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叛逆的小朱

Work Text:

朱志鑫惹祸了,他瞧同班那个张扬跋扈的男生很久了,不爽,但是他一直都当作对方是空气,可是当他那天放学时又一次看到了那个男生和朋友把一个怯懦的女生围在墙角,他们在女生头顶放一个空的矿泉水瓶,他们笑着将手里的篮球往那矿泉水瓶上砸,“操,偏了。”“我来我来。”周围三三两两站了些同校的学生,大家犹豫着打量着小巷里的欺凌却没有人敢上前,朱志鑫冷漠的看着周围跟他穿着一样校服的人,他知道他们为什么如此冷漠,因为那个男生在他们学校是出了名的爱惹事,没有人想无缘无故就被坏学生盯上,大家都想保全自身安安稳稳的毕业,朱志鑫叹了口气,他想当作看不见,他妈妈告诉他太多次不要和别人闹矛盾,他不想让她失望,可是那两人简直得寸进尺。

篮球又一次狠狠的砸到了墙上,女生因为畏惧下意识的躲闪,矿泉水瓶掉在地上,男生冷着脸走到女生身边,朱志鑫看见他用力的拍了拍女生的脸,警告着:“别他妈乱动,再乱动干脆直接把你这张丑陋得让人反胃的脸砸瘪重组得了。”旁边的男生跟着放肆的笑起来,女生低着头开始抹眼泪,一股子火气吞噬了朱志鑫的大脑,于是他冲动了,但是他不后悔,他冲过去一脚把男生踢倒在地,几乎没让对方反应就压在他身上揍他,朱志鑫觉得好笑,这么菜还学别人欺凌,连他的朋友都傻了眼站在一边不知道怎么帮忙,简直是单方面的攻击。

朱志鑫闯祸了,他把他的同班同学打得头包成了僵尸。他想,有其父必有其子,那男生的爸爸直接在上课时间就闯进了教室,男生的父亲像野兽一样在教室里大喊着问是谁把他的儿子打成这样的,男生指了指角落里蒙着校服睡觉的朱志鑫,校服领子被人死死拽住,朱志鑫皱着眉被男人推到了墙上,男人手劲很大,这一推朱志鑫感觉自己后背猛的撞到了水泥墙,脊背都开始痛起来,但是他面上不显,他只是就那样直直的站着,冷漠的看着面前这位找他麻烦的大人。

老师连忙劝阻,可她根本拉不动这个成年男人,男人名叫王池,是男生的父亲,王池拽着朱志鑫的衣领,却从这男孩脸上看不出一点被算账的恐惧,这让他觉得自己被轻视,他都四十多的人了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蔑视了?

王池怒从心生,他冷笑着拍了拍朱志鑫的脸,男孩的脸颊出乎意料的光滑:“是你打的我儿子?”朱志鑫不说话,他像一块木头一样杵在那里,“你看看你把我儿子打成什么样了,你他妈赔得起吗?就算你这条命赔进去你也赔不起。”朱志鑫嗤笑一声:“我为什么要赔?”王池这才有时间细细打量起这个让他儿子头缠几圈绷带的罪魁祸首来,朱志鑫皮肤很白,眉目俊朗,少年特有的清新气息在他身上一览无余,王池的手还拽着他的衣领,他能感觉到自己手下的皮肤温热。

“你打的不是你赔还要谁赔?小小年纪不学好学打架,不知道父母是怎么教育的。”
“不准提我父母。”朱志鑫冷冷道。王池觉得好笑:“怎么?有本事把孩子教成这样没本事承担责任啊真是什么样的父母生什么样的……”话没说完就被一声怒吼打断,“那就照你说的做!”朱志鑫挣脱出王池的控制跑出了教室,老师慌忙的跟着也跑了出去,朱志鑫一口气跑到了天台锁上了门,老师在门外急得快晕倒:“朱志鑫,你不要冲动,听老师跟你说,这件事没什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不要想不开知不知道?”

朱志鑫背对着他们站在天台边,王池隔着门看着这个脾性烈的学生觉得虽说自己是来要个道歉的但是也不想闹出人命,门后的劝阻声一直没有消失,朱志鑫好像听不见似的沉默的站在那里,风抚过他乌黑的头发,王池看着他的背影,觉得这一刻朱志鑫就好像一只鸟,那种从内心底升起的无尽的对自由天空的渴望无形的圈绕着他整个人,阳光拨开云层洒落在黏着乌青青苔涂满了沥青的天台上,朱志鑫乌黑的发丝荡着细碎的光,衬得他后颈的皮肤更是白皙,风卷动的衣角下的身躯那般挺拔。

“我爱你。”
“对不起,可是我好累。”
“再见了,王池。”少年穿着白体恤从教学楼一跃而下,他当着王池的面像一只伤残的小鸟一样坠落在了冰冷的地面,那时王池想,结束了,所有的痛苦的疲惫的枷锁都被他藏进了地底,那个男孩是王池的初恋,是王池这一生都无法割舍的涟漪,那时王池也不过十七八,他和普通人一样喜欢别人然后交往,可是有些事情注定艰难,他们被发现了,然后就是无尽的吵闹威胁充斥着他俩的生活,最后他的初恋在楼道口转角和他接了一个无人知晓的吻,十分钟后再见时,却只见到一张血肉模糊的脸,为什么要睡在这里?地上很冷的,不是说放学去新开的店吃好吃的吗?你为什么不说话?“这个人从天台上跳下来的吓死我了。”“报警没有,120呢?”“……”记忆里嘈杂的人群和现实重合,这个天台就是那时初恋果断坠落的地方,王池想,那时他的恋人到底在想什么呢?会害怕吗?不知道,永远沉默在地底的人说不了话,但是如果说结束真的是一种解脱,那样也好。

朱志鑫站在那里许久,久到大家都以为他快睡着了。突然朱志鑫从天台上下来了,他打开了门,迎着众人诧异的眼神下了楼。

办公室里,王池坐在一边看着低着头手背在身后的朱志鑫,“那王龙珑爸爸你看看怎么处理这俩孩子的事?”王池盯着朱志鑫,“他家长呢?”朱志鑫抬起头来:“不用通知他们,怎么处理你们说就行了,赔钱还是要打回来都行。”“你看你这孩子瞎说啥呢?”老师连忙打哈哈,要是真揍了这事儿怕是要没完了,“小朱家长马上就来了,要不你等等?”朱志鑫皱着眉不说话,王池看出来了这人是真的不想被通知家长,“这样,朱志鑫是吧?留个联系方式,周末的时候你亲自上门道歉你觉得这样可以吗?”“爸,就让他道个歉就完事儿了?我的头还疼呢?”“闭嘴,因为什么被揍你他妈自己心里没数?”男生被呵斥得撇了撇嘴安静如鸡。

“行。”朱志鑫应允着。当天回家后朱志鑫被自己亲爹亲妈教育了大半晚,因为答应了王池的亲自道歉,结果愣是从打架打到头包扎变成同学之间的小摩擦小矛盾还为了不穿帮换了个同学演王池的好大儿,简直天衣无缝。

周六的时候,王池给了朱志鑫一个地址,朱志鑫犹豫了半天还是在路上买了一袋水果,道歉买点水果比较好吧。王池给朱志鑫的地址在一个高档小区,朱志鑫进了小区,他犹豫的敲响了703的房门,他想怎么说才会显得他比较诚恳呢,虽然他一点都不想跟对方道歉,可是比起找爸妈他想还是道歉比较省事。是王池开的门,王池穿着休闲的家居服站在门口:“快进来。”朱志鑫束手束脚的走进去换了鞋还怯生生的喊了一句,“叔叔好。”朱志鑫走进屋,屋子风格非常简单,朱志鑫把水果放在了茶几上问道:“王龙珑呢?”王池坐到了沙发上往杯子上倒了一杯水:“他出门找朋友玩儿了。”

“那我给谁道歉。”朱志鑫问。王池把杯子往他的方向推了推:“跟我道歉一样。”朱志鑫接过杯子喝干净了水,一路走来他滴水未进,正是口渴的慌,明明他打伤的是王龙珑,却要跟他爸爸道歉算什么,但是毕竟是伤了人家宝贝儿子,跟父母道歉可能也正常吧。于是朱志鑫站得笔直诚恳的半弯了腰:“叔叔对不起,我不该对王龙珑下手那么重的,这件事情是我不对,我不该先动手,如果下次我再看见王龙珑在欺负别人我就不会那么冲动的动手了我会把过程录下来然后交给老师这样王龙珑至少不会被我打成那个样子。”王池似笑非笑的盯着他,这番道歉夹枪带棒,里面的讽刺是个人都能听出来,王池知道,朱志鑫根本不可能真正想道歉,只是不想被请家长,请家长这件事情看来是这个男学生的命脉。

倔,这是王池见到朱志鑫的第一眼就意识到的东西。朱志鑫身上有一股气,顺着他的脚底至脊骨,那股气撑起他瘦削的身体,那股倔从他的眼睛里流出来,那样的眼神那样的姿态让人感到被这人轻视,但是被轻视的感觉不会造成过多的不爽,相反,这种不符合年龄的成熟和骄傲让王池感到牙痒的兴奋,他自己很久没有碰见过这样有味道的小狗了。

王池不说话,朱志鑫抬起头就要离开,王池居然不骂他道歉道得妖魔鬼怪,脚刚迈一步,浓烈的晕眩感将他打碎,他整个人软啪啪的倒在了柔软的地毯上发出一声闷闷的噗声。王池轻笑一声,好整以暇的盯着地毯上的人看,因为摔倒,衣服被地毯蹭上一大截,露出朱志鑫白皙柔软的后腰,在纯黑地毯上衬得那腰际的皮肤白得晃眼,后腰勾成一个美丽的弧度,王池吹了一声口哨便慢吞吞的站起了身。

晕,像在大海上的游船一样整个脑袋都是晕眩的。朱志鑫睁开眼,一眼就看见坐在床边的王池,王池正翘着二郎腿盯着他看,朱志鑫下意识的动手脚却发现自己的手脚被禁锢住了,他的双手被手铐分别铐在床头栏杆上,两只脚也被绳索分着捆绑住了。他正一丝不挂的躺在王池家的床上,朱志鑫拼命的晃着手脚却只是让手铐哐哐作响而已,“你想干嘛?”他竭尽全力让自己声音平稳可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他怎么控制得住不去害怕。

王池站起身开始脱衣服:“陪我睡一次就算道歉了怎么样?”朱志鑫感觉被雷劈了一般,他的牙齿几乎要把下唇咬破,“你有儿子,你要对你儿子的同学下手?”王池脱掉了衣服爬上了床,“是呀,你说的很对。”王池虽然四十过,但是并没有大多中年男人都有的啤酒肚,大概是经常健身,浑身没有多余的脂肪赘肉,朱志鑫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比自己大几轮的男人困在床上,现在怎么办?他一向冷静的大脑此刻也变得慌乱,但是他依旧眉眼冷漠的盯着王池:“你喜欢男人?”

王池伸手摸了摸他的脸笑着说:“你猜。”手下的皮肤滑腻美好,让他忍不住反复的让自己粗糙的手掌滑过那柔嫩的肌肤。王池喜欢男人是天生的,二十几岁时扛不住家里的压力所以找了个女人草草结婚生孩子又草草离婚了,有了孙子他爸妈便没再紧赶慢赶的催他再婚这种事,王池便过得自在,孩子归他,住在他爸妈家,自己独居,隔三差五就领人到家里来过夜。

王池不想再跟他废话,他等不及了,于是他趴在了朱志鑫身上,他亲吻朱志鑫的脖颈,果然跟他猜想的一样,年轻的肌肤那样的美好火热,简直让他要烧了心,他以前泡吧也不是没跟高中生做过,但是那些男生骨子里都放荡,就算身体是年轻的触感,做起来总让王池觉得有些败兴,直到此刻他才明白当时自己那股莫名的败兴是从哪里来的,朱志鑫的稚嫩沉默都让王池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小狗越倔才越可爱。他的手顺着朱志鑫劲瘦的腰反复抚摸,然后摸到腿根,朱志鑫根本无法挣扎,他像木板上的鱼肉一样动弹不得任人宰割。

王池的吻顺着朱志鑫的脖颈落到他精致的锁骨,往下,皮肤触感太美妙了,王池几乎一刻都不想让自己的嘴唇离开手下这具年轻的身体,朱志鑫的身体和他想的一样,平坦青涩,充满了少年人的美丽,王池含住了朱志鑫的乳头,陌生的触感让朱志鑫感到恐惧,可是他现在除了保持沉默他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王池床伴无数,他从来只喜欢做主导别人的那方,他喜欢玩弄他的床伴们的身体,看他们沉迷在自己手下的浪荡样子是王池的爱好,于是他有技巧的舔弄朱志鑫的乳头,用牙齿轻轻叼住时他清楚的感受到手下的皮肤剧烈的起伏着,难耐的低喘自上方流出,像火把丢进了洒满汽油的草坪,火舌一下把王池卷走,他更卖力的刺激那已经被他咬得红肿的乳头,手摸到了朱志鑫软啪啪的阴茎开始撸动着。

他抬头看向朱志鑫,朱志鑫的脸依旧冷道,只是那有着深深牙印的嘴唇和泛着红的眼睛出卖了他的情绪,王池眼底温柔的摸了摸朱志鑫柔软的头发,朱志鑫嫌恶的扭头躲开了他的手,王池抓着他的头发迫使他扭过头看着自己:“躲什么?”
“恶心。”朱志鑫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王池由上而下盯着他好看的脸,他低下头吻了下去,朱志鑫被他死死掐着脸躲不开,嘴唇相贴的一瞬间,像一股电流激过王池的后背,兴奋的感觉更甚,他嘴唇微微颤抖着用舌尖撬开了朱志鑫的嘴唇,舌头一伸进那拥有着无尽甜蜜的口腔时,几乎让王池晕了头,下一秒剧烈的疼痛自舌尖传来,他连忙松开了朱志鑫,王池撇头朝地上吐了口口水,唾液里混合着血丝,铁腥味充斥了他整个口腔,他被朱志鑫咬出血了,舌尖还留着疼痛的麻意,王池冷冷的俯视着朱志鑫,对方勾了勾唇像是在嘲弄他的大意一般,“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在房间里响起,朱志鑫被他打得偏了头,下一秒头发又被人抓在手里,头皮疼得他快要炸裂,王池抓着他的头发让他不得不抬起了脖子:“咬得很开心?”王池问。“开心啊。”朱志鑫笑着说。王池伸出另一只手,用拇指抹了抹朱志鑫的嘴角,那里还沾着一些血迹,是王池嘴里的。

王池一松手,朱志鑫又躺回了枕头上,“这么爱咬人,那就让你咬个够。”他从一边的床头柜里摸出了一个皮质黑色的口球带,他将口球带给不听话的小狗绑在了嘴上,小狗被迫张着嘴含住了黑色的口球,“这下咬不了人了,真乖。”王池满意道。

本来王池想让朱志鑫给他口一会儿,他想尝尝被这张嘴吞吐阴茎的感觉是怎样,但是现在看来,这个计划可以取消了,他毫不怀疑朱志鑫能把他的舌头带着阴茎全给咬断。舌尖的刺痛还很清晰,但是王池觉得自己兴奋得快爆炸,对,就是这样的烈,就该这样挣扎,他不喜欢太顺从的人,这种浓烈的反抗的情绪让他兴奋着,很明显,他硬得快炸了。

“本来想着看你是第一次对你温柔一点,谁知道这么不听话,既然不想听话那就要受惩罚。”王池一边说一边拿起了润滑剂涂在自己的手指上便一点不犹豫的粗鲁的插进了朱志鑫干涩的后穴,没有被调教过的后穴紧致得让王池的手指几乎难以前进,他看向朱志鑫,冷漠,好像此刻被手指侵犯后穴的人不是他一样。索性,王池也没什么耐心给这位不配合的床伴做前戏,他只是用手指草草的将那后穴打湿便把着自己的阴茎操了进去,这下朱志鑫再能装能掩饰的脸也变了色,他感觉自己快要被撕裂成两半,王池低头急促的喘息着,朱志鑫的后穴里的软肉疯狂的缠绕着他的阴茎,插进去的一瞬间王池感觉自己差点没被夹射。

他红着眼掐着朱志鑫的腰狠狠的操弄着,每一下阴茎都抵到最里面恨不得自己那两颗睾丸也塞进那迷人的后穴里,朱志鑫被他按着腰顶得自己身子一下一下的荡,他的嘴里被口球塞满了,难受的呜咽声自他嘴里泄出来,过多的口水留在他的嘴里从嘴角丝丝滑落出来,王池看着他因为嘴被锁住而不自禁流出来挂在嘴角的口水,他绯红的脸庞和浸着泪的眼眶,只觉得美得不像话。

他将口球解下来扔在了地上,像一条濒死的鱼得到了呼吸一样朱志鑫张大了嘴喘息着,王池就趁着这时飞快的操他,朱志鑫被他粗鲁的动作撞得满嘴都是破碎的呻吟,长久的疼痛变得酥麻,王池的床技是被认可过的,比如此刻他知道朱志鑫感受不同了,但是朱志鑫还是那样无所谓的脸,只是在被操得深时会皱起眉。王池没有给他解绑,就让他平躺着被自己搞,长时间的动作使得朱志鑫的手腕被手铐磨得通红,找到了对方愉悦的地方,王池会故意顶着那里磨,就算不愿意也不可否认朱志鑫是毫无性经验的小处男这件事,被性经验比他多太多倍的王池操着,他的敏感点被对方摸透,尽管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敏感点在哪里,过多的陌生快感将他包裹,朱志鑫感觉自己像被包裹在云朵里,连脚趾都开始变得轻飘飘起来,王池是什么人,一下就看出他的状态了,于是抓着他的点死命的操他,于是在后穴肠肉疯狂咬他时他手底的阴茎也射了出来,稀稀点点的白精全落在朱志鑫自己肚子上。

他被一个男人操射了,朱志鑫闭着眼想,胸腔里的心跳怦怦震动着他的耳膜。王池没等他不应期过去便继续这场让他欲罢不能的性事,朱志鑫头脑迷糊,也忘了自己的扑克脸,连自己嘴里一直在怎样小声的哼哼自己也没有察觉。最后王池射在了他温暖的肠道里,朱志鑫几乎要半晕过去,王池怕他还有力气跳起来跟自己打一顿架,于是他直接将手机摊在朱志鑫面前,画面里是朱志鑫躺在床上后穴里抽插着一根阴茎的模样,“听话一点,以后也不要乱打人了,不然我保证你爸妈手机里会出现这段精彩的视频。”朱志鑫没说话。王池给他解开了手脚便自己进了浴室,当然他没有忘记带上自己的手机,果然,朱志鑫很听话,他听话的洗了澡穿好衣服便离开了,只要路人仔细看,会发现这个高中学生模样的男生走路步子很乱像是脚受了伤一样,他好像太久没有休息了,整张脸泛着倦意和疲惫,没人知道此刻他卫衣底下的乳头还红肿着,没人知道他满身都是暧昧的咬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