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You Smell Good

Chapter Text

xxx
查理兹·塞隆原本还是比较自信的,她自己的身体应该没有问题——但自从上次的窘迫之后,她总是会想到这事情,甚至在四下无人的时候,她会低头看着自己,思考着它是不是有问题。
“你行不行啊。”旁边的朋友把她喊了个清醒,“这么个美人跳了半天了,你不给钱?”
“你可闭嘴吧。”塞隆抓起手边的一团纸就扔了过去,然后伸了伸腿,从裤兜里掏出张绿票塞进了身上这个omega的蕾丝胸罩里。
你看。
这个omega也算是夜店极品,满是甜味的信息素把包间浸的像是个蜜罐,而塞隆一行人就像是跌落在蜜汁里的熊,他们被黏稠的液体绊住了脚,被香甜的气息熏晕了头——但他们理智尚存,只是放肆的玩耍。
不像是某些人,能失态到在女神的面前搭起帐篷。
自那以后塞隆都无心夜店玩耍,今天来也完全是因为剧组杀青庆祝,她不去还真是说不过去。
“你们玩吧,我手实在疼,我先走了。”借口打戏把手弄伤了的事,alpha干脆甩手,早一步溜回了酒店顶楼的套房。
她甚至有那么一点担忧自己会不会留下了心里阴影……再起不能。
那怎么办呢。来一发吗。
现在的她也确实没心情找人来一炮——或者说,自从她的缪斯说她“不乖”以后,她就突然不敢不乖了。所以连夜店这种地方她也不敢去。那句话就像是句魔咒一般,能让她清心寡欲,洁身自好。然而同时她又有些抑制不住的想要去释放。肉体上来说,她确实需要。从基德曼进组、《爆炸新闻》拍摄结束、到现在《永生守卫》都拍完了,查理兹·塞隆不知道自己是中了什么邪,她堂堂一个alpha竟然还零次开机、完全的未激活状态。但是心理上,她又相当的抗拒这件事情。就好像光是想到这些东西都背叛了她的神一般,让她觉得自己有罪、愧疚,觉得对不起她的缪斯。
衣服都没心情换,躺在床上的alpha翻来覆去合不上眼,便伸手将床头柜上的一盒烟拿来仔细瞧着。撕开包装的一瞬间她皱了皱眉,从盒里溢出的味道甜的黏腻——那是omega信息素的甜气。
这盒烟是刚才去夜店的朋友硬塞给她的,原话是什么来着……
“这玩意儿劲儿可大了,那天喝多了抽了两根折腾了一宿。”
塞隆本来是不会接的,她早戒烟了——电子烟不算哈。
但是你也知道,夜店包间里omega气息弄得人脑袋昏沉,她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这玩意儿必须给基德曼试试
她倒想看看她的缪斯被欲望控制了的样子——她越是端庄温柔,春潮泛滥时,就越是令人魂牵梦绕。
不过小狮子当时没想这么远,也就想折腾基德曼,报个小仇,就稀里糊涂把烟揣进兜里了。
那这会儿要不自己先体验一下呗,看下效果。
alpha勇于冒险的性格现在占据了上风。她一个挺身从床上跃了起来,从电视柜的抽屉里翻出了酒店提供的火柴、抓起手机走到了阳台上。
英国室内吸烟犯法。
她从烟盒里抽出根烟塞进了嘴边,麻溜的用火柴点了,一边看着手机里她还在夜店的朋友给她发的醉酒蹦迪视频,一边小心地吸了一口。
除了omega信息素的甜味很重,好像和普通的烟也没什么不同。
但是她还是很注意,她不敢抽太多——毕竟她朋友说了,两根顶一宿的事儿。
xxx
果然一根顶半宿。
歪着身子瘫在沙发上的alpha闭着眼睛,胸口起伏着,心跳慢慢恢复了平静。
怎么说自己玩自己嘛,除了些微冷清了些,总体上还是一件比较快乐的事情。
当然了。
撇开频繁闯进塞隆脑海里的、各种各样基德曼的样子来说……
桌上传来手机震动的声音。
这群人真是能玩,这都半夜了还在闹呢?
把纸巾扔进垃圾桶里,塞隆把手往牛仔裤上抹了一把,然后慢悠悠地拿起手机。
妮可·基德曼发来的短信。
沙发上的alpha脚跟一使劲儿就坐了个立正。
再接连几次震动。
她捡起桌上的车钥匙就出门了。
是的。
她去找她的缪斯了。
Xxx
“不是什么药吧。”基德曼接过alpha递来的烟,放在鼻尖闻了闻,变换着角度仔细地看着。
“烟草里面只是加了omega信息素而已,我抽过一根,就是让人特精神。”这个形容应该也不算错吧——塞隆也给自己拿了一根,夹在了指尖,“你确定屋里能抽?”
“没警报器,你看。”基德曼指了指天花板,“我平时不抽烟,但这儿说是能抽的。”omega信息素嘛,少量添加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可能也是很久没有和小年轻玩这种刺激的东西,她还真有点期待了。
“我也不抽。”塞隆小心地伸了伸腿想换个姿势——她俩在沙发两头坐着,双腿就这么随意的放在对方的腿间。
“得了吧你。”基德曼用脚踢了踢坐在沙发那头的小狮子,“我才不信。”
装作是无心地玩笑与游戏,年轻alpha顺势就捉住了对方的脚捏了捏。
对面金发女神的脚微凉,泛着粉红。
“偶尔会憋不住就电子烟,我现在就戒了——抽完这根的。”开着玩笑忍着左手的疼,塞隆划了几下火柴,起身给基德曼点上了烟。
Omega的甜腻味道很快充满了房间——应该说原本就充满omega味道的房间,现在闻起来更加致命了。塞隆真的搞不懂了,这个酒店的房间里,还有上次闻到的那个omega的味道。
难道女神一直将她的情人带在身边吗——她反正是不相信对方“是朋友”的说辞。
不是吧。
需求这么大?
想到这,塞隆也不知道是该担心还是该高兴——但总的来说,她还是期待更多,她看着基德曼很用力的吸了一口,耀眼的红色线圈一下淹过了一半的烟。
“怎么样。”瞥了眼对方的白色睡裙,alpha边问,边把自己的手里的烟塞进嘴角,想要点上,火柴却怎么也划不着。
这破手,这时候使不上劲。
太不给面子了。
她正皱着眉继续划呢,然后就是基德曼突然凑到跟前的脸。
“别动。”基德曼咬着烟的脸就距离这位愣住了的alpha不到一掌的距离。
塞隆确实不敢动,就这么任凭对方呼吸着,将两人之间的空气填满了omega信息素的甜味——她看着对方垂眼认真的样子,长长的睫毛颤动着,眉心微微紧了紧。
点不上吗。
年轻的alpha现在真是连气都不敢喘一下。
“好了。”基德曼抬起了脸,她依然跪坐在塞隆两腿间的沙发上,垂眼看着对方还怪好看的手,抽了口烟,“你的手怎么了。”甜蜜的气味在嘴里化开。
“谢谢。”小狮子也吐了个烟圈,“一点小伤。”
“你不用谢我,傻瓜。”蓝色的眼睛深邃迷人,“搞得这么陌生。”基德曼将塞隆嘴里的烟拿了下来,把自己那根都快抽完还剩了点的烟屁股塞进了对方唇间。
“你抽太快了吧。”塞隆伸手想要拿回那支烟。
搞什么啊。
两根顶一宿呢,开什么玩笑,别乱来啊喂。
她现在是有些后悔没说这事儿了。
“我很久很久没有抽烟了。”基德曼指尖夹着烟,把手举的高过头顶,“真好闻,有些甜。”
就是甜而已吗?
塞隆真的后悔了,这两根烟下去怕不是基德曼今夜难眠——要么是自己难忘今宵?
她还没有过这种经历呢。
Alpha和alpha的经历。
拍电影那都是演的,不是真的。
“别抽了。”塞隆强行把自己的思绪拉扯回来,却看见她的缪斯已经拿着整包烟跑去了床边。
“你刚刚说了,抽完你就戒烟,所以这包烟是我的了。”基德曼边说,边把烟藏在了枕头底下,“抽烟真的很不好,电子烟也是,你以后,电子烟也不准抽。”
“你在开玩笑了。”把烟在烟灰缸里掐灭了,年轻的alpha起身朝抽烟的那位走了过去,目前还没有谁敢劝这位老烟民戒过烟——偶尔来根电子烟已经是她最后的底线了,“这包烟可不能给你。”不过当务之急还是不能让基德曼自己乱抽这包添加了omega信息素的烟,会出事情的呀。
说实在话,如果是基德曼因为这玩意儿发情了,一时半会儿找不到omega——塞隆可还没做好准备来替这个活。本来计划好的一人一根烟,大家一起滋润滋润,先拉近一下感情,这下全完了。
“所以现在连前辈的话都不愿意听了?”基德曼眯着眼,她不知道小狮子在想些什么,但是她知道她自己的身体开始变热,并且热的滚烫——这很危险。
“不是的。”塞隆愣在床边,摊了摊手想要努力辩解,“我……你也不应该抽,让我拿回去给别人吧。”
“你肯定会留着自己抽的。”说完剩的半根烟又塞回了嘴里,基德曼往后退了退,用身子挡住了藏烟盒的枕头。
“我真的都是电子烟而已。”真是冤的六月飞雪啊,塞隆往前走了几步,“我看前辈才是偷着想抽呢,快还给我吧。”
“不然怎么样?”毫不自觉地狠狠吸了一大口烟,甜腻信息素立马在基德曼的五脏六腑内扩散开来,“你要来硬的了?”
哈?
塞隆看着倚在床头边的金发女人——来硬的——她还从来没有过这种想法。
房间里满是基德曼呼出的二手烟,但是对小alpha来说,这绝不是什么难闻的味道,烟雾里越来越浓的omega气味反而令她燥热。
“你得给我个好点的理由,不然我是不会给你的。”基德曼说着,把烟屁股递给了小狮子,现在,她隐约感觉到自己浑身发热和这个烟有点关系——她也闻出了房间里越来越浓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先奖励你最后一口,这口之后你得开始戒烟了。抽完你就回去。”
“这根本就是抽完了的,前辈,你这是在撵我走。”转身去把烟扔进烟灰缸里,回过身来却看见基德曼去翻枕头下的烟盒。
基德曼想先逼小狮子说出这其中的猫腻,实在不行,她再自己找人问这烟的来历。“如果你说不出来,我就再来一根。”
开什么玩笑呢!两根都顶一宿呢,抽三根那还了得?
塞隆这就扑了上去想要抢下烟盒。
“给我吧,前辈,一会儿捏坏了。”年轻的alpha伸手去抢对方举过头顶的烟盒。
“你慢点,你的手。”这边基德曼却突然收回了手,一个转身将烟盒藏进了怀里想要下床溜走。
“前辈。”这边小狮子顺势就从后面抱住了对方,一下子,把基德曼连人带烟拽进了自己的怀里,炙热的身体散发着带着omega信息素的烟味紧紧的靠着她。这么近的距离,她又闻到了,前辈“朋友”的味道。
“对不起。”小狮子将头埋进了柔软的金色卷发中,omega信息素的味道令她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想要得到释放——她实在是弄不明白,到底是怎样的omega,面都没有见过,光是闻到她留下的信息素的味道,就能让她,一个alpha,为之而疯狂。
“前辈,你真的没有omega吗?”小狮子又问了一遍。
被紧紧的抱住,后颈传来的热气使身体变得愈发的滚烫,基德曼舔了舔有些干渴的唇,“真的没有。”
“那前辈的这个朋友,是个顶级的omega了吧。”塞隆将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了,她甚至开始埋怨自己为什么不生成一个omega,这样,一切都没有问题了吧。
手里的烟盒似乎已经变得不重要了,基德曼别开脑袋侧过脸,看着自己身后的alpha没有说话,急促的呼吸却出卖了她。
“我每次都能在你身上闻到她的味道,我每次,都嫉妒的要死。”年轻的alpha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可是我连嫉妒的资格都没有。”她的心里像是经历了一场消了音的原子弹爆炸,一颗颗炸弹在她身体里爆裂开来,震耳欲聋,又悄无声息。
原本,塞隆能够承受这一切,她能无声无息的藏起这一切,但是今天不一样——房间里的omega信息素黏稠、浓厚——于是她再也无法忍住,令人战栗的、充满占有欲的alpha信息素裹挟着小狮子心里憋着的那股不甘喷涌而出。
“我能感觉到你已经热的发烫了,前辈,我也是。”塞隆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基德曼身体的滚烫,“那个烟,的确是只有omega信息素。”她的双手变得无力,不敢再像刚才那样紧紧的抱住怀里的女人,“但它量挺大的,能让一个alpha发情。”
“那就是了。”借着对方松手的机会,基德曼站了起来,小狮子的信息素从未有过的凛冽,她趔趄着走了几步,伸手覆上自己的后颈——刚才alpha气息尽数喷洒的地方,“那你就是刚做过。”
小狮子低头。
事实如此。
她又是一个“不乖”的人了。
“你进门就带着的烟味。”回过头,基德曼恰巧将视线落在了对方的大腿根上,紧身牛仔裤清晰的描绘着那个家伙的形状。“还有你裤子上的味道。”赶紧挪开视线背过身去,她心不由意,脑门的血管突突的跳着,努力平复着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她知道自己早晚撑不下去。
“所以你知道,前辈,你知道我……”
“你只是需要一个omega。”打断了对方的话,前辈努力冷静的声音令年轻的alpha心碎。
“不是的。”小狮子却不想再隐瞒了,“我不知道alpha为什么会喜欢一个alpha,我知道这种事情很少发生,但是我很确定,前辈,我喜欢你,从第一眼起。”连同她的alpha气味也不再隐瞒丝毫,往常温和的、柔软的小狮子,现在散发着侵城掠地般危险的味道。Alpha独具侵略性的信息素这会儿以自然界先天赋予的优势排山倒海而来,“不是因为任何烟,或是任何别的omega残留在这里的信息素,我从一开始,从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你,我就想要得到你。”她起身拉住基德曼的手。
“我的天。”基德曼的声音很小,分不清是在和自己说话还是在对塞隆说。她感觉自己像一团被点燃的干草堆,血液如火星子般噼里啪啦的在血管中泵动着,而对方扑面而来的alpha气息是最好的助燃剂——她身体里的火苗似乎下一秒就要窜出来将周围的一切燃烧殆尽,“这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我不相信你对我没有感觉。”塞隆真的不相信。
基德曼抽了两根烟。
两根!
就冲这——她亲身验证过的——她不信就这样基德曼还能一点情况也没有。
“前辈,如果你对我没有感觉,你也不会给我发那样的短信,不会约我来这里,更不会在房间里故意留下别的omega的信息素。”小狮子终于松开紧紧钳住对方的手,往后退了一步,眼神直接望向了对方睡裙下半截。
一贫如洗。
不是。
毫无反应?
“前……前辈?”恼人的omega信息素和催情的香烟弄得小alpha无法思考,她搞不懂了——自己的牛仔裤都快绷不住了,前辈的小腹之下看起来却什么变化也没有。
“你真的是个傻瓜。”基德曼一把扯住小狮子的牛仔裤,她手上动作着,将年轻的alpha吓得向后退去,跌在了床上。
“前辈?”
“我没有故意留下别的omega的气味,我跟你说过了,那不是别的omega,我没有omega。”她说着,骑在了塞隆的跨上。
炙热的柔软隔着湿润黏稠的布料覆在了小狮子隆起的下腹上,年轻的alpha揪住床单的手指都泛了白。
操。
塞隆的脑袋一片空白。
但她又似乎知道了。
“你现在知道了?”她的女神在她耳边呢喃。
“前……前辈……你……”她不确定——她一个翻身将基德曼羁押在了身下,她撩开她后颈的金色长发,一块发红的腺体暴露无遗,空气中omega的信息素浓烈的令人窒息。
“这里不行。”又是一个位置调换,基德曼重新骑到了小狮子的身上。
“那是……”年轻的alpha依旧没有回过神来。
“那是omega需要被标记才可以碰的地方。”
“前辈……你发情了。”那是omega发情时才会变得粉红的地方。
“这是你捅漏的篓子。”
“我……”
“你得把它填满。”基德曼垂眼。
“可……”
“你得把我填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