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阴霾之目

Work Text:

  暗中奔跑

 

  阴影中会生出恶魔。对黑暗的恐惧是人与生俱来的本能。人害怕自己看不明晰的地方所可能潜伏着的危害,所以对暗显而易见地排斥。

  但相对来说,暗处也是恶人潜伏之所,黑暗的存在对于恶人也是有利的吧。比方说当狼的时候,虽说是奉狼神之命处决黄泉人……但对于黄泉人而言,在夜晚,所有人都睡着的时候,偷袭的狼神加护者便是恶的象征。就算再怎么信任自己的亲属,或者关系相近的人,得知对方是狼的时候,就算再怎么难过,也会将对方推下悬崖。哪怕被迫行凶,也是行凶。

  躺在榻榻米上的千枝实,望着被夜色涂满的天花板,思考着这么回事。

  虽然并不是没有当过狼,其实自己当狼的次数才是轮回之时占据绝大多数的,而这也是自己能够非常自然地杀人的理由之一。

  “习惯了杀人所以可以随便杀人”不是开脱的借口,只是陈述的成因。说到底,就算自己觉得已经扭曲得不行了,难道完全是自己的错吗。

  ……不过,以往可不会做这种事。现在会想这个,大概是上个轮回遇到了很让人心动的男生。

  承认自己是恋爱脑并没有那么容易,况且只是被大概真正的恋爱冲昏头脑又有什么呢。并且自己不是早就无所谓宴会的结局,以及自己会以什么死法结束每一次了吗。

  还是说,因为他,房石阳明是正常人,而疯掉的女人注定没有和他交往的资格呢。

  比起没法交往,千枝实更不愿意阳明陷入这种悲哀的命运,所以偶然地想到了要去改变自己。

  无法逃离的死亡轮回必然导致的绝望心情,在这一瞬间遭到了对可能被改变的未来期许彻底压制。只要有新的人加入,就算他没有参与宴会,也应该意味着可能出现的、全新的道路。

  但如果他只是那一个轮回出了差错的结果,自己的期望不就会再次破灭么。残破不堪的自己的内心,应该没法再承受那种反差的打击了。而且如果他真的还会再来的话,为什么没有再在皿永遇到他。

  伴着混杂的思绪,千枝实让自己回忆起上一次轮回时,黑夜降临后自然而然出现的疲倦感,随后闭上了眼睛。

  天亮得很快,时间在睡梦里咻咻地飞过,顺应着生物钟,自己也慢慢醒来了。

  其实死了太多次以后,也会对活着渐渐没有实感。就像现在这样,虽说身体是活着的,跳动的心脏和温暖的皮肤可以作为证明……但果然,死亡成了一种重来的开端的话,渐渐地也会不珍惜更多其它东西的吧?毕竟连自己的命都不当回事了。

  但果然……比起我活着,有些更重要的东西。

  阳明先生,真希望可以再遇到你,可惜没办法了。

  千枝实学着久远的记忆里那些言情电视剧里多愁善感的女孩子,久违地这么想了。

  随后,一边学着别人想多愁善感的事,一边感慨美好时光不复回的千枝实,看到在食堂里出现的阳明。

  神志尚还停留在刚刚思绪里的千枝实,怔怔地望着前方露出熟悉笑容的阳明,随后身体先于思考流下了眼泪。

  “欸、欸……?”

  或许一半原因是要隐瞒自己会保留回溯记忆的秘密,另一半则是由于确实地觉得诧异,千枝实与周围人一样,对突兀地流泪的自己感到不可置信。

  听长辈说,阳明是从上藤良那条道走过来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哪怕是真在皿永等待,甚至是从皿永向上走,千枝实也没找到阳明。

  和上一次不一样。千枝实敏锐地发觉了这一点,于是在为避免引起太多怀疑而跑出门,先躲在门边偷看阳明几眼的时候,看着现在对休水人提出的问题逐一给出回复的阳明。

  看上去确实没有什么异常,但上次他就是因为从皿永上来才被长辈们当成黄泉人看待的,为了规避这种问题,或者说……

  千枝实脑内突然出现了自己不想承认的答案。

  再怎么说也不应该是这样的吧……?除非他也困在了这个没有尽头的轮回里。

  与食堂餐桌边上的几人讨论过后,似乎是达成了什么协议那样,阳明向着周围的几人点了点头,而后走了出来。

  “那个人似乎是要长久地留在这里了,想想就让人不满。”

  “不过,匠哥你也不用太担心他吧,看起来也不像有那贼胆的样子。”

  留在这里,也就意味着参加黄泉祭之宴是必然的事了。看来这的确是他与之前选择不同进入休水方式的原因。

  要说如果这也是不同人加入这个轮回时,毫无记忆的前提下也能做出来的概率事件未免也太不可信了。不过会这么做也就意味着,他一定是保留了有关过去的记忆的。

  回忆起近得宛如方才发生的事那样的,在自己腐烂掉以后依旧毅然地与自己接吻的阳明,千枝实觉得,一定要靠近他不可。

  只是,在随后的几天里,他依旧在装作不记得过去的样子。虽然千枝实相信他有着自己的苦衷,毕竟确实可以记得每次轮回记忆的自己,不也正装作着对过去一无所知的样子么。但是,他似乎在这一次轮回里,总是回避着千枝实。

  如果只是正常情况下的正好错开了,倒也不至于引人注意,只是他比起和自己,这一次和李花子明显要亲密很多。连很多次私下的沟通,竟然也全都是自己去找他。望仔提醒过如果私下会面太频繁会被怀疑狼的身份,自己也并不在意,只是如果单单是我这边一个人不去在意这些也没有任何意义。

  虽然有些嫉妒,但李花子自己必然是恨不起来的,那就去恨阳明吧。就算是出于什么目的才没有回应这份理应开花结果的感情,他也确实是负了谁的心意啊……?

  只是一旦转念一想,自己剩下的唯一的选择就是杀掉阳明了。这种迫切的、自然生出的、浓烈的杀意,混合着占有欲而扭曲着,但仔细一看,还是会发现自己还是爱着阳明才会这么做的吧。

  没办法,毕竟每个陷入恋爱的人都是疯子。

  望仔最终还是在某晚刚开始时,提出要处决小春。

  实际上真正杀人的过程,相较于走到某人屋内的时间实在是短暂。随即,趁着夜色还没有唤醒并非狼的加护者的黄泉人们的时候,望仔和千枝实终于开了短暂的狼之集会。

  “杀了小春以后,我就彻底无欲无求了呢……不过没有把蛇杀掉的话,基本上不出意外的话,狼这边就彻底输了哦。”

  “明明知道不杀了阳明先生我们都会死,为什么还要优先杀了小春呢。”

  “就算今晚把他杀掉,人类的胜利也早就成了定局吧?所以相比之下我还是想先杀我想杀的人,千枝姐也有这样的人吧。”

  “不过……如果是像这样在睡梦里让他终结,我觉得也没有意义。如果不让他记住这痛苦地去死的感受,又怎么能记住我呢。”

  “嗯……确实呢。”

  两个人的语气虽说都释然了,不过在言语之间立下的约定同样具备效力,于是也不约而同地备好了枪支,随后在最后的一天里,结束了这么一切。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