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獒龙/双性】反转游戏

Chapter Text

.

 

下了里约赛场之后,在宾馆房间里做好扩张润滑的马龙等来的不是同样年纪的张继科,看见那张白皙的能掐出水的懵懵懂懂的脸从门后露出来的时候他一个翻身扯了圈被子裹在身上,很震惊的开口:“你是……张继科?”

十八岁的张继科,或者是十七岁的张继科,总而言之不是他28岁的张继科。

那个张继科也很震撼的看着他,分辨了一会,发胶把马龙的气质提升的很成熟,已然是一个靠谱又自持的大人了,十八岁的张继科不知道长大了的马龙会有这么帅气的一面,心里生出一些艳羡又生出一点痒意,也震惊的打量了马龙许久。过了一会那个张继科摇了摇头把这些想法都甩掉,重点不在这里,重点是按道理来说,打开那扇门,背后应该是在等他的同样十八岁的马龙才对。

他们才刚刚确认关系,做过几次爱都浅尝辄止,他的马龙是个双性人,思想上也有点保守,青涩的放不开,每次做爱插进阴道都不敢射在里面,怕怀孕中奖,本来今天是和他约好的继续进行一些身体探索的日子,打开房门却好像陷入了另一个时空。

一个看起来相当成熟的马龙。

所以他的马龙在哪里?

这个诡异房间本来应该放电视墙的那面拉上了帘子,张继科无法控制的径直走上前拉开了帘子,就在他们隔着玻璃的对面,是一个惊恐的缩在床边的十八岁的马龙和,一个很明显黑的过分的自己。

两边看着对面都震惊的无以复加,小龙跌跌撞撞跑下床跑向十八岁的张继科,与此同时房间里传来了广播倒计时的声音。

“请分别在两个房间的两位做爱,并且两对均需要做爱直到到高潮和射精,届时玻璃门才会打开。”

那个张继科应该也是刚刚洗完澡,裸着黝黑发亮的古铜色上半身,侧过身来看着还坐在床上的马龙,致以询问的目光。

床上的马龙看着张继科摇了摇头。张继科比划着说:还有别的可以出去的办法吗?

马龙套上睡裤下床,阳台门和宾馆门都推不开;张继科在那边也试着推了推,封的很紧根本打不开。

十八岁的张继科还在试图和十八岁的马龙说些什么,但是隔着玻璃根本听不清,十八岁的马龙很惊慌,就像一只被抛弃的小狗一样追着属于自己的张继科的目光,二十八的张继科看不下去,在房间里问:“能不能至少能听见对方的声音啊?”

突然房间里一片轰隆声响起,尔后玻璃降下一米,说话的声音就解决了。

成年张继科走向这对隔着玻璃的可怜小情侣,他一边一手揽过了刚刚成年的马龙,小龙被他揪住胸口的领子拖着往床上带,一边对年少的自己说:“速战速决。”

十八岁的张继科看着十八岁的马龙被张继科强硬的带走且毫无反抗能力焦急的心梗,气的重重的捶了一下玻璃,玻璃发出了震颤的声响,掩盖了后方踢掉被子的声音。

那个很成熟的马龙喊他:“张继科。”

他忿忿的回头,却被眼前的景色一下震红了脸。

利落敞开双腿的马龙正对着他,和一直遮遮掩掩不允许他看,甚至做爱都要关灯的同年马龙不同,这个马龙的阴部成熟且嫣红,情动的往外泄着水,像是一种熟透了的引诱。马龙尽量张开自己的腿,于是阴部也随之绽开展示的格外仔细,肉花被他自己用手分开,大阴唇泛着粉,小阴唇充血肿起,阴蒂也怯怯的露了个头,内里粉红的肉壁在呼吸一样的张翕,从中甚至还有一条细细的粉色线条留在外面,可以窥见跳蛋在缓慢滑落,刺激的马龙的阴道在不停张合。

“不喜欢?”

十八岁的张继科同后来的张继科一样有着很凌厉的样貌和一样睁不开的睡眼,此刻却也瞪大了眼睛,他说出口的时候都在打绊子:“没、没有……”

与此同时隔壁已经传来了水腻的声响,不用看也知道那个马龙已经被张继科按进了床里,淫靡的浪叫一声又一声的从他做爱时从不高声喊叫的青涩恋人嘴里逼出,十八岁的张继科逼着自己不去看不去想,他走向二十八岁的马龙就如同走向自己的月亮。

“我可以?”

“当然可以。”

十八岁的张继科脱下了裤子,他一边有些雀跃又一边难以置信,被引导着亲吻的张继科迷迷糊糊的摸向马龙的下体,一手滑腻的淫液,马龙夹着他的手指往内里吮吸:“多摸摸。”

张继科就多摸摸那里,那个神奇的,可以孕育生命的地方,热情又潮湿,挤压着他的感官,他在阴道里摸到一个微微凸起的位置,蹭过的时候用食指一按,马龙便无法控制的夹起了腿仰起了头,露出美丽的脖颈线条,十八岁的张继科很受用的用食指中指夹住了那根跳蛋线,把跳蛋拖到了g点的位置。

“不、不行!”马龙惊慌的要并拢双腿,张继科欺身压上他,马龙分开的m字双腿在空中不停打颤。张继科轻轻的抚摸上马龙的阴部,就像欣赏自己的球拍一样,他的确是没见过28岁的马龙的私处,所以难免还是有些兴奋,他的手从最上端勃起的阴茎摸到卵蛋,再摸到阴唇上段的阴蒂,小阴唇和往外吐着水的肉洞,最后凭借自己的性爱知识又回到了阴蒂,他伸手去剥开红色的阴唇,手指拉着分的更开,让阴蒂挺在肉膜上,揉弄那里,大拇指和食指轻柔捻动,然后是揪捏,拉着那个挺立的发紫的阴蒂拉长,于是马龙的臀部绷紧又放开,在张继科的几次重复后喷了出来。

马龙侧过头闭上眼:“真有天赋。”

“那我进来了。”张继科说。

马龙转过头来看向他,带着一种无法度量的包容,点了点头。

那可是十八岁的张继科,很难有人可以拒绝,像一把刚刚开刃的刀还未经过磨损,锋利又美丽,马龙看着这个张继科难免心有不舍,于是沉下身让张继科更方便的进入自己,很轻易的吞了进去,看见张继科好像很震惊的样子,马龙自己就开始上下滑动着吃着肉棒。

“啊、啊啊啊啊!不要了、不要了!求求你、”

从隔壁传来的声响昭示着那边很明显没有这边的气氛平和,马龙望向玻璃门的那边,幼年的自己半个身子悬在床外,手臂撑着地板要往外爬,又被张继科拦腰拉了回去,他耳朵红的滴血,脸也飞红一片,一看就是面皮太薄。往下身一看,甚至张继科还没有插入。

所以张继科还没有真的操那个马龙,那个十八岁的马龙就已经受不了了。二十八岁的张继科对此疑问:“你十八岁的时候这么不耐操吗?”

小龙回头泪眼汪汪的看着他:“你、你犯规啊!”

“我犯什么规?”张继科没管,继续吻马龙的私处,他只是想尽量温柔一点对待还在初恋旖旎中的年少马龙,所以上来给他舔了一会穴,而这个马龙似乎很不能接受,一直挣着身子往床下爬。

张继科把马龙拉回来,换了个面,分开小龙的腿抱在耳边,他从下往上舔,渗水的缝隙就动情绽开,肥厚的阴唇敞开一线,直舔到最顶端还不算成熟的阴蒂。接着张继科先是用舌头探进马龙的内壁,模仿交媾的动作舔动,舌头的触感又滑腻又柔软,马龙受不了的抬起屁股又放下,臀部在不停颤抖,他哭着说:“你犯规……!”

张继科用手扣着他的臀部不让他大幅度的移动,认真舔穴不方便说话,更何况小龙应该也不是要和他交流的意思,只是受不了这种突破耻度的做爱,张继科就没有管,他用舌头插玩马龙的穴之后转移到他开始充血的肉瓣,张继科舔开马龙的阴唇,直直用舌头包裹住了那个冒头挺立的阴蒂。

阴蒂被卷住的感觉让马龙觉得自己整个下身的感官都被牢牢控制住了,他被捧在张继科的手里,怀里,而他的其他部分都不重要,在二十八岁的张继科这里他就只是一个可以使用的逼。

张继科用舌头抵着阴蒂头打转,轻拍,最后离开时吸了一口,小龙哭声高昂,他的下体在张继科的手里颤抖,然后张继科用牙齿咬着那粒已经挺立的肉粒往外轻拉,马龙尖叫一声也喷了出来,淫液潮喷打在张继科的脸颊下巴上,他伸出舌头舔了一圈,格外腥咸。张继科起身,看着小龙的阴唇又要合拢,不禁用手又扒开,小龙为张继科的视奸感到耻辱更甚,阴蒂那么羞涩的顶在阴唇上,小阴唇也羞答答的互相黏合着,张继科看着粉中冒红的阴部上手戳了进去,强硬分开了那两瓣阴唇。

“他还没把你操开?”张继科看着倒在床里双腿夹着他手臂的马龙,扬扬下巴示意玻璃对面的那个自己。

小龙看着他惊恐的摇头:“你在说什么?”

“没事,我替他操开也行。”张继科的手指挤进那温暖紧致的甬道,在马龙的逼里一指两指三指的并行,十八岁的马龙最多可以吃三根手指,二十八岁的马龙可以吃四根,有时候甚至能接受拳交,所以他们这些年做了多少爱,马龙是真的被他操的熟透了。

张继科不说话为小龙指交的时候汗和那些刚刚喷到脸上的淫液往下滴落,皱着眉头好像在做什么严肃的工程,黝黑色的皮肤和裤子下蓄势待发的鼓鼓一包阴茎都让小龙更加咬紧了逼穴,他看着这个成熟的张继科心动,心动到无以复加。

他伸出手去抓张继科的玉,张继科就把玉递给他把玩,刚好他玩玉张继科玩他的逼,他绞着张继科的手掌吃着手指一动一动,拽着张继科的玉的手也一顿一顿,张继科俯下身给绳子更长的移动空间,于是身上的纹身,伤病的痕迹,长长的眼睫和垂落的汗都在小龙眼里更加放大,马龙看呆了。

他很努力的往前送着自己的逼,张继科的手指在他的逼里抽插的很快,阴唇被插到合不拢,水液噗滋噗滋的往外飞溅,淫靡的就像某种性趣惩罚,直到马龙被累积的快感逼到阴道开始收缩抽搐,他绞紧腿进入高潮。

张继科的手指抽出来还有银丝,马龙看着那只手伸向裤子,解开,然后扶着阴茎,没有容许马龙质疑一句的分开马龙的腿,分开马龙的阴唇,他说“抬高点”,于是马龙就驯顺的抬高,然后那个比他的张继科还要更大一点的肉棒就这样开始进入他的身体。

“你太紧张了,放松一点。”

张继科被夹的头晕眼花,十八岁的马龙太容易紧张了,小穴是真的没有被操开,哪怕做了一次舔穴做了一次指交里面也没法真的放松,他停在一个尴尬的位置进不去,也不敢莽进去,那样马龙窄小的双性人穴口肯定要滴血。

于是倒在床里的小龙伸手去摸自己的下半身,他的穴被张继科的阴茎撑开到极致,穴口圆圆的咬着张继科的鸡巴。他扶住张继科的阴茎往里送,一边拱着身子调整姿势,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下体吃下那根紫黑的肉棒,直到吞进了2/3左右,他仿佛整个人都被从那里劈开。

“好、好了、你动吧。”青涩的马龙沙哑的说,他看着这个张继科的眼神里都是一些难以表述的歆羡仰慕,但是在张继科的印象里的这个年纪的马龙应该只会在床上对他吵架和翻白眼,所以生出了一丝诡异的自己ntr了自己的错觉。

张继科把这诡异的想法先暂且刨除脑外,十八岁的马龙青涩幼嫩,像一朵未有完整采摘的小白花,很容易激起人的凌虐欲望,张继科看着那个青涩的马龙,就不禁想要完成自己年少时没有完成的梦想。

把他操烂,虽然后来的确是做到了把他操开、操熟,但是现在能被他操烂的是十八岁的马龙,时间区别还是很大的。

张继科看着马龙露出笑意,然后把马龙的腿分扛在肩上,握着那双洁白的足腕打桩。

一下一下,操的马龙往后一仰一仰,床单都在往下滑,马龙拽着床单承受着这种操弄,那几把在他的体内抽插的时候就要把他胀的快要死掉,酸涩的快感直冲天灵盖,他洁白的屁股被张继科撞出一道道浪波。

 

“啊……啊、啊……慢点……啊、受不了了——不行、啊!”

这是,从隔壁传来的。

换这个二十八的马龙被操下床了,他是真的扶着地板在防止自己坠落,十八岁的张继科打桩起来就像不要命一样,力大无穷又精力狂盛,技巧尚缺但是得到了一个成熟的马龙后体力填补了技巧,他凿着马龙的穴就真的是想知道马龙到底有多深。就算那个马龙真的很纵容他,也无法接受这非人的挞伐。

他们做的整张床都在摇,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和他们交合处黏腻的水声响在一起,屁股被撞击的啪啪声也融在其中,马龙的屁股很明显被撞红了,张继科操到眼红甚至抬手打了一巴掌,马龙侧脸用眼刀剜他,十八岁的张继科却只能感受到更为兴奋。

赛场上凌厉的马龙,在身下辗转承欢的马龙。

他无法言说的理想,他不可抑制的欲望。

就像是在比赛尖叫一样,从玻璃门的那边传来的浪叫霎时更加高昂,原来是两边的床都在摇晃。

十八岁的马龙被操的头都在床外随着操弄摇晃,他说:“不、不要啊!流血了、”

床单上他们的交合处真的漫出了一道血痕。

刚刚还在发狠操着马龙的十八岁张继科就突然慢下了动作,他望向那边哭叫的小龙呆滞,身下又被马龙紧紧一夹。咬的很紧,张继科回过神来看身下的龙,马龙背对着他,汗水在脊背蝴蝶骨中间落成池塘。

 

他说:“……看什么看,我不够吗?”

 

 

.