后ins竟然发出了和造型设计师的亲密合照。
基德曼看着手机里小狮子双手开玩笑一样覆在别的女人的胸前,两人笑的嘻嘻哈哈,她把手机锁了屏,放进口袋,透过窗户看着自家农场里的草泥马叹了口气。
时间过得很快,剧组因为要给《W》拍了一组片,三位女主演又都聚在了一起。
拍摄结束之后,三人按照惯例一起要做个小采访。塞隆把中间的位置让给了玛格特,特意拉开了和基德曼的距离。当然了,假alpha看着一切也默不作声,但她越这样,小狮子就越想引起她的注意。
采访中间有个问题是关于初吻的。
“那会儿几岁?”
“所以感觉挺好的?”
“他叫什么名字?”
塞隆对基德曼连环追问之后意外的得到了一个并没有想知道的答案。
“是舌吻来着。”隔着玛格特·罗比,基德曼望着塞隆。
年轻的alpha抬起下巴,挠了挠脖子,她挑眉把问题问得更细,“他知道怎么用他的舌头吗,还是就只是伸进去了。”
“他是个接吻高手,让我陷进去了,这么说吧。”基德曼的下巴稍稍向上一抬。
她的缪斯看着她,语气轻轻,却像一记一记重拳打在她的胸口。
基德曼当然知道塞隆的那点小心思,她不喜欢这样,她想要大大方方的,她希望她的小狮子能跟她一样。再说了,这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可能这个初吻当事人站在她的面前,她都不一定能马上认得出来。
“令人印象深刻。那我跟你说,我那位就不知道该怎么摆弄他的舌头了。”小狮子脑袋嗡嗡作响,顺着问话就一股脑儿把自己初吻的情形倒了出来。
但似乎并没有在基德曼的身上得到她想要的那种妒火中烧的反应,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演戏,假alpha的反应就像一个普普通通的真alpha,只是看着她“哇哦”了一下。
“还是很棒的。”得了,她又开始满嘴跑火车,自己给自己搭台阶。
“很棒吗?”基德曼问。
“不棒,开玩笑的。”塞隆悻悻地答。
好吧。
她彻底输了。
采访结束以后三个人直接在棚里把衣服换掉了。
“啊,妮可,你这是被哪个omega给咬成这样了。”罗比远远就瞥见基德曼肩膀上的伤痕,那里的结痂虽然已经脱落,但是粉红色的新肉在基德曼瓷白的皮肤上格外刺眼。
“嗯?”基德曼没反应过来。
糟了。
塞隆却从头到尾都想着这件事,她现在连头也不敢抬起来。
“你的肩膀,有一个新的疤痕。”罗比走到基德曼的身后,她的视线正好就比那个咬痕高一点儿,“玩得也太过了吧你们。”
“我要是咬了她那才是真的太过了。”基德曼开着玩笑,转过身子把衬衫穿好,还顺便帮罗比把长发好好整理在胸前,拍了怕小年轻的后背,“alpha要有alpha的样子……”
切。
塞隆背过身子扯了扯嘴角,三两下就套好了衣服裤子,“我还有事儿,先走了。”她招呼了一声,就先离开了。她还没有准备好如何面对基德曼,而对方呢,对于她抛出的各种挑衅处之泰然,仿佛无事发生。甚至自己就这么离开,也毫无挽留的意思。
“她今天情绪不太好啊。”甚至连罗比都能从房间的信息素里闻出不对,“怎么回事?”她转头问基德曼。
“她是制片人,上映在即,压力比较大吧,正常。”基德曼想打个哈哈过去。
“不太对。”罗比却摇了摇头,“你们俩没闹矛盾吧?”
“啊?”基德曼一时接不上话,“啊,没有,你怎么会这么想?”
“倒也是……”罗比挠了挠头,以为自己判断失误了,“我总觉得你俩今天的气场不太对,说不上来,我搞错了吧。”
“你说说看。”
“你知道的,她的alpha气味一直都是像太阳一样的味道,有点点温暖,像个大狗,也不准确,是更有安全感的,可能是……”
“狮子。”
“对!”罗比点了点头,“之前没见过她,我还以为她的气味会很有压迫感,但实际并不是。”
“所有人都这么说。”基德曼笑了。
“对,但是她今天就没有那种温热的毛茸茸的感觉,你知道我说的意思吗?”罗比看向基德曼,希望此刻能有澳洲人的共鸣,“今天就很压抑,几乎要闻不见她的alpha气味。你也是,今天你也几乎没有alpha的味道。”
基德曼耸了耸肩,并没有发话。她一个omega确实很难有alpha的味道,平时大家闻到她身上的alpha气味,大多是她妹妹留下的,帮她掩盖身份——这也是为什么她老是回澳洲。
当然了,基德曼肯定是看穿了这些小把戏的,但她特别知道这种小朋友一般求关注的行为只会越惯越离谱。她自然是铁了心不去理会小狮子的那些小动作的,她只是密切注意着她的一切动向,只对她展示出普通同事该有的关怀——好吧,最多也只能是对晚辈的爱护,这就足够了。
所以在加州首映之前的这阵子,基德曼和塞隆几乎没有除开工作之外的任何交流。
这让这位真正的alpha心理乱成了一团。
查理兹·塞隆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重新架起和基德曼沟通的桥梁——或者说,她根本不敢。
“朋友,你不开心。”酒吧包厢里弥漫着不同来自omega的气味,矜持的、甜腻的、热烈的……
查理兹·塞隆坐在包厢中间的沙发上,似乎对朋友们为庆祝她电影即将上映而特地准备的派对并不感冒。
“你们他妈的这些alpha永远就不知足是不是。”朋友知道这位alpha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但并不打算明说,“你就不能放过她,也放过你自己。”
“你知道个屁。”塞隆结果身边omega陪酒递来的子弹杯,一饮而尽。
“等你们合作结束了,可能这辈子都难有联系。这可是好莱坞,查理兹,爱情在这里连屁都不是。”
“你以为我不知道?”alpha直接拿过桌上的酒瓶子,又给自己满上了,“我只是……”金色短发凌乱的耷拉在脑袋边,让这位本该谨慎饱满的alpha看起来颓废又丧气。
“只是什么?”
“我只是觉得这一切还没有结束……”

Xxx

“你穿得太少了!”
这是首映礼上,假alpha对真alpha说的第一句话。
被无数摄影机照相机团团围住,两个人不在好说更多的体己话。
查理兹塞隆擦着被冷风吹出来的眼泪,用最得意的笑来展示自己小小计划的胜利——她是有一件外套的,下车之前她还穿在身上,只是她故意在下车前把外套落在了车里,助理已经联系了司机掉头把衣服送回来,但这一路堵得,一时半会儿是拿不到了。
白天的气温只有八摄氏度,晚上更是冷的不敢想象。
基德曼知道这是alpha的小伎俩,伤敌一千自损两万——但说白了,关心则乱。基德曼是想把自己的西装外套给对方的,但是这不合理。她不想第二天那些三流媒体乱写,只能嘱咐助理,看看现场是否能找一件合适的外套,别无他法。
可能年轻alpha的计划真的起到了作用。三位主演在背景墙前拍照时,基德曼试图问塞隆自己的领带正不正,这位骄傲的小狮子根本没有理她,她只好转向了玛格特,让对方帮自己把领带摆正。
所以等这一晚的一切都结束,该寒暄的人都一一打过招呼之后。基德曼站在来接自己的宾利边上,等着身后不远处那个染了浅金色头毛的叛逆小孩。
“别忘了明天的采访。”可能是由于天气太冷的缘故,alpha原本阳光般温暖的信息素这会儿淡如薄雾,“再见,玛格特。”随着玛格特钻进车里,塞隆的目光落在了站在车边的基德曼身上。
“我得和你谈谈。”假alpha的声音稍显严肃。
“谈什么?”真alpha试图摆出一副不屑的表情,但她的身体还是不要自主地走到了这位omega的身边。
“所有事。”基德曼拉开了车门,做了个请的姿势。
“嗯……”淡淡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钻进了塞隆的鼻尖,“这不像是你的味道。”她似乎得意于自己闻除了对方身上味道的不同,笑着瞥了眼这位西装革履的女人。
“我们会说到这个的……”基德曼的下巴微微抬起,她用余光大量四周,还好,只有二人的助理站在不远处各自忙着打电话——只是这会儿塞隆的那位助理正皱着眉看着自己,她笑着朝对方挥了挥手,“放心,不会耽误明天的行程。”便跟在alpha之后钻进了车里,带上了门。
“你要带我去哪儿?”查理兹塞隆望着车窗外昏暗的街道,感受到车子发动后座椅传来的微微的震动。
“去我那里。”基德曼按下车里前后排玻璃隔断边的按钮,原本透明的液晶玻璃很快变成白色。
alpha这才感觉不妙,测过脸来望着坐在隔壁的omega。
“我们……”
omega舔了舔下唇。
“可是有很多要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