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宇子丞说】醒酒(pwp)

Work Text:


“他妈的,又放我鸽子。”

手机借着皮质座椅的弹力重重地落在了脚踏垫上,发出一声闷闷的响。王安宇闻声抬眼瞥了下后视镜,看着京城黑道的小少爷摔了手机,没好气地倚着座椅翻着白眼,识趣地落了手刹,打着方向盘沿来时的方向走。


当今的黑道老大称霸京城已有些年份,身份原因并未婚娶,却在几年前偶然的一次行动中收了个义子回来。那孩子眼里充满凛冽之气,年纪尚幼却已显露不凡的身手,老大希望他成人后能救人于危难之中,便给这孩子取名丞丞。

殊不知范丞丞是个典型的享乐主义,小时候还能安静地听取道上的规矩,青春期的时候性格叛逆,学了一身道上的坏毛病,王安宇就是这个时候来范丞丞身边当贴身保镖的。

王安宇宽肩窄胯体型壮硕,只比范丞丞大了五岁,却全身都透露着沉稳。范丞丞知道这是他爸派来盯着他的,便更变本加厉地在外惹事,王安宇虽然每次都能给他把屁股擦得干干净净,可代价是范丞丞一次一次地被限制出行,想在外撒泼都没得撒,干脆直接断了他在外面那些狐朋狗友的联系,不怎么乖地在家上课,终究也算是把生活推回了正轨。


成人礼那天范丞丞喝多了,稀里糊涂地被人下了药,王安宇砸了门闯进去的时候小少爷的手被麻绳绑着,裤子已经被扒光了。范丞丞意识不是很清醒,睁着雾蒙蒙的眼睛什么也看不清,只能听见拳头不停打在肉体上的声音,刺穿耳膜让人听了就胆战心惊。

范丞丞听到了王安宇的声音,知道自己又闯祸了,想动动身子但是药性太强,连骨头里都酥酥软软的,蹭了两下床单反而勾起了一阵邪火,这下子彻底不敢乱动了。

小少爷虽然私下里偷看过的片子不少,但是从未想过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前面涨的发疼,他想用手去摸奈何双手被绑住,只能轻轻侧过身子,让挺翘的柱身触碰身下粗糙的床单,酥麻的触感直逼头顶,随之而来的是入浪般汹涌的情欲。

“少爷…”

范丞丞蹭得正欢,闻声才抬眼看向门口的王安宇,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只剩下他们两人。范丞丞服用的药量不算多,尚且还能对着门口的王安宇抬抬被捆住的手,示意他过来解绑。

王安宇靠过去的时候范丞丞正半眯着眼睛蹭得起劲,床单被蹭出一大块深色的湿润,红润的顶端湿淋淋地被溢出的清液打湿,泛着红亮的光泽。王安宇不敢再看,直接掏出匕首直接割断了麻绳,可范丞丞早已顾不上手臂的酸痛,几乎是在解开绳索的同一时间用双手握住了柱身用力套弄,胸口起起伏伏大口喘着粗气,喉咙里憋出些细碎的呻吟。

王安宇贴身伺候范丞丞这么多年,哪里看过他这副可怜样子,心里早就生了些杂念,却也因为身份原因不敢轻举妄动,就这么生生看着范丞丞把自己撸到射出来,精液溅到他修长的手上,手却仍未离开,就着黏糊糊的精液不停活动着。范丞丞爆了句粗口,刚泄过的柱身并没有软下去的迹象,手也已经开始酸痛,便自暴自弃般地隔着衬衫摸自己的乳头,效果也只是杯水车薪。

“少爷…我去给您倒杯水。”

王安宇话音刚落,范丞丞便抓住救命稻草般拽住他的手臂,单手搂过他的脖子,把头埋进对方脖子里深深吸了一口气,是清爽的男士沐浴露的味道。“哥,你身上好香。”一抬头,便衔住他的嘴唇,整个人都缠绕上去,摸他结实的胸肌腹肌,送着胯用下身蹭他的衣服。

界限一旦被突破便再也无法回头,王安宇被他拉到床上亲他,范丞丞觉得整个人被吻得乱七八糟,抓着王安宇的手就往自己下身带。王安宇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不知道是存心使了坏还是想满足心里原始的冲动,草草撸了两把便屈起小少爷的双腿往后穴探。

范丞丞这才发现了不对劲,扭着身子要逃,王安宇便把他按住,俯身隔着衬衣舔他的奶头,纯白的布料被唾液浸湿得半透明,红润的乳头在湿润里撑起明显的弧度,随意拨弄两下,小少爷的身体便止不住地颤抖。

“操…别他妈隔着衣服…”

半天范丞丞才从舒服的闷哼里挤出这一句话,王安宇仿佛诡计得逞般单手解他的扣子,看着那一对诱人的锁骨、白净的皮肤、还有那两颗待人采撷的红果逐渐暴露在眼前,下身便止不住地发硬,对着泛着粉红的皮肤轻咬,手指不停揉着穴口抚慰,等待他完全放松。

范丞丞早就急不可耐,抬着胸口把奶头往人嘴里送。王安宇自然马上满足他,对着硬挺的肉粒又吸又咬,趁着范丞丞不防备突然伸进一根手指,慢吞吞地进进出出。范丞丞前一秒还沉浸在胸口又痛又爽的快感里,后一秒就感觉后穴里异物的入侵,伸手抓住王安宇的手臂叫嚣着反抗。

可没想到王安宇却越来越来劲,一遍给范丞丞撸着一边又塞了根手指进去,快准狠地找到了让他身体震颤的点,快速又猛烈地抽插按压,在前面抚摸的手也跟随着后面抽插的频率高强度地活动。范丞丞是处子之身,哪受得了这般新奇又甜蜜的刺激,软着腰震颤着身子,手足无措地用一只手臂遮住眼睛,另一只手虚虚搭在王安宇不停抽动的小臂上,快感如猛兽般倾泻而下,扭着腰急促呻吟着泄在了对方手里。手指抽出的时候穴口挽留般地绞紧,巨大的体力消耗让范丞丞奄奄一息,身子还不自觉地抖着,便倒头沉进梦乡。

王安宇拿纸巾简单清理了一下现场,拉开自己的裤链放出早已经蓄势待发的大家伙,粗喘一声便上下撸动起来。他眯着眼睛,紧盯着面前的人脸、性感的身体、雪白的肌肤还有私密处的欲盖弥彰,想象着范丞丞用葱白的指尖握住自己的性器不断抚摸,自己用饱满的龟头碾压着他胸前的两点,捏住他的腰用力地操他,听他被顶到敏感点而发出高昂的呻吟声,看他高潮时候被操到崩坏的表情。

王安宇闷哼一声,手上的动作又快了些,喘息的频率也逐渐增加。他没想过居然有一天,他会对着服侍了这么多年的少爷手淫,可是越看,手上的性器越是硬得厉害。顶端渗出透明的淫液润湿了手掌,使得抚摸的动作更加顺畅。王安宇仰起头靠在椅子背上,原本压抑在喉咙的声音蓦然放了出来,射精感一步步爬上头脑。

他紧闭着眼睛,想象自己按住少爷的头使得他将性器吞得更深,柔软温暖的包裹感使得自己直接射进了他的嘴里。等他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满手的粘腻和随之而来的空虚感,而手里的性器又重新硬了起来……


为了报答范老爷的救命之恩,王安宇一直勤勤恳恳地为老爷办事,每次都能出色地完成任务。而听到自己被老爷调去伺候少爷的时候,王安宇是不乐意的,甚至去找了老爷推辞,可老爷却说丞丞虽然是他的义子,但是从小是跟在他身边长大的,他看中王安宇的素养和实力,对他一百个放心,才肯把他调到少爷身边。王安宇不知道说什么,只得答应下来,照顾好少爷便只当报答老爷的恩情。

“少爷,要回家吗。”

范丞丞的气还没全消,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王安宇便心领神会,往他最常去的酒吧开去。范丞丞这次没约朋友,只是说要请王安宇喝一杯,大概是因为刚被炮友放了鸽子,心情异常地烦躁。下车的时候王安宇往兜里揣了些醒酒药,他知道这次少爷又要喝得天昏地暗。

“我爸打算把道上的事情让我接手,”范丞丞顿了顿,把杯子里的酒一口饮尽,“我不觉得我能做好。”范丞丞有点微醺,眼睛定定地看着旁边的王安宇,“我从小没什么本事,就打架有本事,我在巷子里吃百家饭的时候一拳能撂倒好几个,但是我从没感觉自己有多么厉害。”

范丞丞突然噤声,拦住酒保又点了一杯玛格丽特,瘫软地靠着卡座后背,“那次打架的时候下手有点重,把对面小孩的脑袋磕破了,血顺着太阳穴流到了下巴,我非常害怕,我爸遇见我的时候对面的家长正准备拿棍子打我。那天我爸给了人家赔偿,我稀里糊涂地被我爸带回去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是我。”

王安宇从未听闻过范丞丞曾经的经历,只知道少爷是被老爷在穷巷子里捡回来的,一时不知道该劝慰些什么,“少爷,老爷一直都真心待你……”

“王安宇,”范丞丞起身捂住他的唇,打断他的话,“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红艳的唇吞吐着胀得发紫的性器,未被吞下的清液混着唾液在葱白的手指间充当润滑,王安宇倚靠在床头边,看着范丞丞整个人趴在自己身上卖力伺候,一低头便是白花花的肉体,丰腴的臀就这么大喇喇地呈现在眼前,向上是他纤细的腰身和完美的蝴蝶骨,看得王安宇眼前一片眩晕。

道上的人都知道范少爷的性取向,范丞丞毫不避讳,也早就尝过了男人的滋味,炮友也是京圈有名的炮王,和王安宇一样的英俊健硕。范丞丞大概是想要了,扭着腰把性器往王安宇腹肌上蹭,嘴上的动作也逐渐加快,想着先让王安宇射一次,谁知道王安宇直接往后穴插了两根手指进去,湿漉漉的没半点阻力。

王安宇这才想起来范丞丞今天本来要去找他的炮友开房的,后面一定是小少爷在家自己弄过了,心里泛上一阵莫名的火气,一只手边找着他的敏感点插,另一只手边揉着小少爷白嫩的臀瓣,玩得上面布着一层粉红色的指印,记录着他犯罪的事实。

“嗯…再用力点…”

范丞丞刚吐出性器艰难地说话,王安宇的腰便向上顶重新塞满小少爷的嘴巴,后面插对了地方,小少爷便呜呜咽咽地抖着身子吞得更深,大腿内侧浮上了一层粉,像是初熟蜜桃的颜色,王安宇忍不住去摸,结果身上的人抖得更厉害,被用力插了几回便颤颤巍巍射出来。范丞丞不知道王安宇哪里来的这么强的耐力,嘴巴被撑得生疼也不见射的迹象,反而自己先被玩没了力气,软趴趴地喘着气。

王安宇扶着范丞丞让他转过身跨坐在自己身上,揽过他的脖子与他接吻,范丞丞的口中有沾着自己体液的苦涩,舌头轻柔地触碰交织,互相轻咬着唇瓣。王安宇的手揉捏范丞丞硬挺的乳头,抚摸他光滑的脊背,一路往下揉他弹性十足的臀,用肿胀的性器浅戳湿漉漉的穴口。

一吻结束,范丞丞就这么揽着他的脖子,脸上泛着不自然的红晕,不知道是因为酒精还是因为这充满情欲的气氛。他埋头叼住王安宇的的喉结,不断地啃噬亲吻,用力吸吮出深色的红印,范丞丞觉得眼前这副身体激发了自己无尽的欲望,手摸到王安宇腹肌的时候触到了刚刚自己射上去的精液,滑滑腻腻的。

范丞丞坐直了身子,挑着精液往自己的乳头上抹,弦长的食指点涂着凸起的乳头,细密的快感传至全身,闭上眼睛,喉咙里闷闷地发出几声轻哼。

小少爷的诱惑方案拙劣而有效,王安宇按住他的脊背叼着奶头,舌尖在乳晕周围打着转,范丞丞轻声喘着气,声声都喘进了王安宇心里。没过多久小少爷就轻轻推开他,伏在他脖颈边轻轻咬王安宇的耳朵。

“插进来,这是命令。”

王安宇捏着范丞丞的腰轻轻往下按,穴口慢慢地把狰狞的性器吞入,这是王安宇第一次完完整整占有他。范丞丞明明身体软得要死,却还要试图用手臂撑起自己,王安宇一个挺腰,他就惊呼一声彻底瘫软在他怀里,还要轻声骂一句卑鄙。

王安宇喜欢听范丞丞在床上骂人,混着不小心漏出的呻吟,一句句像是撒娇,以为杀伤力很强却不知道这是两人性事最强的发情剂,骂一句王安宇便要变本加厉深深顶进去一次,只顶的范丞丞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能抱紧他结实的身体任由他胡作非为。

细腰被掐着由着惯性起起落落,王安宇故意使坏每次都往让范丞丞为之发狂的点上撞,听他动情诱人的叫床声,感受着里面不断升温绞紧,温热地包裹着自己。王安宇被夹得头皮发麻,快感随着挺腰的频率不断攀升,看着小少爷被操得忘乎所以,只会一个劲地喊舒服,心里便获得了极大的满足。

范丞丞爽得又去了一次,全身抖得像筛糠,轻轻揉捏一下乳头便又急喘着射出来一些。王安宇把轻柔地放倒在床上,还没等范丞丞真正缓过劲来,便抬着他的腿再次一插到底,看着他的头往后翻仰着,露出白皙的脖颈与锁骨。

王安宇可见不得范丞丞这副样子,按着他的身体便开始换着角度地快速戳刺,看着他的性器又颤颤巍巍立起来,伸手撸了两把,却没想直接把小少爷给弄哭了,是爽的。

王安宇知道范丞丞尝到了甜头,又继续跟着抽插的频率撸动着他的前端,范丞丞受惊一样慌乱地伸手阻止他手上的动作,嘴里细声细气地求饶,换来的却是令人发疯的频率和速度,小少爷的嗓子喊哑了,带着哭腔说着能不能慢一点,没说几句就被叫床声淹没过去。

王安宇快到的时候想要拔出来射在外面,范丞丞却一把拉住他,抬起屁股使劲往前送,哑着嗓子说哥,快点射给我,快点快点。王安宇咬着后槽牙,想着之前怎么没想到少爷竟然在床上如此放荡,掐着腰用力往前列腺上撞,撞得范丞丞直接放开声音,强烈的电流源源不断通向身体各处,抓着枕头的手已经泛白,没惊呼几遍太快了便直接喷射出来,后穴猛地绞紧,王安宇用力挺了下腰便尽数射进最里面。


高潮后的范丞丞无论碰哪都是最敏感的,被抱着放进浴缸里清理的时候差点又要去了一次。王安宇清理的手法很娴熟,范丞丞瓮声瓮气地问了句你是不是很有经验,王安宇也不撒谎,说之前也跟别人做过几次,都是一夜情。

两人半晌没说话,把范丞丞擦干抱到床上之后王安宇才慢吞吞开了口,“小时候闯祸肯主动出来承担责任,长大后不论做什么都对朋友很讲义气,不伤害无辜说明你心地善良。”

范丞丞明白了他在说什么,靠着枕头伸出手握住他的,王安宇举起手亲吻他的手背。

“不论你想什么,你都是最适合的继承人,老爷也一定这么想。你不需要去证明什么,因为你就是你,该到你去证明自己的时候了,少爷。”

范丞丞抱住了他,埋进他的肩窝里想忍住不哭,王安宇拍了拍他的背却让他直接破防,温热的泪珠滴在皮肤上被小少爷用手背轻轻抹去,再抬起头的时候范丞丞只剩眼睛还红红的。

“谢谢你。不过…等我真的接管了老爸的事务,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

王安宇看着他兔子一样红红的眼角,用手碰了碰,疑惑地问了声,“什么要求?”

“以后不要再叫我少爷了。”
“那要叫什么呀。”

“叫我丞丞。”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