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飞强】食荤者(33-34)补档

Work Text:

【飞强】食荤者(33,34)

李飞和蔡永强再次扭成一团,不同于李飞“5·13”后回队里的那次,这一回蔡永强没有被压在地板上,而是被压在了桌子上。
李飞依然是用两只手分别压住了蔡永强的两只手,当时打架苦于没有第三只手揍人,现在他知道该怎么做了,上嘴。
蔡永强被用力地shun吸住唇舌,连舔带咬,吻得气都换不过来,轻微地唔唔两声也被尽数吞没,只能张着嘴任其肆虐。
待李飞转移阵地往脖子进攻,蔡永强已被亲得气喘吁吁了,李飞感觉到反抗的力气变小,便腾出一手探进常服底下,揉/搓蔡永强胸/口,在ru尖上恶劣地抠弄。
身体开始发热发软,手脚渐渐使不上力气,身上作乱的手越摸越不是地方,蔡永强用没被压住的那只手握住李飞的手腕,想阻止他往下越界,却更像是被带着动。
李飞的口舌没闲着,游移到蔡永强的一边耳垂轻咬,蔡永强不得不把头侧向另一边,却一抬眼看到摆在桌上的相架,神智瞬间如被泼下一盆冷水,身体一僵,手上使出十二分的力气。
正在解蔡永强皮带的手忽然被死死扣住,李飞发觉异样,抬头察看蔡永强,并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蔡永强的全家福。
李飞怔了片刻,松开对蔡永强的桎梏,懊丧地垂下头,趴在蔡永强肩上轻轻说了句“对不起”。
蔡永强抬起重获自由的胳膊挡在面前,好一会儿才说:“放开我。”声音里满是疲惫和无力。
李飞听话地直起身,放开对蔡永强的压制,但亲热了这一会儿,枪弹早已上膛,硬鼓鼓地撑在裤裆里。
“我,我出去一下。”李飞尴尬地说,急匆匆离开了办公室。
蔡永强从桌面上起身,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又低头看看桌上的相架,面无表情地把被扯开的领带重新系好。

***
李飞躲洗手间隔间里,想着蔡永强在身下qing动的模样飞快撸出来。
带着点羞赧回到办公室,蔡永强已经把一切恢复了原样,办公桌整整齐齐,衣服发型一丝不乱。
“以后还是不要私下接触了,”蔡永强站在窗边,一脸严肃地说,“非工作时间也不要找我。”
李飞站在原地,心都凉了半截,好不容易撬开的一道缝,又闭合上了吗?
蔡永强看着李飞一副要哭了的表情,微微地叹了口气,指了指窗外,“今天塔寨开始派人盯我了,甜蜜蜜行动还是引起他们对我的警觉。”
李飞这才反应过来蔡永强是在谈正事。这两天被蔡永强的急病打乱了心绪,差点忘了还有塔寨那一摊毒贩。
“之前我一直没有动作,他们也没把我放眼里,就只盯着你,你现在……”蔡永强微有些难为情,“你这样天天在我身边转,他们要认定我和你是一伙的了。”
李飞松了口气,只要不是蔡永强跟他决裂叫他干什么都可以。
“那我继续装作跟你不合?”李飞为难地说,“这可很考验我的演技啊,哪个哲人说的爱和咳嗽是一样藏不住……”
“李飞!”蔡永强红着耳根打断他的话,“说正事!”
“好,说正事,我可以在人前继续假装跟你不合,”李飞特正经地说,“但是私下不能见面的话,我想你怎么办?”
蔡永强耳根上的红色开始蔓延,他看看李飞,又看看办公室门口空了很久的座位,让步道:“要不你明天复职吧,回队里上班,和过去一样。”
李飞心底乐开了花,故意轻佻地逗他,“请问你有这个权力和资格吗?”
“李飞!”蔡永强彻底面红耳赤。
“知道了知道了,”李飞见好就收,半搂半抱地在蔡永强肩膀上拍了拍,安抚道,“我去找李局说让我复职,顶多把马雯也拉过来,没问题的。”
在蔡永强后腰上揩够了油,李飞才把人放开,恋恋地说:“本来想带你出去吃饭,看来还是得保持地下情。”
蔡永强瞪他。
最终李飞把订好的养胃汤面改送蔡永强家,又让蔡永强先回去。
李飞一直用监控看着蔡永强的车离开,车后果然跟了条尾巴。
李飞想端掉塔寨的愿望更加迫切了。

***

李飞出了禁毒大队就直接去找李维民,把他要归队的想法说了,理由是现在禁毒大队最安全,实在不放心也可以让马雯一起去。
“不要说得那么好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李维民压着嗓子斥他。
“我又没说错,你也不能因为那个,就一辈子不让我回大队。”李飞低头嘟囔。
“怎么不能,等塔寨这事情结束了我就把你调新疆去。”李维民恐吓他。
李飞慌了,一脸哀求,“民叔,我这辈子,就这一次……”
还没说完,李维民的电话响了,是省厅王局打来的。
李维民踱到一旁皱着眉头听了一会儿,挂了电话后陷入沉思。
李维民知道自己快要动到塔寨的中心了,所以对方才会出此大招,从他的家庭关系入手整他。一个顺水推舟的计划在脑海里浮了出来。
“民叔?”李飞迷惑地叫他。
“飞飞啊,就依你的,明天复职归队吧,把马雯当特编人员一起带过去,暂时顶宋杨的空缺,我晚点就下文件。”李维民说。如果他不在东山,最能护李飞周全的也只有禁毒大队了。
“真的?”李飞喜出望外,他没想到这么顺利。
李维民拉下脸来,“你要服从指挥,不能轻举妄动,什么事都要听永强的。”
李飞点头如鸡啄米,抑制不住春风满面。
李维民不争气地瞪训他,“不是叫你去谈情说爱的,你要真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我调你去新疆不是说着玩,给我离蔡永强远一点,知道吗!”
“民叔,你这两道指令互相矛盾啊,”李飞做出为难的样子,“又要我听蔡队的话,又要我离远一点……”
“你自己把握!”李维民懒得跟他废话,他现在有一大堆事情要部署。
***

第二天,李飞端着一盆仙人球小盆栽兴高采烈地回到禁毒大队报道。
李维民的动作很快,连夜就把李飞复职的文件下好了,今天大队的人看到李飞回来没多大惊讶,只是不咸不淡地打了招呼。
上次李飞当着众人的面回来还是洗刷“513”嫌疑后,当时他和蔡永强打了一架,把人嘴角都打破了,大队里都是蔡永强死忠,对此颇为耿耿于怀。
“虽然李局让你复职,但你要是不服从命令,蔡队还是可以让你在家反省的。”周恺恐吓道。
“我是回来查害死宋杨的幕后黑手的,不是来和你们团建的,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别来惹我。”李飞冷言冷语地回。
“够了,”同来的马雯扯了扯李飞的衣袖,埋怨道,“难怪你人缘那么差。”
马雯向众人敬礼打招呼,自报了家门,“我虽然是来保护李飞的,但很高兴来到这个大队,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
众人很高兴队里来了个厉害的美女,纷纷热情地招呼,气氛才缓和了一些。
李飞趁机从人群外围溜边,闪进了蔡永强的办公室,反手关上门。
啧,那块透明玻璃是越来越碍事了。

“回来了?”蔡永强坐在办公桌后不咸不淡地问,嘴角还是掩不住一丝笑意。
“回来了,还给你带了礼物。”李飞把仙人球放到蔡永强桌上。
蔡永强看着这盆一个绿色大点的仙人球顶着一个红色小点的仙人球的小盆栽,不确定地问:“礼物?”
“仙人球吸辐射,摆电脑前最好。”李飞把盆栽挪到电脑边,拿走了原本放那里的全家福相架,假模假样地说,“再放这个就太占位置了。”
蔡永强这才明白李飞什么意图,皱着眉伸出手说:“拿来。”
李飞撇撇嘴,不甘愿地把相架还给蔡永强。
蔡永强倒扣着相架,仿佛不敢多看一眼似的,拉开抽屉小心翼翼地放了进去。
李飞顿时开心得连小虎牙都露出来了,凑过去问:“蔡队,你早上吃饭了没?”
蔡永强用笔指了指门口,“出去工作,该干嘛干嘛。”
李飞碰了个钉子,知道蔡永强内心正在承受煎熬,也不讨嫌了,敬了个礼出了办公室,开门一刻立即换上不爽的表情。
他也有面具了。

***
马雯已经收拾了李飞和宋杨的办公桌,两人坐回座位,依稀有点回到从前的感觉。
李飞仿佛又看到了他和宋杨来东山禁毒大队报道的那天,宋杨特别认真地向陈自立敬礼,而自己不大甘愿地跟着周恺,眼神老往那个不肯正眼看他的大队长身上瞟。
年少轻狂,幸福时光。
李飞鼻子发酸,转头看办公室里的蔡永强。经历了那么多惊险波折,他们两还活着,还守在彼此身边,虽然他和蔡永强之间还有许多无解的难题,但能有现在这样,已经是件多么幸运的事。

“喂,你不会归队后就是来盯着蔡大队看的吧?”马雯敲了敲李飞面前的显示器。
“哪能啊,我就是休息一下眼睛,”李飞对马雯说话也是非常直白,“好了,干正事,我们查刘志的儿子。”
像塔寨这样的堡垒,要打入只能发展线人,林三宝的死是堡垒内唯一是炸药,李飞要引爆它。

***
李飞归队的第二天就是星期六,马云波几天前就约了他去吃饭,李飞正好也有事要说,比饭点提前了几分钟到。

蔡永强出院那天提到的“你那位好哥哥”,后来李飞也过味来才知道他是指马云波。李飞15岁被接到李维民身边后就认识了还不到30岁的马云波,他是李维民徒弟,论辈分李飞叫他“哥”,一叫十几年也没觉得什么不对。
虽然同志情侣间也经常哥哥弟弟地互称,但李飞根本没往那边想,蔡永强在他心目中又是笔直的,也没察觉那是人家在吃味。
但李飞知道马云波这些年没少听自己说蔡永强的坏话,而且当初刚上任两人就闹得有点僵,所以这次饭局李飞就想拐着弯让马云波对蔡永强照顾点。

结果一顿饭吃得并不愉快,马云波急于给陈光荣的死盖棺定论,让李飞不要再追查下去,李飞自然是不肯,现在所有线索都指向塔寨,叫他放手怎么可能。
两人争论到后面都有点脸红脖子粗,于慧赶紧端着煲好的汤出来打圆场,“来来来,喝汤,猪肚炖莲子,你们平时都不好好吃饭,养胃的汤多喝点。”
李飞一听养胃的,立即转移了注意力,“嫂子,这汤怎么做?有食谱吗?”
于慧奇道:“你要食谱干什么,想喝的话说一声,我给你煲,猪肚不好收拾呢。”
李飞讪笑,“我这不是,想孝敬一下民叔,自己做的心意才到嘛,而且,长期的话也不好总劳烦你呀。”
“你倒孝顺,现在有几个年轻人会有耐心去煲汤。”于慧笑着说,真的讲起煲汤的方法,还推荐了几间猪肚收拾得比较干净的肉铺给他。
李飞像录口供一样认真地一一记了,马云波满怀心事插不上话,一杯接一杯地喝酒。
李飞记完煲汤小抄,陪着马云波又喝了几杯,两人旧事重提,李飞一句“你怕了吗?”猛地刺激到了已经微醺的马云波。
“我怕什么了!”马云波狠狠地摔了手中的杯子。
李飞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不痛快,他这个有过命之交的兄长,如今是越来越怕事了。
好在李飞的电话及时响起,蔡永强打来的。
“李飞,马上回队里一趟。”电话那头蔡永强的声音一如既往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
李飞碍于有旁人在,也不好口花花,应了两声就挂了。
“蔡永强找你?”马云波皱眉问,“你们现在……”
“民叔叫我复职了,老在外面晃也不是个事,”李飞忽然改了来给蔡永强说好话的初衷,做出不乐意的样子,“现在又要被蔡永强管着了。”
马云波没多问,挥挥手让李飞走。

 

 

 

 

 

【飞强】食荤者(33,34)

李飞和蔡永强再次扭成一团,不同于李飞“5·13”后回队里的那次,这一回蔡永强没有被压在地板上,而是被压在了桌子上。
李飞依然是用两只手分别压住了蔡永强的两只手,当时打架苦于没有第三只手揍人,现在他知道该怎么做了,上嘴。
蔡永强被用力地shun吸住唇舌,连舔带咬,吻得气都换不过来,轻微地唔唔两声也被尽数吞没,只能张着嘴任其肆虐。
待李飞转移阵地往脖子进攻,蔡永强已被亲得气喘吁吁了,李飞感觉到反抗的力气变小,便腾出一手探进常服底下,揉/搓蔡永强胸/口,在ru尖上恶劣地抠弄。
身体开始发热发软,手脚渐渐使不上力气,身上作乱的手越摸越不是地方,蔡永强用没被压住的那只手握住李飞的手腕,想阻止他往下越界,却更像是被带着动。
李飞的口舌没闲着,游移到蔡永强的一边耳垂轻咬,蔡永强不得不把头侧向另一边,却一抬眼看到摆在桌上的相架,神智瞬间如被泼下一盆冷水,身体一僵,手上使出十二分的力气。
正在解蔡永强皮带的手忽然被死死扣住,李飞发觉异样,抬头察看蔡永强,并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蔡永强的全家福。
李飞怔了片刻,松开对蔡永强的桎梏,懊丧地垂下头,趴在蔡永强肩上轻轻说了句“对不起”。
蔡永强抬起重获自由的胳膊挡在面前,好一会儿才说:“放开我。”声音里满是疲惫和无力。
李飞听话地直起身,放开对蔡永强的压制,但亲热了这一会儿,枪弹早已上膛,硬鼓鼓地撑在裤裆里。
“我,我出去一下。”李飞尴尬地说,急匆匆离开了办公室。
蔡永强从桌面上起身,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又低头看看桌上的相架,面无表情地把被扯开的领带重新系好。

***
李飞躲洗手间隔间里,想着蔡永强在身下qing动的模样飞快撸出来。
带着点羞赧回到办公室,蔡永强已经把一切恢复了原样,办公桌整整齐齐,衣服发型一丝不乱。
“以后还是不要私下接触了,”蔡永强站在窗边,一脸严肃地说,“非工作时间也不要找我。”
李飞站在原地,心都凉了半截,好不容易撬开的一道缝,又闭合上了吗?
蔡永强看着李飞一副要哭了的表情,微微地叹了口气,指了指窗外,“今天塔寨开始派人盯我了,甜蜜蜜行动还是引起他们对我的警觉。”
李飞这才反应过来蔡永强是在谈正事。这两天被蔡永强的急病打乱了心绪,差点忘了还有塔寨那一摊毒贩。
“之前我一直没有动作,他们也没把我放眼里,就只盯着你,你现在……”蔡永强微有些难为情,“你这样天天在我身边转,他们要认定我和你是一伙的了。”
李飞松了口气,只要不是蔡永强跟他决裂叫他干什么都可以。
“那我继续装作跟你不合?”李飞为难地说,“这可很考验我的演技啊,哪个哲人说的爱和咳嗽是一样藏不住……”
“李飞!”蔡永强红着耳根打断他的话,“说正事!”
“好,说正事,我可以在人前继续假装跟你不合,”李飞特正经地说,“但是私下不能见面的话,我想你怎么办?”
蔡永强耳根上的红色开始蔓延,他看看李飞,又看看办公室门口空了很久的座位,让步道:“要不你明天复职吧,回队里上班,和过去一样。”
李飞心底乐开了花,故意轻佻地逗他,“请问你有这个权力和资格吗?”
“李飞!”蔡永强彻底面红耳赤。
“知道了知道了,”李飞见好就收,半搂半抱地在蔡永强肩膀上拍了拍,安抚道,“我去找李局说让我复职,顶多把马雯也拉过来,没问题的。”
在蔡永强后腰上揩够了油,李飞才把人放开,恋恋地说:“本来想带你出去吃饭,看来还是得保持地下情。”
蔡永强瞪他。
最终李飞把订好的养胃汤面改送蔡永强家,又让蔡永强先回去。
李飞一直用监控看着蔡永强的车离开,车后果然跟了条尾巴。
李飞想端掉塔寨的愿望更加迫切了。

***

李飞出了禁毒大队就直接去找李维民,把他要归队的想法说了,理由是现在禁毒大队最安全,实在不放心也可以让马雯一起去。
“不要说得那么好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李维民压着嗓子斥他。
“我又没说错,你也不能因为那个,就一辈子不让我回大队。”李飞低头嘟囔。
“怎么不能,等塔寨这事情结束了我就把你调新疆去。”李维民恐吓他。
李飞慌了,一脸哀求,“民叔,我这辈子,就这一次……”
还没说完,李维民的电话响了,是省厅王局打来的。
李维民踱到一旁皱着眉头听了一会儿,挂了电话后陷入沉思。
李维民知道自己快要动到塔寨的中心了,所以对方才会出此大招,从他的家庭关系入手整他。一个顺水推舟的计划在脑海里浮了出来。
“民叔?”李飞迷惑地叫他。
“飞飞啊,就依你的,明天复职归队吧,把马雯当特编人员一起带过去,暂时顶宋杨的空缺,我晚点就下文件。”李维民说。如果他不在东山,最能护李飞周全的也只有禁毒大队了。
“真的?”李飞喜出望外,他没想到这么顺利。
李维民拉下脸来,“你要服从指挥,不能轻举妄动,什么事都要听永强的。”
李飞点头如鸡啄米,抑制不住春风满面。
李维民不争气地瞪训他,“不是叫你去谈情说爱的,你要真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我调你去新疆不是说着玩,给我离蔡永强远一点,知道吗!”
“民叔,你这两道指令互相矛盾啊,”李飞做出为难的样子,“又要我听蔡队的话,又要我离远一点……”
“你自己把握!”李维民懒得跟他废话,他现在有一大堆事情要部署。
***

第二天,李飞端着一盆仙人球小盆栽兴高采烈地回到禁毒大队报道。
李维民的动作很快,连夜就把李飞复职的文件下好了,今天大队的人看到李飞回来没多大惊讶,只是不咸不淡地打了招呼。
上次李飞当着众人的面回来还是洗刷“513”嫌疑后,当时他和蔡永强打了一架,把人嘴角都打破了,大队里都是蔡永强死忠,对此颇为耿耿于怀。
“虽然李局让你复职,但你要是不服从命令,蔡队还是可以让你在家反省的。”周恺恐吓道。
“我是回来查害死宋杨的幕后黑手的,不是来和你们团建的,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别来惹我。”李飞冷言冷语地回。
“够了,”同来的马雯扯了扯李飞的衣袖,埋怨道,“难怪你人缘那么差。”
马雯向众人敬礼打招呼,自报了家门,“我虽然是来保护李飞的,但很高兴来到这个大队,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
众人很高兴队里来了个厉害的美女,纷纷热情地招呼,气氛才缓和了一些。
李飞趁机从人群外围溜边,闪进了蔡永强的办公室,反手关上门。
啧,那块透明玻璃是越来越碍事了。

“回来了?”蔡永强坐在办公桌后不咸不淡地问,嘴角还是掩不住一丝笑意。
“回来了,还给你带了礼物。”李飞把仙人球放到蔡永强桌上。
蔡永强看着这盆一个绿色大点的仙人球顶着一个红色小点的仙人球的小盆栽,不确定地问:“礼物?”
“仙人球吸辐射,摆电脑前最好。”李飞把盆栽挪到电脑边,拿走了原本放那里的全家福相架,假模假样地说,“再放这个就太占位置了。”
蔡永强这才明白李飞什么意图,皱着眉伸出手说:“拿来。”
李飞撇撇嘴,不甘愿地把相架还给蔡永强。
蔡永强倒扣着相架,仿佛不敢多看一眼似的,拉开抽屉小心翼翼地放了进去。
李飞顿时开心得连小虎牙都露出来了,凑过去问:“蔡队,你早上吃饭了没?”
蔡永强用笔指了指门口,“出去工作,该干嘛干嘛。”
李飞碰了个钉子,知道蔡永强内心正在承受煎熬,也不讨嫌了,敬了个礼出了办公室,开门一刻立即换上不爽的表情。
他也有面具了。

***
马雯已经收拾了李飞和宋杨的办公桌,两人坐回座位,依稀有点回到从前的感觉。
李飞仿佛又看到了他和宋杨来东山禁毒大队报道的那天,宋杨特别认真地向陈自立敬礼,而自己不大甘愿地跟着周恺,眼神老往那个不肯正眼看他的大队长身上瞟。
年少轻狂,幸福时光。
李飞鼻子发酸,转头看办公室里的蔡永强。经历了那么多惊险波折,他们两还活着,还守在彼此身边,虽然他和蔡永强之间还有许多无解的难题,但能有现在这样,已经是件多么幸运的事。

“喂,你不会归队后就是来盯着蔡大队看的吧?”马雯敲了敲李飞面前的显示器。
“哪能啊,我就是休息一下眼睛,”李飞对马雯说话也是非常直白,“好了,干正事,我们查刘志的儿子。”
像塔寨这样的堡垒,要打入只能发展线人,林三宝的死是堡垒内唯一是炸药,李飞要引爆它。

***
李飞归队的第二天就是星期六,马云波几天前就约了他去吃饭,李飞正好也有事要说,比饭点提前了几分钟到。

蔡永强出院那天提到的“你那位好哥哥”,后来李飞也过味来才知道他是指马云波。李飞15岁被接到李维民身边后就认识了还不到30岁的马云波,他是李维民徒弟,论辈分李飞叫他“哥”,一叫十几年也没觉得什么不对。
虽然同志情侣间也经常哥哥弟弟地互称,但李飞根本没往那边想,蔡永强在他心目中又是笔直的,也没察觉那是人家在吃味。
但李飞知道马云波这些年没少听自己说蔡永强的坏话,而且当初刚上任两人就闹得有点僵,所以这次饭局李飞就想拐着弯让马云波对蔡永强照顾点。

结果一顿饭吃得并不愉快,马云波急于给陈光荣的死盖棺定论,让李飞不要再追查下去,李飞自然是不肯,现在所有线索都指向塔寨,叫他放手怎么可能。
两人争论到后面都有点脸红脖子粗,于慧赶紧端着煲好的汤出来打圆场,“来来来,喝汤,猪肚炖莲子,你们平时都不好好吃饭,养胃的汤多喝点。”
李飞一听养胃的,立即转移了注意力,“嫂子,这汤怎么做?有食谱吗?”
于慧奇道:“你要食谱干什么,想喝的话说一声,我给你煲,猪肚不好收拾呢。”
李飞讪笑,“我这不是,想孝敬一下民叔,自己做的心意才到嘛,而且,长期的话也不好总劳烦你呀。”
“你倒孝顺,现在有几个年轻人会有耐心去煲汤。”于慧笑着说,真的讲起煲汤的方法,还推荐了几间猪肚收拾得比较干净的肉铺给他。
李飞像录口供一样认真地一一记了,马云波满怀心事插不上话,一杯接一杯地喝酒。
李飞记完煲汤小抄,陪着马云波又喝了几杯,两人旧事重提,李飞一句“你怕了吗?”猛地刺激到了已经微醺的马云波。
“我怕什么了!”马云波狠狠地摔了手中的杯子。
李飞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不痛快,他这个有过命之交的兄长,如今是越来越怕事了。
好在李飞的电话及时响起,蔡永强打来的。
“李飞,马上回队里一趟。”电话那头蔡永强的声音一如既往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
李飞碍于有旁人在,也不好口花花,应了两声就挂了。
“蔡永强找你?”马云波皱眉问,“你们现在……”
“民叔叫我复职了,老在外面晃也不是个事,”李飞忽然改了来给蔡永强说好话的初衷,做出不乐意的样子,“现在又要被蔡永强管着了。”
马云波没多问,挥挥手让李飞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