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拥抱月亮

Work Text:

“刘宇加油!”
这浑厚的一句话喊出去,穿透了半个现场,前面好几排的女粉丝全都回头看着,眼含探究和新奇。
陈梓铭下巴微微耸动,口罩自动往下移了一厘米,把高挺的鼻子完全露出来,然后仿佛听到有人窃窃私语讨论他是谁,他完全不在意,举着手里的灯牌继续举得更高,希望刘宇能看到,陈梓铭想,如果今天注定只能远距离的观望,那么自己也要喊的最大声,让他的现场鼎沸喧扬。

刘宇加油。
刘宇加油。
观众太多,台上的刘宇没有注意丝毫,按照排练好的走位缓步走到舞台中间。
“那些年错过的大雨”
刘宇默契的和身边的队友对视了一眼,下面的呼声再次高涨起来,陈梓铭觉得自己的耳膜快被这些姑娘人工穿透了。

他在混乱的观众席里想,这应该是他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听刘宇正儿八经的舞台演出——拿着手麦,站在人群之外的舞台上,被光追着,五官清冷而优雅,唱歌时声音带着若有若无的泛音,像有什么在轻轻挠耳蜗,若有若无的触感,却有种说不出来的代入感。
似唱歌又像在画画。陈梓铭想原来刘宇的表演是这样的。

“啊啊啊啊啊!!!刘宇!!!!“
表演结束,又到了观众用声音赞美的时候,呼喊声一波接着一波,陈梓铭快速嚼了嘴巴里的龙角散,加入现场的火热中,喊出刘宇名字的时候带着一股凉凉的清新。
刘宇加油!
刘宇加油!

后面到了游戏环节,刘宇赢了几次,也输了几次,抓手游戏的时候还偷偷卖萌了,果然被周科宇放过了。
其实刘宇并没有再卖萌,但是他的表情总是让陈梓铭认为他在卖萌,可能因为他确实长了一张很会卖萌的脸吧,陈梓铭觉得自己的解读即使有错也十有八九是因为刘宇自己。
说起来让刘宇卖萌比让他说句好话简单多了。粉丝说他认识刘宇之后只会让刘宇做三件事——对刘宇表白,让刘宇卖萌,让刘宇对他表白。
这三件事情只有第一件还没有成功…
以前陈梓铭企图身体力行让刘宇认为表白是个稀松平常的事情,然后达到让他表白的目的。所以他日常总是各种表白,聚餐要表白,直播要表白,私下也表白,表白多到周围的人几乎要翻白眼的程度,但最后没能成功,陈梓铭决定等他出来再接再厉,继续洗脑。
于是他混在粉丝群中又大喊了一声。
刘宇加油!
爸爸爱你。
后面这句没说出口,在心里默念了三遍。

两个多小时终于尾声,刘宇拿到了发电帮第一名,兴奋的在台上蹦起来,小括弧把颊边的肉拱起来,乖巧又可爱。
陈梓铭喊到脱力,但是精神却仍然跟着整个现场上头,他看着台上多日未见的,兴奋快乐的刘宇,甚至有一刻钟判断不出这是现实还是另一个次元?

“找你老半天了,走吧。”豹豹走过来,给了他信号,台上的刘宇已经没了踪影,陈梓铭恢复过来,收拾好之前准备的拍立得,跟在人群的尾巴,往外蠕动,抬头看,月亮已经挂的很高,散发着淡青色的光,清冷优雅的睡在云里雾里。

“好,我们快去吃饭吧,快饿死了!”
“你这一趟跑的,刘宇要知道了得多感动。”
“那出来肯定得请我吃饭。”
“唯一的遗憾就是能见到他就好了。”
陈梓铭没说话,他的性格想说以后有的是机会,但是内心却还是赞同豹豹。

往外走的时候,路上有几个粉丝认出了自己,有让他保护嗓子的,也有让他赶紧去吃饭的,还有给他送应援幅的,短短的一段路,陈梓铭和一群不认识的小姑娘聊了很多平凡的家常。

“陈梓铭!“
又有人在喊他,但这次是个男生。
“陈梓铭!“
声音还更大了。

“你还有认识的人也来了吗?”
等到陈梓铭辨识出这个声音的时候,蒙的停了下来,豹豹跟在后面没来得及停下,踩到了他的脚后跟。
“你咋了,走啊。“
陈梓铭心想是或许自己听错了,此行的目的是为了给她加油,告诉他值得,主办方早已说过没有机会见面,所以当他的声音在整个现场回荡的时候,这一次的旅程已经完美,可是,如果有任何一点机会,他还是希望,能够面对面的跟他说话。
他带着最后的期待回头,看见了那人站在护栏外的大巴车边,满脸惊喜的冲他挥手,应该是怕自己不够显眼,一边跳一边喊自己的名字。
是刘宇。
是刘宇!
陈梓铭立刻折返回去,他忍不住在心里想:不,现在,这段旅途才是完美。

陈梓铭脚步越来越快,最后忍不住跑了起来,海花岛的风呼呼从脸上擦过,甚至周围的树木都只剩模糊的绿色。

他也想过坐了4小时高铁,开了十个小时汽车,坐了两个小时的轮渡,走一段默认单方面热情的鼓励,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一刻便有了答案,从一开始大概这旅途就注定好了的,他可以来到这里,见证刘宇在万千目光中肆意绽放,屠杀观众的目光,而自己在台下为他鼓掌,经久热烈,还能在一切繁华落幕之后,奔向他的所属,然后拥抱他的月亮。
然后亲口告诉他:
刘宇,你是会发光的月亮,来自万众的瞩目,请你大杀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