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夜间巴士

Work Text:

李蔚皓上车时着实有些生气,秦明跟他说单位组织旅游时他以为如果不是组团飞去三亚晒太阳,那至少也该高铁一等座去厦门之类的地方。不幸的现实是,秦明单位的旅游标准就是包辆大巴,开六七个小时去往邻省山沟沟里泡假温泉。

 

“我就不该听你忽悠陪你来!” 他面带假笑边同秦明的同事领导打招呼边气哼哼地从牙缝里挤话抱怨秦明。

 

“诶呀~~~勿要生气啦,这次的酒店据说很好的呀。” 秦明又开始撒娇大法。

 

“六七个小时诶,这个座椅,腿都伸不直的好吗。我要坐到最后一排去,至少最后一排人少,我腿能放直。”

 

“好嘛好嘛,诶你等等我,我拿下包。”

 

------

 

结果前半程时间里李蔚皓一直在睡觉,他让秦明坐另一边去了,这样把他旁边的座位空出来,可以放下他的长腿。他醒来时,早晨出门抓好的发型已经被座椅靠背和车窗玻璃蹭得乱七八糟,秦明把他的腿挪了下去,挨着他旁边坐下了。

 

"ptssss,皓哥,皓哥" 秦明悄声喊他,他的嘴角微微上扬,一副色色的样子。李蔚皓伸了个懒腰,T恤随着他的动作往上滑,露出一点腰部的皮肤。他轻轻踢了秦明一脚,"干嘛?"

 

秦明的眼睛亮亮的,缓慢又谨慎地朝他靠过来,他一只手滑过李蔚皓的腰部,握住他的臀部,另一只手拽着李蔚皓的肩膀,在李蔚皓反应过来前,秦明已经把他拉过来面朝自己,坐到自己的腿上了。李蔚皓咬住嘴唇,忍住没有惊呼出声。当秦明的手掌分开他的双腿,摩挲他的大腿内侧时,他扭头往后瞥了一眼,有点紧张又有点兴奋。

 

"没事的,我看过了,他们都在睡觉呢"秦明用气声对他说。

 

他把他的手从李蔚皓的臀部移开,推着李蔚皓的T恤,直到堆到他奶子上方。他的右手从李蔚皓的背上滑下,探入他的腰带,抓住他左边屁股。他的左手揉捏着李蔚皓的右乳头,直到它硬起来。李蔚皓开始微微发汗,有些难耐地扭动身体。秦明舔了舔嘴唇,冲李蔚皓笑了笑,然后把脸贴在李蔚皓的胸前,舌头伸出来舔李蔚皓左乳头。李蔚皓的双手把秦明的头按在怀里,秦明吮吸着,一开始很温柔,但随着李蔚皓开始在秦明身上摇晃,他的动作越来越粗暴,最后把牙齿伸出来刮擦着李蔚皓的乳肉。

 

李蔚皓紧紧咬住嘴唇,以免叫出声。

 

"要不要润滑剂?" 秦明问道,用他的手指按压着李蔚皓的入口。

 

李蔚皓没有说话,只是尽量放松肌肉,把臀部向后压,直到秦明的指尖进入他的体内。秦明又加了两根手指,他拱起了背,抵在前面的座椅靠背上。秦明稍稍扭动他的手指,他的嘴又回到李蔚皓乳头上舔弄,同时不断地在李蔚皓体内移动他的手指,又紧又热,在没有润滑的情况下很不舒服,但他还是找到了李蔚皓的前列腺,李蔚皓的阴茎在宽松的裤子里渐渐硬起来。

 

秦明突然抽回他的手指,“换个姿势哈皓哥”。他推着李蔚皓,直到李蔚皓完全转身,把他的前臂撑在他前面的座位上。他的T恤从胸部滑落下来。李蔚皓扭过头来看着秦明,哼哼唧唧地抱怨着,扭动着臀部,示意秦明帮他脱掉裤子。

 

"皓哥别动,"秦明说,"不然待会儿不好收拾。"

 

李蔚皓把头再次垂到前面的座椅靠背上,秦明把他的裤子拽得很低,正好露出他的屁股。他的阴茎在前排座椅粗糙的椅套上摩擦着,他能感觉到他裤子前面渐渐湿了一小块。秦明揉捏着他的臀部,把两瓣臀肉分开。

 

"皓哥,能往上移一点儿吗?我想吃你。"秦明贴着李蔚皓颈部的皮肤轻声说道,热气吹到他脖子上痒痒的,李蔚皓的阴茎又抽搐了一下,他撑起双臂抓紧座椅把身体向前压,腿已经软了,基本得靠秦明托住,他尽量把大部分重量放在前面座椅上,屁股贴在秦明的鼻子上。

 

李蔚皓无比真心地希望大巴车前面人别醒过来,至少不要很快醒来。

 

秦明的手再次分开他的屁股,然后李蔚皓感觉到秦明一点新生的胡茬在那里的柔软皮肤上刮擦着,有点疼又有点痒。秦明把鼻子贴在李蔚皓的尾骨上,然后他的舌头重重地在李蔚皓的入口处舔弄了三四次,感到充分润湿后,他把舌头伸进李蔚皓里面。李蔚皓扭动着身体,向后推着秦明的脸。秦明推回去,然后开始认真地吃他,用舌头操他。李蔚皓咬住前面的座位,不让自己呻吟,他的臀部不自觉地抽动着,想要在座椅上或是随便什么东西上磨蹭。

 

他快要高潮,抖得厉害,秦明感受到了,他把他拉回来又朝前坐在自己腿上,两人深深地喘着粗气,他又将两根手指滑入李蔚皓流水的屁股里,并将另一只手绕过李蔚皓的身体,隔着薄而潮湿的裤子握住他的阴茎。李蔚皓在秦明的双手之间摇晃着,当秦明将第三根手指插入他的身体时,他感觉自己就要到了。

 

"快了吗?皓哥?" 秦明气声问他。李蔚皓咬着嘴唇,快速地点头,不知道该把他的屁股向前推到秦明的手上还是向后坐到秦明的手指上。"我也快了,皓哥,操,你太完美了,太棒了。"

 

"进来吧,"李蔚皓喘着气说,他尽了最大努力压低声音,但秦明的手指现在正在摩擦他的前列腺,颤抖着用鼻腔发出几声呻吟,他又像是乞求又像是命令,"快进来,"他又喘了口气,"不然待会儿一团糟不好收拾。"

 

"操" 秦明低低咕哝着,他把手指从李蔚皓体内抽出,急急忙忙把自己的裤子拉了下来。他就着手上的液体撸了几下自己的阴茎,然后握着李蔚皓的臀部,摆好姿势,压入李蔚皓体内,一边进入一边重重地呼气。这么窄小的地方里真的没有空间『做爱』,不是像这样,不是在这里,但这并不重要,因为李蔚皓知道他们过会儿就会真的做爱,在他们的床上好好地相互爱抚几个小时。现在只是短而快速地插入,李蔚皓也配合地夹紧屁股,试图让他快点射出来。秦明把他的一只手放在李蔚皓前面,隔着裤子抚摸他。李蔚皓把头向后仰,当秦明终于,终于,在他体内射了,他也射了,他的身体颤抖着,紧紧地咬着秦明的阴茎。

 

李蔚皓的头向前倾,靠在椅子背上,甚至没有注意到秦明什么时候从他体内抽出,将他的裤子拉回去,并移开给他更多空间。他只能感觉到秦明的精液开始从他的穴里流出来。他就这样呆了很久,气喘吁吁难以平复。

 

"皓哥",秦明悄悄喊他,他伸手摸了摸李蔚皓的裤子前面,湿漉漉的,幸好李蔚皓穿的是速干的户外裤,下车前应该能干。"还有一个多小时就到酒店了。"

 

"秦明,你帮我从包里拿一件长外套。"

 

"啊?你冷啊"

 

李蔚皓翻了个白眼,用气声说,“遮一下啊,笨呐”

 

秦明赶忙翻包,拿出外套盖到他下身,又挨着他身边坐下来,李蔚皓能感受到秦明在傻乐。他转头正要说什么,秦明俯身亲了上来,用牙齿轻轻拽住李蔚皓的下唇,然后将舌头滑入李蔚皓嘴巴里,用他最喜欢的方式扫过他的上颚,李蔚皓又忘记要说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