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逞強

Work Text:

呂爵安被半扛半抱在魏浚笙的身上往休息室疾行。
拍攝一結束,魏浚笙便以強硬的態度拉起半癱軟在地上緩解眩暈的呂爵安,示意呂爵安攀上他的背脊,呂爵安蒼白著一張臉拒絕,接過工作人員遞過的一小塊巧克力後,抬起微微顫抖的手向魏浚笙比了一個OK的手勢,而魏浚笙反常的以強硬的態度,抓住呂爵安舉起的手,一個使勁將對方整個拉起身,呂爵安步履不穩的絆在魏浚笙身上,魏浚笙直接一隻手托住呂爵安的臀部,一隻手環住他的腰側,將對方整個抱起來。
「你作咩?」呂爵安為了維持平衡,雙腿反射性地環住魏浚笙腰腹,雙手則攬住魏浚笙肩頸,堂堂一個靚仔男兒被一個小自己一歲的年下弟弟整個扛抱起來,還是以這樣令人想入非非的姿勢,呂爵安在穩住了身體重心後便掙扎起來,周圍工作人員傳來的打趣笑鬧聲更讓呂爵安感覺一股熱氣往面上衝,呂爵安掙脫不了魏浚笙的掌控,只得自暴自棄將臉抵在魏浚笙的肩窩上逃避視線。
「別逞強,你不肯背,那就只好用抱的了」魏浚笙微微側頭,朝呂爵安近在咫尺的潮紅耳廓輕聲說,語氣帶著一點不符合他人物設定的狡猾笑意,呂爵安報復性的捏了一把魏浚笙肩胛骨上的皮肉,終究還是順從的以這個姿勢回到休息室。
「作咩鎖門?」
「你說呢?」
呂爵安以為回到休息室,魏浚笙就該把他放下來了,沒想到魏浚笙只是空出一隻手關門落鎖,然後便就著這個姿勢將他抵在了休息室的白色牆面上,身軀壓得更近,呂爵安環在魏浚笙岔開的腿根被迫張的更開,兩人下身都是穿著節目提供的棉質條紋長褲,質料寬鬆輕薄,呂爵安馬上就覺察到對方下身鼓起的熱度,他不敢置信的望住魏浚笙,對方只是睜大雙眼,深褐色瞳孔裡滿是無辜,噘起飽滿的下唇,刻意營造一種溫馴的可愛感,托著呂爵安的手指卻以著與可愛或溫馴絲毫不符的色情感揉捏著他的臀肉。
魏浚笙湊前叼住了呂爵安欲行反駁而張開的嘴唇,齒列輕柔的嚙咬著對方還略有些蒼白的唇瓣,然後往內探入舌尖,揪住對方無處躲藏的軟舌一起糾纏,溫柔又不容拒絕的與呂爵安交換津液,掌握呂爵安呼吸的節奏,直到魏浚笙看見對方眼窩佈上一層欲望的緋紅,瞳孔也漫著與他相同的墨黑欲色,魏浚笙才放開呂爵安被吮得紅腫的雙唇。
魏浚笙將身體稍微往後退了一點,這樣的空隙讓呂爵安有一點下滑的趨勢,只能更加用力的圈住魏浚笙脖頸,而魏浚笙一隻手仍然扶著呂爵安臀瓣,一隻手則摸上呂爵安後腰的褲頭往下拉,臀部赤裸與微涼空氣接觸的感覺讓呂爵安起了一身戰慄,而魏浚笙又將手伸到呂爵安前褲頭裡面,握住呂爵挺立的下身套弄。
「腿夾緊我」,魏浚笙說,「這樣我才方便空出雙手幫你」。
事到如今確實也沒有欲拒還迎的必要,呂爵安忠誠面對自己的慾望,努力的用已經有些發軟的大腿箍住魏浚笙,雙手抱住魏浚笙的脖子,避免自己在這樣很難平衡施力點的姿勢下滑落,而從下身不斷傳來的快感讓他支撐自己的舉動更加艱難,他埋在魏浚笙的肩窩,將濕黏的喘息和呻吟全數吐在魏浚笙稜角分明的鎖骨上,然後在釋放的時候咬住了魏浚笙頸側動脈處的肌膚,用犬齒小力磨蹭,權當是對魏浚笙心懷不軌的報復。
魏浚笙只是動了動脖子,就著手上的白濁黏液往呂爵安光裸臀瓣間狹窄的入口探,一邊用手指耐心而熟練的擴張著,一邊用吻撫平呂爵安因為異物侵入而擰起的眉間皺褶,直到魏浚笙按壓到熟悉的突起,從呂爵安口中聽到一個短促的驚喘,確認對方的狀態已經足夠接納他,魏浚笙才拉下自己的褲子,雙手再次托住呂爵安的臀瓣往上提了一點,慢慢擠入緊窒的穴口,完全進入的時候雙方都舒了一口長長的氣,視線相交的時候彼此忍不住噗嗤一笑。
呂爵安看著面前偶爾中二犯傻,但是多數時刻都是真誠而溫暖的魏浚笙,對方額前瀏海被汗水蔭濕,脖子和手臂上的青筋微微凸起,顯然是在忍耐克制的狀態,魏浚笙總是第一時間顧及他的感受,無論是節目上或是私底下都是一個貼心的大男孩,呂爵安將心底煽情的感受化成一個主動的親吻,用力朝魏浚笙的額頭親了一下,然後刻意曲解魏浚笙的狀態,「看來健身力度不夠啊,才撐著我一陣子就爆青筋」
「下次不要在節目中逞強了」,魏浚笙沒有回應呂爵安的調笑,只是認真的對呂爵安這麼說,然後在呂爵安也正經的想要對魏浚笙解釋時,整個人就被對方托著離開牆邊,整個人完全騰空,唯一的支點只剩下魏浚笙,下身連接的地方也驀地侵入的更深。
「啊」,呂爵安揪緊了魏浚笙後頸的衣襟,咬住下唇讓自己不要溢出太羞恥的叫喊。
「現在才是開始」,魏浚笙說,「你可以確認我健身的成效」。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