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无声告白

Work Text:

  告白是需要勇气的,我所能做的,只是默默陪伴在你身边。

 

  “您好,我要这个。”杰克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立刻从黑沙发上弹起了身体。他望向柜台,果然看见了内斯。在他面前,一瓶750ml的深棕色威士忌静静立在酒红木吧台上。

  他怎么会来这儿?杰克想。第一时间,他想到了莉迪亚。老板显然也想到了。他本不该向未满十八岁的内斯卖出酒精浓度超过3.2%的饮料,可,也许是想到内斯内斯还有不到六个月便能成年,也许想到了莉迪亚,老板不仅答应了内斯的请求,还又从身后拿出一瓶威士忌。威廉先生将两瓶威士忌包装好,将它们和内斯放在桌上的十美元一起交给内斯。他想得到,也看得出这个年轻人的痛苦,充满同情的,他道,“拿好,孩子,上帝保佑你。”

  该死。

  杰克在心中唾骂了老板一句。内斯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口,杰克迅速敏捷轻巧地跟过去。内斯开着一辆天蓝色的福特车,杰克认出那是内斯的母亲玛丽琳的。待内斯开出一段距离,杰克也发动引擎,开着自己的甲壳虫远远跟在他后面。

  今天风和日丽,杰克打开车窗,和煦爽朗的风亲吻他的脸颊,吹展他每一根发丝。捂在他的金发中的闷热,和他心中的郁闷一道被吹散了。阳光下,他光洁白皙上的额头上薄薄一层汗液闪闪发光。

  杰克不知道内斯准备去哪,但夏日鼓噪的风和蝉鸣,柏油马路在灼热阳光下散发出的温暖又生野的气味,还有眼前不远处的内斯,让杰克觉得自己可以一直这样下去。陪伴着他,直到永远。

  内斯的车停在县界之外的马路边一颗树的阴影下。这里已经离小镇很远了,荒无人烟,除了风声和蝉鸣,他听不到任何声音。笔直的延伸到天边的柏油马路,两排十年的白杨树,路肩两侧漫无边际的黄沙地,让他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非洲的荒漠。

  只有一点色彩,亮丽的,醒目的,那是内斯的蓝色福特车。金色的沙地慢慢被染上一层橘红,太阳从穹顶落下来,似乎变成了一颗饱满的蛋黄,在地球引力下坠成微微的椭球形。这是属于他和内斯的世界。

  杰克走过去,发现了半个身体挂在副驾驶上的内斯。车门敞开着,遮住了之前杰克的视线。杰克脱下内斯沾了些呕吐物的T恤,将他抱到后座,又从他裤子口袋中摸车钥匙。

  内斯醉醺醺地抓住他的手,“干,什么?你,你是谁?”

  杰克不敢告诉内斯,只说,“把车钥匙给我,我开车送你回家。”

  内斯嘟嘟囔囔地,杰克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但内斯的手并没放开。他已经摸到了钥匙,正要拿出来时,内斯抓着他的手忽然一用力,杰克没站稳,倒在内斯身上。

  一时间,杰克的呼吸静止了。

  内斯的身体温热柔韧,他有力地呼吸着,杰克能感受到他们相贴的胸口处传来的另一颗心脏的跳动。杰克想起去年夏天湖边的内斯,穿着泳衣的内斯裸露着上身,他的身材并不健硕,相反,显得有些纤细柔软,东方人的血统导致他身上没有浓密的体毛和体味。当内斯靠近他,他闻到青草和阳光的味道,和那滴汗一样。

  杰克感到手腕处烫了起来,他面红耳赤地挣起身,与此同时,内斯睁开雾蒙蒙的眼睛,认出了他,“杰克?”

  杰克感到自己的脸更红了,他变得笨口拙舌,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时候他感到内斯将他的手握的更紧,带着哭腔地说,“别丢下我,求你了。”

  

  内斯做了一个梦,梦里他还是那个第一次跟着父亲去泳池的小男孩。孩子单纯到施放恶意都显得无辜。父亲把他推下泳池,他们一起玩马可波罗,然后他们把他一个人丢在里面,笑他是找不到中国的中国佬。他和他们分隔两岸,感到岸上和水中的区别像天堂和地狱。水的浮力像一瞬间消失了,内斯由着自己下坠,坠向无边的黑暗.....

  “波罗。”他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对当时的内斯来说,这无异于上帝的福音。他抬头一看,看到杰克的蓝眼睛。他急切地游过去,拉住他的手,紧紧拉着。但是他的救命稻草推开了他。内斯几乎要哭出来了,“别丢下我,求你了。”

  杰克心跳如鼓,他将内斯扶起来,让他直视自己,“内斯,你看清楚,你知道我是谁吗?”

  内斯那双琥珀般的棕色眼睛盯住杰克,他因激动而呼吸急促,唇色嫣红。杰克盯住他的眼睛,盯住他樱桃肉般的唇瓣,听到内斯肯定地说,“杰克,你是杰克。”

  杰克感到自己的心像烟花一样炸裂开来,他紧紧抱住内斯,在内斯耳边一遍遍说,“我不离开,内斯,我永远陪着你。”内斯回拥他,眷恋地在他颈边磨蹭。

  杰克尴尬地发现自己勃起了。他握住内斯的胳膊将他拉开,内斯本来已经安静下来,像要睡着了,但一离开杰克的怀抱,他又立刻惊醒,湿漉漉的眼睛无助地看着内斯。

  “额,杰克,听我说,我不会离开你,但现在我应该先把你送回家,否则你父母会担心的。”

  内斯只紧紧抓着他的手,展示出一种绝不退让的态度。杰克感到自己的理智都要被小腹的欲火燃烧殆尽了。

  “别,内斯。”他还在做最后的努力。

  内斯将头凑到他脖颈间,杰克感受到他柔软的唇贴在自己皮肤上。再一次,他感到自己呼吸静止了。

  杰克忽然感觉胯下一凉,他的裤子被内斯扯了下来,半勃起的阳具弹出来,翘在空中。杰克还没得及阻拦,内斯的手已经覆了上去。杰克的话被内斯堵在唇间。内斯主动吻他,软滑的小舌深入他的口腔,和他的纠缠在一起。这感觉和杰克一直以来的幻想一般无二,柔软若棉花糖的唇,带着青草的气息,口腔间甜腻的津液像甘美的花蜜。内斯熟练地撸动他的性具,湿热的掌心包裹住柱身,有些粗糙的拇指不时滑过铃口,在马眼处轻轻摩擦,按压出湿滑的清液。

  像是知道杰克快要喘不过气来一般,内斯放开他,顺其自然地俯下身去,含住杰克已经完全勃起的肉棒。杰克在被放开时还有些恍惚,内斯的手离开时,他本能地挺腰去寻求快感,然后便感到自己进入了一处温热紧窒的极乐之所。杰克低下头去,看到杰克正双手捧着他的肉棒舔弄。许是过大不易吞吃,他不时将龟头吐出,舌尖从铃口细细地舔到囊袋。 杰克忍住射精的快感,心中怅然若失。他想拉起杰克,却像失却了全身的力气。内斯熟练的样子,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是谁?谁教你的?

  内斯用自己的喉咙紧紧裹住杰克鹅蛋般的龟头,杰克失着神,射在了内斯嘴中。内斯却还不肯放过他,他柔韧的双腿缠着他的腰,富有弹性的臀瓣摩擦着他射过一次的肉棒。杰克好像灵魂和躯体分离,他将内斯的裤子褪到大腿,摸着他柔软的臀肉,湿热的小穴,手指和阳具分别造访了那处神秘所在。他的灵魂看着自己粗暴地顶弄内斯,看着内斯搂着他的脖子,仰起头呻吟,看着自己将内斯翻过来,从背后进入他。射精后,杰克才回到自己的躯壳中,低头看到自己软下来的阳具滑出内斯被操熟的肠肉,合不拢的小穴中流出几缕白浊。

  杰克给自己和内斯清理干净。内斯已经睡着了,脸色酡红,嫣红的唇瓣给他添了一份慵懒。他想起刚才内斯喊到的那个名字,他现在才明白自己是在自欺欺人。内斯喜欢的从来不是自己。内斯讨厌杰克,这是他早就应该接受的事实。

  他按下了菲斯克警官的号码。

  杰克再看到内斯是在第二天的中午,他走过午时寂寞的街道,听到内斯愤怒的声音。他以为内斯是为了昨天的事情而兴师问罪,心中恐惧之外竟也有几分窃喜。
可内斯不是,他甚至不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他和他的交集,永远只有死去的莉迪亚。

  杰克被打倒在地,汉娜死死抱住自己愤怒的哥哥。

  “好吧,我告诉你,内斯。”

  他站起来,靠近他,几乎呼吸相闻。内斯的眼中看不出任何情绪,他默默带着他的小妹妹离开了,那是湖边的方向。

  杰克留在原地,只有汉娜回头看了他一眼。

  第二年的夏天,湖边不会再有李教授一家,不会有莉迪亚,詹姆斯,玛丽琳,也不会再有内斯。杰克知道自己会永远留在这片小镇,而内斯的未来在太空。他们将永远不会再有交集。

  湖水究竟能告诉人们什么呢?杰克盯着夜色下幽深的水面,微风拂过水面,他似乎又听到了莉迪亚的声音。肉体砸出巨大的涟漪,吞没了莉迪亚的低语。

  人们都说杰克为了莉迪亚殉情,可汉娜知道不是那样的。

  经过接连两起投湖自杀案,湖边逐渐没人再来造访。只有汉娜在深夜会来到湖边,静听杰克和莉迪亚的无声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