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双花

Chapter Text

15.电影

电影院里人不是很多,大荧幕上爆炸不断,太子爷把脑袋枕在阿瀚的肩膀上,往自己嘴里填爆米花。

他们两个在影院门口选了半天,一个看着就很吓人的鬼片,一个看着就充满黄色笑话的喜剧,一个动作大佬的系列剧新版。

阿瀚觉得太子爷想看鬼片,借着吓人的时候干点什么,也对的起早晨看了半天才让人穿上的黑色蕾丝后开口内裤。

海报上的女人脸鲜血淋漓,穿了一身红裙子。

龚俊看了几眼,又看了看旁边充满女性大胸和屁股的擦边球喜剧海报,掏钱买了新警察故事。

“我好钟意Jackie Chan的。留学的时候同学知道我是港城来的,都会比划一下喊一声~我估计他们更喜欢李小龙。”

“……大学生活挺忙的,但也有讨人厌的家伙,拿着棒球棍,我就用随手拽来的椅子打了他一顿,因为是他先动手还有监视器外加我的律师比较贵,讨厌的家伙就没有了。”

“所以我喜欢Jackie,要懂得使用手边的东西,”他停下低语,抬头舔了一下阿瀚脖子边昨日留下的痕迹,“好有用的。”

阿瀚很认真的看着电影,敷衍式的摸了摸肩上的头。

“阿瀚你呢?以前都看什么电影?”

“…我家那边电影院很少,小时候在文化宫里看过霹雳贝贝。”

“霹雳……贝贝?”

“嗯,一个手上带电的小男孩的故事。”

“逃离要抓他的邪恶科学家的故事?”

“……和身边的小朋友交朋友的故事。”

“交到了么?”

大屏幕上少年时期的阿祖站在那间屋子里,身后是坐在沙发上的父亲。

“嗯。”

“真好。”

“嗯。”

16.电影2

后来他们好像又聊了点别的,然后舌头缠在一起。

柔软湿滑,纠缠不清。

太子爷好像因为刚刚阿瀚太过集中看电影,有点生气,手把青年的脸掰到自己这一面,先是轻轻的舔那唇,借机啃一下下嘴唇。

阿瀚轻轻张嘴,迎来了带着爆米花甜味的舌头。

大屏幕上爆炸的火花忽明忽暗的,阿瀚眼睫毛的阴影映在脸上,圆圆的眼睛亮亮的,里面全是龚俊的眼。

两个人仿佛不用呼吸一般亲吻着,鼻子贴着鼻子,气息也缠在一起。

吃光了的爆米花空盒掉在地上。

中间的扶手很碍事。

后面几排座椅上都没有人。

龚俊把手往那件白色的T恤里面伸,阿瀚的后背也滑溜溜的,宽松的裤腰根本挡不住他的手指。

蕾丝的触感很奇特,握在手心的感觉痒痒的,小小的带着花纹的网根本装不下那手掌都包裹不住的软弹的肉弹。

嘴唇分开时,两个人的唾液拉出了丝,阿瀚张着嘴,喘了几口气才想起来收回伸出去的舌头。

“你上学时都没学过接吻要闭眼睛哦。”太子爷眼睛好不容易离开诱人的嘴唇,又陷在那人闪亮亮的眸子里。

“学校里不教这个。”

“……我是说那种课外的,可以共同学习进步的‘老师’。”

“呜。”

在后面捣乱的手摸到了前面,坏心眼的握住了有点精神的东西,来回抚摸。

阿瀚抓住了太子爷乱动的手,眼睛湿漉漉的。

“唔好在这里,工作人员都看得见的。”

“你怕羞啊?”

太子爷作势要拉开阿瀚牛仔裤的拉链。

“……别在这儿,”太子爷低下的脑袋已经咬住了阿瀚露出来的脖子,“Jackie Chan看着呢。”

龚俊猛回过头。

大屏幕上动作巨星目光炯炯大特写。

……对不起大哥,我们好好看电影大哥。

17.动作片

楼盘的顺利动工显然并不是所有人都高兴。

电影院出来两个人在计划吃点什么,停车场有点远,太子爷说走近路有家鱼丸店很好吃,他好久没去了。

于是就七扭八拐,从灯火辉煌的商业街边走到小巷。

小巷里乱七八糟堆着商家的破烂箱子和垃圾桶。还有个也许已经坏了的自动贩卖机,似乎卖的不是饮料,一半亮着暧昧的粉红色的灯。

身后的脚步声却没有停。

大概是四五个人,依稀能听见丁里当啷棒球棍和小巷里垃圾桶碰撞的声音。

小巷的出口有亮光,出口不远的鱼丸店开了好些年,太子爷从小就在那里吃,很宝贝那里和妈妈一起坐过的桌子椅子。

好似是渣辉那边的人,以后要注意让人跟着了。

太子爷盘算着身后的几个人,有些歉疚的对阿瀚说:“对唔住啊,宵夜冇的食。”

阿瀚嗯了一声,回头直视那几个跟上来的人。

没有电影里的西瓜刀,棒球棍对他们来说有些长,大概是现在经济不景气,几个人都干巴巴好似没吃饱。

看来吃宵夜挺重要。

“看咩啊?要食哥哥手里的棒子?”

“哈哈哈哈,这棒子可要比太子爷的劲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五个人笑的几得意,却没人敢上前。

阿瀚俯视,能清楚看见其中一个人脑袋上不富裕的发量。

“你秃了。”

谢顶的没反应过来,旁边的胖子却冲了上来了。

棒球棍在小巷里施展不开,罩着阿瀚砸过来,阿瀚随手拎个旁边商家放东西破木箱子挡了一下。

哐的一声,木箱被击中的那一面碎了两个板子,阿瀚趁着胖子没反应过来用力把箱子往胖子脑袋上一砸,对着肚子就是一脚。

胖子吃痛,被箱子砸的晕头晕脑,手里的棒球棍掉在地上,自己也捂着肚子撅在地上,一抽一抽的,好像是吐了。

剩下四个人没想到动手这么快,刚要一起冲过来,胖子就倒了。本来想着外国回来的少爷还带个兔儿爷,也就是看着个子高,真动手自己这边有家伙人多,上去打倒了球棍一顿抡,折个胳膊腿辉哥一高兴药就都有了。

眼看这兔儿爷要去捡棒球棍,几个人赶紧冲上来,小巷明显不够四个人一起上,倒在地上的胖子也有点碍事,先冲过来的人是个左撇子,单手挥动球棍,阿瀚往他身前右边一凑,闪过抡下的凶器,抬手抓住他的胳膊一路捋到手肘关节用力一掰,球棍当啷掉在地上,另一只手抓着左撇子挡在自己身前。

后面的人抡起球棍眼前只有同伴,只能收力往回。

阿瀚找准了机会抓着左撇子头发用力撞在刚才木箱边的分类垃圾箱上。

撞了两下,人只啊了一声,就没动静了。

阿瀚觉得手里人油腻腻的头发有点湿,没有低头看手里的人,松手扔在地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剩下三个人,一只脚把余光里的棒球棍往身后踢。

“唔该。”

身后的太子爷捡起棒球棍,带着笑意说。

阿瀚嗯了一声,抬腿给了碍事的胖子后背一脚,胖子也不动了。

18.动作片2

两个照面折了两个人,剩下的人有了退意。

可冲在左撇子后面的人好像和左撇子关系不错,叫了声什么名字冲了过来。

阿瀚甚至产生了自己才是小巷里劫道的坏人的错觉。

他依然是往前一步凑到人身前闪到一边,胳膊压住这人的脖子顺势下压,膝盖猛的抬起顶在人心口上,另一只手肘直接照着后背来了两下子,见人还能动弹,对着后脖子又给一击。

噗通,阿瀚收回腿,人顺势倒地,

刚站在他身后的太子爷,往前一步站到阿瀚身边,侧身拿起球棍挡在前面。

“你们别嚣张啊!”剩下的人喊叫声都有点哆嗦,果然进行到了电影里反派必有的下一步。

从兜里摸出了弹簧刀。

阿瀚眯起了眼睛。

那刀是开过刃的,随着灯光能看见边上还有放血槽。

太子爷显然也看出来了,渣辉的场子离这边比较近,说不准过一会儿就会再来人。他直接两步上前,一球棍打在手臂上打落了那人乱叫乱挥的刀,在那人痛的大叫的时候又补了两下,避开了头。

剩下的谢顶不知什么时候也掏出刀冲过来,阿瀚一把拉开太子爷,刀子划在他手臂上衣服,留了一道血痕。

谢顶看见阿瀚流了血,居然还得意的乐了,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骂叨叨。

“一个兔儿爷,几得意……”

话没说完,被阿瀚一拳抡在脸上,五官变形,牙也落了几颗。

“你才秃。”

阿瀚有些许生气,他的白T有点划坏了,手臂里侧手肘附近刀伤不深,只是小口子。

小口子么,舔舔就好。

也不知道谁这么说过,他以前似乎也习惯这么做,可惜这次伤的不是地方,他舔不到。

几经努力后他察觉到了太子爷的注视,放下手臂,当作无事发生。

“返屋煮面吃?”

“嗯。”

19.爱情片

从那小巷到停车场很近,开车回去的路上,阿瀚手臂上的伤口就已经止血了。

回到别墅煮饭的阿姨已经离开了,阿瀚包好伤口看着太子心情似乎很好的在厨房里煮面。

冰箱里食材总是充足的,太子爷择菜切菜动作很有条理,跟抡棒球棍打人差不多一样稳准狠又带点优雅。

烧油下葱蒜呛汤,添水煮开下面,面快熟了下青菜调味。

普通的家常汤面。

但味道很好闻。

阿瀚站在一边看,刚才打架动作太大,肚子咕咕叫。

“我留学时都自己煮东西吃,手艺还算不错。你手臂伤了,坐那边等着我。”

“嗯。”

太子爷自己摆好了餐具,盛面上桌。还特地坐在一边等阿瀚拿起筷子吃了两口,才仿佛满意的自己开始吃。

“好吃么?”

“还成。”

“唉?阿瀚你好挑剔~”

阿瀚一身鸡皮疙瘩,一脸鄙夷的看向桌子对面。

太子爷笑容满面,“嘴又挑,人又美,身手还好,边个送你来我这里的?”

阿瀚吃了口面,“你自己让人带我来的。”

“也对,我的眼光好好,一挑就挑了你,你哪里学的功夫?”

“大学体育老师教的。”

“你那边体育老师这么厉害?”

“别的学校不知道,我的体育老师是学校武术协会的,据说以前是当过兵。”

“哦~”太子爷似乎接受了这个说法,“我还以为你小时候被送到过少林寺。”

“少看奇怪的电影。”

“那你也好厉害,随便和老师学一学就……”

阿瀚喝完汤,放下碗,似乎有些生气“不是随便学一学,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整整练了四年呢,老师说开学军训就觉得我是好苗子,不然我就去打球了。”

“踢波?还是篮球啊?”

“乒乓球,”阿瀚摩挲着手似乎在回味,“好久没打了。”

“阿瀚你是穿越来特地找我的吧。”

“…………都说了,少看奇怪的电影。”

“等一下”,太子爷也吃光了自己的面,“你老师怎么发现你是好苗的?”

“我运动很好啊,他还确认过我锻炼出来的肌肉。”

“胸肌?”

“不是,练武光胸肌哪够啊,胸部手臂和大腿……”阿瀚说着看了看脸色有点变了的龚俊起身走到自己身前,“……你又想哪儿去了,那时候我还没……”

“还没什么?”太子爷摸上了长发青年的脸,“没发现你被男人抚摸更有感觉?”

阿瀚睁大了眼睛,好像想起了什么,没有回答。

“阿瀚,你好久才知道自己喜欢男人的哦?”

“来这里之前。”

“那你什么时候知道我喜欢男人的?”

阿瀚白了太子爷一眼,“那晚上做的时候。”

“呵呵呵呵,看来那晚上我技术不错,不然可能第二天就被打死了。”太子爷摸脸的手往下滑,轻轻的摩挲长发青年包扎好的伤口,“今晚上你离开我先走,就不会受伤了,也许还能直接买一张船票,回家呢。”

“你帮我要回了张叔的钱,还处理了张叔的后事。我不可能留你一个人自己走。”

“哦,还有呢?”

阿瀚的脸慢慢红了起来,目光从太子爷脸上往下撇,咳嗽了两声。

“你,你技术是不错。”

“喜欢和我做?”

“喜欢……不是和你说了好几次了么……”那啥的时候。

“比体育老师喜欢?”

“哪来的体育老师?”

“他摸你胸,还摸你大腿。”

“…………那是看我适不适合学武术。”

“你十八岁,我都没摸到过。我问你,你停顿了,是那时候知道的么?自己喜欢男人。呜呜呜,阿瀚的初恋是体育老师……”

“你再这样我打你了。”

长发青年似乎有点生气,举起拳头要打,被人拽住胳膊拉进怀里。

“你今晚上真帅。”

“你身手也不赖。”

“谢谢。”

最后两个字是贴在长发青年耳边说的,声音低沉又轻柔。

20.爱情片2

龚俊眼里的阿瀚,漂亮性感,听话,意外的好学。这样的孩子不管在哪里都会家里的宝,后续更详细的调查报告里,他出生的那个时间段老张根本没有去过大陆,倒是他妈妈这边似乎和老张有点很远的亲戚关系,张XX没有孩子,估计是过继的,也不算有多少血缘关系。

阿瀚从小成绩很好,甚至大学时还拿了前三年的奖学金,与狭小的语言完全不通的港城相比,那边旷阔的天地才更适合这个引人注意的孩子。

大陆的发展规模不可同日而语,老爷子借着养伤在那边修养,这段时间明显透漏出想要投资大陆产业的想法,而且似乎已经开始布局。似乎那边有无数能够滋养资本聚集与生长的土壤。阿瀚不像是港城人一般人认为的那样的大陆仔,他得体懂礼,用那笔钱在家乡可能会有更大一番作为,也不应该着许多时日没有同人联系。

更何况,他的妈妈还在世,也没听阿瀚说起过一句。

究竟是为了什么,让这家人选择几乎是抛弃一样的把孩子不顾一切,不留后路的送到这里……

太子爷搂着阿瀚靠在沙发上,手指玩把着怀里长发青年的发梢。电视机上在报道无聊的娱乐新闻。

……不,也许不是送到这里,是必须离开那个地方。

修长的手指摸到阿瀚的耳垂,那里有个耳孔,手指轻轻揉捏,连带在脖颈上来回划擦,怀里的人明显呼吸乱了。

“阿瀚,你什么时候打了耳洞的?”

“嗯~大学时吧。”

“家里人生气了么?”

“嗯。”

阿瀚似乎不想多说,挪了身体,动了动屁股。

太子爷想起自己拿到录取通知书后,故意在那个逆光的办公室平静又带有一丝快意的对老爷子说起自己性向。

掌握一切的人手里的棍棒打落在身上,造价不菲的屋子如风暴过境一样。

然后呢,对了,龚家的公子就去国外留学了。

“你来之前同家人讲了么?”

“什么?”

“喜欢男人。”

“…………”阿瀚似乎很专注电视上毫无营养的节目,过了一小会,他说

“嗯。”

也许阿瀚,是被暴风雨送到他身边的。

两个人继续在沙发上搂着看电视,长发青年也不知道怎么了,隔一会就要动一动。

“刚打过架,你不好在我怀里乱动的。”

阿瀚低头,耳朵红红的,“特地穿的那个,后面带子散掉了。”

“咩呀?……啊,什么时候?”太子爷眼睛往那个形状浑圆的地方看。

“打人的时候。我,我自己系不上。”长发青年的脸很红了,说话也带着点不自觉的委屈。

蕾丝情趣内裤本来就有点紧,后面开口的地方使用丝绸缎带系上的,估计是动作太大缎带系的结开了,柔软的丝绸带子就随着动作……滑到不能细说的地方,来回摩擦。

太子爷人凑过去,在阿瀚耳边轻轻问:“你要我帮你?解开还是系上?”

“我去换衣服。”

“做乜生气啊。”

“……你说今天约会的。”电影看了,宵夜是自己煮的面还挺好吃,间中还多了打人的活动…………内裤都穿了,不知道是不是ed磨成针了,还不打炮……

长发青年,满脸通红,藏不住心思,很是委屈,几乎是在嘟嘟囔囔。

“阿瀚啊~”

高大的男人笑着顺势把怀里人推到在沙发上,亲了两口,看着青年羞红的脸,又直起身子。

“你脱给我看看,我好知道怎么帮你。”男低音仿佛砸在人心口上。

太子爷满意的看着阿瀚站到沙发前,也说不上是哪儿不一样了,今晚这个青年更加鲜活,更加吸引自己。

青年眼睛里带着水汽和一点点的怒意,动作绝对算不上优美或者特地勾人,甚至还因为手臂上的伤,有点笨手笨脚,但是很麻利的拽掉了白色的T ,又背过身去,解开裤子,两只手缓缓往下褪,整个人露出皮肤都有些泛红。裤子在臀肉最满的地方受到了点阻碍,里面开口的蕾丝内裤,挡住入口的绸带已经开的七七八八,随着裤子落地,衣服的主人慢慢弯腰抬起屁股趴跪在地毯上,那销魂的穴口半遮半掩的,臀缝中的嫩肉被散开的绸带磨的发红。

阿瀚一只手撑地,一只手后知后觉挡住有点发凉敞开的后面,回头看向身后不出声的男人。

太子爷突然清楚的意识到,这个当初被自己用枪逼着口交的,还说要保护自己的青年,好像,是真的喜欢和自己干这事,怕不是有点疯。

感谢各种激情动作片老师指导,变态和疯子真是天生一对。

阿瀚,你是老天给我的,拯救我,盛放我,属于我。

“干不干?……你裤子要顶爆了。”

鸡巴硬成那样,还摆什么少女祈祷的姿势,变态真是想的多。

太子爷放下双手,摸出沙发边早准备好的润滑,拉开了自己的拉链。

“有你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