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鼠猫】精神体还能套娃?(江南百景图)

Work Text:

精神体,是表现主人性格和特征的实体化状态,一定的年龄就会分化,以各种形式存在。

反正文献上是这样记载的……

知府大人的眼睛和脑袋里充满大大的问号,对着新来的新居民陷入了沉思。

展昭入住不到一个星期,知府大人就一直摸不清展昭的精神体是个什么状态,什么形状,有什么作用?

比如梁山伯与祝英台的蝴蝶兼送的那只鹅,沈周的画卷,唐伯虎的桃花枝还有郑和的船等等。

这可真让对这两位本就充满八卦之心且有种吃撑的感觉的知府充满了无限的好奇,于是他挖个坑埋点土数个一二三四五,就这么浪要们浪打浪的跑去找白玉堂抛出自己的疑问……

然后知府大人就被护猫小达人白五爷言辞拒绝,没有为什么。

“知府大人,你这么关心展小猫,该不会图谋不轨吧?”白玉堂脑袋上的小耗子昂扬斗志,一副目中无人“我有展昭我骄傲”的感觉

……有对象了不起啊!

瞬间垮起个严大人脸的知府只能目睹那两个人离开,气的就差对月亮发出一声嚎叫!

然后被刺激的知府就把刚回程的小徐同志再次扔了出去。

徐霞客:喵喵喵?!

知府大人于是决定从他俩最熟悉的包拯包大人下手,没想到包大人这次没有抱着他的猫,知府大人感觉自己眼前一黑中夹杂着包大人微微一笑露出的牙齿,感觉有些刺眼。

更刺眼的是包大人也拒绝了他!

你们开封府都是一伙的!我这个知府还有没有点尊严!

一旁的师爷表示并没有。

白玉堂抱着剑笑盈盈的邀请前来做客的包拯,打了个哈欠,眨了眨眼睛,推开门朝里面温柔的唤了一声“猫儿,包大人来了。”

一只三色的小花猫小声的“喵喵”叫了声跳下板凳,从门口探了个小脑袋出来,左顾右盼了一会儿,随即跳进包拯的怀里。

“臭猫,这么不乐意和五爷多呆一会……”白玉堂撇撇嘴,伸手捏了捏小猫的耳朵,语气有些凶狠。

小猫伸出舌尖舔了舔白玉堂的手心,漂亮而明净的猫眼安抚着焦躁的白玉堂,静静注视着躲在白玉堂发冠后的小白鼠。

“嗯,白少侠,那本府就先走一步了。”包拯感觉自己有些发光,虽说不是第一次。

“展护卫我马上带回来。”

是的,展昭的确没有什么精神体,因为他本身就是一只三色小花猫,早年在开封府的时候就追着白玉堂的小白耗子到处乱跑,白玉堂又怕两个都受伤也追着猫和小耗子到处乱跑……

场面一度十分和谐!

可惜在这么人口密集的地方,这种消息一定不会隐瞒太久。

知府大人是个讲究的人,说直白点就是有强迫症,他希望看到一块完完整整的应天府,所以知府大人目前的工作就是不停的赚钱赚钱赚钱,连不擅长理财的居民都被强行拖去赚钱。

就差拿个帽子去街上谢谢各位老爷打赏。

谁说的!本知府就不会去要三个铜板!

毕竟沈周还没从书局出来……很久了。

“包大人,该您了。”

撸着猫的包拯把小三色猫放在屋子里的凳子上,慢悠悠的游了过去。

知府大人“哒哒哒”跑到包拯门口迎接,朝包大人房里瞟了一眼,就看到小三花猫从凳子上变成了一只人型大猫,托着个脑袋撇了撇嘴望着窗外。

啊咧?啊哈!

展大人原来是只猫!是只正统的猫!

难怪没什么精神体,人家本来就是精神体!

等等,包大人的精神体是展护卫,展护卫之前还说白大侠是技能……

请不要套娃,谢谢!

大师,我悟了!

御猫展昭和知府大人对上了眼,一时间气氛尴尬到一间家具店的建立,这让感受气氛尴尬的包大人也不太妙!

别看了,本府已经撸了展护卫很多年了,只给白大侠特例!

知道真相的知府连蹦带跳和包拯离开,留下懵逼兼羞红脸的展护卫待在板凳上。

白玉堂结束工作后推开门,像一支箭飞扑到展昭身边一把抱住他,脑袋上的小耗子一个激灵差点摔到地面。

“猫儿,和五爷回家吧!五爷给你带了红烧鱼。”

“玉堂……”展昭在他怀里闷闷的回应“我没脸见人了……”

“啊?!”白玉堂大惊失色,脑袋上的小耗子也愣住了“你洗澡被人看见了吗?是谁五爷去把他打失忆!”

“不是,是我的秘密被知府知道了……”

“那没关系,五爷终于可以正正经经的给大家炫猫了!”

“……你的重点为什么不同凡响!”

次日,在知府的宣扬和白五爷的溜猫撸猫等行为,不光应天府,连苏州杭州的市民都知道展大人是只小三色猫,还是包大人经常抱着的那只!

小猫滚圆,眼神凌然,对亲近之人“咪咪”叫着的模样实在是可爱的过分。

这消息可不得了,再经过一些加工润色,有种《多年狐狸报恩救命恩人》的聊斋故事。

值得一看!

至此走在路上遇到包大人都会说一声“包大人展护卫好。”

可是他们基本都碰不到猫毛,因为大多时候白玉堂都会抱着猫化的展昭来无影去无踪。

五爷才舍不得给你们呢!那我玩什么?寂寞吗?

一把抢过昏昏欲睡的三花猫,白影一闪,瞬间消失在原地。

“喵叽!”展大人表示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猫儿”白玉堂站在最高的琉璃塔顶处,看着塔下万家灯火通明,搂紧怀里的展昭,蹭了蹭他柔软的毛,风吹的白玉堂银白色的发带到处飞扬,就如同白玉堂这个人一样张扬而潇洒。

“喵呜。”小猫抬起脑袋,温润而宁静的望着他。

“……我们不会再分开了吧?”白玉堂的指尖有些发白,声音有些沙哑“不管什么事都不会让我们分开了吧?”

“很抱歉……”白玉堂摸了摸他的毛,脑袋上的小耗子破天荒静静的趴在白玉堂肩头“留你一人在世。”

展昭安抚的舔了舔他的手背,温热的触感沾染白玉堂微凉的手,带走一丝不安和悸动。

盗三宝,困御猫,猫鼠斗,生死交,再到最后的血染冲霄。

往事历历在目,却又遥不可及,那些过往在他们来到这个地方就已经彻底烟消云散,不留痕迹。

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玉堂。”展昭化成人站在他身边,指着塔下的每一处景观,居民和睦,悠然自得。

“陶渊明所想的世外桃源也不过如此”展昭搂着他的肩,猫眼亮亮的,清澈透亮蕴藏所有的光芒。

“在这里我们不会有任何拘束,不会再有任何的尔虞我诈还有那些让我们厌烦的所谓的世俗道德。”

“这是一个新的开始,展昭会一直陪着你。”

白玉堂对上展昭的眼眸,那眼中的光芒柔和而坚毅,让白玉堂感受到了当年那个和他一样意气风发的南侠展昭又重现江湖,白玉堂弯着眼睛笑了笑,一如既往的桀骜不驯:

“既然如此,展小猫,那就来追你白爷爷!让我看看你是不是只能上树了小猫。”

两人从塔顶追到塔底,再到树梢上至屋顶,带走的风掀起几块残瓦,屋中的居民小声嘀咕着:

“又是哪家的猫儿在逮拿耗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