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鼠猫〗展小猫突然ooc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Work Text:

展昭好不容易端午前结案回开封府,就看到白玉堂留在一旁的字条:

爷回陷空岛一趟,好好休息,如果没受伤就去后院看看有没有鱼。    ——🐭

展昭瞬间觉得无力,自己提前一天回来结果刚好碰到白老鼠不在,心塞塞(黑线※)

站起来想活动活动这么久奔波劳累的身体,就觉得身体有点不受控制,双腿开始发颤,展昭咬牙坚持到床边,眼前一黑就晕过去了……

醒来睁开眼,发现白玉堂坐在床边,一脸不高兴。

“醒了就别睡了,赶紧起来!说好一起过端午的,你就把五爷这样晾在一边。”

“笔迹和得了小儿麻痹似的,我还打算给你准备骨灰盒去后山乱葬岗挖你,看你死透没!”

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愣了!

展昭:我不是我没有那不是我!!!

白玉堂:……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两人大眼瞪小眼,展昭开口解释结果话与自己想的根本不一样:

“看什么看,你那两珠子还不如扣下来当弹珠来的有效!”

来人啊!救命!展昭把脑袋埋进被子里,脸涨的通红。

白玉堂差点气到昏古七,直接走出六亲不认的步伐,把门狠狠一关冲出去。走到半路发现展昭不对劲,以为展昭被人假扮了,抽出自己的刀踹开指着展昭,阴沉沉的问“说,你是谁?展昭在哪!”

“你住黄河对岸管那么宽!没吃你家饭没吃你家盐,你海水喝多——闲的吧!”

靠,展昭心里忍不住骂脏话了,我控制不住。

小猫挣扎着爬起来,头发乱糟糟的,拿着桌上的笔写下:

我不知道!醒了就这样,说的话不是那个意思!

还好……手是自己的!

笔记十分仓促,很明显展昭也很迷乱,白玉堂知道他肯定没理由骗自己。

老天爷,我艹@※♯¥$……

“现在怎么办?”白玉堂傻了。

“别想了,那微妙的脑容量做猪脑都来的有价值。”

玉堂对不起……

“眼镜,老包!大事不好了!”白玉堂拉着展昭找公孙策,大喊“展小猫……”

“的确有大事。”公孙策扶了扶眼镜,严肃的看着他俩“端午安康,圣上有旨,襄阳王进京,特设宫宴 ”看了看展昭“点了展护卫一定要到场。”

完!蛋!了!

“嗯……”包拯在床上哼哼唧唧的“本府还想等着晚上去看静儿的演出呢……只能尽量延迟了。”包拯嘟着嘴喃喃自语“对了,白耗子,你要说什么?”

“五爷……”

“自己腿多短你心里没点AC数吗?爬过去都比走过去快!”

公孙策:!!!!!

包拯:WTF??!

白玉堂:……五爷觉得他今天最好不要出去。

展昭用爪子捂着脸,头上不停的冒着泡泡,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

包大人对不起,等我恢复再道歉/(ㄒoㄒ)/~~

包拯跌跌撞撞面部表情比国足得了世界冠军还惊悚,颤抖的抚上展昭的肩膀“展……展……展……”展半天都没喊出个鬼来……

公孙策掏出算盘上膛直指白玉堂脑门心,一脸“你解释不出来,老子用意大利炮蹦了你。”

说清楚前因后果,公孙策给展昭大致检查一下,才下达了结论:

“展护卫这是压力过大导致语言有些混乱……我给他开点药看看。”毕竟这事比海底两万里还玄乎。

“……能治好吧?”白玉堂不想在床上的时候被展昭吓萎了。

“应该可以,但至少需要一天。”

“我的妈呀!那不行!”包拯扑过来泪眼花花临近崩溃“今天要见皇上,展昭要乱说话我们八百个脑袋也不够砍!”

“那……要不给白五爷易容一下。”公孙策摸了摸下巴“我记得白五爷头发染了和展护卫有夫妻相。”

“真的吗?”包拯期待的看着白玉堂,一边的展昭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你们想什么吃?!”白玉堂觉得他们真是病急乱投医“我俩气质完全不一样声音也不一样,暴露了就是欺君之罪!你要连我也拿下吗?”

都给我死一个都跑不了!

“……那就只能拜托展护卫千万别说话了”公孙策揉了揉眉间“否则要完蛋。”

“那……”刚想说就被白玉堂捂住嘴。

“从现在开始别说话!”否则我忍不住家暴!

收拾一下,白玉堂不放心准备跟着他们进去,要是情况不对至少能保命。

“呦,死包子,居然又遇到你。”庞籍抖了抖脑袋,神气的看着包拯“居然还有展护卫和白五爷,端午安康啊!”

“嗯,好……”白玉堂刚回答,展昭瞬间开口跪。

“今晚别睡了,我来给你收尸。”

展昭都开始适应这种说话方式了……脸皮真的可以日久年深……

虽说只过了一个时辰……

淦他没羞耻!

包拯第一次觉得展昭这技能不错。

白玉堂默默祈祷赶快把那个温柔呆萌的猫还给自己……

庞籍觉得自己打开门方式不对,再来一次!

随后打开门,又被展昭吓的怀疑人生:

“躲躲闪闪的,真是刺刀剌屁股——开了眼。”

……庞大人我不是故意的!

即使包拯看在人道主义份上给他解释清楚,庞籍还是忘不了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暴击。

入宫后,包拯就启禀皇上,说展护卫声带受损无法说话,等会可能会提前离开,请皇上见谅。

反正白玉堂就在屋顶上,以防不测,包拯把后一句咽了回去。

小皇帝和八王爷表示很可惜但还是允许了。

这猫要是说话你们会觉得更可惜。白玉堂坐在屋顶上,白的发光耀眼。

本来流程进展很顺利,展昭决定和白玉堂离开这个危险之地。

但襄阳王身边的手下莫名想领教一下南侠御猫展昭的功夫。

好嘛,比武就比武,说骚话还阴阳怪气嘲讽是要搞啥子!

那人看出展昭招式略显急躁,也摸清他的脾气冷笑“堂堂南侠,比武犯大忌也是百年一遇。”

“真不愧御猫这个称号,果然是只小猫,只会挥爪子而已。”

“徒有虚名罢了!”

白玉堂听的恨不得扭下那人的脑壳,拿着刀都准备上殿了。

结果他们并不知,此展昭非彼展昭。

“啥玩意,就你有嘴,一天叨逼叨说个不停,刚刚吃的饭怎么没把你魄门堵上让你少放毒。”

……………………

声音不大,但足够每个人听见,加上配合展昭那张人畜无害无辜乖巧的脸,诡异大过惊吓。

白玉堂差点从房顶掉下来,赵祯表情僵硬在脸上,八王爷眼睛都快睁开,包拯庞籍直接喷出一口水,襄阳王握杯的手开始颤抖。

暗恋展昭的长公主连嘴里的东西掉了都没注意……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那人多脸懵逼被展昭摔在地上。

展昭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向皇上行礼,白玉堂反应过来,跳进大殿,拉着展昭快速离开。

事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包拯见此举着杯子敬小皇帝笑的像个天使“皇上受惊了,喝点茶冷静一下。”

赵祯:……展护卫你要是被绑架可以向朕请示!

跑的太快,都快出城了白玉堂才停下来。

玉堂,皇上不会为难包大人吧。展昭在他手上写。

“不会,老包应该会去和小皇帝说清楚的,毕竟他还是偏你家包大人的。”白玉堂摆摆手“还好你刹住车。”

“既然都出来了,我们去逛逛吧”白玉堂揉了揉他的脑袋。

“买点白烛去给你上坟。”

“……”这嘴怎么越来越刁钻了……

要说这端午节真是惊悚而快乐,白玉堂一天之内见识了一个人整容般的变化,经历了差点被抄家的恐怖,还有爱人人设崩塌的平常。

真是有意义的一天……

白玉堂牵着展昭在街上慢悠悠的晃,给猫买粽子,给他佩香囊,再和小猫一起喝点雄黄酒。

意境是很美,只是好好的人,可惜有张嘴,更可惜的,是这都阶段还能遇到闹事者,围观群众当然不少,一方面是吃瓜一方面一看帅气迷人的展大人的英姿。

如果可以展昭希望挖个坑埋点土钻进去!

“展昭,皇帝老儿的御猫,官府的走狗,果然无处不在。”那人讥讽的笑着。

“不像你这种野猪家猪杂交的水稻,都是成群结队的”

“??!”除了白玉堂外的人发出一声惊叹。

“天天有事没事到街上窜,最好把你拖进生猪宰杀场让你全家看,我就是你黄泉路投胎的引路人。”

“对了,你没有家,你全家也被杀猪场剁了。*^_^*”

“今晚别爬回棺材里,等我把你骨灰都扬了在海里冲浪。”

…………

周围的人死寂,只觉得刚刚展大人的笑容好瘆人,被白玉堂踹倒的那人怀疑人生中。

展昭心如死灰,把脸埋进手里,白玉堂过来将他抱起跑路。

说实话,白玉堂有点庆幸自己不怎么爆粗口带坏他,否则展昭就着这张脸骂娘更诡异。

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这猫的工具人了……

还我温柔呆萌的小猫!

总算回到开封府,就发现对面的江子云赶来给展昭治病。

是受皇上邀请特来帮忙的,还说一定要治好展护卫……

“展护卫,你别紧张,我们是来帮你恢复的”江子云眯眼笑了笑“首先要先了解你的情况有多糟……”

“爷很高贵,你没机会。”

“……呵呵”好的我知道了,情况很严重。

【第二天】

“展护卫这个病治是治好了……”公孙策摸了摸算盘“的确是语言混乱引起的。”

“那就好……”白玉堂拍了拍胸口,点点头

“就是有个问题……”“嗯?”

“展护卫这个病是由于压抑过久引起的,所以说他说的话,其实来源于内心。”

“……!?”

“区别就是亲近的人说的话要……好一点。”

“五爷怎么看不出来……”

展昭睫毛颤了颤,咽了咽口水,裹着被子,回味梦中的烤鱼。

丝毫不知外面发生的事。

后续——

展大人因在街上和白五爷对骂,人气不减反增,还说这样的展大人有个性。

白玉堂三大疑惑之一:展昭的粉丝的滤镜是否比自己脸皮还厚……

据悉,有位罪犯到开封府自首,说是感受到了生命的奥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