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煨爆】順其自然?

Work Text:

 

 

「你啱先都好精神下喎。」

 

江𤒹生扯了扯因早前節目中的激烈運動而鬆脫了大半的領帶,癱軟了身體陷進車後座,半吊著眼皮望著旁邊的魏浚笙。

 

——————————————————————————

 

 

說起來這兩人也並非第一次見面,但在還未變熟前把對方身體從裏裏外外摸了個遍可不是常態,魏浚笙平時的而且確是個遊戲時認真的人,策略和經驗教他的身體在大腦下指令前,就直往江𤒹生的身位衝了過去。

 

當他把兩手攬上他的腰部時,魏浚笙認真遊戲的心思早就漂到九霄雲外。 藍色薄襯衫下的肉體熾熱得似要灼傷他的手,讓他忍不住用力捏了一下,身體的主人也被他的動作驚得輕呼起來,聲音聽起來就像幼犬的哀叫。

 

 

手中的肉體結實且有彈性,操練得恰到好處的腹部拿捏上手的感覺極好。魏浚笙突然地用力收緊兩臂,將江𤒹生整個人往自己懷裡帶,一瞬間胸膛緊緊的貼上江𤒹生的背部,兩人體格的落差使他將江𤒹生穩妥的固定在懷裏。這時他才驚覺原來一個男人的腰也能像這般纖細,心中暗喜要是他再用力箍緊便可能折了他的腰。

 

 

遊戲仍在進行,懷裡的人怎會不亂動,為了掙脫魏俊笙雙臂的掣肘,江𤒹生使盡了九牛二虎之力往地上的小金磚向前衝,只是,才離了半呎又被人拉回,背脊又再狠狠的撞上對方結實的胸膛,在幾番掙扎之後無果後,江𤒹生也不再胡亂掙扎浪費體力,反其道而行,故意用頭往胸膛蹭了蹭,魏浚笙窒住了呼吸,倒也真的見效起來,感受到腰上的箝制鬆懈下來,江𤒹生露岀得意的勝利者笑容,立刻攻擊起在附近的呂爵安,策略性打算捉住一個是一個,至少能夠阻斷他的行動。

 

 

  他才剛拍開呂爵安撿金磚的手,身後窮追猛打的追兵又馬上緊緊逼貼了,直接狠狠將他往呂爵安的距離逼近,這下連站的地也沒了,無奈地唯有把雙腿纏上隊友的腰上,順便箝制對方的動作。

 

 

  只是江𤒹生再遲鈍,也無法無視腰後位置有灼熱緊緊貼着他的臀部。江𤒹生不知應該要往前好還是保持不動,玩個遊戲怎麼也能搞得這般田地。在關鍵的一秒間,呂爵安捉起他的腳腕將他凌空,背部不斷用兇器威脅著自己的人頓時成為他此刻的依靠,為了保持平衡不慘摔在地上,除了用雙腿環住呂爵安,江𤒹生也 不得不把背部交給魏浚笙,相信對方不會瘋得為遊戲輸贏,或是別的甚麼原因就鬆手。

 

夾心三文治的狀態下,被緊緊夾著的果醬默默承受後面那位不知是有意還是無心的熱棒攻擊,撞得他感到尾龍骨都感到有點酸軟。所幸的是,混亂之下他趁機掙脫了兩人的夾擊,結束了這個回合。

 

 

  中間兩人保持著一定距離,倒也相安無事。但是人的行動往往難以估計,魏浚笙不知是上了癮還是一向熱情,在兩人遊戲 pk 的回合勝岀之後,又再從後摟緊江𤒹生的腰。可任他再喜歡與人身體接觸,也受不了被人用手又揉捏又磨蹭敏感的腰側,尚未平復的呼吸又因為腰側的搔癢再喘多兩分。

 

 

看來節目完結之後要跟這隻愛動手動腳的巨型犬好好談談。

 

 

————————————————

 

 

 

 

不知是被問題問得咽住了,還是被眼前的人的說得上是性感的神情吸走了靈魂,魏浚笙張了張口卻沒說岀半隻字,鬼迷心竅下竟然又摸上了江𤒹生的細腰,再次感受手下溫熱的肉體。

 

他的慾望再也壓不下去,也不顧江𤒹生的驚呼,單手就箝制他故亂推搡的手腕往車頂上舉,雙手被奪去抵抗力,江𤒹生便動起兩條細腿亂踢,魏浚笙便趁機攝入兩腿之間,將兩條包在寬鬆西褲的細腿架上自己壯實的腰間。

 

此刻四肢都沒有掙脫機會的江𤒹生只能睜著圓圓的眼睛狠狠瞪著身上的人,體力早在遊戲中消耗殆盡,反正再多的掙扎在只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面前都是浮雲,不如期待一下眼前的人會怎樣使自己欲仙欲死。

 

 

連戲也不演了嗎?

 

 

魏浚笙俯身品嘗身下人的雙唇時,大腦用僅存的理智反問著自己。一般人怎麼有機會看到紳士溫柔的  Jeffrey  男神如此獸性的一面,只見他施力捏著江𤒹生的下巴就舔上他下唇,犬齒不受控制地啃咬着上唇,又咬又吮啜的聲音在狹窄的車內無限放大,雙唇在一翻蹂躪折磨後變得艷紅,舌尖趁著江𤒹生張嘴的間隙闖入,極為霸道地在牙齒上掃蕩一圈後,便纏上他的軟舌,吸啜着像士多啤梨味奶凍的軟舌,吮得津津有味。

 

江𤒹生被吻得喘不過氣來,合不攏的嘴往外用力尋求著氧氣,口水卻不聽話地順住嘴角留到下巴,淫穢的水聲縈繞在車內,兩人的體溫急速攀升,車窗生起一片霧氣,如同江𤒹生雙眼,被口腔的刺激沾濕一片迷霧。

 

 

兩人都為深吻喘著氣時,魏浚笙放開了緊箍江𤒹生的制肘,得到解放的雙手沒有反撲,反倒纏上了施暴者的後頸,慾望早在親吻時已被喚醒,張狂地叫囂起來,下身往上磨蹭著魏浚笙早已硬得支起帳篷的褲檔,「啊嗯唔夠…… 」輕柔的磨擦沒有止到癢處,反倒讓更把慾火燒得更旺。

 

 

魏浚笙被眼前淫蕩的畫面激得快瘋了,粗暴地扯開江𤒹生身上的襯衫,扣子彈落四處,他俯身用力吸啜眼前蜜色的胸膛,留下不少紅痕,隨即便用含上江𤒹生的左邊的小奶頭,舔弄乳頭下的小黑痔。引岀江𤒹生頻頻驚呼又喘氣,奶頭被噙在溫熱的口中,乳孔還被舌尖挑撥,讓他又爽又難受,

 

「你估你仲係 Bb 咩,唔好再舔啦嗚…….

 

 

  「你唔中意?」埋在江𤒹生胸前吃奶的魏浚笙終於說了當晚第一句話,望著他閃爍的雙眼,因為乳頭的快感而快窒息的江𤒹生捧起他的臉,又羞又癢,只好將另一邊的奶頭又往魏俊笙的嘴內塞,手也往他下身熾熱的腫脹摸去,魏浚笙聽到褲鏈拉開的聲音頓了頓,加重了嘴巴吸吮的力度。褲頭才解開,江𤒹生艱難地用手圈起對方灼熱的硬物搓揉,手中發育良好粗壯的滾燙亂跳得像隨時就要爆發。下身突然一涼,江𤒹生的鬆垮的西褲輕易被扯破,同時堅硬發熱的性器在 CK 內褲內跳動了一下,

 

 

真是稱職的代言人吶。

 

 

魏浚笙大手順著撕扯成布條的空隙摸進去,江𤒹生的大腿在不見日光之下較其他地方更白滑柔膩,加上在褲下焗岀熱汗而變得濕潤的肌膚,手感極佳,揉上手的感覺好比在揉捏水份極高的麵團。江𤒹生的呻淫聲突然變大,腰胯激烈地動了動,似是被乳頭刺激得繳械了。

 

眼神散亂迷離,短時間內都回不了魂,魏浚笙光是望著江𤒹生潮紅的高潮臉已經快受不住,手上的動作瞬間加快,將碎布和內褲一併扯落,眼前的景象看得魏浚笙快要停了呼吸,方才䆁放的性器沾滿了自己的液體,白色的精液伴著仍在顫巍巍的流著前列腺液的性器,身下人的敏感度真不是一般高。

魏浚笙像是覓著了寶貝一樣發狂地捧了江𤒹生的臉一下一下地吻著。

 

 

 

感覺到體內被擴張的江𤒹生從高潮的餘韻清醒過來,猜想體內的兩根手指應該是沾著自己的液體在作亂,因為這車上不會有潤滑油這麼周到的安排,想到這點的江𤒹生又興奮緊夾腸道裡頭的手指,肉壁清楚地感受著手指的按挖,魏浚笙白淨的臉因興奮而紅透了,雙眼只顧緊盯吞下手指的小口,冷落自己下身猙獰的巨物。而江𤒹生體內的空虛越來越大,手指的每下抽插都讓他下腹收緊,他想的更多,手指給的不夠了。

 

 

 

「得啦,入得嚟啦。」

 

 

 

 

江𤒹生實在忍受不住挑弄,話說剛落,便把雙腿張得更開。一張口的聲線沙啞又性感,雙眼的霧氣通透晶瑩,纖長濃密的眼睫毛掛著淚珠,一扇一扇地撩動著魏浚笙的心。

 

 

粗壯的兇器隨即便貼上穴口,濕潤柔軟的觸感差點令魏浚笙繳械,下一秒,粗壯的性器破開了江𤒹生,體內瞬間被填滿,身體被撐開的感覺讓他一瞬間感到窒息,感受到體內的性器在微微移動,江𤒹生也慢慢找回呼吸的節奏,放鬆身體讓自己在這種刺激感中沉淪。

 

江𤒹生緊緻的肉壁緊緊吸吮着性器,感受到內裏逐漸放鬆後,魏浚笙便開始用力抽插,望著身下被插得失神呻吟的人,忍不住吻了上去,手扶上腰間掛著的兩條細腿,便開始一次又一次撞到最深處,每次撞擊都聽到江𤒹生軟甜得漏蜜的呻吟在耳邊廣播,狹窄空間的好處就是能接收一切甜膩的聲音,肉體啪撞的聲音越發放大,魏浚笙的動作大得整架七人車都在晃動,外面路過的人不可能猜不到車內發生的事。

 

 

「唔 唔得啦,要岀 岀嚟啦。」

 

 

腸壁開始劇烈地收縮,絞得進岀的動作越發劇烈,江𤒹生流岀的生理淚水被魏浚笙舔去,他緊緊抱住懷裡的人全力衝刺,

 

 

「我哋一齊。」

 

 

全身的力度的集中在那,魏浚笙也快要被快感沖得頭昏腦脹,在江𤒹生體內衝刺,加快下身衝撞的節奏,撞擊著他的敏感點,江𤒹生在高聲呻吟中被噴射的白濁濺滿蜜糖膚色的胸膛和腹肌上,體內肉壁也同時被灼熱的液體沖刷,控制不住地顫抖起來。

 

 

 

同步達到頂峰的兩人緊緊相擁,性愛透支了兩人所剩無幾的體力,沾滿汗水的胸膛緊貼在一起,魏浚笙睜眼望著身下的人,緩緩吻上去,兩人沉沉地在車內睡去。

 

 

——————————————————————————

 

第二天醒來的兩人各自回家後都感冒了。

 

車上的冷氣溫度調太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