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凌晨

Work Text:

  
  
  
  
  
  千枝实最近几次轮回的时候看起来不太好,这是阳明通过简单观察后所得到的论断。
  啊……不过虽说没有止境且没有希望的轮回一直这么持续下去的话,不管对谁而言都是折磨。
  虽然自己是一直坚持着不去放弃的,但绝望的瞬间也不是没有过。在与回溯中同样能保持记忆的唯一同伴立下契约以后,阳明为了方便交流战略,经常与千枝实在夕雾骤起的前夜,睡在同一个地方。
  就好像提前步入了情侣同居生活一样呢。千枝实得知了阳明这个最初的提议后,笑着这么说了。
  她对此还挺满意的,所以会很配合。不过如果只耽于爱情这种儿女情长之事,就一定会拖慢自己寻找真相的脚步。阳明心头莫名生出的危机感,让他不敢太久不去发现新情报。如果真的要和千枝实在一起的话,只是满足于在谁也不会死掉的时空轮回中相聚的短短一刹,格局注定大不起来。
  因而为了和千枝实之间真正的幸福……或者说对包括千枝实在内的,不管哪个喜欢着自己的女孩也好,一定要从没有尽头的回溯中逃离。这是阳明对自己,以及单方面留下记忆后会感到问心有愧的那些人所立下的誓言。
  事先去什么都能买到的便利店里提了几盒便当出来的阳明,在皿永和千枝实会面了。这次选的是可以当冷食吃的寿司便当,所以即便是住在没有微波炉的学生公寓里,依旧可以美美地大快朵颐。
  而他们这次也没有喝酒。第一次喝酒是由于阳明初来乍到,从危机中脱险后需要放松以排解心情。这种时候喝酒,不仅是为庆祝这自称房石阳明的男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更是为给二人共处的夜晚制造暧昧氛围。除此以外,酒也就只是个会影响思绪的糟糕东西而已,因而如非必要,阳明是不会想去喝酒的。
  嗯,不过要说最直接的原因嘛……其实和他俩第一次见面时吐了一榻榻米有关系。只是“不想闻胃酸混半消化食物的恶心味道所以不要喝酒啦美少女这样成何体统呢”这种话一旦说出来,可能自己和她又会多不知几次轮回经历。
  哪怕死了也可以复活,但并不等于阳明心甘情愿地想死,身体本能的求生欲也会让这个过程变得无比煎熬。并且,不断地死以意识融入雾中也会削减现实的存在感,如果习惯了死的话,也许有一天会变得分不清已死和昏昏欲睡吧。
  在那之前,一定要从轮回中逃离,否则就和堕入疯狂一样,再也回不去了。
  只是时间比思维延展得更快,想着想着就到了对乡村人而言不得不入睡的时刻了。如果没法早起的话,就没办法伪装从上藤良造访休水的城里人,而更容易又被误会成黄泉人,没法参加黄泉祭之宴了。虽说阳明早就疲于伪装身份,每一次的重开都让之前小心翼翼做的准备被毁于一旦,这点十分折磨人。但如果要改变命运,改变规则的话,有些事也是不得不做的。
  综上所述,不管怎么看,提早入睡都是必须的。因而与千枝实不约而同地去做入睡准备的阳明,很快用热水洗净了身子,随后来到床上。
  说起来……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以十分平静且纯粹的心情去感受大自然了。
  千枝实的房间里没有窗帘,将灯全部关上以后,唯一让人可以稍微看清一点房间内部环境的光源,只能来自月亮的反射。离夏天稍近一点的春末,没有蝉鸣也没有蛙叫,将窗户打开,或许可以听到风吹过树叶飒飒的声响。想着休水也是一般乡村的阳明,闭上眼睛后将自己推向了梦中。
  “阳明先生,和我这样的女孩子同床共寝有没有感觉很激动呢。”
  旁边又是说着不自重话语的千枝实。当然自己的发言也没有很稳重就是了。
  “你这个比我小三岁的人在说什么呢。与其思考什么时候能抱到哪个人,不如休息休息,趁着黄泉祭之宴还没开始的时候拼尽全力浪费时间。顺带一提我可不是年下派。”
  只要可爱就可以了,可爱就是男人的浪漫,和佛舍利摇滚一样,只有自称房石阳明的男的这样知性勇敢的男人才深谙其道。
  不过困也是真的困。所以阳明回了千枝实这么一句以后,就赶紧拖着刚从死亡的冲击里,以复活和伤痛全部被抹平的感受恢复的神志,往梦里去了。
  阳明所做的梦,从进入休水开始回溯以后就变得有如不可描述的恐怖了,也不知道和死亡时大脑会受创是否有直接联系。总之至少也大概涵盖了什么作为御宅看过的轻小说、桃色刊物之类毫无营养可言的废料,以及曾经写很多畅销小说时的行文思路,是非常错乱以至于讲不出什么关联性的梦。
  做这种折磨人的梦还不如醒来好。很快地,阳明便回归了现实的身体中。
  天边稍微蒙蒙亮了一些,看起来这个时候醒来就刚好。阳明本想起身,却受到了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阻碍。
  似乎是谁的,还算柔软的身体,与自己隔得极近。不,应该是抱着自己的千枝实,还没有醒来。
  这是梦游的症状吗。阳明印象里,在他睡着之前,千枝实并没有靠得这么近。或者说,趁自己睡着的时候贴过来也不是没可能啊。虽说计划是差不多这个时候就醒,然后走和皿永不同的道路,借此为自己参与宴会做准备,不过千枝实现在维持着一种环抱住自己,且贴在自己胸前的姿势,如果真的要动弹的话一定会把她弄醒的吧。出于某种理所当然的感情,阳明还是决定侧过身,并试着抱住她。
  千枝实睡得比自己安稳多了,现在也是按着节奏一呼一吸。如果只是看着这样平静的面容,依旧像比较成熟的少女一样,比自己娇小的女孩子,谁能猜出她其实是很多次屠遍全村的货真价实的杀人魔呢。并且哪怕是杀人也并非她的本意,而只是某种不得已的选择而已。
  阳明这才发现,自己很享受和千枝实在一起的时间。
  因为她是值得去爱的,也是事到如今,真正体验过逃脱不了的轮回的痛苦,所以可以理解自己当下处境的唯一一人。
  想到这里,感觉就算是被她爆了好多次头,最后却抱怨“你杀我的方式没有爱”也不算矛盾,且不值得去恨,什么的了,虽然也从没恨过就是了。
  比风声更能让人注意到的,便是逐渐被带入千枝实节奏的二人的呼吸了。不过也许还是不够小心,阳明稍微挪动身体的时候显然扰动了千枝实,在梦境里的她也给了自己以回应,也就是更加用力地抱住阳明。
  “不要……离开我,阳明。”
  念叨着黏黏糊糊梦话的同时,千枝实眼角似乎出现了些许泪水。
  只是……虽然有点坏气氛,阳明还是感觉有点奇怪。
  “那个……是不是太用力了。”
  “哦呀,被发现了啊。”
  正苦笑着的阳明,便看到了突然睁开眼的千枝实。
  “这不是醒着的嘛……”
  “只是偶尔觉得这种play也不错,没想到一次轮回向一个适龄女生告白的超变态渣男诈骗犯房石阳明先生也会有和别人这种温情脉脉的时候啊。”
  “你怎么会算是别人呢。”阳明笑道。
  “没有犹豫地说‘那个……’的话,就是说的真话吧,那就暂且相信你一次。”
  “不,这次是提前编好的,所以不需要临场发挥。”
  “你这家伙……”
  千枝实还是被房石阳明反将一军了。于是打打闹闹以后,新的一天又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