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缠绵游戏

Work Text:

黑色的骑士一把把他推向——或者说是砸向墙壁。那力道如此强烈,墙体都似摇摇欲坠;而骑士覆着坚铁的手爪又如此生硬,捏在他肤色苍白的脖子上仅仅一瞬就足以掐出通红印迹。如果被迦勒底那个粉紫色头发的小姑娘看到这个场面她一定会惊叫出声,怀疑疯掉的圆桌第一骑士要杀死俊美的岩窟王。
他头脑震得发昏,可他并不担心。伊夫堡的十四年早已让他的身体和意志的强硬程度都远超外表所见。他感觉到刺激,感觉到趣味,他笑出了声:“哈,我没想到周回结束之后你还这么有体力。”
他闻到坚铁的味道,骑士向他逼近。回答他的是骑士像悲伤哭嚎又像高亢吟唱的呼叫。
他没有抬头。当骑士再度向他伸出手爪时,他忽然跃起,双腿从身侧环住骑士的腰肢,臂膀从一个蹊跷的角度锁住骑士的肩胛,双手对着脖颈和面门猛然发力。骑士一时间失去平衡,带着他向床铺倒去。
这正是他所期望的。
沉重的铠甲压得他的腿疼得要命。这次流血了吗?或许吧,管他呢!
“哈哈哈哈,我的锁技越来越熟练了,不是吗?”
骑士在嚎叫。
他一咬牙,用力掀开骑士的头盔。
叫喊停止。有那么片刻房间陷入静默。他用沾血的手捧着骑士的头盔,亲吻了它,然后把它放到一边。
“又见面了,兰斯洛特骑士。”他伸手去卸骑士的铠甲。

骑士在他面前的懊恼是十分狡猾的——他一定是知道会被原谅,才故意做出这样的神情。“抱歉,又让你受伤了。”骑士皱着眉头说。
“无妨,整个绿卡队只有你配让我流血。”他笑起来。平滑的薄胸靠近骑士冷厉坚硬的铠甲。
修长光洁的手按住他的胸脯,他的风衣滑落就像靠岸之际船帆垂下。脱下头盔之后骑士仿佛变了一个人,细致而小心。他悬在骑士的耻骨之上,解开裤子,等待骑士用长期握剑的、带着薄茧的指尖一点点试探、按捏和拓宽。粗砺的触感卡在敏感的位置,他听到彼此嘶嘶的呼吸,感到自己一点点打开。
足够了。他坐下来,缠住骑士劲瘦的腰。一开始的确称得上和缓,仿佛深夜系在港口的船舶在海风中晃荡。接下来就愈演愈烈,过激的动作和昂扬的情感让他们彼此都大汗淋漓,空气成了黏黏糊糊的胶质。他们仿佛船只在黝黑的风雨夜激撞——这又有什么办法呢?不过是顺应写在狂战士和复仇者灵基里的天性罢了!骑士掐住他的腰肢,顶到深处。他流出生理性的眼泪,又迅速地没入交缠的肌肤。他的嘴唇在激吻中裂开,血蹭到骑士脸上像是玫瑰瞬间绽开。这与骑士很相配!他想。他双手有意地在骑士身上留下一道道报复的戳痕。

这是一次久得近乎冗长的情事。他较劲般地顶着高峰的快乐和痛楚更多地索要,而骑士全皆予取予求。直到身体里侧的疼痛和快意过渡为独特的麻痹感,他们双双平静。
他亲了亲骑士的胸膛,既是道晚安,也是再次道别。他知道零点过后,周回刷新,骑士又将陷入癫狂。人理需要骑士的癫狂。
激烈的性事最为麻醉助眠。他带着全身的深处被翻搅过的倦怠,安然沉睡。他做了个好梦。梦中,黑色的骑士温柔地吮去他身上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